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国保大队的犯罪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潍坊市国保大队,正式名称叫“潍坊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简称“国保支队”,是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公安支队,与“六一零”办合伙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勒索、长期跟踪、蹲坑、诱捕、诱供、刑讯逼供。“六一零”办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

“国保大队”就是以前的“政保科”,也就是“政治保卫科”,源于前苏联,当时中共投靠苏联共产邪党,分裂国家,直接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政治保卫局”。“政保科”是中共邪党监控与镇压民众,特别是政治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主要机关,在行动中常采取突击、秘密的方式,不遵循通常的法律程序,不出示证件,随意恐吓辱骂,限制人身自由,无理殴打、跟踪、绑架、逼供等,国保警察一般着便衣,不穿制服,是典型的“特务”行当。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是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暴力工具。大概在2000-2001年,为了迷惑人,中共把“政保”改名叫“国保”。

图1: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所在的办公楼
图1: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所在的办公楼

图2: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地址:在潍坊市胜利东街3333号潍坊市公安局办公大楼,邮编:261061
图2: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地址:在潍坊市胜利东街3333号潍坊市公安局办公大楼,邮编:261061

潍坊市前公安局长黄潍连,赤膊上阵,亲自到经济开发区玄武街的集市上蹲坑,黄维连以局长之尊,却故意穿的破破烂烂的,装成没见过世面的“土老帽”,装成接受法轮功真相,说“天灭中共”,骗得法轮功学员的好感、信任,套出法轮功学员在哪住、是什么单位的、家里有什么人等情况,并暗中在法轮功学员面对面讲真相时偷偷录像,然后,派下属到法轮功学员住处,对照录像上的照片认人,摸清法轮功学员生活规律,在法轮功学员出门时突然袭击、施行黑社会绑架。

下面是潍坊市国保大队的主要迫害手段:

(一)密谋迫害、策划绑架案

潍坊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办,合伙确定绑架名单。一旦想钱花了,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办,就研究从哪些法轮功学员那儿能弄到钱。一是做生意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财产会被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办划为抢劫目标;二是有单位管的法轮功学员,会被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办划为向单位施压、勒索赎金的目标;三是没单位管、没工作,但家属配合恶人的,会被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办划为敲诈勒索的目标。

(二)疯狂的经济勒索、经济掠夺

潍坊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办,疯狂地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金钱,抢劫法轮功学员的财产。

(1)国保大队说“我们是来要钱的”

国保大队绑架法轮功学员后,通常会找到法轮功学员家属,国保大队张开就说:“我们是来要钱的。”

(2)要钱时偷偷摸摸

法轮功学员质问他们绑架亲人的恶行,国保大队却说:“小声点,咱们别在这里说。”拉着法轮功学员家属躲到人看不见的地方小声商议要钱的事。

(3)讨价还价

国保大队要钱就跟在市场买菜似的,贪婪地报一个高价,说必须交上十万、五万再放人,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在压力下,倾家荡产、借巨债交赎金,但交上钱不一定放人,或者放了人再绑架进去;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不配合,说没钱,国保大队就会降价,说交三万、两万也行啊;有的法轮功学员还是不配合,说三万、两万也没有,国保大队就会继续降价,说一万也行,两千也行……,要到多少钱算多少钱。尽显国保恶警的贪财本性。

(4)抢劫财产

潍坊潍坊国保恶警抢劫法轮功学员财产,包括:店铺现金、家中存折、房产证、车辆、首饰……等。

(三)有预谋的迫害

潍坊恶警多次组织大规模的统一绑架行动,例如: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潍坊地区在一天内绑架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就是预谋已久的迫害。

(四)监控、监听

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的电话、手机都受到监听。有的法轮功学员换了手机、不公开自己的手机号,潍坊国保大队就通过监听法轮功学员亲戚的电话,获得法轮功学员的不公开的新手机号,监听法轮功学员接听和播出的号码,通过监听法轮功学员在手机里说:“哪天咱们上哪去吧,几天在哪碰头”、“你哪天上我家来吃饭吧”,或在手机里说:“我给你送点萝卜去,你给我点白菜”,获得谁跟谁在哪联系、谁给谁送资料的信息,判断是否有必要进行绑架、判断是否有价值炮制大案,进而进行下一步的跟踪。

(五)定位

通过手机定位,或在法轮功学员骑的二轮车上安装定位器,进行定位,锁定跟踪绑架目标。

(六)长期跟踪

国保恶警不满足于只绑架一个法轮功学员,总想绑架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潍坊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办,确定跟踪目标后,不立刻绑架,目的是看法轮功学员上谁家去,跟谁来往,绑架与之有联系的其他法轮功学员。通常跟踪七至十二个月,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精力。跟踪老太太买菜、串门;或跟踪上班族上下班;或跟踪闲的发闷的人串门解闷诉苦。

(七)长期监视、偷拍

潍坊恶警采取在法轮功学员开的商店对面的旅馆或出租屋内对法轮功学员的店铺长期监视、录像,然后绑架,迫使法轮功学员店铺关门。

(八)蹲坑

(1)对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家属重点监视、蹲坑

潍坊国保大队和六一零办,着重对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住址、配偶、孩子、老父母、甚至亲戚,进行监视、蹲坑。一是:利用法轮功疼爱孩子的心理,在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孩子上学的学校蹲坑,跟踪孩子到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的出租屋,绑架。二是:利用法轮功学员孝顺父母的心理,在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的老父(母)去世时下葬的坟前蹲坑,绑架回去给老父母送葬上坟的法轮功学员。三是:利用法轮功学员关心家庭的心理,在法轮功学员家蹲坑,在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看望配偶时,绑架。

例如:二零零七年左右,潍坊何官镇重点部署了责任人监控监视流离失所的法轮功的家属,目的是通过监控家属,绑架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潍坊安丘国保大队,为了绑架流离失所十三年的法轮功学员宋桂美,不但对她用重金非法“通缉”,还在她母亲去世后、给她母亲上坟的头一天,派四名派出所警察去问她哥说:“怎么没回来,听说她过年时还回来过,还有见到她的。”

(2)

例如:白天在法轮功学员单位或单位外面蹲坑,半夜十二点到凌晨四点在法轮功学员住处窗外哆哆嗦嗦地蹲着,或在黑乎乎的夜里蹲着喂蚊子,一边看手机,一边靠时间。还在炎热的夏天中午在监控车里在法轮功学员住处外面熬着蹲坑,还在大冬天在在法轮功学员住处外面哆哆嗦嗦地熬着蹲坑。

(3)躲在冬青、树丛里蹲坑

例如:二零一二年夜里九点、十点之后,潍坊国保大队、潍坊市公安局,派出便衣躲在路边绿化带的冬青、灌木丛的黑影里蹲坑,一旦有人路过、靠近、或有人停下自行车,便衣就会突然从灌木丛的黑影里窜出来,神经兮兮地围着路人转一圈,确定路人不是往树上挂法轮功真相条幅,才鬼祟祟祟地重新钻到灌木丛的黑影里去,继续蹲坑。

(4)一个公交站牌一个便衣蹲坑

潍坊国保大队、潍坊市公安局、各派出所,经常组织一些大规模的统一蹲坑行动。例如:二零一一年左右,曾派出大量便衣和雇佣的外地的小青年,在半夜约十二点之后,一个公交站牌一个便衣,外加临时雇佣的小青年,蹲坑,看到有晚归的行人路过,就跟上去问:“这里的法轮功的传单是你发的吗?”“你是不是经常上这里发法轮功的资料啊?”

(5)在电线杆下蹲坑

例如:二零零四年,潍坊国保大队、六一零,派出骑着摩托车的便衣,黑灯瞎火的半夜在电线杆下蹲坑,意图绑架贴真相标语的法轮功学员。

(6)派出老头每天像上班一样蹲坑

例如: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潍坊国保大队、潍坊市公安局派出便衣在闹市、和繁华路段蹲坑。他们雇佣了像农民的、穿的很土很朴素的老头,每天骑着自行车就跟上班一样到固定地点蹲坑,把自行车停在边上,坐在路边或站在路边蹲坑,从白天到晚上十点半之后都呆在同一个固定位置蹲坑,看见有人路过,就盯着看,路人往哪走他就往哪走,几乎要趴到人脸上看,神经兮兮的,碰到熟人奇怪地问:“你怎么在这里?”他尴尬地解释,然后,继续蹲坑。还派出干部模样的人白天蹲坑,看到像发广告的人,就喊:“你发的是什么?”还派出小青年在闹市蹲坑,看到有人路过,眼睛就像蛇一样盯着。

再例如:在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撒出大量便衣蹲坑,一旦看见有像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人,就突然围上去,绑架面对面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九)堵截

潍坊国保采取在法轮功学员住处楼道出口用警车堵住出口堵截、和在路上用便衣把路截住堵截,绑架法轮功学员。

(十)诱捕

潍坊国保采取故意把法轮功真相资料扔在地上,诱捕法轮功学员,恶警躲在暗处偷偷观察,看见有人靠近真相资料,就跟上,跟踪几条街不放过;或者,一旦看见法轮功学员拾起真相资料,躲在暗处的警车、便衣就突然窜出来绑架。

潍坊国保还采取一些借口把法轮功学员骗到他们指定的地点,实施绑架。

(十一)巡控

潍坊国保大队、潍坊市公安局专门成立了巡控大队,配备了巡控车、和巡控设备,除了用来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巡逻、防控,还用来对法轮功学员跟踪。

除了警车巡逻,潍坊恶警还每晚派黑轿车、便车,沿着一定的路线巡逻,看到路边的行人停下,黑轿车马上在禁止停车的路段停下观察,直到行人离开,黑轿车才离开,转一圈,又回到原路线停下观察。有的交通要道,车多车快,禁止停车,因为容易造成交通事故,一般车不敢停,被摄像头拍下会被罚款,可是这种巡逻的黑轿车却可以随便停在禁停路段,想停多久停多久,在十字路口随便违规调头转圈都不用担心罚款。一旦国保大队有跟踪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行动,这些黑轿车也会配合这些所谓搜捕行动,在法轮功学员有可能乘坐的公交车站牌违规停车监视。

为了监控法轮功学员,潍坊市公安局投资巨大,在二零一二年,对全市320辆巡控车安装了监控设备。潍坊市公安局的每辆巡控车(有的是警车,有的不是警车,是便装的轿车、面包车),都配了3G上网本、相机、手机、GPS定位系统、工具箱……,并连接公安内网,便衣可以在车内实时用3G上网本看到公安内网上的监控结果,便衣坐在车里,一边开着车跟踪,一边当时就能看到被手机定位的法轮功学员在几点走到了哪里,呆了多少分钟,又向哪个方向去了,从而跟上,然后,便衣用相机等设备,偷偷录下法轮功学员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碰面、交往、联系时的画面。

(十二)布控

潍坊国保大队一旦确定了跟踪目标,不但在法轮功学员住处监视,还采取在法轮功学员出行线路布控,派出大量男的便衣、和女的便衣,装成站在街上打手机布控,在街上分别面向马路、和背向马路监视,目的是不错过每个方向的人。虽然装成打手机,但半个多小时、甚至几个小时都在装,眼睛却紧盯着路过的人看,观察每一个路过的人,直到路过的人离开他们的视线。或两个大男人大晚上坐在路边冬青丛里喂蚊子,装成交谈,紧张兮兮地吸着烟提神,眼睛却观察路过的人,布控。或者便衣在凌晨、深夜非常规时段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点,布控。潍坊国保大队这种在街上布控的目的,是在街上绑架法轮功学员。

(十三)骗开门

潍坊国保恶警派女便衣采取装成查煤气表、查水表的……,骗开法轮功学员家或出租屋的门,或派法轮功学员的熟人骗开门,实施绑架。

(十四)诱供

潍坊国保诱供,一是:诱导指证、诱导作假证。为了构陷、重判某个法轮功学员,采取拿着这个法轮功学员的照片,让其他法轮功学员或家属辨认,问:“见没见过这个人?”诱导、暗示他们把事推到照片上的法轮功学员身上,如果承认见过这个人,就会成为迫害照片上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人证”“口供证据”,作为非法判刑的所谓“证据”之一。

二是:挑拨离间,诱导互相咬。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互相咬的目的,为了利用人的怨恨心理,国保常采取通过手机监控、摸底、推理等方式,初步摸一些法轮功学员联系的信息,然后,半真半假地透露出初步摸底摸到的情况,甚至透露出一些只有法轮功学员自己知道、外人不知道的情况,使法轮功学员产生互相联系的情况已经被恶警完全知道的错觉,对其他法轮功学员产生怀疑心理,怀疑是因为别人出卖才使自己被绑架,而忽视恶警早已跟踪多日、通过各方面摸底、预谋已久、早已把他立为绑架目标的事实,从而在怨恨心理下,产生报复心理,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而这些话,都会被恶警作为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人证”“口供证据”。例如:恶警一方面恶毒地诱导法轮功学员甲说:“只要说出你认识谁来,就放了你。”一边恶毒地对法轮功学员乙说:“甲把你说出来了,”挑拨、甚至恶毒地为乙打抱不平说:“甲以为说出你来,他就没事了,判的更重”,造成乙被“他把我说出来,我就把他说出来”这种歪理洗脑,不认为说出对方是罪恶。造成恶警取得口供的阴谋得逞。

三是:利用跟踪、监控得到的一些初步信息、或偷拍的法轮功学员面对面讲真相,作为所谓“物证”,向法轮功学员施压,诱导法轮功学员承认所谓罪名,说出自己或别人的情况。

潍坊国保的诱供,通常和洗脑结合,一是:动摇法轮功学员的信念,信念一旦出现妥协,精神一旦崩溃,逼迫说出其他人就容易打开缺口;二是:用“别人说出我,所以我说出别人不是错”的歪理给法轮功学员洗脑,一旦接受这种洗脑,逼迫法轮功学员说出其他人就容易多了。这就是潍坊公安所宣扬的“审转结合”——通过非法审讯,用审讯出来的东西施压,逼迫“转化”(即:强制洗脑);通过作“转化”工作(即:强制洗脑),达到非法审讯取得口供的目的。

(十五)动刑逼供

潍坊市公安局设地下审讯室。潍坊国保大队采取动刑的方式逼供,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常用的有威胁恐吓、不让睡觉、暴打……等。

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头目:

王若水: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电话:18606361899
郭永:男,1975年3月生,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一大队大队长
李国文: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综合科副科长
赵春玉: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张乃虎:男,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武雪峰:汉族,潍坊市公安局潍城分局国保大队中队长
蒋春新:汉族,潍坊市国家安全局副主任科员
张勇:临朐县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罗相贤:警号050156,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前任支队长、现任临朐县公安局局长、局党委书记、临朐县政府党组成员0535-8783167 13963650099
王伟: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前任支队长
陈向阳: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前任副支队长
于建政:潍坊市寒亭区寒亭区国保大队大队长
谷志勇: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区分局国保大队恶警
徐新平: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0535-8783153、13605369816
徐新平: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18653669577
李军:潍坊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前任队长18653669567
阎峰山:寒亭国保大队队长0535-7268908、13953668177、0535-7285585(办),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
管丛超:寒亭国保大队副队长13505361537,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
于建正:寒亭国保大队警察15853615366,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
张强:寒亭国保大队警察18663665091、13791895423,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
魏芙蓉:寒亭国保大队警察0535-7272258、15053605766
黄绍辉:寒亭区国保大队恶警,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
张龙寿:寒亭国保大队警察,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
黄静:寒亭国保大队警察,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
张洪伟:寿光国保大队长13563633999
郭洪堂:寿光国保大队长0535-5298300、13506492688、0535-5298766办
宋桂旺:安丘国保大队长13505368702
韩振忠:安丘国保教导员0535-4251892
娄仲民:安丘国保副大队长13953663039
张洪伟: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13563633999
郭洪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0535-5298300、13506492688、0535-5298766办
常全斌:潍坊市昌乐县国保大队长 18678078839
孙立忠:高密市国保大队
左恒法:青州市国保大队大队长18678070020
杨海峰:青州市国保大队副大队15866133989
张进校:男,安丘市公安局国保前任大队长,家电0536-4370288手机:13805362626
张兴臣:安丘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周国升:现任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任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局长;二零一零年任奎文区政法委书记,电话 13805366836

薛林:警号050129,现任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前任潍城区政法委书记、前任潍城区公安分局局长,男,汉族,临朐人,一九六五年十一月生,中共党员,大学毕业,曾任诸城市公安局局长,电话18653600088
崔怀田:警号049966,右额角有大痦子,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区分局局长、奎文区政法委书记、区委常委、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号,在奎文区举行的诽谤法轮功的“宣讲团报告会”上,崔怀田对奎文区诽谤法轮功的活动下令,他下令各级各部门组织各项诽谤法轮功活动、下令在基层对“法轮功”人员回访洗脑。

崇利之:潍坊青州市公安局东关派出所所长,迫害法轮功,男,三十四岁,中共党员。曾任口埠派出所副所长、所长。他担任所长的口埠派出所连续三年被青州市委、市府评为所谓“同‘法轮功’斗争先进(先进应解读为先进地狱)单位”。

李树平:潍坊市公安局前任副局长、潍坊市公安局党委书记,警号:050005,电话:8783006,13605360636

王守东:潍坊临朐县公安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陈旭:潍坊安丘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
丁新杰: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夏光: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李小军:潍坊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副局长
禚振鹤:潍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市公安局党委、潍城区政法委书记、区委常委
王刚:潍坊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宣传处处长,挂职高新公安分局副局长,男,一九七三年三月生
冯效栋:潍坊市公安局网警支队支队长,网警支队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网络监控。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二日潍坊公安开了网络监控的会。
赵霁红:潍坊市公安局网络警察支队警察(女)
王村天:潍坊市公安局党委、市警察训练基地主任,曾任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0536-8783138,3666366636潍坊市警察训练基地参与过展览诽谤法轮功的图片展
朱玉林:潍坊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常务副局长,男,一九五七年生,潍坊寿光孙集街道办一甲村人,曾任潍坊市公安局政委,电话:(办)0536-8783005,(宅)0536-8783858,手机13605360068
杨传忠: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警卫处处长
毛伯平:潍坊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
林少波:潍坊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指挥中心主任
朱安乐:潍坊看守所管教科科长,宅电:0536-6228347
黄潍连:潍坊市政府顾问、公共安全专家局局长、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的大哥,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年起不再担任潍坊市公安局局长职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姜国波
张卫国:潍坊安丘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盛万波:潍坊安丘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警号052112,男,一九五九年九月生,寿光人,宅0536-5228226、手机13806362866疯狂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二日,潍坊在安丘市政府招待所开全市公安会。安丘公安局局长盛万波作报告。下令2011年全市公安建立针对法轮功的“情报信息网”,针对法轮功学员所谓“重点人员管控”,针对法轮功学员网络监控。
孙亚峤:潍坊寿光公安局局长、寿光副市长、潍坊市公安局党委委员
聂作坤:潍坊寿光公安局前任局长、寿光副市长,疯狂迫害法轮功
赵云贤:潍坊高密公安局局长,二零一零年在任
徐孝义:潍坊高密公安局党委
石汝祥:昌乐县公安局长
王树国:曾任潍坊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
王桂春:诸城市公安局党委,二零一二年在任

王建强:潍坊市劳教所二大队副大队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