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我丈夫是某单位的第一把手,受邪党毒害很深,我炼功身体好了,他也知道大法好,但邪党迫害,他害怕了,千方百计的阻挠我,不让我出去讲大法真相,更别说是让他三退了。

二零零八年秋,丈夫因在外喝酒过多,回家后脸色苍白,手脚冰凉,一头栽在床上难受的来回翻滚,嘴里不停的喊着:“救救我,快送我上医院,我不行了。”在紧急关头,我告诉他心里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求师父救他。

大约不到五分钟就好了,他就象刚才什么事没发生一样,下地从水果盘里拿起苹果就吃。我说:“你这么快就好了,也不谢谢俺师父?”他说:“你别什么事都往大法上扯。”话音刚一落,他又一头栽到床上不行了,比刚才还重,嘴里又不停的喊:“快救救我。”我说:“你赶快向师父道歉,请师父原谅,诚心念法轮大法好”。 大约五、六分钟他又恢复了正常。这回他可心悦诚服了,也同意三退了。

二零一零年八月,我丈夫觉得身体不好,到医院做了各项检查确诊是甲状腺癌,需要再進一步做手术化验,医生告诉我要有思想准备。上手术台之前,我叮嘱丈夫一定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儿子坐在手术室门外的条椅上等着,心里都在默念这九字吉言,此时外面电闪雷鸣,大雨哗哗的下,这时我看到儿子闭着眼,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我不知他在想什么,也没好打扰他,过了一会儿的功夫,儿子睁开眼了,我告诉他说外面的雨下的挺大,他全然没听到,还非常神秘的告诉我:“妈,刚才我闭眼的时候,看到一个穿袈裟的人朝我笑。”我感动的对儿子说:“你爸有救了,他不会有事的。”丈夫从手术台出来说,他一上手术台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到麻醉过去,后来化验结果显现不是癌症。

现在我丈夫六十多岁了,已退休了,还承揽了一些活,天天在外面跑,身体好着呢。真是一人炼功,全家都受益。我们全家人真诚的感谢大法!感谢师父!

我一九九八年八月喜得大法,从此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之路!当时我患有严重的类风湿病十多年,四肢僵直,并且都变了形,肌肉萎縮,疼痛难忍;因长期服用激素造成骨质疏松,并伴有心动过速;脸部半边神经麻痹;还有鼻窦炎、痔疮等疾病;四十五岁就病退了。退休前,一年中有半年在外地治疗,每年的四月份出去,十月份回来,中医、西医、理疗、还有各种偏方都用过,钱没少花,药没少吃,罪没少遭,可是病越来越重,最后都不能下地走路了,在床上呆的日子,那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九九八年八月我喜得大法,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走上了一条光明之路!刚开始学法只能在床上学,炼功只能坐在床边上炼,腿站不起来,胳膊也伸不直,但是我强忍疼痛一直坚持着,三个月后,我能下地站着炼功了,关节也不痛了,再后来我能下楼了。

不知不觉中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飞,要说明的是,在炼功这期间我把药罐子也扔了,再也没吃药。整个人精神起来了。人们看到了我的变化都觉得炼法轮功这么神奇啊!

一次单位退休人员开会,同事见到我都很惊讶,那意思是:怎么还活着?而且身体还挺好,模样还越来越年轻了。我告诉她们: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当然越活越年轻了,家务活样样还都能干了。我用身心的变化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同时,我给她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贵州藏字石;三退保平安!并给有缘人做三退。

修炼了十多年,不但我自己在大法中受益匪浅,我的家人看到了我的巨大变化,当然也都认同大法,他们也都在不同程度上得到大法的恩赐与保护。二零零五年春,儿子骑踏板摩托被横穿马路的农用车给撞了,儿子和他们理论,他们仗着人多(三、四个人),不但不讲理,还动手打人,给儿子的鼻梁骨都打折了,回到家我一看脸上、衣服上全是血。儿子進门说了这一经过,就吵吵着鼻梁骨疼、头晕,我用手一摸骨头叉开老高,我一边安抚着儿子的情绪,一边对儿子说:“咱俩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念着念着睡着了。醒来后告诉我说:他在似睡非睡时看见鼻梁骨这个地方有个东西在旋转。我感恩师父的慈悲,赶快对他说:“那是法轮,是师父在帮你。”第二天早上一摸鼻梁骨平了,头也不晕了。他爸爸不放心,和儿子去医院拍了个片子,结果一点事也没有。

修炼中的神奇事还很多,由于篇幅有限,文化水平也有限,不能一一表达,我只有精進多救人,才能以报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