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实物证据

辽宁朝阳市劳教所“法轮功”劳教人员转化综合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辽宁省朝阳市劳教所(又称西大营子劳教所/教养院)位于西大营子北山上,无数朝阳本地及从外省市调入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受古今中外最恶毒、最卑劣也是最泯灭人性的手段折磨摧残,成为朝阳这座辽西小城永远也抹不去的历史伤痛。

(图一)google
(图一)google map搜到的劳教所全景,红线标出的及此“综合楼”的位置。

朝阳市劳教所内有座所谓“法轮功”劳教人员教育转化综合楼,是当地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拨专款370万元新建的楼房。此楼位于劳教所的中心位置,高四层,青灰色,外表采用西式的拱形装饰,都是空心的石膏帖嵌入墙体做的,非常不牢固,现很多已脱落。所有的劳教人员都被关在此楼内。

(图二)右侧的建筑及此楼的后面,左侧的建筑(在院外)是办公楼
(图二)右侧的建筑及此楼的后面,左侧的建筑(在院外)是办公楼

(图三)从左侧拍到的楼名
(图三)从左侧拍到的楼名

从图三,可以清楚的看到如下内容:
工程名称: “法轮功”劳教人员教育转化综合楼
建设单位: 朝阳市劳动教养院
设计单位: 朝阳市建筑设计院
施工单位: 朝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施工负责人: 刘国辉
开工日期: 二零零一年十月
竣工日期: 二零零二年八月

楼内除一楼外,其它各层均设有监室,靠右侧。监室内有24小时的监控,宿舍,教室,阅览室,厕所等都在其中。里面还有个所谓的“心理咨询室”,从来没有打开过,里面摆放着一张可以捆绑手脚的抻床。人多时每层会有100多名被劳教人员,活动区域非常狭小。

(图四)宿舍

十四年来劳教所是中共用来非法关押、酷刑、奴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机构。如果在法轮功修炼者向外界披露迫害真相的网站明慧网搜索栏内键入“西大营子”几个字,会搜索到240个结果,关于西大营子劳教所的迫害案例的报道从2002年起从来就没有间断过。

据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八日一篇题为《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4)》的文章报道,劳教所经常使用的酷刑有:几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电棍插入肛门、口腔等要害部位,身上皮肤被电烧焦、烧糊、长时间电击皮肤被烫熟,强大的电击摧残把人致疯、致残、致死的;受刑坐凳:是铁的,直径约二十厘米,高约三十厘米,上面凹凸不平,有很多棱,坐了三、四天,下半身麻木,活动不灵,大小便都不知道;酷刑“开飞机”:脚尖离墙十公分,猫着腰头顶脚尖,双手反背竖直向上,这一姿势长时间保持,脸都控肿了。

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有被关小号(禁闭)的经历。图七所示的就是位于一楼左侧的禁闭室的外门。里面有几个一米见方的铁栏围成的小黑屋。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中旬,劳教院长金玉成亲自召集院长助理程贺田、管理科警察杜垒、四大队大队长戚永顺等多名警察开始 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在一楼禁闭室,高压电棍把北票矿务局工程师刘学电得大声惨叫,凄厉的叫声连住在二楼的法轮功学员们都听得清清楚楚。六十六岁的退休教师杨修凡被连续电击了几天,他的手背、脖子、头部大面积出现红疙瘩黄水泡。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劳教院长金玉成组织有杜垒、四大队戚勇顺、房金森等人,再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残酷迫害,金玉成叫与其一起当过兵的战友、羊山镇法轮功学员倪俊华(男,53岁)跪在他的面前,由恶警杜垒等人用多根电棍在他的脸上、脖子上电击,其中一根塞到倪俊华口中电击达十几分钟之久。法轮功学员刘学被7根电棍同时电击,电的上气不接下气、呼吸急而短促,脸色煞白,面部表情十分痛苦。

(图五)禁闭室
(图五)禁闭室

(图六)走廊
(图六)走廊

同时,劳教所各大队警察为了创收,往自己的腰包里弄钱,长期奴役劳教人员从事超负荷劳动。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的一篇题为《辽宁朝阳市劳教所奴役九名法轮功学员》的报道:他们每天被奴役工作9小时,生产爆竹,每天生活相当清苦,两餐窝头,一顿馒头,除了萝卜就是白菜,没有油水,想吃些猪油,都得自己掏钱买,每个月只给7元钱补贴,一般给点吃的,或者卫生用品。那里要买东西,更是昂贵,可和五星级饭店相比。很多奴役劳动都在后院的“习艺楼”(图七)内进行。据法轮功学员介绍,类似的奴役劳动包括外出挖地沟,编藤椅,编中国结,搓香等。同时劳教所很少为劳教人员配备劳动保护用品。同时劳教所提供的饭菜却是最低劣的,很多警察还大言不惭地说:“上面(指司法局)给你们定的伙食标准是每人100多块,也就能吃这个了。有钱就自己定菜呗!”所谓的定菜,就是让买警察食堂一个厨师送的外买,往往很贵,很多人都支付不起。

(图七)习艺楼
(图七)习艺楼

中共的劳教制度始于五十年代末期对“右派分子”的迫害。在过去十四年来被中共江泽民集团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真善忍”修心向善的好人,他们只因为坚持信仰,向民众讲真相,行使宪法赋予的信仰和言论的权利,就被中共警察投入劳教所所谓的“转化”,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酷刑折磨,很多人被折磨致死。与此同时,劳教所为牟取暴利,强迫法轮功学员进行超强的奴役劳动,很多奴役劳动是在有毒有害的环境下进行,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教所居然把法轮功学员作为奴工进行买卖。如二零零九年五月,朝阳西大营子劳教所从北京新安劳教所开始“购买”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充当奴工。二零一零年六月又购买了第四批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每批购买四十人,每人八百元钱。比如,二零一零年从北京被“贩卖”到辽宁朝阳的法轮功学员有:刘文(河北涿州人);邢亦新(河北承德人);李谦(山东德州人);刘兴东(黑龙江人);王方甫 ( 河北张家口人);胡庆(贵州人);张晓东(新彊乌鲁木齐人);于洪涛(黑龙江伊春人),任宏伟(辽宁抚顺人,王彦明(山东人),曾泰(四川人),还有不知 姓名的。另外,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新安劳教所的河北籍法轮功学员李子明,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被转往朝阳市劳教所继续迫害。

(图八)发霉的玉米面发糕和萝卜咸菜
(图八)发霉的玉米面发糕和萝卜咸菜

中共劳教制度不经过法律程序就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在国内外受到广泛的谴责,被联合国列为应该立即取缔的邪恶专制制度。在过去十四年的时间里,法轮功学员一直致力于揭露中共劳教所的罪恶,明慧网上几乎每天都有揭露劳教所酷刑和奴役迫害的报道发表。随着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反迫害以及国内外各界的谴责,中共劳教所解体。但是中共仍然以其它各种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比如操纵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投入冤狱,或者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进行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

据了解,朝阳市中共邪党头目王明玉(邪党市委书记),九月十六日在朝阳市公安局报送的《公安要情专报》第43期中的一篇有关千名警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行动的文章中做出所谓批示,无奈的声称,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是什么“长期斗争,贵在坚持、重在长效”,并指示朝阳市公安局在迫害法轮功的行动中,要“周密部署,加强打击力度,务求实效,坚持‘只打只干不说’。”与之沆瀣一气,朝阳市公安局长李超指令印发《全市公安机关打防管控服建二十项计划》(朝公[2013]44号)文件,下发到各警种部门,要求在十二月十五日前在朝阳地区至少绑架一百一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并做出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

自古邪不压正,中共邪党气数已尽。在此郑重警告中共邪党的帮凶与直接施恶者,如果要一意孤行迫害良善,上天的惩罚不远了。你们也都有家庭,也都想往幸福的生活,为什么还要如此糊涂的用手中的权力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善良人呢?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请赶快停止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