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打只干不说”型官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有一篇报道,说的是辽宁省朝阳市邪党书记王明玉,近日对朝阳市公安局下达迫害法轮功的密令,要求“只打、只干、不说”。此密令已被朝阳市公安局转发给属下各分局、警种部门。

就这个密令而言极其邪恶。“只打”说明对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迫害方式,这个“打”包含有拳打脚踢以及各种酷刑在内。而“只干”包括的范围要广的多,包括各种迫害方式,例如跟踪、蹲坑、窃听、绑架、开除、逮捕、判刑、关进洗脑班及精神病院等,都可归为“只干”的范围。而这个“不说”则更阴险和流氓,不但是偷偷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不告诉他们的亲人,而且要求在迫害过程中要完全保持沉默,一方面教唆打手不计任何后果的使用武力摧残法轮功学员,一方面要求各部门对法轮功的案件一律不得过问。一句“只打只干不说”将中共官员的流氓嘴脸完全暴露了出来。

其实这个“只打只干不说”就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江泽民说: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在这个迫害政策里,就包含了“只打只干不说”,连人都能打死,打死了还不让查证一下法轮功学员的身份,以便给死者的家人一个交待,这不是典型的“只打只干不说”吗?而且在“不说”上,江泽民还有更邪恶的指令,就是“一般不发红头文件,只密码电传或口头传达,不署名,一概说是‘中央批示’”。

这么多年来,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官员遵循的就是这样一个模式,对法轮功学员“只打只干不说”。例如,最近中共媒体上炒作的被逼作“自我批评”而受到民众嘲讽的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曾历任湖南邵阳市委书记;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中共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机关党委书记;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员会秘书长;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本人是江系迫害法轮功的红人。他在任期间,积极推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特别是对邵阳市六四民运劳工维权人士李旺阳的谋杀,更让人见识他“只打只干不说”的卑劣本质。

李旺阳曾因一九八九年六四学潮入狱,前后达二十二年。出狱后的李旺阳已经失明失聪。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香港有线新闻台播出了对他的专访。六月六日,胞妹李旺玲发现他已经死了,而被害死后的李旺阳是被吊在窗户旁,他的双脚半曲着地。据邵阳市委一位重量级人物说,李旺阳被杀是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授意的。他说,李旺阳在二零一二年五月底接受香港媒体采访后,邵阳市政府受到中央政法委严厉批评,周本顺下令要邵阳立即解决李旺阳,不要再给中央添麻烦。

李旺阳在狱中度过二十二年,始终没有妥协,被外界称为“铁汉”。可是他竟然死在周本顺的授意之下。对此,周本顺肯定是“只干不说”了。

如今沦为阶下囚的薄熙来也是一个“只打只干不说”的人物。迫害法轮功初期,他在大连曾对公安局和国安局的人下令说: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还曾对大连公安局领导说:你看这些炼法轮功的这么团结,这么有效率,这么信奉李洪志,不抓不打怎么办!你们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活该!有政府承担责任。薄熙来对法轮功学员“只打只干不说”的恶行还包括他指示和参与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这些他更不能对外说了。然而对他的心腹,他却是心照不宣。王立军的叛逃将他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牟暴利的罪恶曝光了出来。

然而对法轮功学员“只打只干不说”的典型人物却是江泽民、李岚清、罗干、曾庆红、周永康等中共头面人物。中共掀起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长达十四年的迫害就是在他们的操控下进行的。他们不但要求中共打手对法轮功学员“只打只干不说”,反过来还诬陷法轮功学员。他们在这方面的“说”比“不说”更阴险与邪恶。他们利用宣传机器,向民众造谣法轮功学员不但自杀,而且还杀人,把一心向善,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学员说成是“扰乱社会秩序”、“颠覆国家政权”、“破坏法律实施”的人。其所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对中国人的毒害尤其深远。

“只打只干不说”的曝光,将中共官员的罪恶暴露无遗。其实这样的中共官员太多了,他们在贪污受贿时,在徇私枉法时、在巧取豪夺时、在强拆民房时、在集体嫖娼时……可不都是“只干不说”吗?这一次只不过是辽宁朝阳市委书记将之进行了总结后,而专用到法轮功学员身上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