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人才的苦难(下)

重庆风云二十年(6)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接前文“优秀人才的苦难”

⑼ 二十二岁即晋升为人寿公司主任的张齐勇被迫害

一九九七年,张齐勇从四川大学毕业之后,应聘在中国人寿(綦江)保险公司工作,这也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因修炼法轮功后的道德升华,反映到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里,常常让同事们折服,让亲朋好友们惊叹。工作不到一年,谦谦胸怀,洋洋口才,征服了公司经理和同事们,他被破格提升为理赔部的主任。

那一年,他才二十二岁。那一年,他的薪水已经是同龄人的十几倍。

就在张齐勇沉浸在重德修善的韶光时,却万万没有想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开始了,因此而带给他人生永远无法忘记的伤痛和苦难。

一九九九年,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他被绑架至西山坪劳教所。二年的西山黑狱,在严管中队,在“教育”大队,他遭受了种种精神和肉体的苦难。一次,他被恶警“教育”科长田鑫打耳光,一年之后仍耳鸣。

但在西山坪劳教所里,张齐勇的睿智、善良、正气,在吸毒劳教中广为流传。

二零零二年元月,张齐勇又遭绑架。一月后,他正念闯出魔窟,流离失所。

随后,他却成了重庆市610的重点悬赏迫害对象。

二零零四年,他在江北花卉园附近被十几个重庆610恶徒绑架。

接下来,在綦江看守所,他遭遇六天六夜不准睡觉的轮番逼供、睡死人床、灌食等多种迫害。

几个月后,綦江法院非法判他七年,随后被劫持至永川监狱,后在二监区。在监狱里,他遭受了各种非人折磨。短短的两年时间,他的头发掉了差不多一半。

二零零六年,他被迫害致保外就医。

多年的迫害,原本俊秀、正气、才气集于一身的张齐勇,已经是身心伤残,暮气苍茫。

⑽ 正营职军官遭遇多次绑架和非法劳教

杜汉文,原重庆某部队正营职军官,家住高新区石桥铺附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全面迫害法轮功,军人同样也难于幸免,时年只有三十几岁的杜汉文被迫安排在其妻所在单位,就因为是法轮功学员,他一个正营职干部,被安排当库房保管员。但杜汉文毫无怨言,兢兢业业埋头工作,在哪里都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善良、真诚、忍让,深受主管领导及同事们的称赞。

二零零零年十月,杜汉文被610恶人在街上绑架,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之久,后被无罪释放。

在中共的迫害中,杜汉文由于坚持信仰,二零零四年四月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三日早上,他被绑架、关进沙坪坝区井口洗脑班,接着又被劫持至九龙坡区拘留所,最后被秘密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日,杜汉文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杜汉文第三次被劫持到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一个才气横溢的少校军官,只因为不改初衷的善良和追寻生命的纯真,三度被中共非法施以劳教,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苦难呢?

现在,杜汉文只能打些散工而养家糊口。

⑾ 十佳优秀乘务员 冤狱七载历尽难

邓亮,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原西南航空公司十佳乘务员,家住渝中区大坪附近。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因坚持法轮功信仰,邓亮被重庆市国安局四处恶人吴涛等,以荒唐的“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枉法判刑七年。在永川监狱,他被二十四小时被三个犯人包夹,洗漱入厕都被监视,强迫每日工作十四小时,缝制妇女服装上的珠绣工作。

永川黑狱里,原本高大英俊的小伙子,昔日的西南航空公司十佳乘务员被折磨得目光呆滞,几近失明,一身皮包骨头。

就在他出狱后不久,二零一一年六月,他再次遭当地610的骚扰和企图绑架。

⑿ 原重大校长秘书 三次劳教一次劳改

前不久,渝中区王娅女士在女子劳教所承受着非人折磨,女子劳教所恶警扬言:要“转化”这位昔日的重庆大学校长秘书。而王娅女士的孩子和丈夫,却遭受着痛失母爱和贤妻的痛苦。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王娅从弟弟家出来,被早已等候在小区内的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梁世滨、刘玲绑架。在这之前,她曾遭遇二次非法劳教、一次枉法判刑。

现年四十多岁的王娅女士,曾经担任重庆大学校长秘书,后来参加一次八百人的考试,考取前三名,在重庆渝中区大溪沟社区担任社区主任一职。

九十年代,王娅在重庆大学任职期间,是学校出名的老病号,同事还私下议论:看着终于招来了一个高材生,结果病恹恹的,工作效率也不行。王娅患有家族遗传的风湿关节炎,年纪轻轻,就饱受这种病痛的折磨。风湿关节炎使她在誉称“火炉”重庆的夏天,都得穿着棉毛衣衫才能正常生活。为了治病,她和丈夫各方求医,听到什么偏方也要去试,有些偏方采用的食材是很恶心的,为了摆脱病痛的折磨,她横下心都要去尝试一下,结果一次次的希望换来一次次深深的失望。

一九九六年,她有幸学习了法轮功,并严格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很快她发现以前一直如梦魇般折磨她的疾病悄然消失了,她终于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滋味。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庭,她都能自如地兼顾好了,以前靠家人照顾的她,成了照顾别人的家中主力。

婆媳关系是千百年来一个无法逾越的难关,可王娅对自己的婆婆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偶尔丈夫和婆婆有点小口角,她比丈夫还孝顺,劝说丈夫迁就老人。婆婆很喜爱她,要求晚年就跟着王娅过了,亲朋好友都羡慕她婆婆有这么好的儿媳妇。家里的剩菜、剩饭都是王娅主动吃,要知道,王娅以前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苦、受过罪的。王娅小叔子身体不好,经常住院什么的,就顾不上管自己的小孩了。她把小叔子的孩子接来照顾,尽心尽力像抚养自己的孩子似的。孩子也特别喜欢她,有什么掏心窝的话,都不告诉自己妈妈,都和王娅说,视她比亲生母亲还亲。

王娅做事先考虑别人,对每个人都很善良、遇事都忍让,家人嘴上不说什么,都看在眼里,爱在心中。同事、朋友和街坊邻居都说,她既是一个有能力、高学历的才女,同时又是谦虚礼让、乐于助人的大好人。

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王娅就因为向恶党强权说:不!不放弃“真、善、忍”信仰,这个大家公认的优秀的贤妻良母,前后遭到三次非法劳教和一次劳改,在监狱里度过了八个春秋。

二零零零年,王娅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在重庆女子劳教所(原茅家山)遭受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王娅刚从劳教所出来一个多月,在重庆小泉又遭绑架,一月四日被劫持到重庆李子坝看守所。被劫持至监舍后,她就遭到一顿来自610指使的狂风暴雨般的毒打,整个一层楼都听得见。王娅大喊:“610打人…”,就被捂在被子里继续打。几天后分局的人来非法审问无任何结果后,恶警指使里边的“牢头”说:“她不懂规矩,教教她。”唆使那些人打她,结果她又遭到一顿狂风暴雨的毒打。后来听人说,公安局就是这样告诉监舍里面的人:“进来的法轮功人员,你们就给我打。”这次,王娅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二零零五年被劫持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上午,王娅在重庆劳动人民文化宫游玩休息,又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十九个月。在重庆女劳教所邪恶黑窝内,王娅坚定正念,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指使。恶警丧心病狂的指使那些犯人暴力毒打她。为了得奖金,为了升官,他们用各种方式迫害,妄想让王娅“转化”,在酷刑迫害不起作用的情况下,恶警将王娅秘密单独关押,用各种灭绝人性的方式加以迫害。瘦弱的王娅在邪恶疯狂的折磨下坚定正念,依然坚持自己的信仰。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上午十点左右,重庆渝中区大溪沟街道办与综治办,伙同派出所多名恶警闯到法轮功学员王娅家,企图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遭到王娅正念抵制。恶警绑架不成,就一直围困在她家楼下,临近晚上,其他恶警散去,留下两名恶警还在继续监控王娅……

王娅第三次深陷重庆女子劳教所的魔窟,在那里遭遇着恶警们歇斯底里的吼叫,和伪善而荒唐的表演。家人和朋友都非常担心,也非常气愤!她丈夫在外地工作少有时间回家,刚赶回家与亲人团聚,没想到妻子第二天就无辜被绑架。无奈的丈夫只有向社会呼吁,请善良的民众伸出援助之手,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还他妻子的清白和自由,还他一个和睦的家。

王娅的丈夫在社会里也是小有名气的,虽然王娅多次被非法劳教与判刑,家不像家了,他对王娅一直不离不弃。因为他最清楚自己的妻子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好人!他努力的挣钱,心疼王娅的节俭,他要用他的办法去安抚妻子受到的身心伤害,他尽自己的努力让王娅过上好一点生活,以此来表达对妻子的深爱。

他相信妻子做好人没有错。于是,去年王娅被绑架后,他给重庆市人大发出公开信,叙述妻子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做好人,十三年来却一直遭迫害,责问中共:一个弱女子如何“破坏了法律实施”,要求当局给予解释。

⒀ 副团级越战功臣四次遭遇绑架迫害

这是一位六十五岁副团级军人的经历。他年轻时在部队服役近二十年,带过兵,打过仗,当过邪党书记,还参加过对越战争。除了在战场上腿部、脑部受伤(至今他的脑袋里还残留有弹片)外,他还患有慢性支气管炎、慢性胃肠炎、腰椎间盘突出、美尼尔氏综合症等多种疾病。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以副团级及伤残军人的身份转业到地方工作。这时的他,后背穿着护腰的钢背心,腹前系着505药腰带,长期打针吃药也不见好转,每年要在单位报销万元左右的医药费,生活自理都很艰难,苦不堪言。

一九九六年底,他喜得大法。他悟性很高,刚一接触《转法轮》,读到第一讲中师尊讲的“我们这里也不讲治病,但是我们讲整体调整学员的身体,使你能够炼功。”的法,便脱下了钢背心,解掉了“505”,告别了所有的药物。坚定实修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身上的各种疾病无影无踪,人也变年轻了,走路脚下生风,觉得太美妙了。这让他的那位当医生的妻子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因为在医学上是无法解释的。他的亲朋好友、同事邻居、同学战友也因而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

但因为修炼法轮功,这位副团级越战功臣却遭遇了中共的四次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次。

这位军人叫徐永培,家住沙坪坝区。下面是他遭遇四次绑架的经历。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时年六十三岁的徐永培在九龙坡区白市驿镇讲真相,被警察绑架于九龙坡区华岩看守所,并被非法抄家,随后被劫持到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了一年半。

这是徐永培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第四次遭绑架迫害。

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二零零一年徐永培被非法劫持到拘留所关押。在拘留所,徐永培不配合邪恶,坚决不放弃修炼,十五天后被关进洗脑班继续迫害。徐永培毫不妥协,给来“转化”他的人讲真相、揭露迫害,半年后堂堂正正闯出洗脑班。自此邪恶对徐永培的监视、跟踪、上门骚扰从未间断。

二零零二年,距徐永培第一次闯出洗脑班仅半年,恶警再次绑架了他,把他关进看守所,企图对他施行劳教。在看守所,徐永培仍不配合邪恶,不喊报告也不签字,坚持炼功且给监室的犯人讲真相。犯人明白真相后,有的跟着他学功,有的表示出去后一定要学炼法轮功学做好人。恶人眼看“转化”不了他还让人明白了真相,一个月后关进了市洗脑班。在市洗脑班,他仍然给来“转化”他的人讲真相。谁也“转化”不了他。这样,四个月后,徐永培又堂堂正正的回家了。回家后,当地派出所每月都派人到他家或打电话骚扰,限制他的行动自由。一年后,街道办事处赵主任又要他写“三书”并威胁他说:你要是不写,共产党有的是办法。徐永培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徐永培与妻子在九龙坡区闹市街上行走时,被觊觎已久的沙区国保支队恶警欧礼长和新桥派出所恶警、新桥医院政保科恶人合伙绑架,投入藏匿于重庆市渝北区鹿山村望乡台度假村的重庆市洗脑班,强行关押洗脑迫害。其妻陈娅因而受单位监控、限制自由。在洗脑班,徐永培始终保持着强大的正念。经过两个月的正邪较量,徐永培又堂堂正正的回家了。然而恶警对他的跟踪、监视仍未停止。

⒁ 副营职优秀军人 辗转含冤受苦难

尧荣宣,男,参加过对越作战,一九八五年五月在昆明陆军学院学习,并从事部队财务工作;一九九二年六月,自愿到西藏军区工作,先后在芒康武装部任管理员,在昌都军区司令部任会计,边防四团财务股任股长。尧荣宣工作一直兢兢业业,受各级嘉奖数十次,深受部队上下一致好评。

二零零零年七月,尧荣宣为法轮功进京上访,回到部队后,被部队强制退伍。当时尧荣宣的军衔是副营职上尉财务科长,家属随军回到重庆市永川,也一直不给安排工作。

二零零一年二月五日晚七时,尧荣宣在成都市成温路附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成都市青羊区恶警绑架。

四月二十六日,尧荣宣被绑架到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入所队(六大队)。五月,尧荣宣因拒绝恶警们的强制灌药,上下牙齿被恶警指使吸毒犯撬松,又遭到两名恶警扎警绳。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五月十三日,为庆贺“世界法轮大法日”,尧荣宣与同修们一起炼功证实大法,再次遭到残暴殴打。有的同修的嘴被恶警用电警棍电肿起了水泡。有的同修被残酷暴打和体罚几天几夜。尧荣宣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坚定的说:“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就绝对不配合你们。”

四川省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们的邪恶迫害罄竹难书,尧荣宣遭遇了各种精神和肉体的迫害,原来体重一百多斤,出来时只有七、八十斤。

尧荣宣在劳教期满后,回到老家重庆市永川。当地610恶徒搞监视、跟踪和电话窃听等,经常骚扰他的日常生活。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永川610以“茶花节”的安全稳定为名,强制绑架当地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尧荣宣也在其中。恶警冲入他的家中,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绑架,身上一百九十多元钱也被强行抢走。在看守所里,尧荣宣绝食抗议,遭到恶警曾垂海和指导员(曾是狱医)的野蛮的灌食和暴力毒打、抓住头发撞墙。后被戴上了几十斤重的脚镣和手铐,身上衣服被磨烂,双脚剧烈疼痛,在邪恶的看守所被邪恶摧残一个月后,家人取保,他才脱离魔窟。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一日晚十一点多钟,尧荣宣又遭九龙坡610恶徒绑架。

当晚下雨,尧荣宣身上只穿了一件背心和短裤,时间长了又冷又饿,恶警就打开电风扇最大档死劲对着法轮功学员吹冷风,还得意的笑。当晚派出所恶警为了多拿奖金、升官,一味全心投入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地民众报警抓小偷,派出所不愿出警。后来该派出所遭到民众举报,并在重庆市新闻媒体上曝了光,恶警所长被迫引咎辞职,升迁未成,反而丢了芝麻所长,现世现报。

七月中旬,尧荣宣从医院回到看守所,因坚持炼功被恶警杨所长用手铐镣住手脚,尧荣宣继续绝食抗议,遭到恶警伍所长的暴力灌食。尧荣宣拒绝参加劳动、背监规。法轮功学员尧荣宣善的言行,让世人感到了大法的美好,很多人都佩服法轮功学员超人的毅力和坚定的信念。有的还跟着背《洪吟》

二零零四年九月,九龙坡区伪法院非法枉判尧荣宣七年。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尧荣宣被非法挟持到重庆永川监狱,开始承受着漫漫高墙黑狱的苦难。

⒂ 警察科长持信仰 冤狱八载困高墙

王荣,大学本科学历,原重钢公安分局优秀的刑侦科长,重钢分局局长的储备人。

二零零一年,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向世人发资料、讲真相,王荣被枉法判刑七年。在永川监狱二监区,他长期被关小间迫害。

漫漫七度春花冬雪,他凭着正信和良知,坚定的走了过来。

七载冤狱才归来,狰狞恶党又迫害。二零一二年八月,王荣再遭绑架,先被关押在华岩看守所,后被关押在歌乐山千竹沟洗脑班。直到上个月,也就是二零一三年九月,王荣才结束长达一年多的非法关押迫害。

⒃ 女性职业经理人被迫害致下颌骨畸形

李忠兰,女,家住渝北,原是重庆市一家公司的经理,是对家人、亲戚、朋友、员工非常好的职业女性。二零零五年十月六日,李忠兰被恶警绑架到渝北区一碗水看守所,期间,她被打掉三颗门牙,下颌骨折不给治疗,致使下颌骨畸形,不能张口吃饭,只能喝流质,身体衰竭。

随后,二零零六年九月,她遭法院判刑三年,被劫持至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第五监区迫害。

⒄ 重庆电视台负责人一家的苦难

孟雪涛,男,三十几岁,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开除原中国银行重庆分行的工作;三次被中共劫持至重庆西山坪劳教迫害,期间备受折磨,被扎警绳导致手臂麻木,双腿不便,满头白发。

孟雪涛父亲原为重庆电视台负责人,二零零零年离世。

母亲马天琼,原重庆长安厂职大副教授,二零零二年二月中旬因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渝中区七星岗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十几天后,三月五日,她又被渝中区分局610非法劳教二年。

下面是孟雪涛三次遭遇中共绑架劳教的记录:

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二年,他第一次被劫持于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五日~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他二次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他第三次遭中共邪党迫害,被劫持于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二年。

多年的迫害造成孟雪涛身体伤残,现在找工作都很困难。

⒅ 硕士生李伟遭受酷刑和劳教

李 伟(非渝州大学数学系李伟),男,约四十岁,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硕士毕业,曾在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工作,二零零二年十月被绑架,后被团河劳教所残酷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李伟由重庆到北京后被绑架于某地看守所,后又经劳教人员调遣处转到团河劳教所进行迫害。

在这之前,李伟曾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大约是二零零一年底在西山坪劳教所严管中队遭遇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他被转至七大队当时迫害最严重的严管组,遭遇恶警指示的吸毒“帮教”刁小微等六、七人的毒打。

⒆ 重庆邮电学院青年讲师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谢锦,硕士学历,重庆邮电学院讲师(在他第一次接到非法劳教通知时,同时收到被评为副教授的消息)。因修炼法轮功,他遭遇三次非法劳教,饱受人间炼狱般的苦难,一度精神失常,一度身体虚弱,步履维艰。当他回到学院时,面对他的不再是三尺讲台,而是做一些守门的后勤工作,工资降半,其应得的福利被剥夺。

下面是他遭冤狱的记录。

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因进京上访,又被重庆610非法处以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因向来了解工作的重庆市司法局干部反映情况,恶警谭伟在晚饭开饭时,叫来几个值班劳教,将谢锦按在地上,用警棍用力毒打五十—六十大棒,边打边骂,同时用脚踢。当时谢锦全身长脓疮,身体没有一块好肉,极度虚弱,被打后臀部奇肿、不能站、不能坐,内裤、棉毛裤被血湿透了很大一团。第二天,在高烧和半昏迷中,他被送到场部医院,卧床一个多月,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被劳教所酷刑折磨致一度精神失常。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又遭绑架,后再次被劫往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

……………

重庆,十四年里遭遇中共残酷迫害的优秀人士遍及各行业,还有企业的老板、高学历(研究生以上学历)的医师、高校老师、青年记者、法院法官,等等,在此不一一列举。

再多的文字,也只能讲述这些修炼人苦难经历的不足道的点滴。而每一个遭遇中共邪党迫害的修炼人的苦难,都可以写一本厚重的泣血的书,都是中共邪党累累罪行的见证。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