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生命的尊严 重拾医者仁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中共邪党活摘器官進行移植的真相早已公布于世,但还有许多大陆民众不敢接受,他们更不相信邪党会活摘法轮功学员、民主维权、宗教团体等人士的器官,并倒卖他们的尸体。以下是几名医务工作者亲身经历、亲耳听闻活摘死刑犯人器官以及参与移植医生遭报应等情况的回忆,根据他们的口述,笔者整理如下。

亲历者口述一:

中共在死刑犯身上活摘人体器官其实很早就开始了,现在将我亲眼见到的活摘死刑犯器官的过程写出来,公布于世,让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我是一个全国知名医院的一名医务工作者,1986年的一天,科室领导派我去取一块人体组织,作为实验室切片用。

我来到病房大楼一楼的一个房间,床上躺着一位约20岁左右的男青年,从裸露的双下肢看,他身体非常健康,结实。我去时,见他的胸腹已被外科医师切开,肝、肾等器官已经取走,一位眼科医师正在取他的眼角膜。我向主刀的外科医师要一块食道组织,当医师在他胸部切取时,我突然发现他的左小腿在抽动,这时,我才惊讶的发现,原来这是活体摘取器官。我小心翼翼的将他们取下来的食道组织放在纱布上,食道上有很多鲜血,软软的,还有一些温热。

这时外科医师抬起头来向周围的人嚷道:“还有没有要组织的,赶紧啊,我们要缝合伤口了……”我听旁边人说,他是个死刑犯。那场面、那架势,活像屠宰场的屠夫一样,即便是犯人,也是活生生的人啊,主刀医师竟已变得如此的麻木不仁。来自各个科室的医师们拿着他们需要的器官陆续离开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所以多留了一会儿。

我看到在将死刑犯胸腹部的切口缝上后,主刀医师和助手很快离去了。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走上前来,双手捧起手术床上的鲜血,“啪、啪……”的往死刑犯的脸上撒,做成犯人被处死时鲜血喷溅在脸上的假相,另一名警察赶快拿起相机,对着犯人的面部拍照,然后就去打电话通知火葬场来接人。一切完成后,警察们将尸体用厚橡胶布裹严实,放在手术室的墙角边,等候送往火葬场,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间。

在这前后过程中,我没有看到死刑犯的任何家属和陪伴。后来听人说,许多医院都与法院套近乎,拉关系,就是为了开展这种私下交易,医院取得完全新鲜的器官用于移植、实验等各种用途,而法院也能从活摘死刑犯器官这样的交易中,得到非常丰厚的回报。

这样邪恶交易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在中国大陆各大医院普遍发生着。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都感到很难过,行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这种对生命极不尊重的行为,竟能被我的医学同僚们轻而易举的接受,这是何等的悲哀!希望国内的医疗同行们,都能深深的反思,不再与邪党为伍,重拾生命的尊严,重拾医者仁心。

亲历者口述二:

我所在的医院是本市的一个著名的三甲医院,由于我的专业方向不同,所以从未参与过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手术。但我知道这样的手术,在我所在的医院长期开展,参与过的医务人员常常会在不经意间谈到这种手术,这么多年来,这种手术在大陆医疗界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记得一次我主刀做手术,快完成时,我听见我的助手们和麻醉师聊起天来,当他们聊到活体摘取器官如何开展时,麻醉师说“我经常去,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就讲述了以下这样的过程:

医院相关部门的领导带队,所有参与手术的医生准备好一切现场手术的设施设备,被专车拉到法院的刑场,然后所有人被要求在指定地点等待,现场全封闭,不准有任何闲杂人等進出。随后,法警押着死刑犯出来,麻醉师立即给犯人打几枪麻醉枪或是注射麻醉。待一切准备就绪,各个科室的医师们开始非常娴熟的操作起来,摘角膜的摘角膜,取肾的取肾,割皮肤的割皮肤……手术完成后,法警立即对死刑犯补两枪,造成枪决的假相。

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过程,觉得很恐怖,这个犯人犹如案板上的肉一般,待医生们宰割,最后就以这样的方式被执行了死刑。

2006年以后,记得有一次与泌尿科的医师聊天,他们抱怨到,“现在国外舆论压力大,国内也管得严了,肾移植的供体不好找了。现在医院都得跑到贵州那些偏远的地方去找供体,大城市太敏感了,那些偏远山区,山高皇帝远,没人管……”

后来,我听说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在国际上被曝光,才明白医院为什么要去偏远地区找供体了。

一个个生命就这样没有尊严地离开了,真不知是我们医生结束的这个生命,还是法警结束的,人世间最恶毒的诅咒就是“死无全尸”,也就大抵如此吧,共产党让这一双双本应该救死扶伤的手沾上了邪恶的血腥,而医生们却在这样的体制内麻木的干着,无法挣脱,今天我揭露出来,希望医疗同行们不再被邪党蒙蔽,希望人们选择良知与正义,解体中共,才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知情者口述三:

我是一名大医院的医务工作者,我所在的医院,肾移植手术在全国是非常知名的。特别是我的老师,他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就从事肾移植研究工作,做了大量的实验,他所研究的成果曾在全国推广,可以说是国内肾移植领域赫赫有名的领头羊,当然这些成果与经验许多都来自于活体摘取死刑犯的肾。

就在海外媒体大量曝光邪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那几年,据知情人说,他是非常抵触和反对法轮功的,有人曾开玩笑说:“你移植手术做多了,怕不怕遭报应?”他曾狂妄的说:“我不怕遭报应!”就在此后,他就一病不起了,被确诊为癌症,手术以后,肠道出血,伤口不愈合,感染严重,前前后后一共做了三次手术,均没有成功,最后在极大的痛苦中去世。后来他的女儿也得了癌症,老伴因双腿关节疾病,走路非常不便。

医院很多人都说他真的遭报应了……

笔者结语:

一次与朋友谈到中共政府活体摘取器官的真相,他说到:“活体摘取犯人的器官是理所应当的,本来就是政府认定的罪犯,用他们的器官救其他人,不应该吗?”在后来与许多朋友的聊天中,我发现这还是一种普遍的观念。中共邪党建政几十年来,大搞各种运动,不断混乱着人们对是非的评判标准。所谓党代表人民,那么党的利益就成了人民的利益,那是不是党要摘谁的器官,就是人民要摘谁的器官呢?

二十几年前,医生和患者接受了活体摘取死刑犯的器官;二十几年后的今天,医生和患者又接受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维权人士的器官;那未来,人们还会接受什么呢?邪党不断的给人们灌输恶毒而扭曲的观念,彻底打碎了人们心中对生命的敬畏,一次次冲破了人们内心的道德底线。人们对这些邪恶行为从容忍到认同再到支持,这在古老的神州大地乃至世界其它民族,都是不可想象的。

也正因为人们对邪恶一再的容忍,活摘器官这样的手术才能堂而皇之的在大陆盛行几十年,官方的供体从最初的死刑犯到法轮大法弟子再到维权人士、持不同政见者……而民间的黑市交易,供体来源更是靠坑蒙拐骗,杀人害命来获取,威胁着一个个普通的家庭。也正是因为人们模糊了基本的道德底线,才出现许多被邪党蒙蔽的人,不相信、不接受共产邪党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真相。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生命是珍贵的,更是有尊严的。普通行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名医则应效仿先贤悬壶济世,何以沦落到成为邪党杀人的工具呢,而医院竟沦落到成为邪党专业的杀人刑场?辽宁沈阳苏家屯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曝光,不就是这样血淋淋的现实吗?对人类的历史来说,这是史无前例的邪恶,这更是千百年来医者的耻辱,以致人神共愤,天必治之。

世界上越来越多善良、正义的人们开始行动起来,“解体中共”不是什么政治口号,而是这种让人类无法再容忍下去邪恶政权,必将解体。希望有更多的医生能选择正义,主动揭露邪党利用医疗行业犯罪的真相,重拾生命的尊严,重拾医者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