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破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方方面面的干扰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法弟子,大法被迫害前,我在常人社会中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和一定的社会地位(当时我是单位里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但九九年七月邪恶对大法开始迫害后,我曾因讲真相被关过劳教所,后来又被迫放弃了优越的工作,亲人同修被邪恶抓捕还造成了家庭的分离,我一个人在很困窘的状态下生活了几年。开始时我一直把这种状态当成是对我意志力的魔炼,因为我的吃苦能力一直不是很强;修炼前我对名利也很追求,所以我想让我失去这些,看我的名利心是否彻底放下;还有就是因为我亲情太重,所以才带来家庭分离,也许我需要经历这种考验来去掉情。由于这种观念的影响,我不敢求师父帮助,觉的如果求师父给我更多财富和地位或求家庭团聚简直是太大的执著。

在不断的要求自己去这些执著、清除人心的过程中,从开始的剜心透骨,到后来体验到了“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1],再到后来,有一天突然意识到,其实师父早就讲过,我们不是用这种“失去”和“吃苦”的方式来修炼的,其实放下人心后,也要把怕执着的心去掉。师父说:“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不过修炼者或常人连根本的舍都做不到,也谈及此理,那是为执著心不放而找借口乱法而已。”[2]

我开始明白,只要我不是为执著心不放而找借口追求名、利、情,我完全可以求师父为我做主,得到我该得到的东西。难道一个受过专业教育、认真工作的人不应该得到应有的地位和财富吗?即使考虑到“人各有命”,在迫害前我不是已经达到很好的生活水平了吗?是迫害改变了这一切,绝不是我应该如此困窘,是旧势力对我在经济上的截断和精神上的迫害,打着所谓个人修炼提高的名义对我進行干扰,使我不能展现大法弟子崇高和美好的一面。由于我的困境,我周围善良的人也只是同情、可怜我,而有些势利的人则是规避、远离我,虽然我早已不被这些人情冷暖而带动,但是这种状况难道不是严重的干扰了我救度他们吗?虽然我利用自己及亲人被迫害的故事感动、三退了身边有正念的人,但毕竟还有一些人中毒较深或正念不足,可那不也是旧势力安排邪恶迫害他们的结果吗?师父是不承认这些的,所以大法弟子也不能承认!

认清旧势力的阴谋后,我开始发正念清除这种干扰,并求师父主导、安排我的修炼,包括生活。

很快事情就有了转机,几年中,我的生活环境有了彻底的改善。先是亲人陆陆续续团聚了,接着师父安排了很合适的工作给我们,最神奇的是师父还安排机缘,让我用很低的价格买到了一套条件很好的住房,竟然还是新房。说神奇是因为我本来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个机会,完全是师父一步步引导着我得到的。最近父母同修也和我们团聚了,并且大家都有了很好的证实法、讲真相的环境,每天都能有机会去救度众生。尽管每天仍还有需要修炼的因素在,但基本上是稳步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履行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还想谈一点如何破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身体上的迫害。因为从最近的交流文章中看,这个问题似乎还挺严重。从小时候开始,我的身体就不是很好,大小毛病不断,打针吃药是家常便饭,所以从小对身体不舒服就习以为常了。修炼以后,大毛病统统消失了,但有些小毛病还在,但因为没有影响生活太大,也就没当回事。修炼中也过过几次大的病业关,但都靠信师信法的正念闯过来了。可这几年经常会有一些所谓“消业”的表现,我都抱着“修炼人对身体上的各种反应是不应该太在意”这一念,直到师父在今年纽约法会上明示出来这个问题,我才警觉起来。

师父说:“目前消业也好,邪恶的因素干扰也好,都是旧势力干的,都是一回事,叫法不同。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3]我悟到,表面上是小事,没有太影响我做证实法的事,但也不应该承认,这也是旧势力的一种迫害方式,只是采用了更隐蔽的方式而已。如果我认为这些事无所谓,就给了这些干扰存在的空间。如果邪恶利用我们的疏忽進一步迫害,就会让我们受到不应该有的损失。

比如最近我来例假的频率比以前高,量也比以前大。开始我一直没有在意,反正对我日常生活也没有太大影响,不当回事就是了。但有几次印象特别深,就是一有重要的事就来例假,当时也奇怪,怎么又来了?但我想,应该放下人心,不管它,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好了,就当它不存在,所以也没能影响我什么。但最近一次,一个月竟然来了两次,我才开始觉得不对劲。例假的学名叫月经,就说明应该是每月一次,岂有半月一次之理?师父讲到老年妇女来例假时说:“来例假,但不会多,在现阶段那么一点,够用就可以了,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4]这就说明例假的量也不应该多才对。所以我发出一念,让例假正常,不许旧势力在我身上做任何手脚。结果当月的例假就正常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这几年我的容貌老了很多,开始时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自己的外貌有执著,或是色心没去干净带来的问题?但在向世人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即使是个人修炼中有执著,只要下决心去掉就好了,也绝不能承认这种干扰,因为我们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就是要让世人看到我们比同龄人年轻的多才对。何况正法修炼时期的目地与意义不同于一般的修炼,我们要做的事不是在经历魔难中去掉执著,而是用大法弟子的善良、健康和美好让世人感受到修炼和大法的神圣与美好,所以我们一定要认清这一点,不让旧势力在任何方面(身体、经济、精神、名誉)钻空子迫害或干扰我们,我们要全方位的展现大法的美好,让更多的众生得救。

也许有的同修想,作为大法弟子就得方方面面都优秀、都美好吗?我的理解是:“对,是这样的。”师父说:“当时我要表面的身体转化和修好的部份协调起来,让身体在修炼中脱离人的状态,让修炼弟子用自己的正念保持和人一样的状态。就因为这些问题呀,跟它们僵持了一年。那时我就是为了这事没出来传,僵持了一年的时间。直到现在我也不能承认它们坚持的,将来我也绝不会承认,与干扰破坏一切有关的生命都将为此在偿还中解体。我要的即使将历史倒回去从新来也得成了我的事。这是正法中必须的内容与过程,这不是指法正人间的事。”[5]

师父要我们在修炼中身体就脱离人的状态,那不就是神的状态吗?神的状态难道还不是方方面面都优秀、都美好吗?只是前提确实是我们得放下那种常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旧势力为什么坚持阻挡师父对我们的这一安排?肯定是认为我们没达到它们认为的完全放下“名、利、情”的标准。如果我们能在修自己中做的更好,一定就会有更大的能力破除旧势力的阻挡与干扰;但即使还没有做的那么好,也绝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这种破坏,因为我们需要拥有足够的资源与能力甚至神通来证实大法的美好和救度更多的众生。当然,修炼人一定要把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否纯正,因为任何为个人执著想利用大法去得到的心都是“妄念”,甚至是乱法。我想真修弟子是明白其中的差别的。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