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会洗脑班的罪恶

包装华丽的短期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会洗脑班名为“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是河北省610为了对法轮功学员暴力洗脑(即强制放弃信仰,所谓的“转化”)专门设立的机构,现位于石家庄泰华街476号,石家庄劳教所(原专门关押男犯的劳教所)内。原地址是石家庄北城路18号,原石家庄劳教所三大队内,是二零零七年迁到现地址的。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近期又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其中。

目前大批劳教所纷纷解散,但中共仍以洗脑班、非法判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河北省会洗脑班就是其中之一,它顶着“法制中心”的名头实际上就是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经过华丽包装的短期劳教所。

'河北省会洗脑班(河北省会“法制教育中心”)非法关押已核实姓名的法轮功学员逐年递增人数'
河北省会洗脑班(河北省会“法制教育中心”)非法关押已核实姓名的法轮功学员逐年递增人数

根据不完全统计,自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多年来迫害了近千名法轮功学员,核实姓名的有三百五十九人次(见图)。河北省会洗脑班用不让睡觉、欺骗、恐吓、侮辱甚至暴力、阴损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方式是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提炼和浓缩。已披露出来的一人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精神失常,多人被迫害致伤,给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身心以及家人、家庭都造成巨大伤害。

河北省会洗脑班里所谓的“教员”曾说过能打人能骂人就是“转化”好了,这句话是中共险恶精神洗脑的概括。纳粹再邪恶摧毁的是人的肉体,而中共要摧毁的是人的精神。中共洗脑班的洗脑术是在直接挑战人类的良知,间接的败坏着社会的道德。下面看看中共是如何把这么一个与劳教所相似的邪恶机构包装粉饰的,以及它的罪行和怪象。

披着“法制培训”学校外衣的“怪胎”

河北省会洗脑班披着“法制教育培训”的外衣,名义是社会性学校,根本没有限制人身自由的权力。即使中共自己的《刑法》第九条第2款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规定。劳教制度被定为邪恶制度正是因为没有走司法程序,公安私自抓人、关人。

河北省会洗脑班里面的所谓“学员”多是河北省、石家庄市610下达所谓的“转化”指标或指定人名,基层公安、居委会、单位等联合抓人。2001年指定绑架的第一批法轮功学员均是石家庄各大企业、政府机关及事业单位的;2002年又开始非法关押流离失所及周边县市的法轮功学员:赵县、新乐、宁晋、高邑、清河等地。因为河北省、石家庄市610常驻河北省会洗脑班中,摊派命令式的,不送人进去就罚当地巨款。除石家庄本地法轮功学员外,河北省会洗脑中心还非法关押过各地法轮功学员,有:秦皇岛、邯郸、邢台、沧州等。

抓人关人不通过司法程序,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这一类似劳教所的“怪胎”,连劳教制度的公安审批这一环都不存在。劳教所来自于苏联劳改营,洗脑班则来源于“文革”,1979年曾被取缔,但二零零一年开始又被中共利用迫害法轮功。据悉,时任党魁江泽民对这种洗脑班很满意,下狠令:不惜一切人力、财力办下去。

二零零一年国家工委被授命向全国推广洗脑班,魔爪首先伸向离北京最近的河北省省会石家庄。河北省是最大规模举办洗脑班的省份之一,作为省会的石家庄自二零零一年开始在各区及周边县市陆续成立了这种精神洗脑班,例如:裕华区、桥东区、新华区、长安区、辛集市、鹿泉市、平山县、深泽县、正定县等等。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多、最为伪善、邪恶的则是河北省会洗脑中心。

二、为自己被迫害买单

不同于劳教所之处,河北省会洗脑班让法轮功学员还得自己为迫害买单,初期高达三个月一万元,几乎相当于当时买十平米住宅的费用,多是610胁迫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出钱,有的单位就从法轮功学员的工资里扣。后期在法轮功学员不断揭露下虽然降了不少,但逼迫被迫害者自己买单,在外界看来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情。

三、包装华丽的“短期劳教所”

除了“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这一名头,河北省会洗脑班还被包装的象宾馆一样,原是中共花费百姓的纳税钱150万把石家庄劳教所三大队原址装修的还有电视、空调,但是劳教所的大铁门、高墙上的铁丝网、监控器都还在。河北省会洗脑班还多次上了河北、央视等电台,被中共粉饰的“春风化雨”、“教育挽救”,就象穿上了华丽的外衣。

洗脑中心的所谓“教员”都是在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比如:高飞——劳教所多年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姜青春——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他们在洗脑班脱掉警服,以便装用伪善的面目欺骗迫害法轮功学员。

袁书谦,男,30多岁,圆脸,身高1.65米,体型圆胖。原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警察,洗脑班主要责任人,多年在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是迫害死大法弟子陶洪升的责任人。灌酒、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强行往法轮功学员身上写辱骂的话等等。

对于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手段都是劳教所那一套,表面上没有电棍、警棍等警戒具,而苍蝇拍、衣服架、笔都能使法轮功学员致伤。除了奴工外,河北省会洗脑班是把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暴力洗脑的那一套浓缩的短期班。

四、隐秘的“关门暴力”

法轮功学员一被抓进去就被单独关在各间房间内,由一至两名“陪教”24小时监视起居。没几天就开始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到一间谈话室里所谓的“谈话”,华丽的包装下隐藏着残酷的迫害。除了威胁、恐吓、侮辱外,还用“熬鹰”(长时间不让睡觉)、肉体折磨、虐待、灌水、灌酒、不让上厕所等招式,极尽阴损之能事。迫害是警察指示所谓的“助教”干的,很多都是半夜里关起门来实施的,隐蔽到只有迫害者知道,其他人都不清楚。

五、险恶的精神洗脑术——中共邪术大全

洗脑是系统的、精密的、有步骤、有计划的程式套路,中共的精神洗脑术一如中共起家,是历次政治运动的精缩版,映射了中共邪恶大全,充斥着假恶暴,贯穿着中共所有的流氓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

绑架、敛财——“抢”,把法轮功学员单独隔离——“间”,嫁祸法轮功学员不顾亲情,挑起家庭矛盾——“煽”,警察打手充当教员——“痞”,使用暴力——“斗”,诋毁法轮功制造歪理邪术——“邪”,制造谎言、利用谎言洗脑——骗,企图对人的思想全面控制——“控、灭”。

洗脑班教唆人整人,以把好人“转化”为坏人为目标,洗脑班的警察曾把打人、骂人作为“转化”好的标准,足见其邪恶。纳粹摧毁的是人的肉体,中共不仅仅迫害修炼者的肉体,一切对肉体的迫害都是以摧毁正念正信为目的的。邪恶的手段和法则间接的败坏着社会的道德,摧毁着人类的良知,所以说中共比纳粹还要邪恶。

六、典型被迫害案例

1、杨云被迫害致死,河北省会洗脑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杨云,男,1961年出生,43岁,河北省石家庄铁路分局衡水工务段职工。于1996年得法,得法前患有严重的肺心病、支气管炎等多种疾病,并对二十多种食物过敏,四处求医也没治好,上三楼得歇好几气。得法后无病一身轻,也不用象以前因为对食物过敏而忌口了。

杨云于2002年3月1日被抓进河北省洗脑中心迫害。杨云从早上8点由单位和衡水市邪恶610押送到省洗脑中心,一直到夜里12点,犹大和邪恶之徒轮番对他进行精神迫害,根本不让他休息,直到他喘不上气,不能呼吸,憋得浑身发紫,脸铁青,大汗淋漓,虚脱才罢手。第二天下午,杨云被单位的人接回。由于省洗脑中心的迫害,杨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03年4月19日含冤离世。

2、被迫害精神失常案例

1)石家庄周文丽多次遭洗脑迫害精神失常

周文丽(又名周文胜),女,40岁左右,是欧意药业有限公司的职工。于2002年夏因在马路上看《转法轮》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送入洗脑中心进行强制洗脑。期间周文丽被剥夺人身自由,逼迫至少八天不让睡觉,强制灌输仇视法轮功的理论,逼迫写下“四书”等,人格备受侮辱。因修炼法轮大法,时隔不久又把她绑架回洗脑班,没等该期洗脑班结束,周文丽就因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而被送入精神病院,花去8000元医药费,周病愈后单位仍不让她上班。后来听说周文丽又因精神病发作而多次住院。

2)大学副教授李惠云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李惠云,女,40多岁,博士毕业,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再次遭受迫害。2004年2月24日被单位和当地610绑架去“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期间受到连续熬夜5天,强制双盘腿(与炼功的双盘反向)4小时,被两男人用手连续打头无数,烟头烫等等折磨,导致后来思维混乱甚至情绪和行为失控。并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后被送去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没几天李惠云被隔离在医院精神科接受强行治疗。期间劳教所一直对其家人封锁消息并以谎言欺瞒。家人是在李惠云被送去医院两星期后,才得知真情的。

3、遭残酷迫害案例

1)迫害性灌食、打火机烧手背、电击……——善良小伙儿姜帆遭四个月非法残酷洗脑

姜帆,男,30多岁,石家庄市华北制药集团华胜公司职工。天性善良厚道的姜帆得法后更加努力,按照“真善忍”修心律己,在工作和生活中是有口皆碑的好小伙儿;工作中勤勉敬业,赢得了同事们的一致赞许和尊敬。

2001年12月底被610指使单位不法之徒绑架进洗脑班,遭受了四个多月的残酷折磨,见证了洗脑中心“不仅自己豢养恶棍疯狂作恶,企图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转化”成良知泯灭的人,同时也在摧毁世人的道德理念,人们在这里崇尚极端自私,欺善怕恶,明哲保身,助纣为虐,落井下石。”选自“河北省会洗脑中心的野蛮折磨和无耻谎言丝毫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明慧网2002年6月11日)

姜帆曾遭受了各种迫害:侮辱谩骂、体罚殴打、不让睡觉、迫害性灌食、打火机烧手背、电击、窒息的灌水、不让上厕所,被迫害得四肢不能活动、耳朵出洞、手背烧伤、身上多处青紫等。

2)二十五天不让睡觉、筷子戳眼、抽脸……——被迫害致死铁路司机丁立红曾遭受河北洗脑中心残酷迫害

丁立红是石铁机务段的火车司机,因讲清法轮功真相于2002年11月在山西被迫害致死,丁立红生前曾至少九次被非法关押,残酷迫害。其中,2002年2月被610致使绑架到河北省会洗脑中心,遭受了“让你觉得痛苦难当生不如死”的迫害:两次24小时不让睡觉,一次十天,一次十五天;被强灌白酒、迫害性灌食;各种阴损的招式折磨、虐待,被迫害得腿脚浮肿、耳朵溃烂流脓、脸出血等等症状,详见明慧网2002年5月10日刊登的“河北省会洗脑中心的野蛮折磨无法动摇我的正信”一文,以下是文中他亲述的小小一部份:

“不让睡觉是他们的主要手段(实际上非常残忍,据说普通人长期不给睡觉,让干什么你就会干什么),为了不让我睡觉,几个恶徒采取各种办法:打脑门、锤大腿、拧耳朵、扒眼皮、顺手抄起什么东西劈头就砸……有一个最邪恶的叛徒赵聚勇,人性全无地抠眼睛、弹眼球,让你觉得痛苦难当生不如死。后几天看我实在熬不住了,就让我在屋里来回走,有两次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有时头撞在了墙上,有时撞到了门上头上撞出了个大包。而且出现了常人所说的幻觉,眼睛看东西也不正常了。最后一天晚上已经坐不住了,坐在凳子(为了不让我有片刻休息,不让坐有靠背的椅子)上不断地摔倒,每次都被强行拉起扶着再坐下。”2002年4月,丁立红神奇的从洗脑中心走脱,后在山西被迫害致死。

3)不让睡觉、灌白酒、风油精抹眼、掐穴位……——年轻女教师郄丽莉被逼迫“转化”

郄丽莉是石家庄西里小学的年轻优秀女教师,30多岁,九次被非法抓捕,目前仍被非法关押,2002年4月流离失所期间被石家庄610绑架并送入河北省会洗脑中心,遭受不让睡觉、灌食、灌水、肉体折磨等残酷迫害后被逼“转化”,精神备受摧残,详见明慧网2002年10月13日刊登的“我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遭受的残害”一文,对于被洗脑后的痛苦郄丽莉曾这样揭露到:

“有时为发泄心中的郁闷,就大声说笑、无理由地乱发脾气、关起门来放声痛哭、做剧烈运动,否则憋得真想发疯。母亲见我行为异常,多次问:‘孩子,我看你怎么象疯了一样?’剜心透骨的苦痛彻心肺,心中淌的全是血泪,表面上还得为了敷衍强颜欢笑,有时真想麻醉自己或用头撞墙,也许醉过去晕过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被抽去灵魂的肉体还有什么意义?近4个月的残害,使我的精神几近崩溃,脆弱得天天想自残自杀——毕竟肉体上的伤痛要比精神上的苦痛要轻得多。这种惨烈的灼痛天天烙在心灵上撞击灵魂深处,使人生不如死,……望着天空自由飞翔的小鸟,心中格外羡慕:假如我是一只小鸟,哪怕没有人能听懂我的歌唱,我也是幸福的,因为我是自由的,我可以自由地表达心声!”

同样遭受过残酷洗脑而心灵备受创伤的女大学生米晓征也曾揭露过一些黑幕,详见明慧网2002年10月15日《揭开“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残害心灵的黑幕》一文。

4、令人震愤的一些案例

被逼跳楼致残仍被洗脑的案例

刘涛,女,30多岁,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被残酷迫害导致跳楼摔伤,劳教所没有及时救治,致十处骨折,其中四处粉碎性骨折,大量失血,身体很虚弱。石家庄市610不但不让保外就医,到期后被直接送入洗脑中心。

刘永红,男,33岁,煤炭工业部石家庄设计研究院工程师,在家中遭到石家庄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围捕,被逼五楼跳下,摔成腿骨折,送至医院,就是这样610仍不放过,当时刘永红是拄着拐从医院被直接送“洗脑中心”的,在派出所时被恶警用克丝钳将一指头骨夹碎。

2)文革式人伦悲剧再现

在红潮肆虐的大陆,人被中共奴役的颠倒了是非善恶,泯灭了良知,为了自保,以为屈从于中共就可以获得安全,甚至落井下石,发生了多少亲人迫害亲人的文革式悲剧。仅举三例:2001年石家庄桥东公安分局政委邢林勇把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亲生儿子邢萧送进河北省洗脑中心,使其在那里经受野蛮的精神迫害,原先修心向善的邢萧被“转化”为了会施虐的骗子,在洗脑中心充当“犹大”助纣为虐:用打火机烧、电击、不让上厕所、掐穴道、编造谎言等等。不能不说是父亲在中共的奴役下害了儿子。

耄耋老人仍不放过

法轮功学员张淑敏,近七十岁的老太太,老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只因为她和女儿曾炼过法轮功,2003年被单位伙同恶警把她与女儿、女婿一起送进了洗脑班,留下病瘫在床的老伴无人照顾,张老太太多次哭诉却无人理睬。

洗脑班中有一大部份老人,有的甚至已近耄耋之年,仍被绑架洗脑,中共真是毫无人性。仅举两例:

2002年6月,老年法轮功学员于雅玲,当时72岁,刚从外地到家,就被石家庄市“610”绑架,在未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直接被劫持到洗脑中心遭受洗脑。一个72岁的老年妇女关进洗脑班,除去迫害之外,还会有什么意义?原本修炼法轮功可以身心受益,在中共洗脑、恐怖氛围的迫害下没几年老人便瘫痪在床。

董士武,当时也是年近70岁的退休干部,被单位——石家庄电建二公司协助派出所恶警,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洗脑。

七、结语

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和海内外各界谴责的压力下,目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机构——劳教所都陆续解散了。但中共转以洗脑班、非法判刑等等其它方式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实质并没有改变,换汤不换药而已。洗脑班是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设立的“短期劳教所”,是继劳教所之后应当立即解体的非法机构。其中迫害的参与者,无论警察还是所谓的“助教”都是被中共洗脑者,满脑子中共邪党文化,中共通过多年对人的思想控制,在利用着这些人参与迫害。迫害的始作俑者还是中共,请各界人士认清中共邪恶本质,声援法轮功学员尽快解体迫害的非法机构、并结束这场残酷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