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二人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在这开天辟地都不曾有的万古机缘,是师父的慈悲苦度,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为我们承受了巨大痛苦,使原本业力满身的我们走上返本归真的道路,助师正法。我们是宇宙中最幸运最幸福的生命啊!对大法,对师父的恩德我们千言万语说不尽、道不完,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

下面是我们母女二人修炼过程中的点滴(其中甲表示母亲的自诉,乙表示女儿的自诉,其余部份为共同完成),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大家分享,共同见证师尊的洪恩与大法的威德。在不断的放弃人的执着心的修炼过程中,做好三件事。用坚如磐石的意志跟师父回家,按师父的要求多救人,助师正法,完成史前大愿。

一、得来不易的修炼机缘

甲: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家周围有些炼法轮功的,所以我耳闻目睹的知道一些法轮功的事。有一次,炼法轮功的一个邻居把自己炼功时拍的照片给我看,她头顶上和打坐的地方都被圆型的红光罩着,包围着,我那时什么也不懂只知道神奇好看。另外一个邻居也告诉我,这个功法很好,你来学嘛。那时我悟性差,忙在常人中就是走不進来。

直到二零零五年,由于丈夫去世,一人在家感到害怕,一外地大法弟子告诉我,你来炼法轮功就不害怕了,我带着去试一试的想法到了外地,当晚外地大法弟子就让我和她一起炼功,当炼到抱轮时,我就感到两臂间有法轮在旋转。后来,外地同修带着大法书和炼功磁带随我回到我家,我们一起改字、炼功、学法,就这样我幸运的走進了大法修炼。

二十多天后外地同修回去了,我又一人在家,但完全没有原来那种害怕了,真象师父在法中讲的:“正法修炼是有师父和众神与天兵看护的。”“为什么有些学员一修炼就胆子大起来了,过去不敢走黑路,修炼大法以后也敢走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更神奇的是,我原来的哮喘,美尼尔氏症,高血压,咽炎等疾病不知不觉全没了,都好啦。“当然,首先得去你身体不好的东西,包括疾病。”“当然有许多学员是有病的,因为你是个真正修炼的人,我们要给你做这件事情。”(《转法轮》)大法给我破了这些迷,使我找到了人生真谛,一路走来,七个年头,一颗药没吃,精神状态很好,走路一身轻,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救度,是大法改变了我,我感谢师尊,感谢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

得法的第一年,我不认识同修也没有学法小组,自己在家独修,每天早晨有声音叫醒我,醒来看时钟准是要发正念的时间,知道是师父在管我,可是自己就是不精進,每天炼功,但不重视学法,有时间看一会儿,有事就把书放下了,根本没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直到女儿大学毕业回到家中,偶然的机会,遇到多年前叫我去炼功的邻居,她给我们带来了上明慧网的破网软件,又把我们带到学法小组,我们才真正溶入到修炼的集体环境中。我们真切的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做的,知道师父就在身边,使自己更坚定的信师信法。

乙:我从小就很喜欢看神仙故事,对远古文明、超自然现象与对外星生命等等的探索都非常感兴趣。也许这些都是生命过程中留下的痕迹吧。上初中时,我得法了。那是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全国到处都有法轮功的炼功点。我家附近就有一个,炼法轮功的邻居常叫我妈妈去炼功。有一次那位邻居又来向我们洪法,说:人体是个小宇宙,问我相不相信,我说相信啊。因为我曾在某个动画片里听到过类似的说法,现在悟到那是师父为我能得法而做的安排。自那以后不久,邻居就叫我去炼功点炼功了。我们每天晚上六点半到炼功点和几十位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只依稀记得当时整个场充满了说不出的祥和。炼功一个月后,我们搬了家,又因为我学习时间紧,父母就不让我炼了。虽然我只炼了一个月,也没有深入的学法,但大法在我心里已经埋下了种子,即使我没有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也在心里跟师父说有机会我还要炼。

再后来,我到离家较远的外地读附中,就再也没接触过大法和大法弟子。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电视上铺天盖地的诬蔑宣传,我又听到了法轮功。但遗憾的是,由于自己没能学好法,只是凭着先天本性那面认为大法好,根本没能从理性上认识修炼是什么,再看到那一幕幕欺骗煽动性极强的造假画面,我分不清真假,怕心,面子心,误认为自己受骗上当的心,使我迷失了,甚至在同学们的玩笑中说了不该说的话。从那以后,我完全迷失在常人中,浑浑噩噩过了六年,虽然偶尔想起自己曾在心里跟师父发的愿,但很快又想那不过是儿时愚昧的想法。

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二零零五年,妈妈得法半年后,我得知以前反对我炼功的妈妈竟炼法轮功了,当妈妈问我炼不炼时,我没有多想,说:“要炼。”虽我心里还有不解、疑惑,但师父给了我从新走回大法的机会,安排外地的同修给我们讲了自焚真相,还给了我们《九评共产党》和其它的真相资料。看完这些资料后,我完全清醒了,看清了共产邪党的谎言和真面目,认定修炼大法没有错,自此以后坚定的和妈妈一起在大法中修炼。

二、学法是基础,上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

自从有了学法小组和明慧网,从同修们的交流中,我们看到了自己在学法上和同修们的差距;在大量学法中我们也看到,师父几乎在每次讲法中都叮嘱大法弟子要多学法、学好法。我们理解学好法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个人修炼的根本保证和基础。我们本来就起步晚,个人修炼与正法时期修炼同时進行,就更应该抓紧时间多学法,才能更深入的理解师父法中的内涵,从而修好自己、走正自己的路、救度众生,不辜负师父赋予我们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荣耀。所以几年来,除了特殊情况外,我们每天上午都学习《转法轮》,雷打不动。从开始的每天一讲,两讲,再到三讲,保证大量学法。在与同修交流时,有同修提出上午学三讲速度太快了,是不是影响学法质量。但通过学法的深入和实践,我们发现学好法不在于速度快慢,关键是能不能学法入心。只要能保持理智清醒、学法入心,读书快一点,既保证了学法质量也能保证学法的数量,是更好的事。如果学法干扰大,学法时思想溜号,犯迷糊,那就变换方式,强化学法,背法或抄法。

乙:比如,我前段时间学法状态就不是很好,学法时思想不静,所以我就改为每天上午先读两讲,再边抄边背法到中午十二点发正念。背法就一句一句的背,不反复,一直顺着背下去。在这样强化学法过程中,我的思想能静下来了,又能看到深层的法理了,感觉很好。

晚上,我们也抽时间学《转法轮》以外的师父讲法。学师父的其他讲法也按明慧网上的顺序系统的学,不挑着学。随着系统的学法,我们体会到,在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中我们遇到的问题,师父在各地讲法和解答学员提问中早都告诉我们怎么做了,答案早已写在书里,只要我们去学法,就会得到师父的慈悲点化。

我们悟到越是事情做的多时,越是要保证时间学法。心中有了法,做事事半功倍,才不会被干事心干扰,才能不慌、不急、不躁、不乱,理智清醒的做证实法的事。绝对不能只做事不学法,那样就是常人在做事,做的再多也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达不到应有的效果。而且如果忽视学法而忙于做事,做事效率不仅低,干扰也大。比如打印资料,虽然打印机运行正常但打出来的资料废品多,或者打印机干脆就出问题,不能正常运行工作,既浪费时间,又浪费大法资源。我们悟到出现这些干扰也是由于没摆正大法与大法弟子与大法弟子证实法之间的关系,是把自己要做的事看的比法重要,摆在大法的前面了。

在正法修炼的特殊时期,在中国大陆还存在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情况下,明慧网无疑为全世界大法弟子提供了一个可以传递信息、交流、切磋、共同提高的不可缺少的环境,如果把每个大法弟子比喻成一条脉,那明慧网就是百脉万脉交会的精华之处,蕴含着无限的智慧与能量。

师父让我们重大问题一定看明慧网的态度,我们悟到,要跟上正法進程,就一定要经常上明慧网。所以自从我们得到破网软件以来,就一直坚持上明慧网,即使在封网严重的时候我们都没有间断过。同时,根据明慧网上的大方向调整证实法的项目,比如师父说真相币好,我们就大量制作真相币;从二零零九年开始,明慧网就有同修交流发神韵光盘要面对面的发,从那年起我们就面对面发;二零一零年,明慧网上同修大量交流用手机短信、彩信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间隔,大面积传播真相、救众生,我们就开始用手机发彩信救人了;后来随着正法進程突飞猛進的突破,同修们又推广打真相电话项目,我们就开始用电话语音救人。

在打真相电话的过程中,我们觉的这种方式很好,就想要是能有针对揭露当地邪恶的语音内容那多好啊,但我们不能总依赖明慧同修,那也是等、靠、要,于是就试着自己编写广播稿由明慧同修帮忙修改、录音,做成揭露当地邪恶或营救同修的真相电话;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们不能有地区差异的分别心和私心,所以针对其它地区的真相电话稿,有多余时间我们也写。在发彩信的过程中,开始时我们发的彩信内容简单,形式单一,信息量也不足,就想,如果能将我们的真相彩信做成常人的手机报一样的效果多好啊。学习师父的讲法,我们悟到三界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只要是为了救度众生,正神都在帮着做,路越走越宽。果然不久后,同修们开发了编写彩信软件,能编写出图文并茂还能带动画、音乐的彩信来。现在我们也学着编写彩信投稿了,圆容明慧网。我们在常人中的所学之长,与在大法修炼中师父赋予的智慧,这一切也都是大法的资源,都应资源共享,为大法所用,所以我们就尽量发挥专长去做。

今年自薄王事件以后,民众的翻墙需求明显扩大,我们感受到正法形势变化更快了,应该立即配合广传破网软件。于是我们制作破网软件数量,从一星期五十张增长到最多时候一星期六百张都还不够。今年最热那段时间,我们家两套机器(刻录塔、电脑、打印机)同时运行。为了散热,风扇都用来吹机器和打出来的光盘,自己也顾不上扇,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乙:后来去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别的同修说热,自己也没多大感觉,我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扩大了忍耐力,真是一举多得呀。

三、讲真相,证实法

贴真相资料

甲:有一天邻居问我,得法多久啦。我说快一年了,她说该出来讲真相啦。在学法小组,虽然同修也要交流讲真相证实法的事,但我从来没做过,也不知道从哪做起。第二天刚打开家门,发现一份真相资料装在门锁上方的扶手框中,当时就悟到这是师父在帮助、点化我们,让我们知道可以这样做起,就这样我们开始走上了讲真相证实法的路。开始时我们在小组拿资料,然后回家用信封装好,在信封背面贴上一寸长的双面胶,到居民小区去贴在每家住户的门边。每次出去时边走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走到单元口时发一念告诉众生:我们给你们送真相资料、救你们来了,每次都很顺利。后来拿的资料不够用,怎么办?我们商量,家中人员简单,经济状况也比较好,于是就决定在自己家开朵小花。我们根据本片区发生的事情,从明慧网下载最新资料,每天,一个人在家做资料,一个人骑自行车出去发放。每到一个小区从里边的单元开始往外做,从最高那层往一楼做,把带出去的资料发放完,快速返回,也没有什么怕心,一段时期下来,回头一看,以自己家为中心方圆几里的小区大院,基本上做完一遍。这些都是师父加持,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手脚而已。

在这过程中也有执着心暴露出来,记得有一次,有个片区的一个同修被绑架被非法开庭,我就想快把真相揭露出来,让民众都知道。于是用了几天时间把那片区大小居民楼里全贴满了真相资料。那片区较大,有个社区漏掉了,一天我带着资料再到那片小区去,怎么也找不到该社区,着急心出来了,忘记了发正念,在小区转了一个多小时没找着,只得放弃。骑车来到另一大院,贴了三个单元,到四个单元四楼梯口往下走时,一个从外面回来的中年男子和我对面而过,他手拿着水杯。那时四楼已经贴了真相,我手上还拿着三封正准备往三楼贴的资料,他看到了我手上拿着资料,我当时很淡定,也没多想。当我还没走下三楼,就听到四楼咚一声往桌上放水杯的声音和急速关门声,伴着往楼下跑的咚咚咚的脚步声。这时我手上拿着没来得及贴的资料,以从未有过的飞快速度瞬间就跑到楼下,骑上自行车安全的离开了。

回头向内找,在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下,虽然有惊无险,但今天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呢?其实是我执着非要找到那社区,非要把那片区做完的干事心,还隐藏着显示自己能干的显示心和在信封背面贴上大大的红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理智的心,要是明白真相人他会接受,当不明真相的人揭下信封,马上看到大红字,他不接受时就会做坏事,会给自己带来危险。想起来有点后怕,要不是师父加持,我不可能跑那么快,虽然我天目看不到,但深深的感受到伟大的师尊时刻对我们的看护和倾注的慈悲。

面对面发神韵光盘

在看了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以及与学法组同修们交流后,我们认识到神韵是师父亲自带着弟子做的世界第一秀,不论从敬师敬法的角度还是从神韵本身的品牌角度讲,都不能象其它真相资料那样随意散发,应该郑重的面对面赠送给有缘的世人。但以前没有面对面发神韵光盘的经验,就是面对面讲真相都做的比较少。

在学法组交流中,看到同修们已经能在公园里堂堂正正大面积发神韵光盘,而且世人还争先恐后的要光盘时,就看到了我们自己的差距,也想赶快突破,能象同修那样广传神韵。听同修交流说哪里人越多,哪里越好发。于是我们就想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公园里去发,那里人很多。于是第二天我们揣了几十张光盘,雄心勃勃的去了公园。可進了公园,我们就犯难了,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顾虑心、怕心、不知怎么讲的心统统出来了,我们傻傻的在公园里转了一圈,结果一张也没发出去,最后又揣着神韵,蔫蔫的回家了。

回来后,我们向内找,认识到我们这是在学人,盲目的认为同修都能怎样做,我们也能怎样做,并没有真正从法中升华上来。发神韵光盘可不是常人发传单呀,同修是去掉人心和观念后以神念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且每个大法弟子的路都不同,不是能照搬来的。“其实不管你是国内国外的,还是在哪里,大法弟子的修炼哪,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说没有榜样,没有参照,只能去借鉴,看人家的正念作用下做的那些事情;你要想按照他怎么做你怎么做、他做什么你做什么照搬,你就做错了。”(《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后来,我们不再强调每天必须发出去多少,而是一切由师父安排,随机而行,不论是在买菜、逛商店、等红绿灯、等车还是避雨时,只要是身边的人,我们都给神韵。还有很多时候,当我们進哪家商店,马上就会跟進来一群人,那都是师父安排来得光盘的生命啊。有时候光盘不够发,看着那些没得到神韵的世人,我们都会感到很遗憾,感慨自己的光盘又带少了。当然我们也遇到过不要的,骂人的等等,不过我们知道那是师父安排给我们提高的机会,帮我们去掉人心。开始时,常受世人的态度干扰,但我们也没因此而灰心,继续将神韵光盘给其他有缘人。当我们一点一点去掉自己怕这怕那的心、顾虑心、面子心、攀比心、欢喜心、失落心、显示心、争斗心等等人心时,发现世人的态度也不同了,接收神韵晚会光盘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当看到跳舞的人群,或是参加婚礼时,我们也能坦然的大量发神韵光盘了。二零零九年,我们的主要项目就是出去面对面发神韵光盘,每天十多张,五十多张不等。

乙:有一次,我们到公园发神韵光盘,当时去的比较晚,游人们大多在往公园外走了,我们也想能早点发完,回家赶上六点全球发正念。我们在公园里转了一圈,碰着游人就过去发,但觉得这样有点慢,当我们走到出公园的必经之路时,看见几个发楼盘广告的人就站那给经过这里的游人发广告,我们就想,常人能在这里发广告,我们的神韵晚会金光闪闪,为什么不能在这发呢?于是我们也站在那里,等游人走过来,就微笑着把神韵晚会递给他们,并告诉他们这是全球华人新年晚会,难得一见的世界第一秀,游客们大多高兴的拿走了。当我们还剩一些时(记不清是十多张还是二十多张了),一下来了一群中年妇女,我们迎上去,问她们家里有没有DVD播放器,我们想送她们神韵晚会的光盘,她们有的人说有,有的好奇的问是什么。我们把神韵介绍给她们,她们有人说,今天真幸运,偶尔来这里,还能遇到这样的好事。原来她们是几十年的老同学,今天是来公园聚会的。后来她们把我们剩下的光盘都要了,很高兴的离开了,我们也能赶在六点之前回家,真是谢谢师父的慈悲安排。

还有一次,也是在公园里,那天天气很好,又是放假,公园的人很多。我们一边走,一边请师父将有缘的众生帮我们引到身边。当我们走到湖边时,见到一对中年夫妇,妈妈就过去向他们介绍神韵,说这是海外华人举办的新年晚会,演出的都是中国古老的传统文化,包括民族舞、民间舞、和古典舞,这是世界华人的骄傲,在海外演出时,感动了各族裔的观众。那位女士听了很感兴趣,问为什么要送给他们,妈妈说,这是海外华人给大陆同胞的礼物,他们在海外洪扬中国的传统文化,作为我们中国人自己,更有必要了解和恢复自己的文化。由于妈妈当时说的是普通话,那位女士听了很激动,只见她一只手握着妈妈的手,另一只手拍在自己的胸口上,说:“你是华侨吗?我也是中国人!”这时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她的眼睛有些发红。

有一次我们给我的小学老师家送了一张神韵,后来得知这位老师的腿被车撞伤了,我们到她家看她。去了之后,我告诉她看神韵有奇效,问之前给她的光盘看没有,她说还没看呢,不会放,家里的孩子对这(指法轮功)也不太理解,怕放了惹麻烦。我们就给她和她丈夫讲了真相,并帮他们做了三退,之后,让她丈夫把光盘找出来,我帮他们放。当神韵晚会开始,当舞台拉开幕布时,这位小学老师一下来了精神,一边看一边赞叹:原来这么好看啊,多高雅的嘛,多有品味的,舞也跳得好,衣服也好看,一点不像(大陆)电视上那些啥子晚会哦,又吵闹又低俗,人的衣服还夸张的很。她丈夫也说,是嘛,你看这些人都是有功夫的,字幕都是繁体字。后来我们走时,告诉他们没事就放来看,这么好的东西,要经常看。她和丈夫点头说,就是。

面对面讲真相

刚开始讲真相、劝三退时,我们主要是向自己的亲朋好友讲。随着面对面发神韵光盘和心性的提高,我们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的机会也多了。

我们讲真相没有固定模式,没有固定地点,有时单独讲,有时我们配合一起讲。只要我们随时保持正念,亲切待人,衣着得体,顺着世人的喜好执着讲,针对世人的心结讲,把握着基本真相,一般都能劝退。有时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我们都主动帮忙,然后很自然就给世人讲真相,劝退。当我们将大法弟子好的精神面貌展现给世人时,世人就会认可大法弟子是好人,法轮功就是好。一起讲真相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互相间的配合。如果我们之间有人个人观念太强,或听不惯同修讲的,心里抵触,都会直接影响到讲真相效果,这时听真相的世人就象一面镜子,马上就会反映出对真相的不接受和不理解。

过程中,我们也清楚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安排,比如,突然有陌生人走到我们身边唱歌,或和我们说话,甚至有不认识的人像老熟人一样过来和我们打招呼等等。有一次我们给汽车司机讲真相,由于当时只顾着讲真相,司机也听的非常投入,结果路走错了,比平时多用了十多块钱。司机非常不好意思,要把多的钱还给我们,但我们体谅他说,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也没少跑路,开车也不容易,就不要他的钱,司机说你们人真是太好了。

乙:这里再讲讲在火车上讲真相的事。有一年我们和同修去北京办事,要在北京呆一段时间,而那几天,我特别“想”吃辣子豆豉,所以我们就特意在家炒了一瓶辣子豆豉当作下饭菜带在身上。有趣的是,我们没想到这瓶辣子豆豉竟是师父为我们准备的救人引线。

我们是坐火车去北京的。开始时我们和同修不在同一节车厢。本来她想让我们和她同座的旅客换一下,但当时那两个夫妻旅客没弄懂她的意思,就没同意,于是等放好行李后,同修就到我们铺位来玩。不久,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他住我们上铺。他坐在靠窗的坐凳上说,现在的社会风气很不好。妈妈说,风气不好也是政府行为,于是他就和妈妈聊起来了。聊了一会儿,妈妈就以第三者身份想给他讲真相,问他知不知道法轮功,听说法轮功都是被冤枉的,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他说他知道,说自己就是管这个的,还劝妈妈不要去炼,然后他接着说的都是电视上诬蔑造谣的那一套。妈妈问他是哪里工作的,他就说自己是市政府的。在摆谈中,得知他的老父亲信神,现在得了病,想到各地寺庙拜一拜,于是他就带老父亲到各地寺庙看看。他原本打算坐飞机回北京,可是种种原因吧,只能坐火车回去了。

后来他坐到了我们的对面下铺,一见我们放在餐桌上的豆豉就乐了,说你们还有这个,我就喜欢这个。

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于是就和同修达成一致,请师父加持,打开我们的智慧,一定将他救下来。我们相互配合,一人跟他讲,其他人就发正念,如果有没讲到位的,其他人又接着补充。

妈妈主要讲法轮功的真相,我就从中国的传统文化方面讲,同修一直默默的发着正念。我们聊了很多,一点一点打开他的误区,看他对老父亲一片孝心,妈妈就说,看来你是一个孝子啊。现在的庙都被搞成休闲旅游的地方了,哪有什么真佛?拜也没有用啊,现在真佛已经不在庙里了。你那么孝顺,我听说九个保命的字,好多人得了不治之症,念这几个字都好了,以前我们碰到一个八十几岁的太婆,直肠癌,念这几个字都念好了,你就叫你父亲念嘛。那位男子问哪九个字,妈妈告诉他,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我们又问他知不知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时,他很惊讶,说他知道有活摘,但不知道是活摘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于是我们又给他讲了活摘器官的真相,他听后非常震惊,说自己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还说“共产党这样搞下去迟早要完蛋”,看得出他是个良心未泯的善良人。我们劝他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了,多上网突破封锁了解真相,还说,如果他想了解真实的法轮功,那就找能接触到的大法弟子借一本《转法轮》来看一看,他同意了。

讲到这儿,他就去看隔壁的乘客打牌去了。同修也回到了她的车厢。等到十二点发正念时,我到同修的座位和她一起发正念。当我们发完正念后,那两位旅客就问我和同修是一起的吗,我们说是呀,这时那对夫妇又同意我们换位子了。我们高兴的谢谢那对夫妻,很快和他们调换了铺位。但是我们也非常遗憾,因为还没有给那政府人员讲到三退,于是请师父帮助,一定帮他办三退。

到了第二天上午,我们想他喜欢吃豆豉,那我们就以请他吃豆豉的名义再去找他劝退。正商量着,就听到他的声音说:还真找到你们了。我们一抬头,都笑起来了,心里直感谢师父。我们热情的让他坐下,说正要请你过来吃豆豉呢,你就来了,我们真是有缘啊。他也笑着说,是呀,我就是过来找豆豉的,昨天还没吃上呢。于是我们把豆豉瓶盖打开,给他拿了双筷子,他满足的把豆豉夹在他的烤面包上吃了起来。我们就在他吃豆豉的时候,劝他说,你那么好的人,不能和中共绑在一起,我们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度过天灭中共的劫难,而且你还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的家人,让他们也能平安,灾难过后全家大团圆。同修问了他的姓,马上帮他取了个叫“智慧”的化名,帮他退出了党团队组织,他非常高兴的同意了。因为他退出邪党是非常“智慧”的选择,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那次北京行,我们在火车上劝退了八个人,他们中有大学生,有商人,有律师,也有军人。

用手机讲真相

乙:后来我们又加入了发彩信,打电话的救人项目中。我们发现世人接收彩信、接听电话的时间长短、态度,都与我们自己当时的状态息息相关。我们正念足,心态稳定时,世人的表现出来的效果就好,一旦我们的思想不能专注,三心二意、分心去办常人的事,效果马上就不好了。比如有一段时间,给世人拨打“天灭中共”的语音,我自己也认真听,思想中没有杂念,心态稳定,自己都被电话中的语音感动落泪,而接到这个电话的众生很多都能完整听完。也有一些时候,我们一边在打电话,一边又進商铺看衣服,结果本来听的好好的,我们一進商铺,世人马上就把电话挂了。而且语音的开头很重要,直接切入主题的内容,不论语音时间长短,接听率都比较高。

在打电话过程中,也有很多感人的事,比如有世人从骂着听真相,到听完真相后对着电话说谢谢;也有世人听完真相后,回拨电话表示支持;让我们要“到处去宣传”;也有的世人听到真相后,拨打转接电话让别人来听的。有一次我在电话中给一个世人直接讲真相劝退,正当帮他取名字的时候,信息受干扰了,对方听不到我的声音,我听见他在电话中着急的说:“喂,喂,这么关键的时候怎么信号不好啊,这什么信号啊?”还让我帮他弟弟也退,还说:“我们的那(邪党员)都是花钱买的。”

在发彩信中,我们遇到的世人有要三退的,也有要学功的,同时也有骂人的、威胁的,所以根据不同的反馈,我们准备好用于回复的彩信,针对不同心结回复。我们手中的号码都不止做一次,都是隔一段时间又换新的内容做。通常我们发彩信或打电话都是步行,不论天冷天热,边走边做,有时要走很远的路,最多时一天做三个小时。

在用手机讲真相中,最容易忽视的就是安全问题。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非常严格的按照明慧同修们总结的安全操作方法操作,但后来做的时间长了,慢慢的也由于求安逸心、侥幸心,对安全问题放松了,甚至有一段时间,直接在家开手机上传彩信。后来师父点化我们这样做有隐患、不安全,又看到同修因不注意手机安全而出现的那么多惨痛教训,最终停止了这样的不理智行为。如果看到其他同修这样做,我们也会马上制止,并与同修交流,为整体负责。

我们理解注意安全并不意味着“怕”,是真正正念正行的表现。正念强,更能站在他人的角度上想问题,为他人着想。而不注意安全的所谓“不怕”是常人的勇气,不是修炼人的正念。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举的例子:“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其实真修弟子不会这么做的。”

在此也希望同修们都能在手机安全问题上真正重视起来,不要再出现不必要的魔难和损失。

四、写劝善信

甲:在配合营救同修中,我们通常以写真相信劝善为主,一般采用手写信,这样效果好,同时信封、邮票、笔种、笔迹、折信纸的方式都变换多样。寄信中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救人的真相信顺利送给收信人,让他明白真相生命得救。

记得刚开始,一同修被绑架绝食,生命垂危。我们除了发正念加持同修还能做什么呢?一天,我心生一念,写劝善信。于是我走到师父法像前合十,请师父加持,弟子要写劝善信。然而我拿起笔写了开头就写不下去了,起身打开电脑進明慧网,一篇劝善信出现在面前,这是师父给我的参考资料。劝善信写好了,我们就计划给参与迫害的同修的单位人员、派出所的人员全寄一封。那段时间,有时我们一起去寄,有时一人去,有时白天去,有时晚上去,最忙的时候一天一顿饭。在师父慈悲加持下,在同修各方面的配合下,这个同修回来了。

在写真相信的过程中,我们时不时也会给各邮局及路边邮筒里放些真相资料,配一封手写短信问候他们,在信封上打上全体邮局工作人员收或邮局工作人员收,世人收到后很高兴。一次为营救同修,我带上几十封劝善信骑着车从东到南,从南到西,走了大半个城。当时天太热,又累又渴,觉的已经达到了极限,就想再跑一家邮局,就回去休息,明天再做。走進邮局,看到两个年轻的女工作人员,其中一人拿着信,对另个说,法轮功又来信了,我一看不就是头天放在邮筒里给邮局人员的信吗?于是我就站在柜台边听她们说,拿着信的女孩打开信看并对另一个说,你看写的多好的,字也写得好。等她看完,我说是啥子嘛,她说是法轮功写的信。我说给我看看,她把信递给我,我就照着信念了一篇,来寄信的都站在那听。我把信还给她,说真的写得好,字那么漂亮。她说我们经常都会收到。我说,听说炼法轮功好多是高级知识份子。那个女孩睁大眼睛问:“真的?”我说:“真的。炼法轮功都是好人。”从邮局出来后,我在心里感激师父,知道是师父让我看到众生得到真相信这一幕,鼓励我。于是,我离开这家邮局后,接着把带出的信全送到各邮局去了。

五、助师正法不忘个人修炼

师父还告诉我们:“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当我们遇到矛盾、或干扰,只要向内找,找到在矛盾中、过关中、考验、干扰中被触动的那些人心,执着和暴露出的不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后天观念,然后否定它、排斥它、不要它,发正念解体它,就没有过不了的巨难险关,矛盾立即化解。“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转法轮》)。在我们修炼过程中,清晰的感受到师父用各种办法暴露我们的人心,使我们认识到从而去掉它,同化大法,提高心性。

去怕心

甲:一次晚上到同修家去,发现他家门口有很多烟头,感到不对劲。我们敲开门,他家人也是同修,告诉我们同修被绑架了。呆了一会儿,我们离开他家,走出大院,我觉的离我们不远处的一个人好像在盯梢,我们和他对面而过,我看那人的眼光越看越像,而且我们往前走他也跟在后面走,就是不超过我们。我给女儿说走快点,但我们快他也跟着快。走了一段,不能再走了,前面就到家。于是我们想甩掉他,就快速的走進一家商店,假装买衣服,当他经过商店门口时,还向商店里望了一眼。他走到前面去了,但他走的很慢,还不时回头看。我们见他已经走远,就穿过马路,绕小路去另一同修家和同修切磋。同修说,如果心不稳就外出走几天。一想是啊,晚上十一点过回到家,发完十二点正念,我们就开始收拾东西,直到三点半,炼完功,学一讲法,七点过,拧着包离开了住处。说来也奇怪,拎着包走在街上,公交车、的士,一辆车都没有,就连平时到处都是的人力车也没有。在街上转了一个多小时又转回家门口,我们相互打趣说:“算了,还是回去。”但谁也不往家走,不知不觉来到一亲戚所住街道。这时对面来个骑车人,当他骑到我面前时那眼光和昨晚看到的那眼光,太像了。我明白了,这怕是魔幻,是随心而化来的。明白是明白了,但怕这东西还压在心里,我们没回去,转身去了另一亲戚处告诉她我们外出几天,没说原由,就去了外地同修家。第二天早晨炼功,炼第二套《法轮桩法》头前抱轮时,我全身开始颤抖,而且越抖越厉害,简直控制不住。我先以为是天冷,问他们冷不冷,他们说不冷,可我还颤抖不停,就在这时,我眼前清晰的映出师尊《洪吟二》中的〈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唰!瞬间我就不颤抖了。我明白是师尊帮我拿掉了“恐惧”的物质,谢谢师父。

事过一年,那个同修再次被绑架。本来我们想这次就不走了,可有一天,一个同修来我家,表情严肃的告诉我们,她听说邪恶说的这次先抓协调人,再抓其他人。我们一听,心又不稳了,但没有前次那么怕。过了两天,突然有人咚、咚、咚使劲敲我家门。这是从未发生过的,猜想是邪恶来敲门,我们不出声,心想,别人以为家里没人就会走,谁知门越敲越响,只好去开门。我隔着门先问是哪个,那人说“是我”。唉,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打开门,是侄儿。他说,你们咋不答应呢,外省亲戚打你座机说欠费,打手机也打不通,到处找不到你们,大家好着急哟。我们心想,这一连串的现象太不正常,还是得外出,随后又到了外地,和同修交流,同修说,一切都是假相。呆了几天,我们回家了。

经过这两次,我们知道是师父让我们去怕心。回想我们狼狈出走的经过又觉的十分可笑。根本上还是信师信法不够,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就在家里,我们还躲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从那以后,我们说好,以后再也不走了,哪也不走了,我们有师在有法在,不论遇到什么,一定不动人心,就再也没走过。

去利益心和怨恨心

甲:在修炼的路上,一路走来,最使我剜心透骨的是修去利益心和怨恨心。学大法前,我也象其他常人一样在利益中摸爬滚打、在股市中挣扎。学大法后,继续泡在股市中,每天在电脑前那颗心随着行情上下翻动,买進卖出。学法两年仍然放不下利益之心,一手抓着神不放,一手抓着人不放,一边学法,一边关注行情,该买该卖,照样進行。

一次,我在发正念中,看见一个肮脏渣滓桶摆在我面前,知道是师父点化:该放下了,但当要全身而退时还是放不下。一次师父又点化,在发正念时,一个大箩筐里面装的全是污泥摆在我面前。发完正念讲给女儿听,她说早就不该炒了,赶紧退出来。我嘴上说,好,不炒了,但到第二天股市开市我依然照旧。不久师父又点化,让我直接站在齐大腿深的极其肮脏油污中,这次我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在常人的利益中已经陷的很深了,要下决心,师父点化的这么清楚,这些利益不就是肮脏渣滓吗?这利益心不是肮脏的执着心吗?这执着心不得要去吗?师父在法中也讲了炼功人不能炒股的法理,我怎么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把自己当成常人了?那常人当然是执著人中的名啊利啊,我是大法弟子利益心怎么就放不下呢?这次一定放下。于是有几天没开电脑,但我心里没真正放下,到下午股市收市时还是忍不住打开电脑看看自己股票是涨是跌,还给自己找托词,多赚点钱做资料好用,于是没过多久又回到原来的状态。直到二零零八年初,一次炒作失误,摔了大跟头,这次清醒了。第二天不管是赚是亏的股票全部清仓,不炒了,从此人也轻松啦。全身心投入证实大法的事情。

通过炒股去利益心后,我认为自己已经看淡钱财,名利心也不重了,但不长时间,师父又给我安排了一次大的心性考验,过了一次大的心性关。事情是由投资钱给女儿和同修的女儿也是同修合伙做生意引起。按常理合伙做生意应该有协议,但她们什么都没有,很快就把生意做起来了。虽然也觉得没有协议有点不妥,由于当时自己也法理不清,就用人情衡量,心想大家都是修炼人,谁都不会占别人的便宜,不会有问题的。结果可想而知,在随后的做生意过程中,各种管理上的问题、经济上的问题不断的出现,又没有得到实质的解决,伴随着这些问题,各种矛盾也随之而来,最后女儿只得退出。那时我总认为自己被利用、切身利益被伤害了,利益心、妒嫉心、怨恨心都暴露出来了。然而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又来了,看到同修那桀骜不驯的表情,心里更愤愤不平了,这时还有人告诉我说,某某某给你女儿找个工作,积了好大的威德哦。虽然当时同修的话很不在法上,但却直接冲击到自己的怨恨心,自私、狭隘、烦乱、愤怒,看不起同修的心通通出来,心性过不去了,心里想到的都是同修的不足和自己的委屈,也不向内找了。

修炼人不能向内找,旧势力就一定会钻空子。慢慢的我的脚开始肿,虽然每天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照做,但没能从法上认识法,提高心性。这样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从小脚肿到大腿,越肿越高,到学法小组去学法上七楼已感到吃力,出去做事不能骑车只能步行。有一天发完晚上十二点正念,刚睡下不久,从背齐腰一阵疼痛使我不能入睡,我知道这是积怨已久的怨气所致。没有惊动女儿,慢慢爬起来,坐在床上艰难的把腿盘上发正念,彻底解体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即使我有没做好的地方,有执着,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我,有师父管我,我会在大法中归正,一定做好,谁迫害我就把它铲除、解体。一直发到早上三点半,我照常起来炼功、学法。炼完功我把晚上发生的事告诉女儿,女儿说你背《境界》呀。于是我盘腿坐在地上,从上午到下午一遍一遍的背,直到下午四点过,我感到疼痛消失了,肿也慢慢也消了,第二天,一切不适与肿胀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关过后,我向内找自己,利益之心、愤愤不平的心、怨恨心、妒嫉心、私心、争斗心、虚荣心、急躁心、看不起同修的心等等,这么多执着心障碍着修炼,所以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大法修炼者,看不上别人的观念,其实也就是妒嫉心,是一定要去除的。

大法弟子看不上同修,不但自己不能圆满,更会被旧势力利用造成同修间的间隔,影响和破坏整体的配合,在救度众生中造成损失,我一定要把这些肮脏的心修掉,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去色心

乙:修炼前,我周围的同学、朋友中男女婚前同居的很多,有的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而且师生中也乱来,行为非常堕落败坏。虽然那时自己也对所谓浪漫爱情充满向往,时常浮想联翩,在思想中幻想自己是爱情剧中主角,和想象中的男主角演绎各种不同的剧情,但在现实中绝不会像身边同学、朋友那样放纵自己的行为,因此就认为自己很不错、很传统、懂的洁身自好。

修炼后,同修中也夸我在那样的环境中,还能保持纯洁,很难的。每每听到同修对我这样的称赞,我表面上没说什么,可心里总是美滋滋的,觉的很受用,真觉的自己象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样了。然而,虽然我没有现代社会中败坏的男女行为,但生活在世风日下的末法末世,潜移默化、耳濡目染的也都各种变异的文艺、电影电视、艺术作品的暴力、色情的东西,那些所看过的漫画、小说,那些在思想中的幻想、想象,却在自己思想中形成了顽固的色欲观念和思想业力。

我深刻的体会到思想业力就是活的,你要消它它不干,就干扰,当自己真正修炼后,要从根本上洗净自己,彻底去掉这些肮脏的败坏生命时,这些败物就显出了它们的狰容,疯狂的抵抗、干扰。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思想不能清静,头脑里翻江倒海的都是在常人中所思所听所看过的那些肮脏画面,压下去一个又来一个,有时严重干扰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于是我看同修们关于去色欲执着的交流文章,从中看同修们如何找到并去掉执着心,同时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反复背师父的讲法《转法轮》中的《主意识要强》、《修者忌》,长期针对这些执着心发正念清除。并与一切常人电影、电视、漫画及听流行歌断绝,只听只看大法的资讯信息,听《九评》、《解体党文化》。走在大街时上也尽量管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路边的商店橱窗中的衣服,不去看行人的衣着和长相。有时眼睛不由自主的去看,就立即解体操控我眼睛的色魔。逐渐的我发现我的思想能静下来了,偶尔在思想中出现以前看过的某个漫画情节,只要想一念灭,也能很快将它清除。在梦中也能把握好自己。清除了色欲物质,真感觉自己头脑清亮,一身轻松。

师父说:“就是因为自己的思想不正,才招来了不好的东西。”“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转法轮》)我就遇到过一次由于自己不正的人心和观念招来的干扰。

有一次,我们去一位同修家,开门的是一位从没见过的青年新学员,相貌清秀,觉得有些脸熟,之后就没有多想,彼此也没说太多话。后来一段时间,虽然我们常在一个学法组碰到,但往往是他来我们就走,或我们去他就走,偶尔在一起学法,之间并没有太多接触的机会。

然而这位新学员的形像却几次出现在我的梦中。有时自己在梦中把握的很好,但也有没把握好的时候,特别是有一次,我梦见这个“年轻同修”抱着我的肩膀不放,而我竟半推半就,无力反抗,甚至觉得很享受这样的亲密接触。这时,它很得意的笑笑说,我知道你喜欢的很。当时我醒来既羞愧又愤懑,懊丧的不得了,觉得自己还有那么强的色欲心,太差劲了,竟然让色魔在自己这里如此嚣张。我想到师父讲:“一正压百邪”。从交流文章中,我曾看到一位同修三次在梦中否定魔的干扰的经历,于是我决定用正念清除这个色魔。于是我在正念中正告变幻出同修形象的色魔,只要它敢再出现在我的梦中,我就立即发正念灭了它,不信就来试一试。当天晚上睡觉前,我也发了这一念,于是就睡了。没多久,色魔果然又出现了,它刚要向我走来,我立即念出师父的正法口诀。色魔消失了,我也从梦中醒了。但这个魔并没有放弃对我的干扰,在之后的几天中又出现在我梦中,但都是只要它一出现,我就立即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之后色魔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虽然色魔解体了,但我也要向内找它能出现的原因并及时归正。我找到:第一,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同修时动的念不正,觉得他长相清秀,没意识到这种所谓清秀正符合了自己在看日本漫画、动画、言情小说中形成的变异审美观念。第二,师父说显示心、欢喜心最容易被魔利用。我找到,当自己能在梦中把握的好的时候,醒来后有欢喜心,觉得自己色心去的不错。同时也找到自己还存在色欲心、对情的执著、向往常人中的美好生活、想被别人喜欢的心、对情爱的幻想心、虚荣心、显示心、掩饰心、求安逸心。找到这些心,立即发正念解体。同时我也悟到,当时见到同修感觉似曾相识,也许是生命过程中结下的缘,但不论结下了怎样的缘份,都不及今世作为大法同修的圣缘,绝不能成为旧势力利用来针对我们还没修去的人心的干扰和破坏,都能在大法中得到善解。于是我发了一念,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我们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

后记

最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醒来时,全身都在不住的颤抖。梦中,大劫难发生了,天上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巨大的“通”字。天和地都裂开了,洪水将从这些大口子中喷涌而出,然而,洪水被抑制着。人们纷纷从建筑物里跑出来,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这时天上出现了许多大尺寸的液晶显示屏,同时播放着大法真相。人们有的在看,但还有很多没看,仍然在忙着自己的工作。

我着急的一遍一遍的大声向那些人喊:“快来看真相,快来看真相,这是得救的唯一希望啊,唯一希望啊。”这时走过来一对年轻的夫妇,和他们正上小学的孩子,那孩子脖子上戴着邪领巾。我叫他们赶快看真相,小孩的父亲看了一会,就把小孩背向一边,不让他看,我去制止那位父亲,说你不能这样,这是生命得救的唯一希望了,还没等我说完,地上突然裂开,瞬间就把孩子吞没了,我跪在地上,想赶快将孩子拉上来,但地面已经合拢,没有一丝缝隙。

这时,天上的银幕中又演示了一个定时的时钟,虽然演示中没有声音,但我知道意思是:从现在开始,到明天的这个时候为止,一切就将结束,没有任何机会。当银幕中演示完,天边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象霓虹灯一样的彩色时钟,我甚至能清晰的听到时钟运行时的沉重机械声。

我再也抑制不住,冲到人群中,指着天上的时钟,一遍一遍告诉人们:“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赶快回去告诉你们的亲朋好友,让他们都退出来(三退),明天就没有机会了,没有机会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正法走到今天,已经是最后的最后,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但我们还有很多修炼中的不足,远远不够师父对我们的要求。师父正盼着我们修好自己、多救人。在未来所剩不多的有限时间里,我们一定抓紧做好三件事,坦坦荡荡,堂堂正正,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所在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