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五月得法的大法弟子,由于平时学法不扎实,在证实法中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二零零六年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随后被邪党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迫害

在被迫害期间,我身上和周围出现了一些神奇事,写出来和同修分享。

针扎不進去,老大夫束手无策

二零零七年初,在邪恶的黑窝里,我心脏突然跳到每分钟200多次(修炼前有过此类情况,医院诊断为心率过速),他们把我送到省级最权威的医院急救。在急诊室里一位五十多岁看似颇有经验的老大夫要用一种什么仪器给我纠正心律。当时我就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没有病,是假相。你用什么药治也没用。

大夫开始把一根橡皮管子一样的东西插進我的鼻孔里,叫什么“电击纠正心律”,非常痛苦,我就说:你这法不行,对我没有用。她很不耐烦的说“你怎么知道没用,我干了多少年了,对别人效果都很好,就对你没用?”说着就打开仪器电击心脏,一次、二次、三次结果都无效。我难受的喊:“不行,不能再击了!”大夫拔下管子说:别人一次就纠正过来了,你怎么就不行呢?说着就去找别的大夫商量。

他们拿出第二个方案:往血管里推一种药,又说纠正心律特别有效。我想,我就是信师信法,你用什么办法都没用。这时她就拿着针在我的胳膊上找血管扎针,结果扎了三次也没扎進去。大夫自言自语说:“血管这么明显,怎么就扎不進去呢?”她可能感到束手无策,干脆把我送進急救室去了。当时我就想起了师父讲法时举的一个例子:“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1]感到心里很高兴,这不是师父在看护着我吗!

监室里装上了空调

我刚被关進看守所的时候,监室的犯人就跟我讲,这里边夏天热的很,去年我们热的没办法就把屋里倒了半尺深的水,晚上大家都睡在水里,等等。当时我就想,这么苦怎么过呀?突然师父的讲法打進我脑中“所以我们要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1]。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结果没几天所长找我谈话,说什么夏天快到了,准备给你住的监室装上空调,这时他还自言自语的说,这看守所都几十年了哪有监室装空调的呢。他也感到莫名其妙。当时我就明白了,这不是师父安排的吗。这时我就背“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想着邪恶是不会有这种善心的,只有弟子有正念,心在法上,师父就有办法保护大法弟子的。

后来有一位五十多岁的犯人跟我讲,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没见过你这么好的人。还有一个犯人讲,“你好比我们监室的一尊佛,我们好好供养你,我们就有吃有喝。”他们感到和大法弟子在一起舒畅,受益。

一位老警察的话

二零零八年初,另外监区和我熟悉的一位老警察到监室来看我,進屋就说:最近身体怎么样?你平时没事就像老和尚一样闭上眼睛静坐嘛,怕个啥,还怕别人偷你的东西?谁愿意拿啥就让他拿吧,你就尽管闭上眼睛打坐。

他话语一落,我猛一惊,这不是师父在利用他的嘴点化我吗?让我放下一切执着,就炼功打坐做好三件事,救度有缘人。其实那时我也在做着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世人。但是听到这些我就想,自己一定是还不够精進,如讲真相还有怕心等。从此以后我就放下了一切执着,就听师父的话,讲真相救度我身边的有缘人。结果效果很好,讲一个退一个,都是非常的有缘,不但接受真相还想尽办法劝家里人也退。

邪歌唱乱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前夕,监狱各监区组织全体人员参加唱邪歌比赛,每个监区一个合唱队,集中在操场進行比赛,搞的还很正式。监狱的所有领导都到场,还组织了评委。我当然不想参加,结果监狱长下令人人都得参加。我想参加就参加,近距离发正念让它唱不成。

我所在的监区关押的都是年龄偏大的人,信心十足,都认为能得个第一名。進场之后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让它唱不成。到场上唱的时候,他们大声唱,我就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们声音大,我就大声念,他们声音低,我就小声念,结果歌唱到一半的时候唱乱了,一首歌还没唱完就自动停了,他们自己都感到很奇怪,这么熟悉的歌怎么唱不成了,结果得了一个倒数第二名,他们感到不可思议,懊丧的不得了,大家都抱怨打拍子的警察没打好。其实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在起作用,清除了邪恶。

师父把我救出了黑窝

二零零九年底,我以高血压的假相被保外就医。

在黑窝两年多的时间里,我放下了很多人心的执着,就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当时的想法是我既然来到这里了就有我要救度的人,没有任何偶然的事。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世界大法日那天,我因高血压(240/140)被送進社会医院急救。到二零零八年的十一月份再次住進医院。第二天,我住的房间窗户玻璃上就开了二十朵优昙婆罗花,当时我和妻子(同修)、女儿(同修)都非常高兴,就在一起切磋是师父在鼓励我们要更加精進。同时也悟道师父是让我利用优昙婆罗花这种形式進一步救度有缘人。后来我们拍了照片附上对优昙婆罗花的相关解释送给警察和身边的人,借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進入二零零九年,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连续八次被送進医院急救,并且使用的降压的特效药也无效,后来我发现我的正念可以控制血压的升降,他们检查时血压就高起来,他们走了血压就降下来了。最后邪恶感到压力很大,不但得花钱,警察还要轮流值班,最后就主动给我办理保外就医。我们没有送礼,没有找人就这样顺利闯出了黑窝。用他们的话讲,刑期不到一半,并以高血压出来的只有你一人。

这就是大法赋予弟子的超常能力。

这只是我在被关押期间经历的几件事,有不在法上的认识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