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无天的“法制教育”(2)

河南省利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接上文

三、疯狂的经济掠夺

洗脑班的经济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中共的财政拨款,按绑架的人头数直接从国家财政拨付,这是掠夺全体纳税人(当然包括法轮功学员)的钱,把纳税人的钱拿来迫害无辜良善,中共一贯就是这样干的;二是强迫被迫害学员单位缴纳,同样按人头计算,其中还有两个包夹人员,但这一部份钱很多又被单位直接转嫁到了法轮功学员身上;三是强迫学员缴纳所谓“学习”和“食宿”费用,还有直接抢劫钱物、罚款,要受害人拿钱来支付迫害自己的费用,这也是只有中共邪党才能干出来的恶事。

所有被各种各样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受过疯狂的经济掠夺,下面列举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1、宋淑端,河南新闻出版局下属单位出版后勤服务中心的退休职工。2000年元月,他们一家四口依法赴京上访,回来后,单位自2000年3月底对其非法监视、跟踪长达9个月。期间,单位规定每天只有一个小时外出买菜时间,并且有人跟踪,扣发退休金,每月只给500元生活费(原退休金1500元左右)。2002年1月,本单位不法人员史兆祥(此人多次参与迫害)在大街上把宋淑端强行抓走。单位对宋淑端的迫害更变本加厉,先把电话线掐断,并在她家门上加两把锁,不许出屋。由于该弟子不能出门买菜,只能吃盐炒米。从离家出走起,单位扣发全部工资。被不法之徒抓回后,单位时常派人做洗脑工作,要求写保证,甚至强行把大法书搜走,后被宋淑端用正念阻止。其女儿、女婿均为法轮功学员。女婿于2001年被非法劳教二年,女儿属新闻出版资料馆职工,从北京回来后,单位不让上班,罚款约17000元,不给生活费,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困难,后经家属再三强烈要求,才按每月240元补发一年来生活费,单位还派人跟踪了几个月。2001年10月中旬,单位伙同610办公室把她强行哄骗至洗脑班。

2、张建成,河南省偃师市缑氏镇扒头村法轮功学员。由于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连续遭到邪恶江氏集团的迫害。 2000年4月以杨小民、杨俊欣为首的邪恶之徒们第一次从他家中抢走电视机、VCD、炼功用的录音机,6月份镇书记以赵振得为首、书记李见国、书记制要宾为打手,用汽车拉走财产十多万元,其中有拖拉机、摩托车、冰箱、电视、农机配件、现金、BB机、身份证、户口簿、账本、营业执照等多种货物,包括轮胎、三角带、轴承、发动机、起动机,并霸占了房子。歹徒们真是连基本人性、道德都不顾了,比土匪还要恶劣。2002年张建成被非法劳教释放回家后,由于一直坚信大法好,邪恶610主任韩国庆曾三次带人,夜入民宅强行将他绑架进行囚禁、洗脑,第一次9月份晚10点多钟开着警车强行将人抬上车,囚禁一星期,第二次12月30日晚8点钟,以韩国庆为首更是疯狂,翻墙入内撬开大门,强行带人,看门的十四五岁的女儿小娟劝他们不要抓人,被姓常、姓安的恶警又是打耳光又是往地上摔,把她衣服扯烂,胳膊痛了好多天,又把她带到派出所冻饿关押一夜,第二天晚上才放回。邪恶之徒们曾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多次。2003年3月以马现武为首的歹徒强行将张建成拉到洗脑班,控制人身自由40多天。

3、2003年8月10日,河南荥阳市党校洗脑班又一次开班。荥阳市政法委、610办公室及荥阳市公安局明目张胆地招募一些社会上的地痞无赖到大法学员家中抓人,看到钱、存折、录音机等凡是值钱的东西抢掠一空,甚至连桌子上的毛票零钱也不放过。抓到洗脑班以后,只要拿3000元钱就可以立即放人,不法人员还诱惑人们检举揭发,检举揭发一个炼功人奖励200元。那些地痞无赖过去是公安局招募来抓赌,抓卖淫嫖娼为生的,现如今用来非法抓捕修心向善的大法学员,他们的工资提成从非法罚款中出,然后供这些人出入歌舞厅、洗头城挥霍。他们的恶劣行径给社会、给炼功人的家庭带来极坏的影响和深重的伤害。据知情者透露,在迫害法轮功的几年来,荥阳市公安局及610又找到了新的发财门路,大肆非法抓捕,关押,罚款,送了钱就放人,没有钱就判刑,劳教,无限期关押在三里庄看守所。据称罚款金额超过一百多万。

4、2003年4月份洛阳偃师市恶警绑架首阳山镇8名法轮功学员,每人被罚一万到两万元,在拘留所呆一个月送十八里河定劳教一年半,因身体不合格五人退回一人留下,五人退回后不让回家继续在华夏宾馆洗脑班两三个月。侯换芳和张惠琴被关押在偃师看守所半年,10月10日由偃师市法院刑事庭判侯换芳4年徒刑,张惠琴3年徒刑。十一前夕偃师面粉厂工人李延珍,张晋江和首阳山镇农民张佳花、张太生,在家被非法绑架到偃师华夏宾馆洗脑班,均由乡派出所专人“帮教”,偃师市610勒令各乡政府1人拿1万元供610歹徒和市乡级参与迫害法轮功者挥霍,每个参与者除了自己正常工资,吃喝住不要钱,每人每天补助20元,大鱼大肉,每天都挥霍掉几千元人民币,鼓励市乡干部工作人员参与迫害,拿着人民的血汗钱迫害人民,迫害着善良的炼功人。

5、南阳市政法委和610不法人员借办班发不义财, 每办一期“转化班”(洗脑班),上级给大量拨款,都是人民的血汗钱。南阳政法干校转化班对绑架来的每个法轮功学员每天强行收费30元,其中住宿费每天10元,伙食费每天20元,被绑架进转化班的法轮功学员要关押10天至半年不等,关押天数越多,费用越高,另外还要被勒索罚款和保证金。恶人强迫修炼人看污蔑大法的材料或录相,另有犹大散布邪悟,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逼迫骂老师。并逼迫法轮功学员家属交那些不合法的收费,不交钱不放人。

6、洛阳市汝阳县洗脑迫害勒索法轮功学员情况。任琴,女,40多岁,大专本科文化程度,优秀教师,任汝阳县一高三年级数学教师。2003年8月上旬在学校被绑架到汝阳县拘留所15天,交250元生活费后转凤山宾馆十几天,每天交生活费100元,后又转聋哑学校洗脑班15天。因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一周后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尚爱社,女,40多岁,大专本科文化程度,优秀教师,在汝阳县一高一年级任化学老师,和任琴一同被绑架至今,罚款5000元。
李桂花,女,40岁,大专本科文化程度,在汝阳县一高三年级毕业班任语文老师,被非法关押在聋哑学校洗脑班20多天,家被抄,抄走电视机一台,VCD一台,降两级工资,非法停课,非法罚款3000元。
周喜军,男,50岁左右,汝阳县一高职工,被非法审查,家被抄,非法绑架至洗脑班20天,敲诈3000元才放人。
史素敏,女,40岁,汝阳县生产资料公司下岗工人。因坚修大法,发传单被非法拘留15天后,又于10月18日被绑架到第二期洗脑班强行罚跪五个小时。
段会霞,女,40岁,在汝阳县城做服装生意,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于9月下旬被非法绑架至大安乡政府7天,被酷刑折磨,后转聋哑学校洗脑班20天,罚款5000元,强行逼供,后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劳教15个月。
马月梅,女,40岁左右,汝阳县某医院职工,因坚信大法,被非法劳教15个月,送郑州市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退回,多次被拘留,罚款数千元。
郭岛,因坚修大法,被非法拘留两天后,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劳教15个月,罚款6000元。

7、2001年8月份巩义市站街镇派出所以欺骗的手段,把各村法轮功学员骗到站街镇“琴安旅社”办洗脑班,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监禁10天,结束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勒索,强迫每位法轮功学员交每天10元的住宿费(实际只有3到5元)。2001年正月12日,镇610勾结派出所,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将全镇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因不敢让人在派出所停留时间长,将法轮功学员非法绑架到“琴安旅社”关押两个月之久,最后逼迫每人按每天十元交住宿费。事后法轮功学员问旅社老板住宿费是谁规定的,老板回答:“是镇政府规定的。”站街镇政府共在“琴安旅社”办洗脑班5~6次,期间不准法轮功学员回家吃饭,不管多远都让家人送饭吃。甚至连不炼功的家属都不放过。

8、河南省商丘市的恶人何宝生一直以来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并且对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牟取私利。在2003年办的一次洗脑班上,何宝生公开对法轮功学员说:“跟你们说白了吧,我办这个班是因为孩子上大学没钱。”其后向法轮功学员每人勒索一笔钱财后才放人。

9、高雪荣,65岁左右,洛阳市涧西区工农乡唐村人,先后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一次被非法拘留,一次被非法抄家,罚款共计7000多元。

10、陈禅琴,50岁左右,洛阳市涧西区工农乡唐村人,先后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罚款数千元。

11、1999年7月20日迫害一开始,三门峡市渑池县邪共县委书记李鸿宾,紧急开会,部署迫害法轮功的相关事宜,先是命令610的头子李玉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没收法轮功学员书籍、音像制品及电视机、录音机、录像机等。紧接着在8月6日,在一次秘密据点举办“洗脑班”,一方面勒索钱财,另一方面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检查”,立“保证”。事后,张明林、西孩、郑法海等分别被勒索钱财2000元。2001年2月法轮功学员赵宝庄、李英、杨勇、杨青怡、韩法忠,被渑池县610绑架,其中赵宝庄、韩法忠被非法关押14个月,五个法轮功学员各被勒索钱财3000元。2002年4月法轮功学员杨勇被渑池县610非法关押7个月并被勒索钱财2000元。

在渑池县做生意的许昌人赵正,2003年7月被义马市610与渑池县610联合绑架,被非法抄家,抢走了电视机、录像机、一张100元的存折与一张6000元的非法罚款条,后他们又强行把赵正送到许昌市劳教所进行迫害,其家人多次向县610头子李玉伟要求返还被抢物品,李玉伟恶狠狠地说:“不给就是不给,看你能把政府咋的?”
法轮功学员赵立2001年5月被渑池县610非法关押1个月,并勒索钱财3000元。

12、二零一二年六月,河南济源市“六一零”恶人,又办了十五天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恶人称“转化学习班”。从四月十四日开始,四月二十八日结束。这次洗脑班地点设在小浪底黄河水利学院招待所,中共恶人劫持四位女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四位法轮功学员,一位五十岁左右,一位六十多岁,另外两位七十多岁。而“陪同人员”(即所谓“帮教人员”)就有二十二人,为首的是政法委的书记孔某、主任刘某、陈某及“六一零”两个女的。该洗脑班总共包了招待所整整一层楼的房间,约十三间。每间房每天住宿费七十元,十五天即耗费一万三千六百五十元;伙食安排的也相当奢侈,天天有鱼有肉,每人每天生活费估计在三十元以上,按每人每天三十元计算,需花费七千二百元;洗脑班还安排了景点游览、教其它气功等,费用少说也得几千元。为了逼迫四个老太太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这次洗脑班约挥霍三万元。

一个小小的济源市,每年至少办两、三期这样的洗脑班,有时关押法轮功学员多达几十人,召集的所谓“陪同”的帮教人员更多,所需费用又得多少?这难道不是在拿老百姓的血汗钱来迫害老百姓吗?加上“六一零”人员的工资、配备、使用的交通工具、通讯工具、监控设备、管理设施等等,一年少说也得耗费几十万元,而济源市有的退休工人每月退休金才七、八百元。“六一零”恶人掰着不心疼的牙,耗费如此巨资来打击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突显中共邪党的腐败和邪恶。

13、郑州法轮功学员路振荣、苏文进夫妇,一个七十岁,一个七十六岁,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晚七点在郑州农大散发《九评》光盘及讲真相退党资料时,遭恶人举报,被绑架,在文化路派出所被非法拘禁十四个小时。二十三日九点被恶警非法抄家。二十三日十一点,不法人员将这对老夫妇劫持到郑州邪党政法委设在西流湖晚晴老年公寓的“普法邪校”即洗脑班迫害、摧残,禁闭的牢房不见太阳、不透气,不许学法、不许炼功,两位老人身体受到严重伤害,路振荣血压升到二百一。路振荣被非法关押三十天;苏文进被非法关押五十一天。洗脑班强迫他们交纳单位监视人的所谓 “监视食宿费”,并勒索路振荣三千二百元、苏文进三千六百元。

四、强制洗脑迫害伎俩

1、偷偷摸摸犯罪和肆无忌惮行凶。在公共面前在国际社会面前,中共一直在竭力掩盖自己的丑恶行径,把这种巨大的罪恶美化为“春风化雨”式的“关爱”,所以是偷偷摸摸犯罪。而在法轮功学员面前,邪党的流氓凶暴嘴脸就完全显现出来,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从肉体行凶到精神虐待,只有人想不到的没有那些恶徒们做不到的。初期邪党的洗脑班基本是明目张胆的,很快就开始掩人耳目、偷偷摸摸干。所以各地长期办的洗脑班,多是在偏僻隐蔽处,或藏在邪党学校里。如郑州晚晴山庄等。

2、长时间非法限制学员人身自由。不管哪里的洗脑班都犯了非法拘禁罪,而且不是短期个别人,而是大规模的普遍行为。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了几年。法轮功学员一旦被劫持到洗脑班,就完全失去了任何自由,从自由表达到吃喝拉撒都被剥夺和限制。那些自愿不自愿的包夹们,在邪党“610”胁迫下大部份都成了打手和帮凶,沦为罪犯。

3、强制谎言灌输洗脑。所有的洗脑班都采用了强制手段,整天强迫学员看邪党编造出来的谎言录像,比如政法委勾结殃视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京城疯子傅怡彬杀父杀妻、浙江乞丐投毒等,还要学员每天按它们的口径做作业表态,一旦不符合它们的要求就又打又骂。

4、强行灌输歪理邪说,破坏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理性思维。十几年来,在疯狂的迫害指令之下,“610”豢养和滋生了一批专门以“转化”法轮功学员为“职业”的各类痞子,如何祚庥、王渝生、释圣辉、蔡朝东等等,各地基本都有自己的“专家”,专门从事这种极度邪恶的犯罪行为;还有大批在疯狂迫害下丧失理性泯灭良知神志不清的犹大为虎作伥,成为邪党迫害的牺牲品和帮凶,起到了邪党“专家”们起不到的破坏作用。

5、隔离。法轮功学员被劫持之后,洗脑班往往采用隔离的手段,把学员们一个个孤立起来,关在房间里,长时间不让与其他学员接触,甚至长时间不让出屋,妄图用这种手段摧毁学员的意志。

6、包夹监控。所有洗脑班都采用了包夹制度,就是让单位或社区出俩个人,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控制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具体执行恶党的看管指令。这些包夹有的为虎作伥,有的麻木不仁,当然也有些在法轮功学员慈悲讲述中明白了真相,力所能及的为法轮功学员提供方便。

7、肉体折磨。大部份洗脑班都存在肉体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现象,从罚站罚坐、长时间不让睡觉、毒打、性侵等等手段多种多样。有的被折磨致死、致残、致疯。

8、编造传播假经文,欺骗毒害法轮功学员。“610”恶徒为了迷惑法轮功学员,达到其邪恶目的,篡改歪曲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假冒李先生名讳编造假经文传给学员。有的学法不深的学员因受欺骗背叛大法,出来后又将这些假货到处传,起到了更坏的作用。

9、转送劳教所、监狱进一步迫害。对部份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恶徒如果觉得黔驴技穷了,就会将这种迫害升级,直接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劳教所、监狱加重迫害。

下面我们看看曝光出来的部份案例:

(1)2000年春,河南镇平县很多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却引起了当地政府职能部门不法之徒的恐慌,当地政府官员蛮横的将一些大法学员投入监狱,非法拘留或劳教,还利用洗脑班对其余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2000年夏,当地政府同教委首先在教育系统办起了第一个洗脑班,对象是曾经进京上访的修炼法轮功的教师或他们认为应该抓的修炼法轮功的教师,地点设在镇平县教育宾馆,时间约十几天。 在此期间,被强行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完全没有人身自由,每天强迫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和批判材料,被强迫放弃修炼。恶徒以“再炼就开除公职”相威胁。洗脑班在法轮功学员们的坚决抵制下草草收场。但被抓者的高额“学费”先由各单位垫付,多数又向大法学员勒索。 2000年腊月,镇平县恶徒在上级指示下,在城关镇成人学校和侯集镇又同时开办了两个洗脑班,对象仍是所谓“顽固”者。侯集镇政府以欺骗大法学员去开会和强行绑架的方式把法轮功学员们集中到一所无人居住的民宅,进行迫害,这次迫害历时半年,约12人受到迫害。

具体恶行: 每隔一、两个晚上,镇政府就派一些干部来殴打、侮辱法轮功学员。有时花钱雇社会上的流氓。在寒冷的冬天,地上结了薄冰,他们强行让法轮功学员跪在地上,殴打、辱骂。有时拿一些细木棍抽打大法学员的耳朵。当时身为镇党委书记的姚金波竟带头作恶,亲自动手扇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几个耳光;当时是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的闫中保,狐假虎威,秽语谩骂;当时是侯集镇党委副书记的王奎邪恶地叫喊:“打死你们算白打死,就算自杀。”当时是守门人的张道勤不断辱骂学员,一连打了一老年法轮功学员几十耳光,这名老年学员后来就在班上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就被直接拉去劳教了。 其中最令人发指的是镇政府雇来的流氓对一女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猥亵,侮辱。后来,此事在社会上被曝光,恶人有所收敛。但后来邪恶之徒竟生出歪门,只给大法学员吃白饭,不让吃一点油和青菜,只有少量的盐和辣椒粉,以此方法折磨学员,妄图瓦解学员的意志。

城关镇的洗脑班则十分伪善,利用劳教所回来的几个“犹大”甜言蜜语进行哄骗。不听从它们就以送进监狱相威胁。有一大法学员,名叫杨荣先,过去因为病重得将死,修炼法轮功后康复。在这个洗脑班上,因为经不起折磨,便违心地妥协,之后被放出了学习班,无奈饱受折磨的身体非常虚弱,出来一个多月后就离开了人世。 当时河南省组织了一个所谓的“帮教团”,由当时河南省610办公室的王少华任处长,亲自带队,在全省各县进行迫害。“帮教团”成员主要是从劳教所回来的“犹大”。在镇平县,他们把两个洗脑班合并成一个班,谎言和暴力是这个班的全部内容。有两个大法学员被他们毫无理由地送到了镇平县看守所。 这两个洗脑班历时约半年,到2001年才结束。受到迫害的有几十人,每个大法学员都被勒索了昂贵的所谓“学费”,从一千元到几千元不等。 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侯集镇又奉命开办了一个洗脑班,只抓到四名大法学员,强行关了十五天。因为抓到的大法学员少,他们便将一名女家属抓去,关了一夜方才放出,家属被打,腰部青了很大一块。

(2)2003年非典期间,首恶之一罗干到焦作孟州市密谋让610和公安局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5月份两个市同时开始非法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强行送进洗脑班,焦作迫害地点是郊区警校培训区旁边的一个院,门一直上锁,外人不准进,里边的人不准出,一个法轮功学员两个包夹,整天强行洗脑,看谎言录像,强迫大法学员做所谓的作业,大法学员写的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他们就打骂。

孟州市5月份开始办洗脑班,当时在孟州市最南边的纸厂里,法轮功学员20多人被关在这里,大门口有恶人看守,一切人不得出入,大法学员不能随便出住室,夜里恶警把人铐在床上,去厕所有人跟着,逼迫大法学员读一些假资料,说不转化是跟××党对抗到底,场合非常阴森。他们说:我们有奖金、工资、我们都不想走了,你们家庭老人没有管,难道还和我们挑战?邪恶之徒又把坚定的大法学员戴上手铐和脚镣,时间十几天,不屈服的送到了焦作洗脑班。

(3)2003年9月27日,三门峡市610在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及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单位不法之徒的配合下,对三门峡地区10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为期两个月。开班第一天,市有关领导参加所谓的开班典礼,一40多岁的男法轮功学员,因坚信大法被非法劳教,被迫害致下肢肌肉萎缩,行动不便,连这样已被迫害致残的人,邪恶之徒也不放过对他的洗脑,并由所在地派出所的恶人强行抬上了会场。正当邪恶之徒诽谤大法时,这位法轮功学员奇迹般地站了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正义之声震慑了邪恶,洪扬了正气。邪恶之徒们恼羞成怒,开始对帮教施加压力,并把非常坚定的4名法轮功学员隔离,且24小时看管,一位60多岁女法轮功学员开饭时走到院中活动一下,便被那些打手们连拉带拽拖回了隔离房间。又一日,610恶徒开会向法轮功学员宣读河南省下发的文件,声称所谓“顽固不化”的,开除公职、劳教或判刑3—5年,并在会上讽刺法轮功学员对其讲真相,这时一位6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慈悲地告诉他这样做是对你的生命负责……话没说完,洗脑班头目张国章跑到该学员跟前,恶狠狠地揪捂这位学员的嘴,抓烂处渗出了血。进班前,帮教人员一个个面色红润,没过几天,都变得粗糙灰暗,特别是一位20出头的女帮教不满地说:“这周围是不是有毒气污染,在这没几天,也不干活也不上夜班,一个个脸怎么变得黢黑,我回单位人人见了就说你咋变成这样了?唉,我得想法回家,可不敢在这呆了。”

(4)自99年7•20以来,漯河市610、国保大队一直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为了达到他们迫害的目的,专门成立了漯河市郾城党校洗脑班。每次办班,上面都拨下来大量的资金,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及本人也交纳一定的钱,因为有这些资金作保障610及参与迫害的人员为了能拿到奖金都特别卖命,不惜昧着自己的良心进行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据统计自99年7•20至今,已举办了十六期洗脑班,累计被强制洗脑迫害的人数已达二百多人次。零八年奥运临近,中共不但没有兑现申奥时改善人权的承诺,却在全国大面积抓捕法轮功学员等异议人士。2008年8月1日,漯河市610、国保大队以奥运为借口,绑架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到漯河市郾城党校洗脑班进行非法迫害。此次被绑架的人员有:高进强、丁喜梅、张桂枝、陈俊莲、刘素枝、马慧珍、郭秀珍、朱花妮、王玲霞、陈卫芳等。张四新、白国强被非法关押在漯河市看守所。

(5)据河南石油勘探局精蜡厂工人梁云英自述,她在二零零二年八月份趁她去买菜的路上将她劫持到南阳政法干校迫害,逼迫她放弃信仰。他们为了转化她,用尽各种卑鄙手法:用手铐铐她,用装衣服的包带勒她的脖子,并在地上划两个脚印让她站在那里不动,稍微移动就拳打脚踢,嘴里还骂着:“打死你就送火葬场”。用污秽的语言辱骂,等等。单位派去做所谓“转化”的人都得了重感冒,只有她没有得,一起去看管她的干部孙冬梅就奇怪的问她为什么没感冒,她就讲大法的美好,修大法身体健康没有病,孙冬梅马上变脸又叫又骂:“我代表共产党整你,看是共产党厉害,还是法轮功厉害!”宣传科长孙同才说:“我们就是要利用这形势,看是共产党能救你,还是法轮功能救你。”还有一个年轻人也边打边说:“看你年纪大,打你是轻的,回家问问你儿子,我们是咋整他的。”

(6)南阳市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的中共邪恶之徒借口“第七届农运会”,于2010年4月下旬在南阳市卧龙岗上的世家快捷酒店办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据悉,是由中共邪党市委书记黄兴维主导、市工委防范科等部门主办的,至今已三个多月。这次邪恶之徒所用阴险毒辣之毒招如下:

1、绑架法轮功学员后,邪恶之徒不仅趁机巨金勒索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钱财,强迫所在单位至少派一人陪同监视法轮功学员,并且还敲诈法轮功学员家属钱财,要求法轮功学员单位与其家人对所勒索钱财保密,以便使黑钱。

2、逼迫每位法轮功学员至少说出一名法轮功学员,然后钱财信息到手后,假惺惺“恩惠”法轮功学员,将其放回,之后就绑架被说出的法轮功学员。然后再勒索钱财、逼迫再说出一名法轮功学员,再放走此法轮功学员,绑架另一被说出的法轮功学员。以此,周而复始的已经有很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邪恶的阴险手段迫害。

3、在法轮功学员被放回前,要求必须写“三书”,另外还阴毒的加了一条,不许被放回家的法轮功学员将洗脑班的任何信息曝光到明慧网。不然不放人。

(7)周口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举办所谓的“培训班”(实质是洗脑班),企图通过办洗脑班强行灌输污蔑大法的谎言和歪理邪说,逼迫法轮功学员背叛大法,放弃信仰。洗脑班设在周口电业局训练场的酒店内(位置在周口看守所北面),为期半个月,每个被逼迫参加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须交“培训费”三千元,其单位还要出三个人陪着(实际是包夹,日夜监视法轮功学员,不得离开),陪者也要每人交三千元伙食、住宿费。周口六一零特务组织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贪婪榨取钱财。据悉,周口有史洪宇(音)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胁迫、诱骗到洗脑班遭受迫害(其余五人待查)。本次洗脑班是由周口六一零头目于义云亲自参与策划和实施的。于义云在六一零这个犯罪岗位上已经干了十年,他受邪党谎言欺骗,为了保住自己头上的官帽(他曾对人说,自己是一个农村孩子,混到这一步不容易,不能因为法轮功的事把官弄丢了),仇视教人向善的大法和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躲在幕后传发、下达迫害密令,策划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

(8)河南省中共政法委2011年6月初非法举办秘密洗脑班,称“河南省法制教育班”,地址在郑州市郊区的晚晴山庄。那里很隐蔽,外表看是老年公寓,里面住着很多老人。但在大院的深处,一个口字型建筑小院内,有栋两层小楼,就是该洗脑班。河南省各地市政法委和“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将法轮功学员绑架、秘密劫持到那里。洗脑班分两层,大概有二十多间屋子,每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屋子里边,每天二十四小时被非法监控,走廊里有监控器。在每个房间的铁门上方是玻璃,每个房间的床对着门,两名被利用的警察轮流看守铁门,不断的有被利用的警察在走廊里走动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动静。晚上九点有四名被称作“帮教”的警察骚扰每个法轮功学员,然后把门从外边锁上,夜间每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一次。早上五点开每个房间的门,不时到房间里乱翻。洗脑班从一楼到二楼,就有三道铁门,其中只有一个通道,有保安把守。第二层有六、七个房间,单独关押法轮功学员,每个房间只住三人──两名“包夹”人员贴身监控一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除吃饭外,其它时间不许下楼。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人身自由,洗脑班人员都是从劳教所、监狱调来的所谓有迫害经验的狱警和邪悟的犹大,他们都穿便服。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进去,第一次会有三位恶人找谈话,态度很伪善,如果法轮功学员拒绝配合,他们马上就撕下伪善的面具,凶神恶煞的恐吓威逼,叫嚣什么“只要我们大笔一挥叫你进监狱,你就得去”云云。 洗脑班恶徒每天都把拒绝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单独拉到一房间坐小凳,逼看诽谤法轮功光碟,进行强行洗脑和精神折磨。有的洗脑班的警察还恬不知耻的说自己就是明慧网上的恶人。他们看明慧网,断章取义,诬陷编造文章,诽谤法轮功。迷惑监视人员,使监视人员和他们一起迫害法轮功学员。

(9)2005年4月份,巩义市610和国保大队强行绑架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进行残酷迫害,他们采用毒打、审问,不让睡觉,软硬兼施等手段迫害学员。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文周被关进一间黑屋迫害,一个多月不让任何人接见,被折磨致病也不放人,对学员的家人敲诈勒索。老人被放出来后就住医院了。另两名女法轮功学员兰巧珍、白春花抵制邪恶迫害,被四、五个恶警毒打,倒在地上。后洗脑班把县医院医生叫来看情况如何,恶医硬说她俩是装的。结果,洗脑班结束后,就把她俩关押到巩义市看守所,至今还在迫害。孝南村的法轮功学员都远联被不法人员迫害得精神失常。在这几年中,经济上他们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现金高达一人就有一万多元,连70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也要勒索3000多元。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