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干部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晚上十点钟,我打工回来刚躺下,就听到有人敲我家的门。我仔细听了听,是大队的人领着镇干部来了。我打开门问他们这么晚了来干什么?他们说:“去大队谈话”,就这样把我从家里骗出来。走到大队门口,那里停了一辆车,他们什么话也没谈,好几个人把我推上车,拉到镇上的一间大房子里。这里已被他们抓来很多的炼功人。

当晚他们对每个人单独轮流迫害,不让其他人看见。我被铐在一间小房里的铁床头上,两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电棍打我,逼我放弃修炼。我不放弃,他们两个就轮流打我,打倒了就拉起来再打,直到我站不起来。那时已到深夜,他们找了两个人,把我拖到原来的那间大房里。坐、躺就是冰冷的水泥地,我因被打得不能坐立,只能躺在水泥地上。后来一个炼功人找人拿来一些厚纸片,这才不那么冷啦。第二天,我看见我的双手和身上被打的都成了黑色,手肿的象馒头一样。他们心虚,怕别人看见,就把我单独关在小房间里。

一位村干部走進来问我:“你们炼功的被打成这样,还说炼啊?”我说:“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不贪不占,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你说不好吗?这有什么错?!”他说:“你们真的是按‘真善忍’做的吗?”我说:“是真的。”他说:“我也试过,可很难做到,我不行,做不到!”我告诉他:“你从小事做起,慢慢就做到了,我们就是这样逐渐做到的,你看我被他们打成这样,我也不记恨他们。”他听完后明白了,点点头笑着走了。当天晚上他送来了一床棉被给我用。他还向镇长请求放人,镇长不答应。

等到第四天晚上,我已绝食抗议四天四夜,头晕目眩,心跳加快,全身发抖。村干部再次要求放人,镇长还是不让放,村干部说:“以后她出现什么问题,你全权负责。”接着说:“人都成这样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这样他找了车,深夜把我送回家,他俩把我抬進屋里。

回家后第二天,他叫大队给出点钱买点吃的,他知道我因多次受迫害、被勒索钱财,家中钱、粮很紧张,还有外债,靠打工挣个现用的。我强打起精神说:“我是炼功人,不能要别人的东西。”他说:“你不要大队的,这算我给你的。”我说,“你的钱我更不能要,家里的粮食还能维持一阵子。我没事,你放心吧,回来炼几天功很快就会好的,就能打工了。”我又说,“你看他们把我打成这样,应该照张相留个见证。”他说,“你们法轮功平反时,我为你做证。”还说:“早知道这样的结果,那天我就不跟他们来找你了。”

不到一星期时间,他又来看我,他一進家门:“呀,你好了!”我说:“你看我没吃药,没打针,学法炼功好的很快吧!”他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领悟了大法弟子为世人的觉醒,而无怨无恨的承受和洪大的宽容。

我虽然心、身遭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苦,可看到一个生命明白了真相、有了善念、能帮助修炼人,这是一个生命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为他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