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漏神奇般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一月喜得大法,惊喜万分。当我学到“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1],我深知这是一部指导修炼的高德大法,是佛法。我没有半点怀疑,没有逐渐认识的过程。我珍惜大法胜过自己的生命,我按照佛法“真、善、忍”的标准,扎扎实实修自己这颗心,在实修中我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写出几例,唤醒世人别迷航。

本性复苏

一天我去商店买灯泡,拿在手中想起了小时父亲给讲的一段唐僧取经的故事,一个僧人问唐僧:“师父取经什么时候回来?”唐僧答道:“灯头朝下回来。”我仰望苍天:灯头朝下多少年了,该回来了。我早已有了修炼之心,父亲曾讲过将来佛到各家,在自己家里就能修成佛,我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第二天清晨,我预感有好事。这天县城同修来洪法,得知是法轮大法,我幸运的走進了大法中。我手捧《转法轮》,怀着敬意翻开首页一看师父的法像,有说不出的亲近感,认定这真是我师父,师父真的来了。

骨漏神奇般好了

得法前,我身体多病,最严重的是骨节生了一个漏,往出流脓水,疼得我坐不下,走路艰难。晚上倚着墙脚睡觉,痛苦极了。无奈我住進医院做了手术,大夫说:“化脓形成漏,手术没法去根,只能维持。”出院后,我没办法又去看中医,中医大夫说:这个漏吸我身上最精质的血,得在这个病上送命。我抱着一线希望,吃了四十多付中药也没见好。中医、西医没行,开始吃偏方,吃长虫皮(蛇皮)、蛇皮鸡蛋、鹿甲包磨成面,也不见效,只能挂点滴消炎维持,后来越来越四肢无力,家里什么活也干不了了,晚上痛的我不能睡觉,一天比一天瘦,打不起精神,在极度痛苦中我有了想死的念头。我对姐姐说:“你看山上的坟丘,说不上哪天我就進去了。”

我喜得大法后,炼功几个月后,这个骨漏神奇般的好了。大法挽救了我,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真心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这是一部神奇的法,我就是一个活见证。

六舅的见证

二零零三年,乡里警察来迫害我,我被迫流离失所,哥哥姐姐家都住邻村,也受到了骚扰。我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投,我想起了住在偏僻山区的六舅,就去了六舅家。我见到六舅时,他躺在炕上不能自理,炕上吃炕上拉,痛苦极了。舅妈告诉我,六舅腰节骨黑了三节,手术摘出,打上了钢板,儿女们花了七万多元,也没治好。我告诉六舅、舅妈,真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就能好。舅妈说:“三儿说的话是真心为咱好,咱俩都念,天天念。”

事过几年后,在一次婚宴上见到了舅妈,我赶忙问六舅怎样了,舅妈高兴的说:“三儿呀,法轮大法太好了,你六舅现在山上放羊呢。”我们亲属都见证了大法在六舅身上的神奇,明真相后都做了三退。

师父下罩

师父在法中讲:“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后,我两次進京证实法、两次進看守所、两次被劳教。在非法关押期间,恶警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用惨无人道的手段残酷摧残迫害,电棍电、吊铐、扒光衣服吊着冻、上大挂、整天坐小凳、蹲、飞、不让睡觉、踢、打骂等种种手段,没有改变我坚修大法金刚不动的心。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不疼不起包,一声没叫过。恶警奇怪,说:“你怎么不哭呢?”我告诉恶警没有眼泪。恶警哪里知道大法的超常。

第一次在非法劳教期间,恶警为了达到“转化”我的目的,不让我睡觉,整夜让我蹲着。有一次把我叫到恶警室,手持电棍对我吼叫说:“写不写转化书?”我说:“一个字也不写。”他把电棍放在暖气片上来回划动,电棍闪着亮光向我示威,我没有害怕,因我修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走的是最正的路。面对邪恶我心净如水,心想电棍对我不好使。恶警手持电棍向我头部触来,我纹丝没动,电棍对我真没好使。恶警气急败坏的放下电棍,叫来七八个人摁着我的手叫我往“转化书”上签名,我挣扎着不签,他们把我摁倒,一恶人把我的头发挽在手上往地砖上摔,此时我不但不感觉疼,还越来越清醒,自己都感到惊讶!这时恶人说:“这哪是脑瓜骨呀?你们听都磕出瓮声了。”我的头不但没出血,连包都没有。在我身上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就在我身边,是师父在保护我。

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恶警将我在家中绑架,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劳教所当时把我们五十多个坚修者关押在东港严管队,由马三家分局处长刘某亲自上阵残酷迫害。一天,恶警刘某把我叫到刑房,手持大电棍,阴森森看着我说:“你过来。”说着就把电棍触到我身上。我心里知道有师父保护没有害怕,目视着电棍稳如泰山,恶警刘某观察着我的表情发出尖叫声:“哎呀!哎呀!”一连两声,另一个恶警表情异常,说:“这都是在她们当地已经领教过了。”他俩都蔫了,邪恶劲没了。

二零零九年七月,劳教所把我转到“特管”迫害,一身高一米八的恶警,穿着皮鞋踢我这不足八十斤体重的弱女子,象踢皮球一样。一次我抵制非法关押,不穿犯人的衣服,被关進小号。一天,一个一米八的男警与马三家女所长把我单独关到一个房间,一進屋男恶警就把我一脚踢起,撞在墙上摔在地上,一连四脚都踹在我的胸部,我不但不觉的疼,皮肤都没有变色。我知道是师父的呵护,大法的超常,又一次在我身上体验了大法的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教的论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