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兴师动众的“庭审”为哪般?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下午吉林省农安县法院如临大敌,出动几乎全县警力、二十来辆警车,法院周围拉了警戒线封锁。结果这场不通知家属和律师的“庭审”两个小时就草草收场了。让人不解的是小小县城究竟什么人物值得如此兴师动众?甚至让农安县公检法人员在中共高呼“依法治国”、“法制社会”的口号时违法违规的进行操作。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中午十二点四十分左右到看守所拉人,下午一点半左右车到法院,下午三点半左右“庭审”结束。现场出动了大量警力,已证实的包括农安县公安局、古城派出所、德彪派出所,国保大队的恶警打手吕明选、周大海等人也混在围观人群中便衣着装。据说全县所有警察都出动了,加上法警、特警和防暴队(不知道是市里的还是县里的),估计有上百人之多。可笑的是,连119的消防车和120的急救车也跑到现场待命。

这场没有家属和辩护律师参与的所谓“庭审”结束时,家属向亲人高呼:“加油!”“我们要上诉!”被警察推搡粗暴阻止。法院人员甚至直接和家属说:“你喊什么呀?!案子怎么判市(长春市)里早定下来,今天只是审一下,到时去看守所宣读一下判决书,就把人送走了”。国保大队的吕明选把一名拍照的家属带到公安局问话,拿走家属手机,删除了照片,记下手机号,然后才还给家属。

围观的人问周围的警察:“这是干什么呢?”警察说:“怕法轮功发生暴动”。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如此兴师动众的“庭审”原来是害怕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人的法轮功学员。众所周知,九九年至今十四年来大善大忍的法轮功学员一直用和平、理性的态度来对待这场迫害,如何能将“暴动”与法轮功学员联系到一起呢?这些参与者明知自己所作所为是违法的,调动大量警力来为自己壮胆更显他们的心虚和恐惧。

农安县法院非法庭审的八名法轮功学员有刘伟、张国珍、杨洪彪、修继学、常宝军、王亚娟、杨文娟、苏秀福。

原农安县炼油厂科长刘伟,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他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孩子,负担不轻,但仍然义无反顾的收养了三位因父母遭无辜迫害而无人照顾的孩子。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刑警十余人把刘伟家中的财物抢劫一空,包括十万元左右的现金、价值三十多万元的集邮册、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打印机(黑白和彩色)、刻录机及手机数个,以及各种生活用品。

当晚九点刘伟被带到刑警五队审讯室。以国保大队长唐克为首的四名恶警(其中一人警号为140604)用镐把拍打他的小腿,恶警们还扒光他的衣服,只留一条裤头,把门和窗全部打开,然后往身上泼凉水,打开电风扇吹风,吹干了再泼水,并用湿毛巾打,并在胸前插上木棍,用镐把插到后背的两臂间,镐把一头对着后脖梗向上抬,直到快要窒息时才缓一下。一次被酷刑迫害后是被人拖回监室的,人根本无法站立。被拖到监室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的整个脸青肿,小腿比大腿还粗,从膝盖到脚背、脚趾、脚心全是黑的,监室里的杀人犯、贩毒犯都骂警察狠毒。十几天之后被迫害中的刘伟站立不能超过五分钟,右小腿骨裂。这种情况下恶警还不放过他,看他身体稍有恢复,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针对恶警这种无法无天的行径,刘伟的家人聘请律师讨公道。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律师按照法律程序,要求与刘伟会面,却遭到农安县看守所所长李清国的无理阻挠。律师表示要控告李清国。待律师走后,恶警又对刘伟进行酷刑折磨,将他锁地环一天,上抻床一天。

农安县炼油厂退休职工张国珍女士,五十多岁,因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警察非法拘留三次、劳教一次。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六点多在其母亲家楼下被绑架,被带到农安县公安局非法审讯,晚八点多被送往农安县看守所。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九点多,张国珍被农安县国保大队队长唐克和指导员郑永峰以及周大海等恶警带到刑警五队审讯室,恶警将她两个拇指绑住吊起来,全身的重量都在两个拇指上,四个恶警用镐把和塑料管毒打。并把双手用手铐铐到身后,然后恶警从后脑往前拽手铐。

在张国珍被毒打站不住的情况下,恶警还逼她自己走。被拖回监室后,用剪刀把裤子剪开,见到她两个小腿都被打烂,血肉模糊,整个大腿、后臀、前身、后背的肉被打得象熟了一样呈紫红色,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胳膊和腿疼得不敢动,胸腔内疼痛不敢喘气,说不了话。当时全监室三十多人看到她被打成这样都抱头痛哭,有人问:咋把人打成这样?恶警说:“谁看见打了?她这是卡的。”

看守所带张国珍去长春市省医院检查两次,一次看守所人员看到张国珍被打得惨状惊呼“咋把人打成这样,这不要出人命吗?”十二月二十日被抬出送长春省医院神经科开刀手术,医院人员说张国珍的腿是三到四级伤残(正常人是五级),确诊一条腿神经坏死,腿骨粉碎性骨折。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又被送回农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月十一日出入法院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她一瘸一拐的。

法轮功学员杨洪彪是卫校毕业的大夫,多年来所有经杨洪彪救治的患者无计其数,他医术高明,医德高尚,是有口皆碑的好医生,他经常少收患者的钱,有一个老太太因没钱看病,杨洪彪就让老人在他那医药费全免。可这样的好人却被中共非法关押并开庭冤判。

五月份至今陆续有八位正义律师受家属委托前来会见、申请辩护,均遭到推诿、搪塞。为了阻止律师介入,检察院人员称“刚开完会,法轮功的案子不允许律师介入”,看守所所长李清国态度十分生硬地说:“其他案件都可以,唯独法轮功案件律师不可以会见。”“法轮功案件不讲法律”。承办法官刑事庭副庭长郭庆玺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你见过哪个司法独立了?”“这是吉林特色!”并且频频抬出“政法委”的牌子,几乎每一个接待人员都说自己做不了主,去找政法委“610”主任马驰。

值得一提的是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中共政法委和“610”在各地操纵公检法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在政法委和“610”肆虐的中国大陆,根本没有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可言。

更可笑的是就在十月八日家属前去法院申请旁听证时,刑事庭副庭长郭庆玺说“开庭告诉你,到时贴公告,要啥就给你啥”。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上午,获悉法院要偷偷开庭,家属去法院要旁听证,郭庆玺说:“你到一楼大厅去要”,家属来到大厅,接待的人说:“我们法院从来没有旁听这一说,下午一点开庭,你过来吧”。

十月十日,杨文娟的辩护律师来农安法院递交辩护手续和去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均遭到拒绝。“守口如瓶”的郭法官拒不透漏十一日下午开庭的事。可按照司法程序,开庭前七天应通知律师和家属。

从农安县公安局的绑架、抄家、酷刑逼供到看守所阻止会见当事人,再到检察院、法院阻止辩护律师审阅卷宗、申请辩护人,开庭不通知家属,也不通知辩护律师,流程简单,行为粗暴,严重违反司法程序,是彻头彻尾的非法审判。

这里有一段小插曲,十月八日法院刚刚放假回来上班,家属去法院找郭庆玺要旁听证,郭敷衍几句,然后回头摆弄自己的电脑。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小伙子,从后面拍了一下郭庆玺的肩膀,把郭吓的“嗷”的一声大叫起来,看清是谁后说:“哎呀,可吓死我了,我以为她(指家属)过来掐我了呢!”家属看着他心虚害怕成这个样子,笑着说:“我不会干这事儿的。”

八人的“大案”,将近一年的时间“调查取证”,出动近百警力、十几二十辆警车,只审了两个小时,平均一个人十五分钟左右。所谓的庭审就这样草草收场了,谁光明正大,谁见不得光,孰是孰非,不辨自明。


已知法院参与人员有:

副院长张立强办公0431-83267018 0431-83209922 手机13174356566
副院长王长顺:办公0431-83209967 手机13364600221
刑事庭副庭长孙玉宝办公0431-83209944 手机13843070699 住宅 0431-83212410
执行局科长刘义然办公0431-83209956 手机13364600863 住宅0431-83233116
监察室审判员张文凯手机13756622228
书记员朱鹏办公0431-83209961 手机15144113535
书记员王承峰办公0431-83209931 手机1335326773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