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师父说过:“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1]在邪恶猖狂行凶、迫害大法和世人的十四年里,我从来没把自己放在被迫害者的位置上。迫害开始时,我觉的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真、善、忍”的践行者;“真、善、忍”是普世价值,世界需要“真、善、忍”,所以走到哪里,我都理直气壮的讲真相,即使在看守所。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师父讲法不断发表,我更是明白了,我们是随师下世、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师父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考验,所以,在我“修炼”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迫害”一词,我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

师父说过:“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2]师父还说:“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3]十四年来,讲真相无不与我的日常工作与生活水乳相溶、不可分割。

在生活中讲真相

周末、假日、节日休息时,我骑上自行车,带上各种资料、光盘、真相币等,利用早市买菜的时间,去公园、劳务市场等人多的地方转一圈,随机讲真相、赠送资料光盘。接受的,就進一步劝退;不接受的,呵呵一乐,继续前行寻找有缘人。这样,每次都有收获。我还大量的使用、兑换真相币。每次出门,带上几百到几千的真相币,给商贩们一家一家的兑换,大家都愿要。

有一次,遇上夫妻俩,男的想要,女的不让要,还说什么“共产党不征农业税,还给人们发土地补贴,你们反党……”我看俩人为要不要真相币争论激烈,就暂时迂回一下,转一圈回来给他们讲真相。我讲:“共产党给农民减去农业税是迫于国际压力,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还在征农业税,号称经济大国的中国还征,别的国家都在笑话它!”我接着问“大嫂、大哥你俩起早贪黑的挣几个钱?供孩子上学吃力吧?!一家子有个大病小灾的住不起医院吧?给孩子在城市里买不起房子吧?!”女的情绪低落下来了,说:“还真是!”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中国的钱都被高官们贪污,几亿、几十亿的偷挪到国外去了,他们在外国买豪宅,存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现在美国、加拿大的房地产都被他们炒起来了,可这两个月中国各大银行没现金了,闹钱荒。”周围的商户们也都在听。我又问:“你们知道这两月为什么物价涨得这么快吗?就是因为银行没钱了,李克强为了挽救经济崩溃,一再印现钞,你说物价能不飞涨吗?”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开始骂共产党腐败。那女的说:“是这样啊?俺还不知道哩!”接着我又讲了共产党的杀人历史,天要灭中共等,有人主动要求三退,有的只骂不退。夫妻二人什么也没入过,我说:“那你们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俩人又高高兴兴换了些真相币。

反迫害十几年来,凡是我遇到的人,我都不错过讲真相的机会,同学更是如此。静下心来盘点一下,这么些年,该退的都退了,可与我关系最近的两个同学,每次见面,都给他们讲,就是不退。前一段时间,其中一同学主动说:“给我退了吧!我看这个共产党真要垮了。”我为得救的众生高兴。下一周有事还要面见另一同学,我还要進一步给他讲真相。时间不多了,一定得把他救了。

在工作中讲真相

在中共邪党统治下的当今社会,权力与腐败产生了必然联系。法律如同虚设,公平与正义荡然无存。整个社会,各行各业都在“潜规则”下运行,甚至从上到下正在可怕的逐渐把“潜规则”默认为明规则。每一个握有权力的人,无论权力大小,对百姓都是明码标价、巧取豪夺。中国大陆的老百姓,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既要时刻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还有平衡好各方面关系,这是很不容易的。但无论怎样,这几年,我牢记师父的教诲“截窒世下流”[4],在本单位和同行业闯出了一片天地,我大法修炼者的身份和做证实大法的事,一切都是公开的,下属说我是“超人”,我都一笑了之。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推不掉的饭局啊、送礼啊等,我决定辞掉职务,但领导不批准。过后我想,辞掉职务,肯定不比在位时讲真相救众生机会多、力度大,还是把救人放在第一位吧!我又乐呵呵的接着干。

我把每一次工作中与众生接触都当作救人的大好机会。提上一包真相资料,分发给每一个有缘遇到的人,或者让他们自己选取,然后就公开我的身份,开始讲真相。

有一次,处理一起案件,涉及到双方当事人及其亲属、律师、保险公司人员、旁听者有十多人。双方为赔偿额僵持不下,一方还费尽心机搞了一些假证据。我一边从包里拿出真相资料,一边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我师父告诉了我不失不得、有得必有失的道理。该是你的东西,你也丢不了;不该是你的,你也争不来,即使你强争来了,可能失去的东西更多。出了事,是两家的不幸;万幸的是人没有太大的问题,你们都应该知足。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你们都这么往前顶,争执不下,对谁都没好处。咱老百姓不是常说‘家里没病人,城里没官司,这就是好日子’吗?你们双方无冤无仇,出事了,对方也不是故意的,咱们都抱着仁爱的态度,多站在对方想想,妥善的把问题解决了,说不定你们还会成为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如果谁都不想让一步,不但问题解决不了,老这么一趟一趟的跑,劳民伤财不说,着急上火伤身体可就划不来了。既然你们到了我这里,就是有缘人,我就得告诉你们一件事……”接着我讲了真相: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天要灭中共等。律师伸出大拇指说:“说得好!真佩服你们法轮功!我第一个退党,真名退!”当场的十多个人都用真名退出了一切邪党组织,拿了资料。双方又各自摆明了自己退一步的立场,最后圆满解决。

一次,碰到一个七十多岁的大爷,告诉我他儿子不孝。我一看心里乐了。这个老大爷正是我经常下乡的那个村的支书,当了二十多年邪党的基层干部,受毒害很深,多次跟他讲真相,总是瞪着眼睛说话很难听。看来机缘到了。我说:“老人家,你知道你儿子为什么不孝吗?都是当年共产党批判孔老二批的。孔老夫子讲‘孝道’,老百姓还说‘百善孝为先’呢!可共产党讲‘斗’,‘文革’时期,讲划清界限,儿子斗老子,夫妻互斗,乡邻互斗,把人们的良知善念都斗没了,把几千年的传统伦理道德给斗没了。”老大爷说:“你还真说对了。我们村造反派和保皇派打得不可开交。”接着又举了几个例子。我又讲了中共历次运动整死八千万民众,善恶有报是天理,老天爷要灭它,给中国八千万冤魂讨债了。老大爷说:“哎呀!你不说我还真没细想过这事,就觉的咱是党员,是干部,党让怎么说就怎么说,党让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下我可明白了,老天是该灭它。”我笑着说:“大爷,这下退不退?”老大爷连声说:“退,退。”下来我们找到他儿子,把老人的赡养问题解决了。

一次,来了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他女儿不但整天跟乡邻搞得鸡犬不宁,连家人都六亲不认。有房不让家人住,把儿子儿媳赶出去租房,把丈夫轰出家门流浪。老人家看不惯女儿的恶行。

我跟老人说:“老人家,回去告诉你闺女,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她做什么,老天爷一笔一笔给她记着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人说:“她要信这个不就好了吗?”我又讲了共产党的无神论对老百姓的毒害,对社会道德的摧毁,使官员腐败,民风不顾;人本来就是神造的,共产党却不让百姓信神,就如一个人,父母生养了自己,却不承认父母一样,所以神要灭它。老人家还是个党员,有信神的基础,很快明白真相,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

还有一次,有一同事说大家一起吃顿便饭,我答应了。走出单位门,看到有两个看守所警察在等候。同事互相做了介绍。他们酒过三巡,我菜动三箸之后,开始讲真相。我讲到了法轮功在世界的洪传情况和在中国受到的严酷迫害,讲到了薄熙来、王立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及因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恶报,讲到了东德警察枪抬高一点的故事。两个看守所警察听的很认真,显出同情与激愤,其中一个说:“法轮功都是好人,这我们知道,可不知道共产党迫害到这么残酷的地步,太让人不可思议了,太让人气愤了。”我水到渠成讲到三退,说:“给你们起个化名退了吧!”另一个激动的说:“起什么化名,用什么名入的就用什么名退。”我很感动。从此以后,好多人主动要求用真名退(包括以上在工作中讲真相真名三退的十多个人)。正如师父在《洪吟三》〈见善〉里所说:“中原大地妖雾岚 大法真相户户传 众生得救心渐明 警民清醒视不拦 大众都知邪党完 戾暴恶行人人谈 恶首坏人寻退路 传统回归正中原”。

我悟到:正法進程又往前推了一大步,法对我们的要求更高了。

在这里,我再提一提另一件有意义的事。有一个办企业的老板,讲真相当时就退了。这个老板对法轮功的问题了解、思考比较深,也很支持,甚至成为活传媒。他曾与政府官员聊起法轮功说:“中国有那么多人炼法轮功,十几年迫害很厉害,可人家法轮功没有一起爆炸等危害社会的事件,相反人家在不同的环境默默的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这一点就了不起。”官员们说:“还真是这样啊!”看到他对法轮功有正念,我就把成捆的百元大钞真相币给他兑换,一次就换几万元,让真相币流通更快,流量更大。

在营救同修时讲真相

无条件的放下自我、圆容整体,这也是每一个真修弟子应该做到的。当同修被非法抓捕面临被非法公诉、审判时,营救同修、救度邪党的公、检、法工作人员是我们必须要做的。无论是我自己知道的,还是协调人找到我,我绝不退却、主动参与。

记得有一年,与同修一起去山里发真相资料,我从山的高处往下正发时,同修打来电话,说被邪恶发现,有一同修被抓。我发完资料,来到山下,跟抓捕同修的警察讲真相,可结果同修还是被带上警车。我马上登上一辆刚刚行驶过来的公交车(在公交车上,还劝退了一车人),回到县城,和另一同修驾上我的车,直接奔公安局长家。在副局长家,讲真相还比较顺,给他做了三退,他也答应尽量帮忙。我们又马不停蹄赶到正局长家。局长从猫眼里看到是我,不给开门。我继续敲门。局长不得已开门,一边开门一边气急败坏的说:“你们干什么来了?你们到处贴我是恶人,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我尽量平心静气给他讲真相。他妻子也指桑骂槐说了一些难听的话。我有点控制不住了,也说了“善恶有报”“摆放位置”之类的话,结果被人家赶出家门。过后我找到自己的争斗心、急躁心等。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赶到同修被关押的邻县看守所,得知同修已被劳教并被送往省女子劳教所。我们营救的急,可邪恶迫害的急。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今年八月上旬,我地有两个县的同修面临被非法审理。同修找到我。我们先到一县法院找到主审法官,我说:“我们是为法轮功学员某某的事来的。”话刚说完,主审法官就咆哮起来:“啊?你们还敢找上门来?……”我平静祥和的看着他的眼睛发正念,心里想:“我不是几年前的我了,你再发怒也没用,我必须救了你!”同修走上前去,和颜悦色的说:“别生气,气大伤身……”我在一旁默默发正念。等他情绪稳定下来,我们又進一步给他讲真相,讲到被非法关押的年轻女同修的悲苦身世,讲了她十四年来九次被非法关押受到的惨绝人寰的迫害,讲到同修的善良和才气,主审法官被感动了,最后握着我的手说:“对不起,刚才失礼了。我会尽量提供帮助的。”后来明白真相,退出了中共一切组织。现在,案件还在拖着,同修们也在加紧营救。

正法修炼十四年来,我一直没有怕心,走在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前列。尽量利用各种机会、各种场合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兑现史前誓约,了却史前洪愿,完成自己神圣的历史使命。但我知道,我慈悲心修的不够,还缺乏善心;还有人心和执着。以后我一定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干干净净跟师父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