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铁北看守所女监酷刑例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勾结,针对上亿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迫害。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人性的迫害。在江的指令和授意下,专事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组织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其结果是,中国各地酷刑泛滥,虐死不负刑责,花招百出。据资料显示,至少三千二百八十七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迫害,他们都经受了种种酷刑。

长春市第一看守所,俗称铁北看守所、铁北大号、铁北大笼子,很多死刑犯都关在这里直到行刑,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这里关押着近千名的法轮功学员。

上图:长春市第一看守所,也叫铁北看守所

李妍,女,长春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简称东北师大附中)物理教师,“长春市首届学科十佳教师”。 一九九六年,李妍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真修向善。修炼法轮功以后,李妍从未收取过学生和家长的任何礼品,从未争取学校任何特殊待遇和额外好处。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同年十月二十一日,李妍坐火车去北京到国家信访部门上访,以和平的方式履行公民权益,为大法鸣冤。二十二日李妍在信访部被众多便衣绑架,他们抢走所有证件,野蛮地将李妍拎起来,塞进面包车,直接劫持到长春驻北京办事处,关到窗户都是铁网钉上去的房间里。二十三日李妍被戴着手铐押回长春,关进长春铁北看守所迫害。

'李妍'
李妍

在铁北看守所,李妍随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着地狱般非人的酷刑折磨,下面例举李妍等女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迫害。

【酷刑1】:扒光衣服毒打

刚入铁北看守所,被体检,搜身,滚手印,然后被扒光所有的衣服,押入牢房的卫生间,狱头辱骂、恐吓、拳打脚踢。他们打脸不用手,而是飞脚踢脸。

【酷刑2】:备受煎熬的坐板

每个被非法关押在铁北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只要没有离开这里,天天遭受此酷刑迫害。

'酷刑:长时间坐板'
酷刑:长时间坐板

坐板就是两腿盘坐,双手放平于膝盖上,脖颈、后背、腰与床板平面成垂直,床板不允许垫任何东西。坐板的过程中,身体不允许晃动,始终要保持一个姿势。为防止晃动,将坐板者的后背衣服用手捋出一条直线,直线如果没了,就证明你晃动了,轻则挨骂,如果不服从就会遭到毒打,严重的就给“上大挂”(脚离地,胳膊吊起来)或上“抻床”(身体呈五马分尸状,用力向外抻四肢)。

'酷刑:上大挂'
酷刑:上大挂

'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坐板时间从早五开始到晚八点结束,恶警强迫学员每天除了限定的上厕所、吃饭外,要坐十五个小时,不许动,一动旁边恶警指使的流氓就出手一顿毒打。

由于坐板时间长,长期这样坐的结果是臀部和腰都剧痛,很多人两脚外侧踝骨都硌破化脓,甚至使整个臀部坐坏发生溃烂。

【酷刑3】:“砸铺”“立刀鱼”

在铁北看守所,李妍等女法轮功学员白天被强迫坐板,晚上睡觉“砸铺”“立刀鱼”。

“立刀鱼”是一种酷刑,只能睡五人左右的位置,要睡二十来人。屋子不大,两张铺,需要睡三、四十人。这些人一颠一倒,头挨着脚,脚挨着头,一个贴一个,都侧着身子躺,个个象刀鱼一样立着,这叫做“立刀鱼”。

“立刀鱼”的时候要“砸铺”,狱警或牢头使劲用脚往里踹最两端的人,直至二十来人都紧紧的粘连成一体,分不开,这叫“砸铺”。 砸完铺,想进进不去,想出出不来,谁想动一点都动不了。过一段时间牢头再往里踹,一宿都不能有一丝的松动。

由于把法轮功学员与杀人犯关押在一起,为防止杀人犯逃跑,每个杀人犯都戴着沉重的手铐脚镣。“砸铺” “立刀鱼”的时候,杀人犯的手铐把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硌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浑身骨头疼痛。

在阴暗潮湿卫生环境极其恶劣的监房里,皮肤这样紧密的接触(不透气),法轮功学员和犯人人人身上都长满了疥,全身上下奇痒无比。

【酷刑4】:“手脚连铐”

酷刑“手脚连铐”是铁北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经常使用的酷刑。

“手脚连铐”: 双脚戴上重型镣铐,双手戴上手铐,再用短铁链子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见图)人戴上这种刑具后,坐不得、蹲不得、站不得、躺不得,只能佝偻着,蜷缩着,吃、喝、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时间一长,会导致肌肉劳损,手脚浮肿,失眠烦躁,极其难忍。

'酷刑:手脚连铐'
酷刑:手脚连铐

王可非:女,吉林省农业银行长春市南关区支行职员。二零零零年十月,被关押在长春铁北看守所,因坚持炼功,被狱警施以“手脚连铐”的酷刑。他们把可非的双脚戴上重型镣铐,双手戴上手铐,再用不足一尺长的铁链子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一般人四十八小时就到了承受的极限,可是狱警用这种刑具折磨王可非整整十一天。

'王可非遗照'
王可非遗照

狱警为了折磨她,一次次的提审她,上楼下楼,王可非被恶警牵着,她撅着臀部,一步一步的挪动着脚步,由于拴着手脚的铁链子很短,每次脚步只能挪动十厘米左右,她拖着沉重的镣子,在阴森的长廊里,远远的就能听到“哗啦”“哗啦”的镣子拖着水泥地面上的声音……

后来再提审,王可非都是被狱警抬出抬进的。她头发散落着,面黄肌瘦,无法行走,已经被折磨的虚弱不堪。

二零零一年八月末,王可非被转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继续关押,她遭受种种酷刑折磨之后,同年十二月二十日,王可非被迫害离世,年仅三十五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