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师父讲法长大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我出生于一九九三年,六岁那年,幸遇师尊洪传法轮大法,我有幸成为大法的一个小粒子。我是听着师父讲法长大的,如今已上大学了。风雨十四年,我从当年的小弟子已成长为今天成熟的大法弟子。

信师信法 破除“病魔”假相

记得小时候,妈妈每天带我去炼功点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就在那边听边玩儿。一天,我突然高烧不退,妈妈同修硬是把我带到医院,门诊的护士换了一个又一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手鼓个大包,象个馒头。真是象师父讲的:“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1]想起了师父的法,我们就回家了。

路上,我要求妈妈带我去爬山,妈妈看我烧得晃晃悠悠的,就想让我赶紧回家休息。我说:“你就是母女情放不下,非让我打针,其实我啥事也没有,是师父给我消业哪。”我们爬了山,回家不多时,我就退烧了,浑身轻松。

上初三的时候,同学们都说我身体素质好,每次流感都没有我的事。回家跟妈妈说,妈妈也很高兴。由于我们都起了欢喜心,结果,再次发生流感的时候,我也出现了“流感”假相,浑身烧得很厉害。我请了一天假没去上课,妈妈就给我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晚上烧就退了,我就去学校上晚自习了。同学们都很惊讶,我这么快就好了。

上高中的时候,我又发了两次烧。一次发烧,我怀里抱着一袋奶,手里握着床边桌子上的水杯,可就是送不到嘴里去。其实,那时我是昏睡的,是我醒来后,妈妈告诉我的。还有一次是在学校,差点从上铺掉下来,烧得一塌糊涂。

我发现,我一心性掉下来的时候,就显现“发烧”的假相。但每次,我都是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闯了过来,同时,妈妈总是给我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或录音,我也听得特别认真,即使是昏睡的时候。

信师信法 危难时显神奇

我还有一个瘾好,小时候特别爱抱猫。一次抱猫时,小猫狠狠的抓了我的眼睛,眼睛立即红了起来,疼得我直哭。妈妈同修叫我读《转法轮》,我边读边哭。这时,一位同修阿姨来我家,她说:“没事,领孩子炼炼功吧。”妈妈放炼功音乐,我们就开始炼功。

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我手举不动了,就想把手放下来。这时,就感到一双热乎乎的大手托住我的胳膊,放也放不下来。那天,正好刮大风,妈妈给同修抄完发正念的口诀(当时大法资料奇缺),我就和妈妈一家一家的送,等我们回到家时,我才感觉到眼睛一点儿也不疼了,红色的肿块也消失了,只有眼角留有一个乳白色的小粒。妈妈天天晚上拿手电照照,我说没事。后来,我们都没注意,不知啥时候,那个小粒子也没了。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不知用什么样的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我姥姥也是大法弟子。一次,我、妈妈和姥姥在一个特别小的火车站等车,大家都随便站,我们错误的站到了火车不开门的一面。突然对面一个声音高喊:“快过来,火车来了。”我们三人跌跌撞撞地刚跑过火车道,瞬间,火车疾驶而过,真是后怕,是恩师救了我们。师尊讲过:“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

信师信法 浊世清莲溶法中

现今社会物欲横流,道德下滑,人们都在追求精神刺激,物质享受。在这道德一日千里向下滑的大洪流中,在这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我时时按照师尊教导我的“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我是在大法中熔炼的小弟子,我信师信法,真正做到了出淤泥而不染,没有随波逐流。因为师父的著作《转法轮》里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个段落,我都耳熟能详。遇事总能按法的标准衡量对与错,用慈悲和善良去对待他人。师尊佛恩浩荡,给了我这部大法,我没有理由做不好。在这最后的时刻,我会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