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师父就在保护你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那是二零零六年的夏季,亲属同修因发《九评》被恶警非法抄家,绑架到当地公安局。听到这个消息后,我通知很多同修为她发正念,我也长时间锁定公安局,加持同修正念,同时清除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其因素。

第二天,同修回到了家中。我到她家去看望,我问她,恶警是无条件的放你出来的吗?她犹豫了一下对我说:“国保警察非法审问我《九评》是哪来的,我说是捡来的,国保警察就说如果你不说出是谁给你的《九评》,你就别想回去。”同修还是不说,后来同修的叔叔(当时找后门去看同修,正在那里)在旁边说:“我告诉你,就是某某给她的。”他说出了我的名字。

听了亲属同修的话,我当时心里虽然不稳,但正念还是占了上风,就对她说:“这件事我也不怨你叔叔,他也是被邪恶利用在造业,还是我们自己没做好,还是找自己。我就听师父安排了,师父让我去监狱我就去(当时学法还是不深,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让去谁也动不了,一切听师父的。”

亲属同修见我的状态,就对我说,我家仓房还有半袋子《九评》没被邪恶翻去,你拿去吧。当时我心里一点都没有想同修叔叔已经说出了我的名字,邪恶会不会跟踪我啊,会不会抄家等,就把她家仓房的《九评》拿回了家,第二天就发了出去。

但是静下来时,怕心还时不时的翻出来。每当这时就长时间的发正念否定迫害,解体邪恶,并问自己:我做这件事是不是师父让做的?回答:是。错了吗?没错!并想:决不允许恶警绑架,那样的话众生看了会怎样想?不能证实大法,身边的那些众生还怎么救?决对不允许邪恶迫害。过了几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我一脚踩在地板的一个木板上,差点踩空掉進去,但瞬间就越了过去。我想这一关可能过去了。

可能是心放的还不彻底,后来又有同修被绑架,她的亲属帮助找人救她出来的过程中,听常人说国安人员说还有我的事(指上面提到的事)。我心想: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没有错。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并发正念解体邪恶。

后来亲属同修调到外地,听亲属说当地恶人跟踪到外地,并和外地的公安联合调查这件事。这个消息又让我听到了,我想我的怕心还没有去干净,生死还是没彻底放下。当时我就想:什么都不要想了,一切就听师父安排,彻底解体两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事是最正的,谁都不配迫害。邪恶因素和恶人最终没能迫害了我。

如果按常人的思维,邪恶都知道了你的名字,怎能不动你呢?是旧势力钻不到空子,它不敢。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通过这件事我更加体悟到了师父讲的:“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2]这句法。真的,同修,就看你信不信,能不能做到,你真信,真能做到,谁也不敢动你,师父就真能保护你。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