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奇事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今年新年刚过,家里突然有了潮虫(我们这叫它毛毛虫),不管白天黑天地上总有它在爬动,第一次我只是想别杀生放它走吧,就用纸收起来把它放到外边,可家里仍然有它爬动。第二次我和女儿仍用纸收起来,但这次我对它们说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告诉你的伙伴别再来了,那以后就真的看不到它们的踪迹了。

去年我家的楼区几乎家家都有蟑螂和蚂蚁,蟑螂大家都知道很讨厌的,而那个小蚂蚁更讨厌,白糖罐子放在桌子上一会功夫里边就爬進很多蚂蚁,饭菜里边经常爬很多蚂蚁,只要是有香的甜的地方就有它,我想了几种方法都除不掉这蟑螂和蚂蚁。一次我就在厨房看着他们说:“蟑螂和蚂蚁你们听着,这是修大法的家庭,是不允许你们来侵犯的,告诉你们的伙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别再来这里了。”说也怪,从第二天到现在我家的蟑螂蚂蚁一个也没有了。真是万物皆有灵,都是为法来呀。

我是九五年走進大法修炼的,当时自己的身体非常不好,别人都说我活不过三十岁。经同事介绍,开始在一个大礼堂中听师父在济南讲法并学习五套功法,第二天白天头疼得很厉害,但我还是坚持去听法炼功。到了礼堂院内,那么多人在学炼动功,而我却吐得不行。進屋听法时,我却不知不觉睡着了,但感觉师父讲的我都听到了,从那以后头疼的毛病基本好了,人也从此精神起来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1]我感谢恩师给我一个无病的身体,使我体验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

开始修炼时,我晚上下班后去炼功点。深秋的一天晚上九点多钟,天很黑,我骑着自行车往回走,快到家时必须拐弯,而弯道的两边是一米多深的大沟,天太黑看不清道,我拐弯拐早了,就感觉连人带车一起扎向深沟,心里一惊很自然的闭上了眼睛,但瞬间感觉车子和人被托了起来,睁眼一看我仍然骑在车子上平稳的落在了大路上。当时那感激的心情是无法言表的,流着泪在心里一遍一遍的谢师父。

二零零四年那时我县对大法迫害很严重,得到真相资料既少又难,每周同修送来的资料根本不够用,我和丈夫(同修)总在说:要是咱们也能做资料多好啊!就这一念,师父就安排同修把复印机送到我家,并教会了如何使用。从此一朵小花开了,而且越开越旺盛,由原来的一台复印机到现在的激光打印机、彩喷机一应具有,而且还在家中成立了学法小组。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这朵小花越开越大,而且带开了好多小花。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个晚上,我与丈夫出去送真相资料、贴真相传单,走到一个三角广场时,我俩只顾刷浆糊贴传单,根本没看见树的那边停着一辆警车。当我们贴完起身刚走出几步,那边车灯亮了,而且还跳下来几个警察,但他们没来追我们,而是往广场里边走去。我俩长出了一口气,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让他们看不到我们。在自责自己不细心的同时,深深的体会到师尊时时在我们身边呵护我们。

二零零九年师父的新讲法来了,我连夜打印,做到中途时,机器不好使了。打印出来的经文都是一道道黑的,怎么办呢?丈夫又不在家。我就求师父:“师父帮帮弟子吧,那么多同修急切的等着看呢。”我这个从来没拆过机器的人拿来了工具,拆开了机器、擦干净并修好了它。事后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拆开安装的,更不相信是我的手修好了机器。如果没有师父的帮助、指导我是不可能拆开、修理、安装好机器的。第二天丈夫回来,我对他说了此事,我们都感到了师恩的浩大。

这虽是修炼中的点滴奇事,但都体现了师父和法的慈悲,真是佛恩浩大呀!只要我们时时在法上,师尊就为我们铺好最宽的路,就会时时呵护扶持我们这些不争气的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