从赌徒到坚定的大法修炼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是一个好玩之徒。八二年底,我从部队复员回来后,由于天性好玩,很快学会了下围棋、打扑克、打麻将、跳舞等等。直到得法前,我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用在了玩上,特别是在打扑克、打麻将上由于赌钱带来的刺激,所以玩起来更是乐此不疲,即使结了婚有了妻子、女儿后,也没能放淡我的嗜好。

那时我在单位也是出了名的赌徒,结交了不少赌友。为了一些赌资,我将家中的国库券全部变卖,一玩起来通宵达旦成了我的家常便饭,为了玩,我可以不顾妻子的辛劳和年幼的女儿。曾记得在八五年底我成婚不久的一天,赌友又把在上班之中的我叫去打麻将(赌博),结果被公安人员抓后拘留了十五天。那时我父母哥姐的劝说,妻子的吵闹和苦苦的哀求,甚至以离婚要挟,也未能改变我那无法自拔的恶习。

由于长期迷于玩中,我的身体也渐渐不支。三十多岁,头发便开始脱落,面黄肌瘦,各种病状也过早的显现了出来,最终在九四年底出现了乙肝大三阳,由于无法工作而住進医院治疗。

在住院期间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得法后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使我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而吃喝玩乐那只是现在变异人类的认识和追求,这种追求只能是离宇宙真理真、善、忍的标准越来越远,从而道德败坏、世风日下。

得法后,我下决心改变自己,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做一个好人做起。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知道要改变自己,首先要远离那些玩友、赌友,多多接触要求道德升华的法轮功学员。在单位我要求自己不迟到、不早退,工作时兢兢业业,不挑不拣,在利益上也不跟他人去争,在家中也力争做一位好丈夫、好父亲。

由于能够按照法轮功的标准要求自己,我身体上的病魔逐渐消失,精力也越来越旺盛。在我的家中没有了往日的争吵打闹,而出现的是越来越多的欢快笑语,妻子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写到此,我和我的家人再次感恩大法,是大法挽救了我的心灵和我的家庭。

然而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天空乌云密布,以江泽民为首的恶人们勾结恶党,操纵国家机器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狂妄叫嚣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自从迫害后,我的大部份时间都是在邪恶的看守所、劳教所和洗脑班度过。在这期间,恶人不仅对我的肉身進行百般的折磨,而且还在经济上对我实行迫害。自从九九年底,我被第一次非法劳教时,单位的恶人们就将我开除,直到现在未曾给我发过一分钱,而那时我妻子的单位由于倒闭也不发一分钱,就靠妻子在外打工挣一些钱,既要吃饭又要管孩子上学,还要时常去劳教所看望被迫害中的我,那些年我们一家人的日子是何等的艰难就可想而知了。但是无论邪恶怎样迫害都无法改变我的信仰,因为我知道我的生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我的一生已经交给了大法。

我妻子自从邪恶迫害以来承受了许多难以想象的魔难。在我多次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们一些亲朋好友由于惧怕恶党的淫威,再加上对大法不很了解,一听到恶党的宣传就劝我妻子跟我离婚,说什么为了孩子的“前途”,为了你将来的“幸福”等等,在种种的压力面前,我妻子没有听从他人的劝说,咬着牙艰难的向前走,不仅如此还在二零零六年走進了大法的修炼。这是师父的无量慈悲,是大法的威德所在。

那么为什么我妻子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不但不跟我离婚,反而还走進大法修炼了呢?这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感受和目睹了许多法轮功学员那善良、慈悲和无私无我的美好境界。目睹了我自从修炼法轮功后的一切变化。修炼前我是病魔、恶习缠身,修炼后我是无病一身轻思想纯正。迫害中虽然我的身体遭到了无数次的摧残,可如今的我依然红光满面,精神饱满。修炼前的我是一个只顾个人玩乐而不顾他人的自私小人,如今变成了一个心胸宽广与人为善的好人。这些都使她坚信法轮功与修炼法轮功的人没有错,同时也坚信乌云遮不住太阳,正义一定战胜邪恶。

如今我们一家人都在大法中修炼,在修炼中我们共同精進,共同提高,争取早日圆满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