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会洗脑班头目袁书谦犯罪记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石家庄610头目之一袁书谦,男,30多岁,圆脸,身高1.65米,体型圆胖,无极县人,原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警察,是劳教所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之一。因在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得力被推荐到河北省会洗脑班。

自2001年河北省会洗脑班成立直至现在,洗脑班的警察换了一批又一批,但袁书谦却一直在其中担任“主任”、“教务处长”,是河北省会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目前仍有法轮功学员被抓到洗脑班中遭受迫害。


袁书谦

河北省会洗脑班标榜的是“春风化雨”、“教育挽救”,实质上把法轮功学员单独关在屋里实施“关门暴力”,有的甚至隐秘到只有迫害者知道,里面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多是警察指使所谓的“助教”施暴。作为河北省会洗脑班的“主任”、“教务处长”——迫害幕后主要策划者的袁书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教唆犯罪与犯罪者同罪。可袁书谦却多次对外称他没有做过坏事,没有打骂过法轮功学员。其实这不仅仅是“坏事”的范畴,对于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堪称罪行累累。并且他也并不是没有直接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强行对法轮功学员灌酒、灌水、往法轮功学员身上写字等等都是袁书谦直接参与的坏事。下面详细揭露:

一、追随中共邪党积极迫害法轮功

袁书谦可以上明慧网,也接触过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也不是没有听过法轮功学员身心受益的体会,面对他可以接触到的大量真相。还有大法弟子向袁讲大法真相,希望袁能弃恶从善,袁就是听不进去,袁仍选择站在迫害一边。例如:法轮功学员给他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治好绝症的情况,袁书谦却说:“现在法轮功的定性已经改变了,是反党组织,只要你炼就是反党,不管你有没有祛病健身!”袁书谦还曾猖狂地说:“江能说一,我能做到二”。

二、指使所谓的“助教”迫害法轮功学员。

袁书谦曾鼓吹自己经手的法轮功学员都上千了,可见其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广。河北省会洗脑班“教务处”针对法轮功学员制定所谓“转化”方案,指使用钱聘来的所谓 “助教”对法轮功学员施暴。几个“助教”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灌输谎言、轮班不让睡觉、侮辱恐吓、毒打、施虐等等阴损的手段。所谓“助教”是被中共洗脑者,对警察唯命是从,警察让他们在什么时间段把法轮功学员“转化”到什么程度,他们就具体实施以达到警察的目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警察在背后步步为营的指使。袁书谦作为“教务处长”、“主任”在洗脑班中有很大的权力。连家属探望必须得经过袁书谦的批准。作为主要责任人,洗脑班迫害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罪行,袁书谦都负有主要责任。

十多年来河北省会洗脑班迫害了约千名法轮功学员,核实姓名的有三百五十九人次。已披露出来的一人被迫害致死,三人被迫害精神失常,多人被迫害致伤,给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身心以及家人、家庭都造成巨大伤害。仅举几例:

石家庄铁路分局机务段火车司机、法轮功学员丁立红曾先后二十五天不让睡觉,耳朵被打手赵聚勇揪出血。法轮功学员姜帆的手被打手邢潇用打火机烧出疤痕,姜帆绝食抗议,他们就野蛮灌食。不让女学员刘慧娥去厕所,逼着她把大便拉在了裤子里。内蒙通辽学员丁力砚被送到这里后八天八夜不让睡觉,见她仍不妥协,恶人们就开始实行更无耻的强制措施:灌酒、毒打、憋尿(不让上厕所),在脸上、胳膊上、手上写满了诬蔑法轮功创始人、诽谤法轮大法、诬蔑人格尊严的极其恶毒下流之语,几个男恶人又抓着她的手摁着让她写这些恶毒的话。石家庄鹿泉市的张云曾被熬得晕了过去,摔倒在地,牙齿碰掉了一颗,满嘴是血,醒来后“教员”却狠毒的说:“死了算自杀”。

法轮功学员刘立峰是河北省机关的一名工作人员,本科学历,在大学主修法律专业。他说:“中国既然是以法治国,那就要以法行事。”他以理服人,从法律的角度讲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洗脑班的恶人被说得哑口无言。最后他们根本不讲理了,连续十几天不让刘立峰睡觉,往眼皮里抹清凉油,不让上厕所,几个人强行让他长时间盘腿。在场的许多人都看不过去了,“太残忍了。”恶警招数用尽,也未能使他屈服,可又无法收场,就把他送进了隔壁劳教所。

有的法轮功学员(如石家庄鹿泉市的张云、石家庄炼油厂的邱立英等)竟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之久。学员在长期孤独、寂寞的痛苦中,同时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如河北科技大学机械电子工程学院副教授李惠云博士就是典型的例子。李惠云博士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四十岁的李惠云与丈夫被单位和当地六一零绑架去“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洗脑,受尽非人的折磨。李惠云经常被两只胳膊背后捆在椅子上,两个男帮教轮番殴打。有一次一巴掌下去打的一侧下颌脱位,他们一看脸歪向一侧又狠狠的打了另一侧。2004年被关押“洗脑班”期间,被强迫服用精神病类药物,致使她反应迟钝,在精神惶惑中几次产生自杀的念头。李惠云在洗脑班被折磨了五个多月后,因仍不放弃信仰,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被劳教二年,送进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进五大队后她义正辞严的维护法轮功,被狱警冠以精神分裂症的帽子,送进精神病院长达两个月迫害,超大剂量的镇静和抑制药,使她全身无力,经常晕厥过去。

石家庄市西里小学教师郄丽莉,女,1978年出生,2002年4月被非法关进“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强行洗脑。为了逼迫她放弃自己的信仰,洗脑班恶徒连续12个夜晚不让她睡觉,期间他们两次强行按住郄丽莉,捏住鼻子,灌40度白酒;两次灌水:把头按在椅背上,揪头发捏鼻子,灌完后脖子疼得不能动;用军用绑带把郄丽莉绑在椅子上,拿毛巾勒住眼睛,拽着手写“四书”;他们还把人绑起来,在郄丽莉旁边抽烟,再把烟喷到脸上;放某种气功的音乐;拿清凉油或风油精往眼睛里抹。其中赵聚勇把郄丽莉鼻子耳朵揪得又红又肿,拿毛巾把郄丽莉眼睛勒肿了老高,几乎睁不开;杨杰拽着耳朵打郄丽莉,胳膊被他掐得一片青紫,一次竟连续折磨了郄丽莉4个小时;邢萧是搞中医按摩的,专门掐法轮功学员的穴道,被掐后又酸又痛,还看不出痕迹,他还亲口说所有整人的坏主意几乎都是他出的;金卫平给郄丽莉抹风油精、用衣服架打郄丽莉,灌40度白酒,把清凉油或风油精抹到她眼睛里,极尽一切阴险、残酷的手段,郄丽莉遭受这种折磨近一个月后,被迫妥协。后来她透露,被迫放弃信仰令她精神几近崩溃,生不如死。

三、直接参与行恶:灌水、灌白酒等

袁书谦十分伪善、狡猾,多在幕后指使迫害,直接行恶似乎并不多,但仅仅曝光出来的点滴已经十分严重。

袁书谦指使“助教”或亲自在大法学员的身上书写诬蔑师父的文字,甚至扬言要将大法学员衣服剥光后全身写满此类话。当大法学员抗议这是一种流氓行为,他竟表示:流氓就流氓了,也得这么干。他知道学炼法轮功戒烟戒酒并且专一修炼,不二法门,袁书谦吸烟时故意把烟雾喷在大法学员脸上。还给大法学员灌酒,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袁书谦灌过酒。

比如:2002年12月24日,恶警孔繁运、袁书谦,还有3个门卫按着张云灌白酒,恶警袁书谦、孔繁运强行将师父法像塞在张云脚下、座下,又把笔强塞在张云的手中,几个人攥着张云的手在纸上写诬蔑师父的话。迫害的张云呕吐3天吃不下饭,长时间头晕恶心,胃里难受。

袁书谦和所谓的“助教”还有一套野蛮的灌水方法--几个人按住法轮功学员不让动,捏住鼻子,用暖壶不停的往口里灌水,使人无法呼吸,同时还用拳头击打腹部。有一次法轮功学员被他们灌进一口水后,他们还不停手,几乎使人窒息和呛水。当法轮功学员指出这种做法的危险性时,“助教”竟毫不负责任地用草菅人命的口气说:“是你自己要喘气的。”意思是说出了问题也不是他们的责任。“助教”还公然邪恶的宣称:这样做不是为了好心救你,就是要迫害。

四、给法轮功学员注射不明药物

2007年5月,法轮功学员华凤祥被送进洗脑班的时候,一直喊“法轮大法好”。袁书谦一进门,就对华说:“一会儿你就不喊了,给你打一针。”并指使洗脑班的工作人员用毛巾堵华的嘴,反复堵了六次。华凤祥被强行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渐渐的华凤祥的身体出现反常:动作迟缓、行走不便、脊柱变形、头往前倾、脖子僵直。

五、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

后期随着洗脑班暴行的不断被揭露,袁书谦还在以伪善的面孔欺骗法轮功学员,骗取法轮功学员的同情,让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四书”令其交差。袁甚至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2010年底,袁书谦到石家庄市一些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配合的有各个区政府的工作人员、办事处和居委会人员,有时还拎上一些礼品如牛奶等,假装上门关怀法轮功学员,询问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袁书谦作为洗脑班主要责任人,袁书谦已犯有“非法拘禁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故意伤害罪”等等罪行,面临法律的起诉。在此也正告袁书谦,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是中共,而中共就像被摒弃的劳教制度一样,很快就会被民众和上天摒弃,为其卖命下场会十分可悲。“上边怎么要求,我怎么做。”是无法推卸责任的。

推荐袁书谦到洗脑班任职的石家庄劳教所第二大队队长赵志谦,于2008年1月骨癌死亡。据知情人透露,该人已得骨癌3年,疼痛难忍,因作恶多端,怕别人说他遭报,他和家人一直隐瞒病情,病情恶化去住院也是偷偷摸摸,不敢见人。据说死时状态极惨,人已严重变形,而且断气时,身上还长出一个大瘤子。

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袁书谦不光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的孩子和家人好好考虑,停止作恶,尽早赎罪才是唯一出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