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波在救人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我们学法组的同修有十来个,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鼓励下,大家全都在做着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事。没有特殊情况,每天上午劝三退的人数在一百人左右。大家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听师父的话,救度更多众生。我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下面就和同修们说一说我们学法组同修们讲真相救人的情况,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兰大姐八十岁了,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炼前有多种严重疾病,是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现在她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比同龄人年轻许多。她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各自生活条件都好,每家都有楼。大姐的女儿希望母亲能到她家一起去住,以便对她有所照顾。但是,为了同修们有个好的学法环境,兰大姐决定自己在家住,把学法组设在自己家。学法组使用的水电、冬天取暖烧煤等,大姐从不吝惜,还把自己部份退休金用在做大法资料上,或捐款给不认识的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帮助困难同修等。

兰大姐几年来讲真相从不间断,每天上午和同修结伴出去讲,对众生从没有分别心,碰到有缘人就讲,讲完后还给他们真相资料,嘱咐他们回家再深入了解大法真相。大姐讲真相没有怕心,为了救度不明真相的政府人员,大姐还曾经自己手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标语,贴在县政府和六一零的大门口的电线杆上。

七十五岁的英大姐晚上与兰大姐做伴,两人一起学法、炼功,晚上两位老同修给大家兑换真相币、传递三退名单、折叠真相资料,第二天把这些资料分好发给学法组的同修。

珠同修六十四岁,也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她每天早饭后就骑车到火车站、市场、商场等人流多的地方讲真相,面对面发放神韵晚会光盘、《九评共产党》、各种真相资料,耐心而善意的向世人传递大法好的福音,每天平均都能救十几人,在做营救征签中,她耐心劝说世人伸出援手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她的善心带动下,众多世人都用自己的真名签名,并郑重的按上了红手印。

我和另一位兰同修今年都七十二岁了,家中都有洗衣做饭等家务活,但我们每天都能结伴出去讲真相,不论风雪严寒还是酷暑日晒,总是走在市场、商场、大街等人流多的地方,讲真相的同时面对面发放各种真相资料和光盘,嘱咐他们回家认真细看。我俩每天都能劝退十几到二、三十人,明真相的世人都表示谢意,这时我们就笑着告诉他们:“谢谢我们的师父吧!”

当我们遇到不明真相的,我们总是耐心善意的讲法轮大法是正法大道,修炼“真、善、忍”的,中共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不实的,是造谣诬陷,实在不信的我们也没有怨恨心,只是为他们感到痛惜;对恶语辱骂或恐吓的人,我们也牢记师父的要求,严守心性不生怨恨。我们的口袋里随时都装着笔,在显眼有人经过的地方,随时写上“法轮大法好”,给这个空间场增添大法的能量,解体邪恶,救度有缘众生。

在今年九月二十三日那天,下着小雨,我们打着伞出去讲真相,劝退了二十四人,其中有九个邪党党员。他们有的迎面走来,有的在路边站着等我们去救度。一位面善的老人是个党员,明真相后连说:“谢谢!”还告诉我们注意安全。路边坐着的一位面带笑容的妇女,和她一讲真相她就笑着说好,她是一个退休的党员,告诉我们姓名退出了邪党组织。

我到学法组学法,告诉同修们今天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有缘人中有九个是党员,都顺利的退出了邪党组织,同修们都开心的笑了,也都感谢师父给弟子安排这些有缘人。

年轻的周同修、荣同修,和六十岁的花同修一起结伴救人。她们三人骑车到周边的农村郊区讲真相,每天能救二、三十到四、五十人。一次她们看到村子的道边上坐着两个七十岁左右的老人,三个人上前搭话,给他们讲大法的福音,三退保平安,这两个老人当时就发火了,大声嚷,说这是反党。问同修是哪儿来的,要她们的电话号码,说还要找她们。周同修和荣同修一看这俩老人的架势,根本不可能听真相,就骑上车走了。老人说:“跑啥呀?吓跑了?”花同修没有走,继续耐心的给两个老人讲:共产党建政以来搞了多少政治运动,三反、五反、反右派、大跃進、反右倾、四清直到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屠杀大学生,到江泽民又迫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丧心病狂的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出售给外国人牟取暴利,被称为是这个星球上从没有过的邪恶。又讲了贵州平塘县的藏字石,告诉两位老人,藏字石上出现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不就是天在警示人吗?邪党带出的官员个个腐败,现在已经天怒人怨,“天灭中共”已经是必然的了,劝您两位赶紧退出邪党组织不是为了你们好吗?老人听明白了,说他们姓胡,愿意退党。同修当即给他们取了名字,两位老人乐了,说你起的名好,接受了真相资料。花同修告诉他们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身心健康。半个多小时,两个老人得救了。

周同修和荣同修回来看花同修,看到花同修正耐心的和老人讲,就到别处去讲了,看到一群人在干活。她们就过去讲。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说:“别讲了,影响干活,走吧。”周同修说:“我们是在救人,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并送给他小册子,他说不识字,周同修笑着说:“看你的气质一定是当官的,哪能不识字呢。你挺面善的,一定是个好人,我们就是想救你,愿意你躲过将来的大灾难。”那人笑了,说自己是个大队书记。他接受了真相小册子,周同修说把党退了吧,别做它的陪葬。他说好。同修给他起了个名字退了党,就这样,在他的带动下,当时几个干活的也争着要真相资料,退出了党团队组织。同修看到了世人得救的喜悦。

当花同修和她俩汇合时,花说两位老人已退了党,周和荣二位同修都找自己没有忍耐心,也有怕心和怨恨心,今后一定去掉这些人心,多学法,修好自己多救人。

淑同修遭受过邪恶迫害,她的母亲也因她多次被非法关押并被恶警骚扰,承受不住含冤离世,给同修造成了心理上的创伤,给同修直接造成经济损失达六万元。淑没有被邪恶吓倒,也没有对相关人员心生怨恨,相反同修利用自己被迫害的事实讲真相救人。三年多来,她向邪党公检法司、六一零、国保等部门讲大法真相,追讨被他们抢劫去的属于自己的财物。这期间,国保大队长随着同修一次次讲真相,善念越来越被开启,答应同修能办到的一定尽力,只是因自己的工作,不便把大法书还给同修。同修告诉他迫害法轮功这个工作干不得,没过多久,这位国保大队长就见机调动了工作,终于离开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职位。

通过同修的努力,淑虽然没有得到应给予补偿的损失,但是通过不懈的向不明真相的公安、警察、工作人员讲大法好的福音,也使其中的有缘人得到了救度,并解体着邪党部门黑窝内的邪恶。

梅同修是开办企业的,她在员工中传送“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救度着善良的众生,她家开厂子的所有手续都是在讲真相中办理的,没有象现今社会上请客送礼等去行贿各职能部门,她的企业员工们都看到梅同修修炼大法的善良、真诚,也很愿意接受大法真相,梅同修的所在地没有学法组,她家离学法组很远,她虽然很忙,但还是挤时间跑很多的路,来学法组学法,她家购买东西都是使用真相币,一年下来有几万元,梅同修走在路上、坐在车上遇到世人就讲真相,广传大法好和三退保平安的大法福音,救度着有缘世人。

学法组上所有的同修,大家都在精進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每个同修都奔波在救人的神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