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在学法中明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同修来看我,坐了五分钟没有一句客套话,我想同修修的真好呀,可是同修临走却问了一句话:“你们单位到底知不知道你是修炼人?”我懂这句话的含意:为什么我们都被邪恶迫害过,包括你父母,就你没有?这个意思直接问的有过,含沙射影的也有过,背后议论传到我这里的也有过。为此我郁闷过:难道不被迫害不好吗?一定要受到迫害吗?

三年前我成为这区域唯一没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来自同修的压力使我愤懑、迷惘;同修的态度令我痛苦,让我一度自暴自弃消沉。我知道同修不是怀疑我,只是觉的我修的没什么特别好,不善言辞,性格呆板,为什么这样一个人面对“610”、警察、或者特务时都能化险为夷,特别当我告诉同修在世博会期间,我们单位领导还保护性的在开会时提醒说:上面说有人趁工作之便发小册子,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事吧,令同修不解。其实这是众生明白真相后,在选择自己的未来。但是同修的态度也令我长期困惑,并对自己产生不满,觉的自己可能真的有问题,不能被同修接受。

几年来,我常会苦恼于同修的问题:我为什么没被迫害过?今天在学《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时看到:“每个修炼人针对别人的态度也是自己修炼的表现”,使我略有所悟,当我继续学下去读到:“当然了,什么事情哪,说起来简单,我一参与,这个性质就变了。大家知道,大法弟子是证实法,那师父来干啥的?师父来正法的。”二次读到“师父”,我不由的口中喃喃自语:师父,师父,我仿佛成为了师父身体上的一个分子,突然一股热流由盘着的腿冲向头顶,我忽然明白了,从第一天修炼大法至今十六、七年,“师父”已经是我在人世间唯一的亲人,好象从那天起,我忘却了我在世间的人情世故,因为我本就是不太懂世故人情的,我得法了,我唯一的意愿就是快快修,早日回到师尊身边。

我想这就是我为什么一路稳健的走修炼路,心无杂念,唯有师父,唯有大法。从修炼起,我在世上的一切一切就是为了“修”与“炼”;从正法开始,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做好三件事,在人世间别无它求。大法让我看清、看淡一切世事,学法让我不被邪恶旧势力钻空子,听师父的话,救度一切可救的生命。

悟到此,我已经衣衫淋淋。我明白了“师父”一词意义所在——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一切尽在其中。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