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的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二零零六年的时候,我还不太会劝退。我们这儿有个同修据说劝退做的很好,每天可以退十来个人,她经常给我上百个名字的名单,我就向她取经。她一般先问别人相信好人有好报吗?说相信的就劝退,一般都会退。可能每个人的路不一样,但是对我还是很有启发。她劝退是上下班的时候在车上,一般来时退五个,去时退五个的,一天就十来个了。

我也开始在车上劝退,我的目标是大学生,这些年来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我前些天遇到一个同修,她修的很好,救了很多人,但感叹对大学生讲真相不好讲,所以,我在这里讲一些劝退大学生的实例。希望能够助同修们救更多的人。

实例1、一个戴眼镜的男子背着书包,推着自行车在车站。我笑着故意问到,推自行车等车?好奇怪!他笑着说,我等人。哦,我点头。我问,你学什么专业啊?他答,机械。嗯,我女儿学IT,在国外。他问,还回来吗?我答,不回来,回来干嘛?清华毕业的当城管一千六百元一个月,国外三千~五千美元一个月。然后我谈克隆,从粒子的角度破除他的无神论,看他一下就听懂了点头,我就直接说存在不同的时空,生命的基本粒子和寿命不一样,可能我们的一生是人家的一个小时,二个小时,一天,二天,一个星期,一个月都有可能,他点头,劝退,他退,告诉入过团和队。告诉姓袁,我帮他起好化名。最后送他大预言,破网软件,叫他上网看更多的信息。大概就五分钟。

实例2、我上车,坐在二个女孩旁边。二个女孩聊天,一个说本来想打的士。我笑着说省钱买化妆品,她们也笑了,我说我女儿也喜欢化妆,建议不要天天化,影响皮肤,她们说知道。我说,你们不化妆也很漂亮。然后问她们专业,说是美术,我说我女儿也喜欢画,七月份买了一捆宣纸去国外,她奶奶出了本画册,七十来岁,业余可以画到那样,也不错。然后聊“图羊图森破”,她们也笑了。然后谈克隆,破了无神论就劝退,说姓夏,入过团、队,取了名,答应了退。再问另外一个,说姓李,我说漂亮的姑娘也退了吧,神佛佑护你,答应了。五、六分钟,二个都退了,还告诉了他们上自由门的方法,我到站下车。

因为时间匆忙,有些真相需要大学生们自己破网去看,如果不匆忙,可以讲的很清楚。

实例3、在车站附近的冻米糖店旁,二个女孩走过来,我说,这个冻米糖不错,十元一斤半,我买过,她们说今天不买,谢谢!我笑了,我说在读大学吧,她们说,嗯。我说,我女儿也像你们这么大,出国了,走前我告诉她好好学习,好好做人,人一辈子做的好事坏事都是为自己做的,她们点头。我们站在车站开始聊天。她们也不断插话,我讲了几个善恶有报的故事,有撒谎发毒誓遭雷劈的故事,有避色如避剑的故事,等等。讲了些交男朋友的看法,我把她们看作我的女儿一样。然后破无神论,谈邪党之恶,谈法轮功,谈我受的迫害,她们二个都退了。最后全谈清楚了,我说,我聊了半个小时吧,她们说,阿姨,我们大概十二点半遇到的,现在二点多,我们都笑了。她们加了我QQ好友。这样的例子很多,从对方的话接话插话,或者从穿戴引话,从新闻引话,千变万化,但是,形散而神不散,围绕破无神论,劝退,自由而如意,充满快乐!

劝司机就更容易了,名字就放在车上,谈谈中国官员的腐败,他跟着谈,谈香港大游行,打出的口号是“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司机笑,直接劝就可以了,一般都退的。

只要用心去做,讲真相不难,就是聊天啊,还有不敢出来的同修吗?师尊在慈悲的等待,师尊说:“我不想落下一个人”[1]。精進吧,大法弟子!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