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修炼路 随师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我始终觉得,不论今生我们转生在哪里,干着什么样的工作,芸芸众生中,不论是老还是少,师尊能选择我们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定有师尊的理由,那我们当弟子的,就没有任何理由懈怠,唯有走好修炼路,精進随师还。

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得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家里亲人很多都在修大法,那时候同修们都在我家学法、看师尊的讲法录像、交流,慢慢的我也溶在了法中,并从法中明白了修炼的目地,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

修心

小的时候,大人们修炼也没太把我当回事,我自己还真较劲,觉得大人们能做到的,我不仅要做到,还要做得更好,思想中有了不好的念头,我对自己说:“这个不符合法,不能想。”现在懂得了,那就是在修一思一念。

在明白了不应该杀生的法理后,也多次对自己说不能犯错,但是小孩子经不住诱惑,河塘的鱼总是去捉,看着那些被我捉来的鱼儿最后的结果都是死,终于狠下决心,不再杀生。日后,连蚊子也不打了,它叮我就赶它们走,无意中打死了也不再执着,顺其自然。

初三的日子充满压力,整天都忙于学习,偶尔回家,亲人同修就会多给我读师尊的讲法,起初我也非常执着学习成绩,通过学法明白了只要我做好了,师尊就会给我安排好一切。我考试从来不抄袭,每一次都严格要求自己,最大的考验是中考的时候。因为我理科不太好,所以一般都会在理科方面拉分,考试的时候,坐在我后面的同学要我和他合作,他的理科每次都得高分,只要我们两配合一下,很可能都会取得好成绩,但是我拒绝了。考试之前我就在想:面对这一场重要的考试,我还能不能做好自己,经过剜心透骨的心理挣扎,最后我决定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每一步。中考结束了,我所在的班级一共两个人榜上有名,其中一个是我,另一个同学是找人替考的。修炼的路上,只要我做好了,师尊就会给我安排的最好,从来不用我去思考下一步怎么办,一路走来,非常顺利。

大学毕业后,在师尊的安排下,我在一家别人都很羡慕的单位上班,单位里常通过搞大型活动来增加收益,同时,每个人拉的广告越多得到的提成也就越多。这时候,很多人会因为利益不顾同事、朋友的情面,处处勾心斗角,人人都在算计中生存。

一次,我的活动策划得到了领导的肯定,领导决定了这个活动由我来负责。虽然表面上没有太执着,但是内心就在想,如果去拉广告,这么大的活动,会有多少提成啊,那几天真是想入非非,在拉客户的过程中,客户合作意愿稍大的时候,我的心马上就动起来了,客户合作意愿不强的时候,我又垂头丧气,那几天心被带动的七上八下,一点也没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有一天早晨学了师尊的法。“举个例子,有一天单位分房子,领导讲:缺房住的人都过来,摆摆条件吧,讲一讲个人如何需要房子。各说各的,那人不吱声。最后领导一看就他比人家都困难,房子应该给他。别人说:不行,房子不能给他,得给我,我如何缺房子。”[1]学完法到单位就碰上了类似的事,很辛苦的去跑客户,在等待客户回话的时间,同事去把合同签了,当时内心就受不了了,领导都说这事我来跑,我辛苦跑下来的客户你拿去了,内心不平衡,对照一下早晨刚刚学过的法,明白了这是一场考验。想到师尊的法,很惭愧,自己没做好,在利益面前没放下。

第二天我谈的一个客户给我打电话说合同已经签了,让我有时间来取钱吧,这时候另一个同事打来电话,和我说这个客户他认识,意思是合同得他来签,这一次,我没有计较,很坦然的说好吧,就放下了,等这件事过去后,我回想一下,其实真的是这样,看似偶然的事情,其实都是师尊的苦心安排,通过这件事情我知道大法弟子不应该执着常人间的利益得失,更不要为此牵肠挂肚,提高自己才是关键,也明白了师尊的“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2]的法理。

在过关的时候,我天天唱《洪吟三》中的诗歌——<什么是你的想往>,我觉得我们青年人在利益上可能会多一些执着,所以希望其他青年同修不要糊涂,坚定正念,去掉那些不好的人心。

修去对情的执着

因为是青年大法弟子,在对待感情的问题上有自己的一些看法,所以这里拿出来单独和同修们交流。在这个问题上,我也是跌过跤的。

小时候,我常常想假如我没有修炼,我的一生是怎样的,或许和世上的大多数女孩一样吧,嫁人、生子、围着灶台转,然后一生为之苦累,真是不堪想象,所以我坚定今生今世就是好好修炼,不想再趟人生这趟浑水。加上从小就看到父母的关系不好,觉得结婚太累了,我发誓,永远不结婚,不涉足感情的事,也的确是,很少遇到这样的事,虽然在常人中也算有点优秀,但从来没遇到过特别投缘的异性朋友。

前年的夏天却遇到了一个大我好几岁的人,而且是已婚的,可是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只是觉得非常喜欢这个人,魂牵梦绕的,渐渐地,我有点迷失了,走了弯路,直到有一天读到师尊的法:“你是女的那么就会出现一个你心目中爱慕的那种男子,可是他却是一丝不挂的。”[1]很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想到师尊的法,没有做好呢,后来这个人因为工作的原因离开了我,而我自己感觉功也掉下去了,抱轮胳膊举不起来,心烦意乱。去找同修交流,同修鼓励我好好做,改过还有机会,我们学习了师尊的讲法。师尊说:“认识到了,你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么也就把你这个过失啊,算作在你修炼中没走好的关,从新走,有机会再给你过,也就仅此而已了。师父不能够把你修炼过程中的事算作什么。如果不能自拔的、还会重犯的,那就另当别论了。也不能因为做错了事情又引起执著”[3]想到师尊的法,我知道我除了精進起来,没有其他的选择,我要做好。慢慢地我跟了上来,和这个人也断了联系。

可是一年后,他突然在电脑QQ上请求和我聊天,我想可能缘份未断吧,还同意了,这一次,我又开始牵肠挂肚,那几天,每当我要关电脑准备学法的时候,他就蹦出来和我说话,经过这么两次巧合,我认识到他是来毁我的,我应该清醒了,悟到这些后我索性彻底给他讲了做人的操守,讲了古代君子的作为,讲了贪欲折福的故事等等,还劝他珍惜现在的幸福,不要和社会一起随波逐流。听了我的话,他很受触动,没想到我和他说这些,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来打扰我,这一次我彻底和他断了联系。旧势力想利用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我决不能给旧势力市场,慢慢的从法中升华,我感觉到人中的情就是一个笑话,一笑了之,不涉足、不谈及。

对于感情问题,我自己的悟法是,修炼人要放下情,识破情这个东西,不去给自己人为的增添麻烦,因为是年轻人,经常会遇到一些“好心人”给介绍对像,我都婉言谢绝,其实我明白,就大法弟子的境界来说,应该找什么样的人才能相配呢?恐怕没有。我个人有的时候思想中也有不好的念头,但多学法就能及时排除掉,在这里,我觉得通过看正见网上很多古人为人处世的故事、善恶有报的故事等,对自己修心断欲也有帮助,但重要的是多学法,溶于法中。一路走来,我悟到,“情”这种物质也是一层一层的,过一段时间感觉去掉了,好像过一段时间又返出来了,坚定正念,就无所不能,大法弟子,一定要过好这个关,在法理上升华后,回头看,你会发现,我们是“我们是修炼人,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4]。

讲真相、救人

讲真相救度众生,是师尊叫我们做好的三件事之一,我也是慢慢努力做好的,从初中开始,我向身边的朋友开始讲真相,其中一个朋友,我自己都不记得和她讲了多少次,最后她退出了邪党组织,还帮助我给别人讲。

高中的时候,每周只有一节体育课,我可以请假出校园,每到这节课之前,我就准备好《明慧周报》,小册子,护身符等大法真相资料,到集市上找那些有缘人讲真相。我讲真相的对像有摆地摊的大娘、摊煎饼的阿姨、卖糖葫芦的叔叔,开车的司机,等车的路人,我还经常给身边的朋友讲,给我的同学讲,有时还去同学家给他们的家人讲。记得高考前的一个月,我认识到很多人一旦分别就很难再相遇,所以我要在离别之前抓紧时间救人,到高考的时候,平日里接触的,能救的,大部份听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这里有学生、有老师、有食堂的保洁、也有学校的门卫,也许是因为念头正,从来没遇到过危险。

去年,一天早晨去逛早市,看到有个摆地摊卖画的卖的都是毛头像那些东西,我就过去了,一边发正念,一边看前来买画的人。有人犹豫不决挑来挑去的时候,我就说“都什么时候了,还买这些”等等的话,这时候我发现有一个人一直盯着我看,随后还跟着我,但是第一天我智慧的走开了。

第二天,我想众生不被毒害,只有卖画的人先明白真相,于是我又去了市场上,这一次我给卖画的人讲了共产党的杀人历史,那个头一天跟随我的人来到我面前,紧紧的看着我,然后说:“你家是在这附近吧,你是干什么的?”我呵呵一笑,不语,然后瞅瞅他,那时,明显感觉到那种邪恶的力量向我扑来,我和他好象两种力量在对峙,感觉象是我稍微一放松他就要拽住我一样,那时候我没有动心,心里背着师尊的法。“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2]还是呵呵一乐,我转身向他的反方向脚步由慢到快的离开,同时请师尊加持,辗转几条胡同,打出租车离开了那个地方,一场危险化解了,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只有心中有法,才不会有危险。

在讲真相的路上,会有很多有缘人,其实身边的人都是为我们而来的,所以我们就是多学法,利用一切机会,理智智慧地救人吧,只要我们去做,就能救了人,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也常常唱师尊《洪吟三》<唤醒>中的诗歌——“讲真相我救人急 大道一路通天去”[5]。

勇猛精進走在回家的路上

因为在外地一个人,没有好的学法环境,所以平日里只靠着师尊的呵护和自己一点精進的念头走着自己的修炼路,没有可以交流的对像,在修炼的路上,一直磕磕绊绊的。学法少,炼功也少,以前是功课紧,现在是工作忙,三件事也是做得时好时坏,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在慢慢的懈怠中自己变得麻木,整天忙于工作,不学法、不炼功,讲真相、发正念的事什么都不上心,满脑子都是工作中的琐事,猜想领导为什么看不上我,是不是奖金给我少了,有时候,在矛盾面前,自己做的都不如个常人,因为内心还想着要和师尊回家,这种二者不能兼顾的苦,处理不好生活的苦让我苦恼不已。我躺在床上,痛哭流涕,喊着师尊,我从心底里想和师尊回家,我不想被落下。静下来想一想目前自己所处的环境,才猛的醒悟了,想到了常人中还有“温水煮青蛙”的故事,我惊醒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太危险了,也终于认识到旧势力的邪恶至极,它给我们制造的障碍并不都是可以一眼识破的,这种消磨人的意志,直至麻木放松,更是一种可怕的迫害,我们一定要清醒。

年轻的同修们,不要因为还在常人中,就让这些执着挡住了我们回家的路。通过这件事,我也体悟了师尊的慈悲伟大,过去,我对“师恩浩荡”没有太深的感受,通过这件事情,我真切的感受到了,从生命的远古一直到今天,或许我们经历了千万年的轮回转生,有过无数生我们养我们的父母,也或许有过很多给予我们关爱的人,但是从古到今,一直呵护你,在你最苦最难的时候真正管你的,唯有师尊,不管你是否精進,师尊从不放弃我们,所以,还没有做好的同修啊,我们不能懈怠,面对无量佛恩,我们没有理由不精進起来。师尊在法中讲到:“真的圆满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飞升,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鼓掌)圆满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没修好的,我看哭也来不及了。”[6]

“归位期已近”[7]。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同修们,让我们彼此珍惜神圣的法缘,珍惜师尊留给我们证实法、救度世人的宝贵时间,珍惜这最后的时光吧。

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唤醒〉
[6]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7]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