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真相信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日】一次看法,师父讲做神韵“这样就得把主流社会先打开,全社会才能打开”[1],我当时心生一念:我也打向主流社会。之后的第三天,我去A同修家办事,说话间,A同修突然说:你邮信吧,我给你找人寄。我说:“行。”回家一细想,这真是师父安排的,不然的话,她怎么会说起这个话题的:我心想,要开辟这个项目,一定要本着“要做就做好”的原则去做。当我着手去做的时候,才发现什么都是现成的,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就等着我们去做了。

历史的久远安排

从小,我最不喜欢的职业是教师,当学生时,最不喜欢的课程是政治,但最后命运留给我的路却是当教师,而且还是政治教师。极不情愿的我拿着政治课本走上教师的讲台,一讲就是几十年。虽然教学成绩使同事不敢小瞧,然而我的职业常被同事戏耍为“政治骗子”。我心中的不平衡一次次被勾起,感叹命运这么不好。

当我邮寄真相信时,我豁然明了:我为什么要当政治老师,原来都是为了今天讲真相、救众生,这是大法的需要,是历史久远的安排。作为政治老师要求知识面宽,各学科、各领域都要略知一二,既了解历史。又要关注时事,这对我讲真相很有帮助。

为了让每一个接到真相信的人,有一个好的印象,拉近与收信人的距离,同时让他们感到我们是善意的,我写了四句话:“不曾相识却有缘 一份真相送君前 愿您静心仔细阅 明白真相福相连”,用小纸打印出来,每封信一份。

我们还根据收信人的职业,知识层面,而选用不同的真相资料,因为职业不同,知识层面不同使人关心的领域,看问题角度不同,给大学里人寄:《向学生灌输谎言还是还原真相——致广大教育工作者的一封信》、《一堂别开生面的大学讨论课》、《科学与神学》、《科学与真理》、《心理学教授的选择》等;给律师寄:《给知识界朋友的一封信》、《卖国密约的背后》、《三百个手印》等;给政界人士寄:《历史和天象对今天的启示——王立军事件预示中共解体》、《卖国密约的背后》、《中共迫害法轮功加深了中国的经济危机》、《给知识界朋友的一封信》、《中共的罪恶超过了人类的底线》等;给医学界人士寄:《大法开传祛病神迹》、《1400例——谎言与条件反射》、《学者研究:善恶有报真实不虚》、《国务院让做的实验谁来管?》等等。

大法使我对救人有一种使命感,而我的职业使我对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因此,我的信更多是发往学校。每当我看到政治老师的名字时,常常有一种特殊的感受,因为自己从毒害最深中走出来,而我的同行们,还在被毒害。有时流着泪给他们写信,心里呼唤着某某老师,真心希望你能被救度,并通过你救度更多的学生。

为了达到救人的目地,我们每个环节都很用心,信封的选用,邮票的购买,信皮的书写,都尽量做到位——信封是最好的,字体尽量好看。由于我们寄信量很大,写信的同修每人要写好多封信。一次一位同修字迹潦草的写了几十封,我们宁肯作废也不用。我们始终记住一点:我们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用心做事。

写信皮时,我喊着他们的名字:某某,你一定珍惜机缘,选择美好未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封好信,再请师父加持救这些有缘人。

师父帮我们过难关

我们项目组配合师父的正法進程,一次在二个半月的时间里要大量邮寄真相信,当时我脑子里只想着救人,多救人。在我们这个项目中,A同修的组寄信量比较大一点,那次给他们的量多了。导致A同修非常不满,几位同修退出了我们项目组。面对指责,我们写信小组坐下来向内找,看看我们寄信出发点是否对?做真相过程中是否有人心?大家发现我们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量多了,超出同修的接受能力,让同修感到有压力,同时我们有依赖心,这是我们今后需要归正的。同时同修建议我和A同修解释一下,因为事情背后比较复杂,我没有解释。

A同修等人退出项目组后,项目组一下子失去了原来的平衡,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我冷静的想:是针对我软弱的一面来的,这一项目是师父让做的,师父的安排就是我的选择。

有一天我在家学法,突然师父把我身边的几位同修展现在我的面前,而且给每一位做了分工,我当时愕然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激动的不知说啥好。我们的项目组又从新运作起来,每个同修各司其职,互相配合,井然有序,规模也比以前大了,连家人也加入其中。

默默配合的同修们

在几个同修刚退出项目组时,我们项目组一下子象塌了半边天,资料失去了来源,我把师父的点化说给几位同修,同修很快奇迹般拓宽了我们的路子。其中一位我们合作两年还不曾见面的B同修,他一直默默的配合,不论什么时间,需求量多少,只要我们一张条子过去,保证按时交“货”,我们送去做资料的钱,都退回来说:“救度众生我也有份,我愿意做。”虽然我们没有见面,但我们心是沟通的,我都需要哪些方面的资料,他都知道,他总是非常及时又恰到好处给我提供一些资料信息,供我参考,每到这时我都非常感谢师父给我们安排这么好的一位同修与我们配合,真是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还有一位C同修,在我们最困难最需要别人帮助时,同修想起了她,登门说明来意,她爽快的说:“只要是救度众生的事,谁需要我都做。”从此她很自然的成了组内一员,无条件配合着,送去的钱谢绝了。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才知道她家条件不是很好,我们很过意不去这么大意,经在法上交流:大法资源就是为大法用的,同修既要尽力而为,也要量力而行,不管出力多少,师父要我们的是一颗向善的心。

还有一位同修,不是我们项目组成员,但她时不时就给我们提供帮助。有时是锦上添花,有时是雪中送炭。

后来退出的A同修又从新加入進来,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信,一封封寄向四方,我们没有得到反馈,但我们心里很踏实,因为我们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

合十!

谢谢师尊!
谢谢帮助我们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