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战胜病魔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近年来不少同修在过病业关,我去年也过了一个病业关,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了。我把过程写出来,希望对处在病业关中的同修有所帮助。

一天晩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后,尿排不出来了,我通过通宵全神贯注学法和发正念,到清晨顺利排出来了。通过向内找,知道是色欲心造成的,继续发正念清除,可是由于怕再排不出来,过了几天,又出现排不出来。然而,这次采用上次的方法并不奏效。我憋了两天一夜,没敢喝水,只吃了一点干饭和馒头。

到了晚上,还未修炼的父亲对我说,不然,我打电话叫“120”送你去医院吧。被我制止了。这时,我心里不稳了,怕晚上再排不出来,第二天会被父亲强行送到医院去,于是就对母亲(修炼人)说:不然,我今晩就到你家去(父母已离异)。于是,就和父亲说要走,他见状大哭,对母亲说:她这是急病啊,要送她去医院,我有钱,我只有这一个女儿,你不能把她夺走。我们安慰了父亲之后,还是决意要走。走到半路,母亲犹豫了,说:我们还是回去,不然你父亲晚上又睡不着了。

我想如果回去,就面临去医院,然而并不能解决问题,如果去了,怕排不出来的执著心没去掉,出院之后,再排不出来怎么办?这个关总要过。第一次冲不过去,第二次可能会更难过去。我调整了一下正念,决意还是不回去,要过了这一关。

坐上了出租车,我想,这么怕排不出来,这么怕胀痛的感觉,怕心这么重,这点苦都吃不了,我还怎么圆满?还如何放下生死!佛会怕吗,肯定不会的。我要把这怕心去掉。这时慈悲的师父点化我:由于你的承受会给你带来无限的幸福,众生都会感谢你。我心里一热,顿时内心通顺了。一下正念上来了:我一定要过了这一关!证实大法。

通过学法、发正念,肚子在往下坠,知道要排尿了。可到了十二点正念发完后,还是排不出来,这时心里又怕上了,怕心一出来,肚子又往回收了,这一晚上还是通宵发正念。通过学法,我把生死放下了,我想在这压力下能承受过去,况且我真的放下生死。

到了上午,一同修来交流,告诉我首先要发正念清除。我们有不足是在大法中归正的,不允许旧势力来干扰,我有师父管,和旧势力没关系,全力清除。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该吃就吃,该去买菜就去买菜,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根本不把它(排尿)放在心上,虽然没排出来,可是都从另外空间排走了。听她这么一说,我坚定了除恶的信心。

下午又一同修来了,她的一番话加强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和坚定过好这一关的决心。在和她谈话时,我心里又出现不稳,这时,我告诉自己要坚定要坚定,信师信法。当我站起来时,尿就排出来了,但是排的还是不够多,肚子还是胀的很大,象孕妇。

过了一会儿,父亲就来电话告诉我,我如果不去医院,他就从楼上跳下去,没有我,他也不活了。我心里真是感谢师父,如果电话在此之前,我可能就去医院了。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师父无处不在,正念强了,师父就会帮。

这次排尿后,到了第二天上午,还是没再排尿。这时我心里想,是不是我层次不够、心性太低、正念不强,只能去医院解决,等正念强了再战胜它。这一念不在法上,实际上承认自己不行了。就是因为心性有漏、正念不强,才会被迫害,在这一过程中,就是要提高心性,锤炼出正念,不能放弃。就是在这一关一关中提高上来。这时母亲鼓励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只是从思想上否定,行为上要做到。你不敢喝汤,不就是行为上没做到吗?经她这一说,我觉的很对,是啊,要放下生死,全盘否定。我不顾肚子胀痛,把半碗汤喝了。这时我要去父亲家,因为我如果不去,他会认为我没好,是在骗他,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我正常出现在他面前,他就放心了。

回到父亲家,中午,我煮了两碗汤,一人一碗,我知道他在看我,我如能喝下这碗汤,说明我真的好了,如不敢喝,说明还是没好。这时我想,我不怕胀,我要喝下去。我就是要破除你旧势力的安排,你用三界的理来制约我,我就是不听你那一套,我就是要修成。想到这,我就毫不犹豫的喝下去了。我一站起来,尿就排出许多了,但还是没完全解决,随后又只排了一点点。

我就在想到底是为什么,一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把《走向圆满》从新一遍一遍的学。回想我当初是提干没希望了,觉的在常人中没啥奔头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走入修炼的,修炼十几年了还是想得到人的好处。虽然三件事都在做,也知道是救人,可是很执著别人说自己好。做着三件事,但心不在法上,显示心、名利心很强,很执著于在人中得到好处,当个人利益受到冲击时,往往忘了是个修炼人,想的是怎样得到,怎样保住自己的利益不受伤害,没有从本质上改变自己。

师父给我显现的影像是在我体内做着金刚排山的动作,帮我排除邪恶。我看到了师父的慈悲,一心为弟子、一心为众生,全然没有他自己,师父是最好的最正的。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决心。师父这么好,我如果还不信师父,那我就是一个很坏生命了。我还相信什么呢?

母亲给我《洛杉矶法会讲法》,我反复看师父关于病业的讲法。师父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1]“你根本就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1]我悟到了不少法理,加强了正念。

一天晚上学法,翻开师父的法像。师父非常严肃的看着我,我心里觉的很奇怪,师父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这是为什么?我一心一意的学法。学着学着,旧势力把不信师不信法的念头死命往我脑袋里打,非常强烈。我一遍一遍的加持自己:师父是最好的最无私的,我就是要信师信法,你旧势力别想不让我信,别想把我拉下去,别想毁了我。我就是粉身碎骨也要跟随师父走到底。我一遍一遍的念并稳住自己,坚定正念,慢慢的旧势力退下去了。过后回想起来真是好险啊!如果当时把握不住自己,只要有一丝不信师不信法的念头,就有可能被旧势力钻空子,病业可能卷土重来,师父为我所做的将前功尽弃!这时才悟到师父为什么这么严肃。

在随后的学法中,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大声念,干扰一来,就把它压下去,抑制住。把每个字都装到脑中,让身体的每个粒子从宏观到微观都装入大法,邪恶就没有留存的余地。念着念着感到自己发出的每个音都在起着除恶的作用,同时深感大法的博大精深,感到自己如果不修就太可惜了。

在过关的十几天中,几乎没睡过什么觉,就是学法、发正念、困了看神韵晚会,这么长时间不睡,这本身就是超常的。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战胜了邪恶。过了这一关,感到自己提高了许多。回想起来真是惊心动魄,我真的做到放下生死了,才过了这一关的。

在这次过关中有以下几个体会。

(1)出现不正确状态时,先发正念清除,然后向内找归正自己。不能承认自己做不好才有魔难,这等于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干扰是有道理的;做不好是在法中归正的,决不是在旧势力迫害中去掉的。我有师父管,和你旧势力没有关系,谁干扰清除谁,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

(2)放下对病的执著,就是一味的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提高心性,根本不想病。

(3)加强学法和发正念,全神贯注。把一个字一个字都装入脑中,不能走神,大声念有助于除恶,干扰一上来就努力抑制住。

(4)如果一时情况没有好转,也不要灰心,绝不能埋怨师父,一点念头都不能有,无条件向内找。时时记住师父都是为弟子好。

(5)处在魔难中的人,往往容易陷在身体不舒服中,急于摆脱,一定要把这颗心放下,集中精力学法和发正念,同时把怕魔难的心去掉,人心一上来就要抑制住,保持每一念都在法上。把魔难当作是提高的机会。

(6)处在魔难中的人往往正念较弱,周围的人要给予信心,增强同修战胜病魔的正念,千万不能觉的同修不行,不能削弱正念。对同修的状态不执著,最好是交流自己过关时的体悟和在证实法中锤炼出的正信和正念,这样听的人自然就会自己悟道,对照自己该怎么做,同时也能加强正念。帮助的人不能太多,不是人越多越好,不好的人心掺進去反而起不好的作用。最好是二、三个正念强的同修就可以了,最好对被帮的人比较了解。但是有一点,同修讲的再好也不一定适合自己,只有自己在法中悟道才是最正的,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去分析、去思考。不能占用同修太多的时间,要给她自己学法悟道和向内找的机会。

(7)把魔难看淡,把证实法放在第一位。这次我如果去了医院放弃了过关,就达不到证实法的目地,也影响向亲朋好友讲真相。

以上是个人在过关中的一点体悟,只是个人的粗浅认识,希望能对过病业关的同修有所帮助。如有不对请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