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遭迫害 广东湛江市农妇再次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洋清镇现约60岁的善良农妇杨再,2013年6月10日在豆坡一圩发送真相资料,被受中共宣传谎言误导的人诬告,再次被绑架,下落不明。与她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宋春梅被非法关在遂溪第一看守所。

在1999年7月中共流氓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杨再和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们一样,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十几年间,她多次被绑架关押,抓了又放、放了又抓,承受着别人难以想象的残酷迫害。杨再先后被遂溪看守所、三水妇女劳教所、遂溪洗脑班(三次)、广东省三水洗脑班和湛江洗脑班迫害,承受了种种酷刑折磨。

杨再女士是湛江市遂溪县洋青镇的一个善良、勤劳的农村妇女。在未学法轮功之前,她身体多病;自1998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无医而愈。

在杨再又一次被绑架,消息全无、生死未卜的时候,将她多年来被迫害的一些真实片段写出来,借此希望人们能看清中共及其爪牙帮凶的真实嘴脸。

非法劳教

2000年5月3日,杨再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北京被关在广东省驻京办,然后由遂溪县洋青镇派出所所长吴旺(已调走)、民警陈达隆等人押回,从身上搜走了现金1400元,后又从家里劫走一辆农用的牛车。

之后杨再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遂溪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被送到广东三水妇教所。在那里,恶警和坏人强迫杨再看录像洗脑、参加所谓学习等,杨再不配合,大法弟子做好人,没有错!恶人禁止杨再炼功,一见到杨再炼功非打即骂,恶人把杨再的脚都打肿了。如果发现杨再夜间炼功,就不准睡觉,叫出外边吹北风,甚至见到炼一次功就罚一个星期白天夜晚都不准睡。对于坚定信念的学员,在路上碰面互相不准说话、连笑一笑都不允许,不准上厕所,不穿劳教服就不给饭吃,整天被关在房间里,24小时有人看守。杨再被折磨了两年零三个月,超期三个月后才放人。

第一次被劫持在遂溪洗脑班

2002年8月9日,遂溪610办和洋青派出所将杨再从三水妇教所直接押往位于偏僻县郊的广前招待所洗脑班继续迫害。广前招待所实际上是广丰糖厂和前进农场空置的很旧的招待所,房屋破旧,房顶漏雨,玻璃破烂,杨再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个里层是木板门,外层是铁门的房间里。天热时不准开里层的木板门。每到刮风下暴雨时,屋子里都是水,没有床,只能睡地上。关押到秋天将尽,冬天来到,天气寒冷,恶人还常常不给饭和水,她们两人在饥渴时,只是喝自来水解渴和充饥。有时即使是给饭吃,也是随恶人的心意,喜欢给多少就给多少,随意侮辱。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每天有610办的恶人及帮凶进行恐吓、强迫转化,天天听到的是恶言恶语。杨再炼功,610办的黄宁就用手铐铐住她的手。天寒地冻,她们睡在没有床没有蚊帐的湿地板上。还不给杨再棉被盖,北风刺骨,杨再冷得睡不着,她向“六一零”办的头目要被子。“六一零”的叶盈却恶狠狠地说,“没有被,冷死了还有尸”。在那里,杨再又被折磨了四个多月,年底才得以回家。

第二次被劫持在遂溪洗脑班

2003年上半年,邪党恶首江泽民到湛江,湛江公安警察又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当时才被放回家两个月的杨再又被绑架走。

2003年2月25日当天,洋青派出所恶警三人,包括陈达隆、陈文仔和另一人,闯进杨再的娘家(杨再当时借住在娘家)。当时杨再的老母亲(80多岁)不在,恶警强行要抓人,这时杨母刚好回来,大哭着求他们别抓人,恶警不但不听,还用大力把老人推开,然后把杨再双手反铐着,拖上警车。老母亲眼看着恶人如狼似虎地将女儿捉走,大受惊吓,自此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听到门外有摩托声,就惊慌害怕。

在洗脑班(这次设在遂溪党校招待所)一间地面只能睡五个人的房子里,他们把法轮功学员邓妹、宋春梅、宋春桃、莫妹和杨再一起关押。据知宋春梅被抄家时,恶警象抢劫一样,抢走了几百元钱,恶警还想抢走存折,后被制止才作罢。进洗脑班时还要搜身,各人都被几百、几十元地搜走了所有的钱。在这个设在党校的洗脑班,610办恶人和恶警与社会流氓串通一气,每晚都是一大伙人在那里大吃大喝、嘈杂胡闹到深夜,乌烟瘴气。他们又不断变着花样折磨大法学员,每天两顿都不给吃饱,上午11点才给吃早餐。每天吃的是什么?都是他们吃剩下的,本应给喂猪喂狗的东西,发臭。还不给开水,学员问恶人要水,答复说,规定了:谁给水就罚谁50元。

洗脑班还不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探望,买来东西也不给送进来。从楼道到房间几层铁门、木门重重关闭。夏天到来时天气闷热,几个人关在小房子里,又不给风扇,蚊子很多,又不给蚊帐,洗的衣服不准拿到走廊去晾,放在厕所里晾十多天都是湿的。三个多月后,当杨再见到610办的廖玉进,才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放我们?廖玉进就恶狠狠地拳打脚踢把杨再打倒在地。

在广东省三水洗脑班遭迫害

2003年5月18日,杨再和另三人被转移到位于三水荷花公园的臭名昭著的法制所洗脑班。在这里,他们受到了更严重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她们被分别关在24小时全封闭的房间,每天强迫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强迫写认识等,不配合就遭到打骂。

在洗脑班,作恶最坏的有姓卢(男)、姓钟(男)、姓黄(女)的几个人,他们每次打人除了直接打外,都是用最狠毒的点穴(可能训练过),用手往学员头部、心脏位置、手的脉门和身体的各大穴位猛点。杨再被点得失去知觉、晕头晕脑,身受重伤,那时她手、脚、头全身许多穴位处都是黑痕,全身都肿了,脸肿成了黄黑色,反胃,不能吃东西,一吃就吐。在这种痛苦中,那班恶人还要强迫看录像和不让睡觉,完全没有人性。

第四次被劫持在遂溪洗脑班

由于杨再坚持修炼,遂溪公安局又将杨再接回遂溪的洗脑班,这回他们将邪恶的洗脑场所搬到了一个更加偏僻的隐蔽地方:一个偏僻的六楼角落里,他们以为在这里迫害就没人知道了。遂溪610办的黄宁叫手下每天只送两顿稀粥和一根咸萝卜,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澡,刚洗澡他们就把水关掉,又把电线剪断,不给电照明。

后来杨再和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认为不能让他们继续关押,就开始绝食抗议。绝食第三天恶人就开始插管灌食了。他们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把门窗都封闭了,10个恶人分别把学员一个个扛出灌食,用胶管从鼻孔里深插进喉咙和胃里,灌的不是好东西,都是刺激性的,有时是酒、有时是豆腐水,还有一种不知名的据说是什么药物,他们插管的时候都是狠狠的乱插,插得口里、喉里都流出了鲜血……

在湛江洗脑班遭受迫害

2003年10月6日,遂溪610把杨再和另一名学员拉下警车,转移到湛江610的洗脑班,该洗脑班负责人是陈军。在湛江的洗脑班杨再继续绝食抗议,恶人也是灌食折磨,绝食第二天就灌食了;又是10来个人把人扛到一个黑暗的房子,有人用力按住手脚,有人用力尽力从鼻子往里插管,像要把人弄死一样,胃和喉咙都插破了,大量出血,灌的东西也呕吐出来了,说话非常困难。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到绝食第十天,杨再知道了参与灌食的叛徒袁凤云很喜欢执行灌食,是因为每次参与灌食她都会获得260元的奖金,所以她每次灌食都非常积极和狠毒。为此杨再决定不再绝食。杨再不绝食后,恶人又采用另一种办法折磨,就是在会议室里用四张办公桌围成一个方形,把人关在里边站着,不准坐下,一坐就打,两个叛徒何建方(原名何秀)和杨丽红直接当上了帮凶,对杨再狠毒的打骂。另一个学员麦陈英在会议室方形里站了三天三夜,被杨丽红打了三天三夜。由于法轮功学员不向邪恶低头,至2003年12月31日洗脑班解散了。

杨再又被继续关押至2004年2月,至农历年初七,遂溪610的第一把手黄宁和杨信(音)才到湛江接人,送回洋青。

被迫流离失所

谁知回到老母亲家不几天,派出所恶警又来抓人,到处搜捕杨再。于是从那时起,杨再再次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在被反复迫害中,杨再女士度过了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岁月。而这十几年中,由于邪恶的迫害,她几乎失去了一切。她那本来就暴戾成性、又受江氏谎言毒害的丈夫,早已另娶了一个外地女子,且置亲生子女于不顾,又把向来跟着杨再生活的17岁的儿子剥光衣服打伤并驱赶出家门,后来,这个暴戾成性的父亲独自一人暴死在家中。

杨再的两个女儿,一个十六岁,在县城打几百元的工,挣钱给由外婆抚养的十二岁小妹读书,生活的艰难可以想象。2009年4月在中山市打工的杨再、陈旺财母子三人再一次被绑架,租住的出租屋被抄,他们一家三口都被非法关押在中山五桂山看守所,悲惨无比。

杨再一家人的遭遇,也只是中共黑暗统治下无数遭受迫害的千千万万个家庭中的其中一个。中共所制造出来的人间悲剧,用罄竹难书是无法比拟的。

曾参与的恶人:
廖玉进,遂溪“六一零”办
李存,遂溪公安局副股长
杨讯,男 ,遂溪“六一零”副主任
陈文仔,洋青派出所恶警
陈达隆,洋青派出所恶警
陈军 湛江610办:

湛江市遂溪610办头目 黄宁 13560522288
广东省遂溪县第二看守所电话:0759-7762158 (邮编:524300)
遂溪公安局:黄志远:手机:1350990262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