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飞踹、飞踢、飞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中国武术中有些招式是在腾空中完成的,目的就是借助助跑后腾空的冲力,加上腿部的力量去击打对方。飞踹、飞踢、飞膝是武术中比较常见的招数。中共恶徒在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中,竟然把这些招数用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上,从而变成了残忍的酷刑。

一、飞踹

就是腾空而起,然后用一只脚的底部踹向法轮功学员。

1、天安门广场上的飞踹

东北师范大学哲学讲师、校刊编辑白晓钧,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去北京上访,被强行关押在北京丰台体育场。他亲眼目睹武警对一位女性法轮功学员行恶,白晓钧上前劝止时,被一年轻武警助跑几米用飞腿踹伤肋骨。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零年十月七日法轮大法明慧网上有一则消息,标题是《10月6日北京:警察大肆殴打拘捕法轮功学员》。其中这样写道: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内,大批的学员被警察抓走,随后还有零零星星的学员被警察从人群中揪出,还有学员冲进场内高呼:“功友们,站出来!”“法轮大法好!”几个警察立即围上来暴打,便衣从远处飞跑过来,腾空飞踹学员。

2、飞踹腰部

一位秦皇岛法轮功学员曾于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三到北京上访,后被劫持到抚宁拘留所。正月十三早上,她和法轮功学员们在号里炼功,被看守发现了,就用电棍电她们,并把人一个个拽出来,让每个人都光着脚站在冰上。一个小警察拿人当靶子,先助跑然后抬起腿,用尽力气踹她们的腰,被踹的人立即跪在了冰上。

河北省满城县神星镇李家佐村妇女翟树田,二零零一年冬天被绑架到涿州洗脑班,遭到疯狂迫害。女恶警刘爽把她叫出去强制她站在墙角,然后男恶警王雷用练武功打沙袋的形式,离老远跳起来,助跑,到翟树田跟前狠踹她腰部,接着又扭过身来再踹一下。

3、飞踹腹部

二零零二年,北京市延庆区延庆镇上水磨村农妇郎东月,被劫持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她自述道:“把我和一个叫刘春华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五、六个恶犯人把她按在地上。在大队长张冬梅的指使下,有人站在她的两只胳膊上,有人站在她的两条腿上,还有一个大胖子跪在她的胸部上,用牙刷把撬开她的嘴,把倒在半桶水里的一大碗饭、一大碗菜灌到她的肚子里,灌完后,让她站在距离墙有半尺的地方,张冬梅指使恶犯们轮番的跑向刘春华去踹她的肚子,那被灌得鼓鼓的肚子里的饭菜,又都被踹得从嘴里吐出来。”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4、二人同向飞踹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一日,黑龙江佳木斯市看守所将法轮功学员霍金平秘密送往青龙山洗脑班实施迫害。两个多月的酷刑折磨未能使霍金平屈服。五月二十三日,协警金言鹏和周景峰二人联合起来同时对霍金平行恶。这两个恶徒提前已经协商好了。就见他们同时后退几十步,又同时向前跑,一前一后,同时起脚飞踹霍金平身体的同一部位。把霍金平痛得撕心裂肺,五脏六腑都有被震裂的感觉。第二天霍金平翻身也翻不了,裤子也穿不上了,腿肿得好粗。

二、飞踢

也是借助助跑,然后腾空而起,飞出一脚,直接用脚尖踢法轮功学员。

家住重庆市万州区王家坡检疫站宿舍的周开兰,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公安局的十四层楼上迫害。一个处长叫嚣把她从十四层楼上推下去摔死,另一个恶警穿着一双鞋底板钉有铁板的皮鞋上来,用力踢她的两个小腿,踢倒了又拉起来,一连踢了两小时。换班了又上来一个恶警折磨她。恶警拿来一双新皮鞋,告诉她,说把穿的这一双踢烂了,就换这一双新皮鞋。说完后,恶警把她推到墙角站着,然后,他走到房子的另一边,就象足球射门一样,跑了十几步,然后飞起一脚踢在她的小腹部位,踢倒了又被他们拉起来再踢,一直把她踢晕过去。

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第四小学教师杜英光,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于双口劳教所。恶警魏巍为了让他写“悔过”,用拳头猛击他腮部,打得他脸部高高肿起,从镜子中都认不出自己来。魏巍曾几次让杜英光在房间门口站好,他在杜英光对面退后几步站住,接着向杜英光跑来,飞起一脚踢向杜英光胸口,把杜英光仰面踢倒在地上,地面是瓷砖铺的,当时就将杜英光后脑磕出一个包来。

三、飞膝

腾空的姿势与飞踹和飞膝一样,只是由脚改成了膝盖。

家住甘肃省金昌市宁远镇龙景村的法轮功学员王淑花,曾被劫持在甘肃省劳教二所(女所)。2002年3月的一天,一个叫范毅荣的中队长找王淑花谈话,叫她写“转化”材料,她说不写。范毅荣强制让王淑花暴晒了一天。天黑之前,范毅荣指使吸毒人员又强迫她写,她还是不写。于是吸毒人员让她面朝墙站着,蒙上她的眼睛,用脚踢她下身,然后七八个人左右开弓,远远的助跑后,跳起来用膝盖猛击王淑花胯骨及大腿部位,用脚猛踢小腿。打倒后,又揪起来,再打倒后,再揪起来,如此反复,一边打,一边问“写不写?”后来王淑花已站不起,吸毒人员两个人把她胳膊拉成“一字形”,拽起来继续死命的打。

湖南益阳市法轮功学员张春秋,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绑架。张春秋被非法拘禁在益阳市第一看守所。一进看守所,那个叫王铁军的恶警对牢霸说:“这是个顽固的法轮功,你们可以往死里整”。这些恶犯就把张春秋双腿按跪在地,双手伸直与前身靠墙,打手从后面起跑,用右腿膝盖直击他的后背心,一下,二下,三下,……。一直击打到鲜血从口腔满口喷在墙上,凄厉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飞踹、飞踢、飞膝是武术中的几个招式,打到人身上的痛苦可想而知。而且被击打的法轮功学员很多时候是被逼站在墙角或其它固定的地方,任由恶徒行凶。中共酷刑的恶毒到了这种地步,真是让人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