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血难(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

第五篇 肉体消灭骇听闻(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发生以来,黑龙江哈尔滨市各级政法委、六一零及公、检、法、司部门秉承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指示,动用一切邪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空前的惨绝人寰的群体虐杀。这里,我们选择部份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提供如下:

(一)技术人士、学者教师、机关干部被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1:任鹏武,男,三十三岁,大学文化,哈尔滨市第三发电厂技术员。

二零零零年二月,任鹏武进京上访,押回哈市后关进道外区看守所,十五天后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任鹏武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密云县拘留所,遭毒打、浇冷水、野蛮灌食、上板子等酷刑折磨,数日后被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任鹏武在哈市呼兰区腰卜乡向民众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遭恶人构陷,被腰卜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劫持到呼兰区公安局政保科(现在的国保大队)。在那里,恶警使用了法西斯式的各种酷刑手段,对任鹏武百般折磨、毒打。任鹏武后被关进呼兰区第二看守所,期间他绝食抗议,遭到第二看守所教导员和狱警吴金玉、郑林、杨译元以及犯人夏保林、临时狱医王建新等人的强行灌食(高浓度盐水)。短短5天,到二月二十一日凌晨,任鹏武就被迫害致死,满身是伤。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任鹏武被转移到呼兰区中医院,内脏器官全部被掏空。为掩盖死亡真相,公安局造谣说任鹏武死于心脏病。任鹏武的生前好友都知道,任鹏武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

案例2:李洪奎,男,六十一岁,原哈尔滨市邮政局工程师。

李洪奎

李洪奎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李洪奎被哈尔滨市公安局绑架,关押三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李洪奎再次被绑架,并被诬判三年六个月,关押在哈尔滨第三监狱。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李洪奎第三次被绑架,并被诬判七年徒刑,关押在大庆监狱。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至二月二十二日,监区褚忠信、李金浩、刘国强三名恶警手持警棍五天内九次毒打李洪奎等人,将李洪奎打伤致卧床不起。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李洪奎等数十人遭断食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晚,大庆监狱突然通知家属,称李洪奎因脑出血被送到大庆第四医院开颅手术。家属赶到大庆第四医院抢救室,见李洪奎身上多处新伤旧痕,右侧耳部有一长约三厘米的纵向豁裂伤口。主治医生告知家属手术很成功,而且李洪奎以惊人的速度康复。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主治医生连续三天告知家属可以出院,但院长却不同意。二十七日晚六时,李洪奎突然出现呕吐、口吐白沫、抽搐。晚八时左右,李洪奎体温骤然升到四十二度之高,仍然抽搐,且大汗淋漓,致棉被湿透。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五点,李洪奎呼吸衰竭,心脏停止了跳动。

案例3:王大源,男,三十六岁,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师。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二年十月底,王大源被绑架抄家后因拒绝转化,一直被拘留不放。

二零零三年夏季,王大源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哈尔滨第一监狱迫害。

从到哈尔滨监狱集训队的第一天开始,恶警每天强迫王大源等法轮功学员坐在立着的折叠凳上面,不准动,否则就拳打脚踢,一直坐到晚上十二点。一连几天罚坐小凳,而且不断延长时间,王大源臀部都坐坏了。恶警逼他们写“转化书”,遭到拒绝。恶警就指使十几个犯人把王大源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围起来毒打。之后王大源等法轮功学员被关进小号,恶警不仅给他们戴上手铐、脚镣,还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扣在地铁环上,使他们站不起来又躺不下。这还不算,恶警还命令两个犯人轮流打他们,不让他们睡觉、吃饭,逼迫他们写“转化书”。集训结束后,迫害仍在继续。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日(周五),为了逼王大源写揭批书,恶犯们轮番毒打王大源,并罚王大源站一天,不让他吃午饭。

二零零四年四月三日(周六),王大源在遭一整天的毒打逼迫下,被迫答应写。此时他的肉体虽然不再被毒打,可他的心却在滴血。一个人的思想被强奸,灵魂被虐杀,这种精神上的痛苦时时刻刻煎熬着他。

二零零四年四月四日(周日),王大源经历了难以言表的心理折磨后,毅然决然的把违心写的揭批书撕毁了。恶警们本来以为大功告成,可上报领赏,还可借此升官发财。一看王大源把揭批书撕毁了,前功尽弃,不由的恼羞成怒,变本加厉的毒打折磨王大源,到最后王大源站不住了,恶警就逼迫他在大厅里爬,然后把王大源扔进储藏室。

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周一),眼看王大源都不行了,恶警还逼他出工。中午时分,王大源又遭一顿毒打后,就停止了呼吸。

案例4:刘丽梅,女,四十三岁,原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发生后,刘丽梅曾被非法劳教,在万家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她绝食五个半月,奄奄一息时被劳教所送回家,当时体重只有四十一斤。

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刘丽梅被哈尔滨市国保大队绑架,劫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当时她日夜剧烈咳嗽,恶警把她的嘴用胶带封起来,往鼻孔里灌辣根。二、三个月后,刘丽梅被非法批捕,

刘丽梅

转到第一看守所迫害。这时她一顿只能吃一两口饭,瘦的皮包骨头,极度虚弱,上床都很费劲,一直处于发烧状态中。

刘丽梅生前跟被非法关押的功友说:国保大队(二零零三年在道里区红霞街一号,后搬到江北)一楼有个大厅,大厅里有个大铁架,铁架上安个定滑轮,绳子的一头从滑轮上穿过去,另一头绑上人。恶警把刘丽梅吊在空中后,还来回悠。他们看刘丽梅不屈服,就把她放下来,把她身体两头扣一头来回窝,后又抓住她的头发往水盆里浸,憋的她喘不上来气。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刘丽梅被转到万家医院。在万家医院,恶警队长刘亚芹继续迫害刘丽梅。

二零零三年八月五日左右,刘丽梅便血,全身浮肿,生命出现危险。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刘丽梅含冤离世。

案例5:袁清江,男,三十九岁,黑龙江省第一建筑公司第四分公司技术员。

袁清江

袁清江

二零零零年二月,袁清江去北京上访,被押回后关在哈市香坊区公安分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遭受罚站、关小号、不准睡觉、弹眼球、超长时间劳役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七日晚,袁清江再次遭绑架,先是被关押在香坊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哈尔滨监狱迫害。期间,袁清江因不配合邪恶所谓的“转化”,被恶警张久珊及恶犯关德军、王士军等连续罚站十八天,不让睡觉并遭到毒打,造成胸腔积水,全身无力,四肢不灵,并昏死过去。

二零零四年七月,袁清江等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转押到大庆红卫星监狱迫害。为了抵制迫害,袁清江绝食抗议,被关小号,遭坐铁椅子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至六月一日,袁清江被六监区长董孟环指使犯人捆绑三天,还遭到董孟环的亲自毒打,造成袁清江口吐鲜血、胳膊和脚都被绑坏、肝硬化腹水、腹大异常、阴部肿大。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八日,袁清江病情严重恶化,三日未进食,终日卧床。七月二十日下午五时,袁清江突然出现昏迷,病情危重。值班医生请示监狱领导应紧急外转,又通知六监区监区长董孟环等到监狱医院。值班医生建议外转,否则有生命危险。董孟环以“支不出钱”为由,再一次拒绝外转。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三日晚,袁清江含冤离世。

案例6:孙培臣,男,四十七岁,依兰县迎兰中学教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孙培臣因拒绝放弃信仰,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六日,又被非法关押一百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孙培臣在单位被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期间由于长期住在潮湿的地方,致使他全身长满了疥疮,腿不能站立,生活不能自理。他绝食抗议迫害,被恶警野蛮灌食,并多次遭受酷刑折磨。

孙培臣

孙培臣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孙培臣被达连河镇公安分局贾林、乔力军等恶警绑架。孙培臣从红星村被绑架到达连河又送到依兰看守所的这一路上,被乔力军毒打多次。甚至在非法关押期间,乔力军竟身着便装,酒气熏天,三次冲入监室,对孙培臣进行疯狂毒打,致使孙培臣鼻口出血,胸、腹及头部受到严重创伤,多次昏迷。

后来,孙培臣在十八天米水未进、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送入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并被单位开除公职。

在劳教所关押期间,恶警纪队长和恶徒董和滨多次对孙培臣进行毒打。恶警赵爽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是“推、掰、撅”。“推”就是骑在受害者的后背上,把受害者的胳膊画圆圈像划船似的推来推去,推的骨缝直响;“掰”就是将受害者的两腿掰到极限;有时觉得不过瘾,再来个像撅猪肘子似的“撅”:往前推倒背的双手,达到一百八十度;一人抓住一条小腿往前撅,同时往外掰。

二零零五年复活节那天早晨,孙培臣等法轮功学员在食堂内高喊“法轮大法好”。赵爽等恶警把孙培臣叫去,强令其脱光衣服。赵爽手套上塑料袋,抓住孙培臣的生殖器使劲拽、捏,然后骑在孙培臣身“推”“掰”,另一恶警拿电棍电击孙培臣。二人累了休息一会后,又用电棍电击孙培臣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之后赵爽继续对孙培臣“推”“掰”,直到赵爽累得不行了为止。之后,恶警强迫孙培臣光着身子到大法弟子干活的车间检查反省。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赵爽等恶警又对孙培臣进行单独迫害:用电棍连续电击,并扒光其衣服,把他按在地上用肘猛砸其胸、背,用脚后跟狠刨其胸、背,并推、掰、撅、掐(掐麻筋)、攥(用手抓住睾丸攥)。恶警赵爽还用包装袋套住孙培臣的生殖器用手将整个人往上提。

长林子劳教所还强迫孙培臣等法轮功学员进行超时劳动,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就得干活,一直干到夜晚九至十点,有时干到夜间十一点或零点,甚至次日清晨。恶警动辄就以抗拒管理为由,任意打骂、电击孙培臣等法轮功学员,或强迫他们坐铁椅子……

残酷的迫害致使孙培臣牙齿全部松动,胸部剧痛难忍,呼吸困难,骨瘦如柴,卧床不起,奄奄一息,整个人都脱像了。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才匆匆忙忙于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把他送回家。

二零零六年七月三日,孙培臣含冤去世。

案例7:王金国,男,三十四岁,双城市农丰镇中学历史教师,一九九六年修炼大法。

王金国

王金国

二零零零年六月,王金国和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依法进京上访。被双城驻京办恶警王胜利等人绑架,在北京扣五天,后被农丰镇政法委马广如、常猛等人押回双城,非法关入第二看守所十五天。王金国绝食三天后获释,刚出来就被劫持到农丰村洗脑班,迫害数月后回校,校长赵元达却强行停发他四个月的工资。面对种种不公的对待,王金国决定再次进京上访。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王金国再次进京上访,途中被恶徒马广如、刘玉峰等人绑架,随后被送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日,王金国由普通的拘留监号,转入刑事拘留第三监室。刚进第三监室,恶警李怀欣就暗示监号里的犯人 “照顾”他,致使王金国在监号里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他被强迫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长达四十多天,每次晚饭后必遭刑事犯的毒打。恶犯用手指狠狠的弹他的眼球,穿着硬硬的皮鞋使劲踢他的心口窝。狱霸卜明星经常抡起双拳左右开弓,狠命的打王金国的脸。有一次王金国被打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刘占国等三个刑事犯一拥而上,把王金国死死按在板铺上,同时猛撕他的嘴。顿时,王金国的嘴角鲜血直流。因屡遭毒打,王金国被迫害的心、肺、肾功能急剧下降,肾出了问题,总是上厕所。因粪便桶在室内,掀动有味。为了不让王金国小便,恶犯摁着王金国用绳子把他的小便扎上。由于长时间不能排尿,他浑身浮肿,躺不下,坐不住,脑袋肿大,呼吸困难,尿血,周身无力。

看守所眼看王金国已病入膏肓,不想承担责任,就请示六一零办公室通知农丰中学接人。可农丰中学校长赵元达拒不接人。看守所怕出人命,就向王金国家属勒索二千元现金,由六一零办公室派车将王金国送到家中。王金国家人决定带他到北京治病,但受到农丰中学、农丰镇及双城市各级恶徒阻挠,失去了救治的机会。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三日,正直、善良的王金国,终因内伤太重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四岁。

案例8:李敏,男,五十二岁,哈市呼兰区财政局公务员。

李敏

李敏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下午,李敏正在单位上班,被呼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姜继民、政委陆文学、国保大队长陈兆林等十几名恶警强行绑架。在光明派出所所长王忠森的带领下,十几个恶警闯入李敏的家,进屋后将李敏的妻子杜秀珍按倒在地,铐住双手,然后翻箱倒柜,东西扔了一地。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打印纸、大法书籍、法轮功真相资料等共计两万多元的物品,还抢走现金六千多元。

李敏与妻子杜秀珍被绑架后,恶警为了制造所谓的“大案”、“要案”,连夜把他俩劫持到五常洗脑班迫害。洗脑班恶徒把李敏、杜秀珍分别吊铐在两个屋里,疯狂毒打,两人的惨叫声彼此都能听见。打人的主要凶手有付彦春、莫振山、朱宪福、韩光、荆棘、姜占海、史兴富等。恶徒们将李敏的双手、双脚分别铐在四周的床上,用小白龙抽打,用烟头烫。李敏被打的死去活来,整个身体都是黑紫色。这样的折磨持续五个半月之久。

哈尔滨市公安局六处的张耀彬、邢建武、吴俭、李树欣等人,先后几次去五常洗脑班。张耀彬每次去都单独找李敏谈话,说只要李敏肯花钱,其它方面他都可以帮助协调,只有这样才能回家。哈尔滨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祁加民、黑龙江省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金凤也先后两次去“转化学校”找李敏单独谈话,欺骗李敏说只要肯花钱,能配合他们,就可以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李敏、杜秀珍分别被呼兰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杜秀珍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李敏先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后转入大庆监狱迫害。

由于李敏全身是伤,曾多次被送入大庆监狱医院住院。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李敏被迫害死于大庆监狱七监区。

案例9:刘文伟,男,五十一岁,哈尔滨铁路局检察院干部,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八日,刘文伟去北京上访,被哈尔滨铁路直属公安段劫持回哈尔滨后,非法拘留在哈尔滨铁路看守所十五天。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二零零零年四月三十日,刘文伟在单位被哈尔滨铁路直属公安段非法拘留十三天,且扣发工资。拘留期间刘文伟被恶警用手铐铐在高位栏杆上长达二十七个小时之久,不允许吃饭、睡觉、不让大小便,并受到人格侮辱。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五日晚,刘文伟因讲真相遭恶警绑架,在和兴派出所被恶警王晓东、赵广才、还有所长、指导员等人殴打,头被戴上塑料袋,胸部被踢,肋骨被踢坏,双臂被打的瘀血、青紫,疼痛难忍。折磨一夜后,刘文伟被送到南岗拘留所非法拘留四十九天。期间衣服、毛裤被犯人抢走,每天都遭谩骂、殴打。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刘文伟在单位被绑架到富裕劳教所(后转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途径碾子山劳教所关押两天,行李被抢走,并遭恶警打骂。

二零零二年春、夏季节,刘文伟在强行劳役中被推水泥的车压倒,车从腿上压过,险些致残。恶警还将其恶意安排在长铜钱疮的两个犯人中间睡觉,致使刘文伟后来身体长疥疮。

在富裕劳教所期间,刘文伟遭恶警和犯人谩骂,被多次殴打,强迫劳动,强制洗脑,限制或不让大小便。还被逼迫坐铁椅子长达一周之久,强制吃不明药物,致使全身过敏一周。

二零零三年三月,刘文伟被扒去毛衣毛裤,光脚铐坐在铁椅子上,不让睡觉,面前铁椅子台上放着痰罐子。恶警故意打开窗户冻他。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刘文伟被非法加期一个月后解教回家。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三日早,刘文伟在班上被劫持到五常洗脑班,身心再次受到极大伤害。期间遭到以付彦春、朱宪武(音)、荆棘等为首的恶徒迫害,被戴手铐、抻胳膊、蹲罚、拳打脚踹,刘文伟肾被踹坏,尿血,腰痛,走路困难。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早,刘文伟在班上被劫持到齐齐哈尔洗脑班迫害,遭恶徒威胁、恐吓,于十一月六日放回。

因长期遭到酷刑折磨,刘文伟身心极度疲惫,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晨含冤离世。

案例10:王仁,男,一九五五年出生,五常市检察院干部,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王仁

王仁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王仁去北京上访,被五常市公安局直接劫持到五常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期间因遭受精神及肉体折磨,王仁生命垂危,但五常市六一零和公安局仍不肯放人。在王仁妻子的强烈抗议下,他们才不得不让家属接人。对一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好人,他们仍不肯放过,派检察院的人到王仁家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王仁被公安局国保大队战志刚、刘英等恶警强行绑架,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在长林子劳教所,王仁经历了残酷的 “转化”折磨,被强迫每天干十一个小时的奴工。因遭受强行灌食和其它种种酷刑,王仁身体出现严重的不适,要求出外诊,经省医院确诊为肝癌晚期。长林子劳教所对家属和本人隐瞒了病情。他们为了推卸责任,伙同五常市六一零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将王仁送回家。

期间王仁已被单位开除,为了维持生活,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王仁还要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王仁终因遭受长期迫害而卧床不起,于同年十二月十一日晚八时含冤离世。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