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终于说:法轮功是真的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我是在一九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的,得法十六年了,通过学法、修心,亲身验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深感师恩浩荡,无论世上的语言多么丰富,都无法确切的表达。

三次车祸中师父救了我

一九九七年的一个夏日,刚学会骑儿童自行车的儿子,闹着去江边遛车,遛车遛累了,停在路边休息,自行车夹在我和儿子中间,紧挨着马路牙子站着,我们都面向南边站着,这时我刚好回头,只见北面冲过来一个双排座位的白色半截货车,直奔我和儿子冲来,我当时什么都来不及了,只觉的眼前一黑,忽悠一下子,等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和儿子还有自行车都在离马路牙子一米多远的草丛里站着呢,我那个时候心性还不是那么好,手指着跑远的车大声喊着:“你们可真缺德呀,差点撞死我们娘俩个。”回过头来又指着儿子说:“遛车遛车的,就你闹着遛车,差点遛到车轱辘底下去。”回到家和不修炼的丈夫说了这件事情,丈夫说:“别抱怨了,你老师都保护你啦,没让你们娘俩出车祸,真是万幸啊!”

转眼便是秋天了,我妈妈打电话叫我去她家,我便骑着自行车驮着儿子去了,中途迎面开来一辆大货车,从远处开过来时还在路正中间行驶着呢,距离我们大约十多米远的时候,车就奔着我们来了,我下意识的往路边躲去,眼看就要撞上了,就听车子“喀吧”一声,紧挨着我们停下了,司机也吓傻啦,我儿子吓哭了,好半天缓过神来,这时围了很多人,都说太玄了,司机缓过神来检查车,说是什么零件突然折了,当时没听懂,司机说刹车失灵了,也纳闷车咋就突然停下了呢?司机都不知道和我说什么好了,我说:“没咋地,我和我儿子也没事,幸亏我炼法轮功了,老师保护我们了,否则就惨了。”

还有一次,晚上去婆婆家里吃饭,回来的很晚,大约十点多钟吧,那个时候我们县城的马路没有人行道,我和丈夫并肩走在路边,迎面开来一个轿车,这个车的声音不好听,直奔我们撞来了,眼看快要撞上了,我和丈夫没地方躲避,因为路边就是壕沟,我丈夫说:“完啦、完啦、完啦!”可车瞬间外侧的轱辘着地,挨着我那一侧的轱辘一下子立起来了,就象有人把它一下子立起来的一样,这样的情况这个车跑出二十多米远,才听见“噗通”一声,四个轱辘着地了,车子也没停。我丈夫说:“哎呀妈呀,吓死我啦,真玄乎,又是你老师保护咱们了。”

这几件事就象师父说的那样:“这类事情很多,数不胜数,可是没有出现危险的。这类事情不一定都遇的到,我们个别人会遇到这种事情。遇到也好,不遇到也好,保证你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的了。有些学员,他不按照心性要求去做,只炼动作不修心性,他不能算炼功人。”[1]

提高心性的一关又一关

得法之前,我的身体有多种难以治愈的疾病,脾气也不好,暴躁、耍小性子、爱面子、利益心很强,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总怕吃亏,三句话不来生气啦,和婆婆、妯娌总是有矛盾,表面上是她们合起来欺负我。(通过学法现在知道是因缘关系所致)。

在迫害之前,周日我出去学法,婆婆故意的早早的吃晚饭,吃完饭把他们吃剩的都给猪吃了,我回来一点饭菜都没有了。婆婆还气呼呼的骂着:“拎个要饭兜子,没要着饭,还得死回来吃,说不定哪天枪逼着你脑袋,看你还炼不炼了。”我就饿着,刚开始含泪而忍,心里就想:我不能和常人一样,我要善待她们,我要高姿态,因为我是法轮大法的弟子了。

婆婆家那个时候住了二十多个住宿的高中生,还有上班的在婆婆家吃三餐,我和丈夫负责做饭做菜,说是月月给开支,但最后我也没看见工资,只是在婆婆家能吃饱饭,晚上回自己的家里住。一次晚饭后,我工作都做完了,要回家去学法小组学法,婆婆马上就把很多被单,其中还有没用过的,也拆下来,包了很大很大的一个包袱,叫住我,对我交代要今晚洗出来,明天早晨来时拿回来缝上。就这样我背着个大包袱去学法,边学边哭,同修看见我哭了,就告诉我说:“你要提高心性,不要怨恨你婆婆,你已经得法了,不能和她打仗、吵架了。”学过法后,我贪黑把被单都洗了。

一次兜里没钱,想买洗发精,五角钱一袋,一元两袋。我就在下班前藏起来一元钱,准备买洗发精,可回家睡不着觉了,拿着这一元钱发呆,觉的做了一件很大的错事。第二天去婆婆家把钱给婆婆了,说:“自己是修炼人,不是自己的不能拿。”婆婆接过钱说:“我知道你在装好人,看你装到啥时候,才把你的狐狸尾巴露出来。”

记的还有一次,我儿子生病了,不吃饭,我反复的叫儿子吃饭,儿子不吃,我就坐饭桌上吃饭了。大饭桌子,十几个人,有高中学生,有上班的,还有家人,这个时候我公公叫喊着把我的饭碗抢去了不叫我吃饭了,我说:“爸,我干了一天活了,我饿了,我没做错什么事的呀!”我边说边把饭碗端起来送到嘴边接着吃,还没等吃到嘴呢,爸气呼呼的把碗抢去了摔到地上,碗碎了,饭撒了一地。他嘴里说着:“你还吃,我就把饭桌子掀翻了,谁也别吃!”当时我哭了,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因为我别人吃不到饭。我穿上大衣,对他们说:“你们吃吧,我先走。”我出了门就放声大哭,边哭边说:“咋这么难,咋这么欺负我呢,我要是不修炼,说不定谁掀翻谁的桌子呢!”走着走着就到江边了,心里想:这么多人面前你这么整我,我还怎么活呀。可心里又想到,学法中知道自杀是有罪的,不许自杀的呀,然后想起《转法轮》书中写的:“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二零一零年,婆婆家的平房拆迁了,开发商说给三个住宅,给二、三、四楼。婆婆叫我把我的房子卖了,买她的楼房,说我是她三个媳妇中最有孝心的,她和爸需要我的照顾。可楼房回迁了,开发商给一个二楼,两个顶楼。我丈夫就要把交给我婆婆的楼钱要回来,去别的地方买好的楼层。我没同意,觉的修炼的人就得为别人着想,因为婆婆用我买她的楼的钱,装修她自己住的楼,还得用这个钱给三儿子装修,如果我把钱拿回来,她们就没钱装修了。我丈夫心里不平衡,和我生气说:“你傻呀,妈给三儿子一个楼还给装修,先前给大哥买了一个楼,现在她要住的楼给大哥,就没给咱们,凭啥呀!”我说,师父说过:“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因为这个房子的事,我婆婆担心我会闹起来,没想到我还和以往一样,在利益面前用法归正了自己,去掉了利益之心。

就这样,我们住了大半年,准备卖房子去别处住,没等窗子上贴上卖楼的字样呢,就卖掉了,并且卖了一个很好的价位,去除本钱,还剩下几万元钱。

房子卖掉后,在婆婆家临时住了三个多月,刚住了一个月的时候,婆婆说:“你把师父讲法给我听听呗。”我说:“原来给你听你也不听,现在咋想起听来着?”婆婆说:“这法轮功是真的好,不是装的。我等你十多年,等你狐狸尾巴露出来,没等到,并且你越做越好了。”我说:“妈,我还有不足的地方,还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地方,我想只要我用法严格要求自己,会越来越好的。”

看着婆婆和公公并排坐着,一人耳朵插着一个耳机听法,我心里说:“你们能听法,就是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迫害中,家人都站在大法这边

就象先前婆婆反对我修炼时说的那样,枪真的逼上我脑门子上了。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深夜,当地公安局局长张某、副局长郭某带了将近二十人来我家抄家,郭某用小手枪对准我的头,警察高某用那种在电视里看见过的那种冲锋枪对准我的丈夫,把我绑架了。我心里觉的他们太可怜了,不明白法轮功真相,参与迫害,将来他们怎么办呢,可他们当时不听我的劝告,郭某说:“共产党给我钱,养我,我就得抓你,尽管你是好人,我也得抓你。”后来郭某发生过两次车祸,还因为受贿,把罪犯办理保外就医,那个罪犯出去没多久就杀了人,为此郭某被撤职。

我每次被绑架时,家人都站在大法这边,这些年来,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丈夫不修炼,腰总疼,一次他说:今天不疼了,你看看怎么了。我掀起他的衣服一看,拳头大的一片红了,正在写作业的儿子凑过来看了看说:“爸爸长了莲花了。”同修、家人、不修炼的常人也看见他腰上的莲花了。多日后慢慢褪去了,腰不疼了。大家深感大法的神奇、超常、玄妙。

我修炼中遇到的奇迹太多太多,我知道每一个修炼的人都有很多很多的奇迹,就是再写上一天一宿也写不完的。回首这十六年的修炼过程,我真的很幸运自己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