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特色的指标看邪党的暴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去年9月,河南省郑州市卫生局下发文件,规定各辖区筛查发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务数不低于辖区常住人口数的千分之二。这个任务被纳入卫生部门对社区医院的考评中,完不成会面临上级的督导。郑州某区按人口比例应查处71名精神病人,但那个区只登记了12名病人。这让负责此事的压力很大。

此事一经报道,网络、媒体一片哗然,“你,被精神病了吗?”的标题也显得触目惊心。人们不禁要问这个“千分之二”是怎么计算出来的?郑州是按国家卫计委的文件下发的指标,其它地区是不是也被“摊派”?完不成指标怎么办?

对于这个“千分之二”的指标,不仅让笔者想到《九评共产党》一书中记述的关于中共党魁毛泽东下达的杀人指标的两段文字:

毛在一份文件中说,“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张旗鼓地杀反革命”。1951年2月,中共中央又指示说除掉浙江和皖南外,“其它杀得少的地区,特别是大、中城市,应当继续放手抓一批,杀一批,不可停得太早。”毛甚至批示说“在农村,杀反革命,一般应超过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应少于千分之一。”以当时中国六亿人口计算,毛一道“圣旨”就有至少六十万人头落地。至于这“千分之一”的比例是怎么计算出来的无人能知,大概毛拍拍脑袋,认为有这六十万人命垫底,人民的恐惧也就初具规模了,于是就下达了这个指标。

至于说被杀的人是不是罪当至死,则完全不是中共要考虑的问题。1951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分子条例》中规定,连“传播谣言”都能“斩立决”。

中共特色的指标还很多,以前划分“右派”、“地主”有指标,造成悲剧无数。如今警察为达到破案指标、法院完成审案指标制造多少冤假错案?交警、卫生部门、监管、检查部门为达到罚款指标乱开罚单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为完成拆迁指标暴力拆迁多少民居?造成多少人无家可归?多少妇女成了街道、社区、居委会完成节育指标的牺牲品?多少胎儿因为没有生育指标惨遭堕胎?荒诞的火化指标、绿化指标(按中共媒体报道历年累计的植树绿化面积,地球已没有人居住的地方)、蓝天指标则是中共造假的源头。在长达十四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各地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等为完成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指标,使用酷刑、高额罚款手段极其卑劣;在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中很多恶警一再叫嚣:打死算自杀,我们有死亡指标。这些指标透露出来的蛮横粗暴、杀气腾腾跟毛如出一辙。

“被精神病”其实早已充斥全国,上访人士、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律师、记者等等,只要言论甚至思维不符合中共邪党的,邪党就有可能将此人投入精神病院,或者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迫害成为真正的精神病患者。

比如:河北省沧县风化店乡武庄子村男法轮功学员武兆斌。武兆斌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去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拘留两个月,后被送石家庄劳教迫害一年多,在劳教期间被劳教所用电击、酷刑折磨,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他从三楼跳下,险些丧命,被一位好心人相救。劳教所恶警们强行给武兆斌洗脑,长时间的酷刑折磨、精神摧残,致使年轻健康的、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精神失常,劳教所怕担责任才将武兆斌放回。

明慧网报道,有数千名原本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投入中共的精神病院,长期受到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比如清华大学高材生柳志梅,就是惨遭邪党“被精神病”迫害,造成她真的精神失常了。

从邪党不同时期制定的一个个指标,不难看出邪党的凶残暴虐、穷凶极恶是一贯的,它不会也是不可能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