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换骨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我今年四十六岁。在八十年代末、还在读大学时,我就对气功、人体科学感兴趣。大学毕业后在一个事业单位工作。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得到《转法轮》,立刻就被深深的吸引:“往高层次上传功,大家想一想,是什么问题?那不就是度人吗?度人哪,你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从那一刻起,我的生命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

脱胎换骨的变化

一九九六春天,同事去北方出差,带回来一本《转法轮》,竭力推荐我看。那年我三十岁。初看《转法轮》,就觉的师父讲的理那么的打动我,好象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了的感觉。又看《法轮大法义解》,止不住的流泪,那时就是觉的大法在清洗着我、荡涤着我的灵魂,我对同事说:“看了这本书,我觉的自己前三十年都白活了,好象不明白道理浑浑噩噩的虚度了那么多年。”

那时就觉的得到了真理!从此我在单位里象换了一个人一样,从以前的心胸狭小、尖酸刻薄,一下子变的宽厚、大度、善良、能理解人,做事考虑别人,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改变,不是克制自己表面做给人看的那种。同事、家人都感受到了我的变化,说我学法轮功后变好了,越来越多的同事开始喜欢我,人前人后的夸我,在单位里我口碑越来越好,人缘也越来越好。

我所在的部门牵扯到管理与协调,经常是科长与其它部门商量不通,人家部门的主任或下属不买账,而我出面就解决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手段高招,就是考虑体谅别人,用善心解决问题。我们科里同事有受伤病假、献血休假,人手不够,我一个人顶三个人的工作,忙的奔進奔出的,月末奖金的份额,让领导分给请假的同事,我不要多得。因为做的尽心尽职,又不计名利,所以科长越来越倚重我,向所部推荐准备要我做她的后任。年终上报要评我先進,但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的身份,没有批。那时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开始了。

平时常常有客户送礼,我一般尽量退回,实在不好退的就自己折合成现金,在救灾、帮困时捐出去。那时就觉的自从学了大法,就自觉的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需要别人的认可赞扬,心甘情愿的做好。真的,世间没有哪一家的理论能够让我这样。从小到大我书读了也不少,但是没有一本书能够有这样的力量,让我主动要求自己发自内心的去做好,就觉的这大法太好太神奇了。我每天都精神振奋的,浑身有劲,觉的生命从此有了意义。

原来我每年都要皮肤过敏两次,每次服药打针都要十来天才好,修炼大法几个月以后的一天,又出现过敏症状,早上发的很厉害,什么药也没吃,当天下午基本就全退下去了。而且从此每年都不再过敏了。不知不觉中,严重的咽喉炎好了,严重的腰痛也好了,身体的抵抗力增强了。

而且那时由于用心修炼,我皮肤越来越好,细嫩光滑,脸上的雀斑也褪了,脸色白里透红,三十多岁看上去就象二十几岁的小姑娘,有其它部门不熟悉的同事还说要帮我介绍对像,我说我儿子都六岁了。

“从没听过婆婆背后夸媳妇的”

我丈夫家是个大家庭,兄弟姐妹四个,原先互相之间不免有些龃龉,再说如今社会上的年轻女子一般都与婆婆的关系不太融洽,我原先也是这样。自从我学了大法,知道怎样做人了,在对待家人方面也有了彻底的变化。在家里,大事小事都样样考虑老人、兄弟姐妹,从经济到体力多付出,不求回报。

我的变化家人看在眼里,所以迫害开始之后,家里没有一个人阻止我修炼的,都不相信电视里的邪党造谣的那一套。邻居告诉我:“你婆婆总是背后说你好,我只听到过做婆婆的当面夸媳妇的,没有听到背后夸媳妇的。说明你这个媳妇是真的好。”我说:“我原来也不好,是学了法轮功之后变好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

迫害开始后,当时片警找我家人骚扰,我公公婆婆都夸我这个媳妇比儿子还好,丈夫的哥哥当面就对片警说:“我们家小梅原来很计较的,就是学了法轮功才变好的。”片警不吱声了。

一人炼功 家人受益

我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十六年了,不只自己身心受益,而且家人也每每遇难呈祥。

我婆婆今年八十岁,在她六十九岁那年,突患乳腺癌,发现时已经是中晚期,手术后做化疗、喝中药,痛苦不堪,身体虚弱、头发脱落。那时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监狱里,同修来我家看望婆婆,告诉她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说诚念“法轮大法好”可以得福报。老太太很相信,天天诚心敬念,不久身体明显好转,精神好了、脸色红润了,走路轻快了,老太太不再喝中药了。到超市购物,都能独自提着十来斤重的东西回家。医生打来电话回访,老太太告诉她:自己早就不喝中药了,现在身体很好。医生说原来病房里有几位病友都离世了,而且都比婆婆年轻。

一次,婆婆上街不小心崴了脚,回来后脚背肿的老高,象是伤了筋,很痛,她念“法轮大法好”念了一夜,早上起来肿全消了。二零零六年,婆婆的大儿子装修房子时爬梯子不慎摔下,脚踝粉碎性骨折,刺穿了主动脉血管,鲜血喷涌而出,送到医院血都止不住,危急关头,婆婆想起求师父,在医院门口双手合十,对着天上说:“李大师,求求您救救我们家阿平吧……”原来止不住的血马上止住了。

公公今年八十一岁,三年前他与婆婆去亲戚家回来,过马路的时候被疾驶过来的一辆电动车撞上,摔倒在地,骑车的人撞到旁边的护栏上,公公嘴里念叨着“李老师保佑”,爬起来一点事都没有,那个骑电动车的年轻人倒是手臂受伤了。二零零九年底,七十九岁的公公大面积脑梗,但现在仍能够生活自理。

我爸原来受邪党无神论思想的毒害,什么也不相信,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他还会笑我:你一个大学生,还迷信这个……二零零五年爸爸患上了糖尿病,血糖高到二十几,住進了医院,医生让他以后一直要注射胰岛素。我两位在外地的姑姑也有糖尿病,都好多年了,人消瘦,一直得吃药。我爸担心自己会和姑姑一样,这时我再给他讲大法真相,他总算认真听了。我让他带着大法护身符他也要了,从此他经常念大法好,逐渐血糖正常了,不用打胰岛素,也不用吃降血糖的药了。今年七十四岁的他,脸色白里透红,有光泽,别人都说他看着年轻、精神,根本不象曾经患糖尿病的人。

孩子的大伯,二零零八年连续两次脑梗,第二次发病的时候已经半身全部麻木,舌头转不过弯来,说话听不清了。我耐心的给他讲大法真相,原来不肯退团退队、不肯念“法轮大法好”的他,终于明白了真相,退出了团队,默念“法轮大法好”。不久,他又能活动自如,大约三、四个月吧,他就能正常上班去了。过后亲戚看到他,都不相信他曾经得过半身不遂。

孩子的姑妈,腰椎盘突出,痛的躺在床上不能动,想起来我告诉过她的“三退保平安”的事,说自己要退出团队,念头一出,人就能起床了,疼痛缓解了许多。

我家小孩曾经有过几次生死大难,在师父的呵护下,都有惊无险。他八岁那年,丈夫带他出去旅游,小孩顽皮,在船的甲板上探身张望,一个倒栽从上面摔下,头朝下冲,下面是铁质的舷梯,小孩摔下都不知怎么回事,就感觉眼睛一闭,再睁开眼时,就躺在一包软软的东西上面了,也不知哪来的这么一大包软软的东西,头部没有一点受伤,只有手指有一点点肿。

他十二岁那年,一次中午休息从学校出来过马路买东西,被一辆疾驶过来的摩托车撞出去几米远,正好是下雨天,他人倒在路边,骑摩托车的人看撞了个小孩,吓坏了,要送他去医院,儿子一骨碌爬起来,看看只是裤子湿了,哪里也不坏、也不疼,赶紧回学校上课去了。那时他刚退出少先队。

这些年来,我自己与家人大大小小的事情经历了许许多多,说也说不完。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就没有今天的我,也没有我全家人如今的平安顺遂。

记下这些修炼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只为颂扬师父的恩德、大法的威力。愿有心寻找生命真谛的您也和我一样有幸沐浴这浩荡的佛恩!

上海大法弟子携全家人拜谢师尊的救度洪恩!叩谢师尊!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