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不停 坚修紧随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我于九八年八月五日喜得大法,这一天我终生难忘,我仿佛在黑夜中迷失很久,漂泊在大海中的一叶小舟,看见了岸上的灯塔,有了回家的希望,真是难以表达当时的喜悦。下面把自己这十多年以来的修炼历程,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做一个汇报。

一、得法修心

记得刚得法几天的一个晚上,从炼功点回来刚要睡觉,丈夫无缘无故的说:“你别炼了。”我平静的说:“我炼功做好人呢,怎么不炼呢?”他说:“就是不让你炼!”说着就边骂边打起来,把我打的眼冒金星。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牢牢谨记师父的教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守住心性,他打累了,歇着抽烟,又说:“你说不炼了我就不打你了。”我抱定一念说:“我炼功不干坏事,是做好人呢,没有错,要不炼除非打死我。”他象疯了一样撕我的衣服打我,我浑身冒汗,就这样他反复的打直到天亮,衣服被他撕坏九件,第二天我照样给他洗衣做饭,无怨无恨,因为我在法中悟到这都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怎能恨人家呢?

那时家里养了一群羊,还有好几亩地,这些活我也尽量多干,他说什么我都守住心性不和他辩解,按照师父要求的做,他看到这一切,我炼功前后如此大的差距,他的态度开始转变了,背地里和别人夸我:“炼功后像变了一个人,是贤妻良母了。”

二、证实法之路

九九年邪党江魔疯狂发动对大法的迫害,我深知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被冤枉的,我要为师父申冤,让世人明白真相。那时我们没有真相资料,我和同修就用粉笔在水泥墙和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大法弟子是冤枉的”。

有一天丈夫告诉我:“某村反对大法的标语被涂黑了。”我就跟同修商量:“我们村也有诬蔑大法的标语,我们也应该涂掉它,不让世人受毒害。”同修很赞同,当晚,我们把废机油掺上煤泥,把周围村子的邪恶标语全涂掉了,可到了夏天,一下大雨把我们涂的又冲掉了,邪恶标语又露了出来,我决定要想一个好办法把它彻底涂掉。八月晚上十一点左右,我把家里安顿好,独自一人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喷漆出发了,周围真是又黑又静,我一点不害怕,因为我知道有师父的法身在看护着,为了缩短时间,我从一条大河沟穿过去,河里没有水,长满了高高的荒草,露水打在身上、腿上,湿漉漉的。到了目地地刚要做事,这时从路边开来一辆轿车,上面下来一个人,大约离我六七米远,他回头看着我,我什么都没想,他又开开门走了,我知道师父在保护着弟子,终于把邪恶标语都涂了,当我回到家时,已是凌晨四点钟了,但我不但不觉累,反而身心感到轻松。

二零零一年邪党又抛出欺世大谎“天安门自焚”,看到邪恶如此疯狂的诽谤大法、毒害世人,就在播出的第二天晚上,我就用粉笔在电线杆上写出了种种疑点,告诉世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们师父是清白的,大法弟子是清白的。

紧接着我和同修商量,应该让更多人知道真相,于是我们把“自焚”疑点一条条列出,用复印纸写好,晚上和同修到周围村庄散发,后来我走亲、出门,都随身装上几份,放到桥头或显眼的地方,让有缘人拿到。

后来和同修联系上有了真相资料,我们就开始大量散发,从远处十几里的村子挨个发,就这样,我走过了一段虽然苦,但心里却很踏实的证实法之路。

三、正念反迫害

零四年我在贴真相标语时,被绑架到邪恶洗脑班迫害,我绝食抗议迫害,当时的国保大队长对我拳打脚踢,我对他说:“你在迫害大法弟子。”他却照我胸口猛击一拳,把我打昏在地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木板上,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反而把我按在床上给我灌食盐水,那个国保队长还坐在我的肚子上洋洋得意的说着脏话,真的是无耻到了极点。一天晚上我炼静功,他们把我的被褥全扔在院子里,狠狠的说:“让你炼,你就坐地上炼吧!”还有一次他们把我扣在椅子上,到了后半夜,我冻的全身发抖,一位好心人给我扔过来一个被子,在我绝食期间还有一位好心人给我送开水。

同年六月,我以莫须有的罪名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邪恶劳教所,我绝食绝水反迫害,然后我每天背法发正念,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那时正是邪恶所谓的“攻坚”,迫害手段是让大法弟子站在一块地板砖上,不让动,动了就算“转化”,当时还有一个女邪警,用她的高跟鞋使劲踩我的脚背还用力拧,用脚踹我,我说:“我炼功是做好人,邪党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她扭脸笑,我不知何意,结果他们让犯人把窗户用胶条封严,不开窗户,闷热的喘不过气来,几个男恶警把我按在椅子上撬我的牙齿给我灌玉米糊,其中一个说:“再不吃就灌大粪汤。”我就讲真相:“我贴真相标语没有错,江某迫害大法,共产党是邪教。”他们每天给我灌食,我瘦的皮包骨,被非法关押后我绝食七十天,邪恶看我坚定,就放弃了让我写所谓的“三书”,零六年六月我回到家中。

零八年七月北京奥运之前,邪党恶徒再次非法劳教我两年,在去劳教所路上,我就讲大法真相,唱大法歌曲,他们默默的听着谁也不说话,一个警察说:“我们也是被指使,没办法啊。”我又到了上一次非法劳教我的地方,我和同修们被他们非法关在一起。在这个黑窝里,最痛苦的是看不到大法书,我们就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唱大法歌曲,邪恶让我们背监规,我们不配合,他们就用各种方式迫害,如罚站、坐椅子(把手脚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关禁闭,禁闭室的地上有一叠纸,每张纸都是用脚踩过的鞋印,我们要上厕所,他们就让我们用这种纸,妄图用这些方法消灭我们修炼的意志。最后把我弄到医院,刚要進门,其中有个人拽着我让我喊报告,我说:“我从来不喊报告。”就進去了,有个警察问:“你知道为什么让你到这里来?就是因为让你背你不背。”我说:“这都是犯人背的,我修炼法轮功是好人,不是犯人不能背。”我不断的给他们讲真相。

大概十月左右,因为我炼功,恶警把我关在阴冷不见阳光的屋子里,把我的手脚绑在椅子上固定住不能动,直到天亮才放下来,每天两个犯人轮流看着。后来我和同修们形成强有力的整体,我们一起高密度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迫害。

后来,我的身体出现病态假相,高血压二百多,我当时悟到,这里本就不是我该来的地方,我应回家做我该做的事,在十一月,我回到了家中,从新回到正法洪流,做自己应做好的三件事。

四、向内找修心再精進

我意识到自己修的不扎实,回到家中每天重视多学法和发正念,通过学法,我找到了自己很多修的不好的地方,我找到自己的怨恨心和妒嫉心,还有争斗心显示心也很强,而且我还找到又怕人说的心,今天也把这些不好的东西曝光出来,并修去一切人心执着,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找回最初得法时的热情和状态,我一定在修炼的路上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志不退,抓紧时间多救人,请师父放心。

以上个人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