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科研的父母得法修炼的曲折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我的父母都是六十年代的工科大学生,毕业后分到中国北方的一个大型兵工厂,从事枪支、武器的生产研发工作。在中共的洗脑灌输下,他们都是无神论者,所谓的唯物主义者,每天接触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图纸、零件、数据、工具书。我生在这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大学学的是计算机,受家庭和学校的影响,从小就误认为人是猴子進化来的,对科学家很崇拜,对科学很迷信,在大学里,有时间看了很多名人传记。我又受邪党斗争歪理的熏陶,认为做人要出人头地,不能心慈面软,为实现人生目标可以不择手段。

二十二岁那年,正当我为自己的未来踌躇满志的时候,一场横祸从天而降,发病率为十万分之九的一种罕见病来势汹汹,一下子把我击垮在医院里。我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在西医的急救室里救治了四个月,终于保住了性命。然后又到中医院進行康复治疗,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周围很多好心人看到我年纪轻轻,终止了学业,四处求医问药,都过来要帮我,告诉我信佛吧、信主吧、练气功吧。

就这样我接触了实证科学以外的领域,对生命、宇宙、神佛、气功有了一些好奇和涉猎,我不再是以前那个自以为是的唯物主义者了。但我想知道的东西太多,没有哪本书、哪个人能给我说清讲透。

一九九五年九月,我有幸观看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一天一个半小时左右的讲法,短短九天时间,我被彻底征服了。看完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改变了我二十五年的人生观、世界观,解开了我许许多多的困惑、谜团,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和意义,知道了生命的真谛。我郑重起誓:我要修炼。从今以后,我的一生就是修炼的一生,决不动摇!

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我不再是以前那个弱不禁风、自私自利的我了,我变得大度宽容、平和善良。每天学法炼功,生活的充实而快乐。

一九九六年过年,我带着得法的喜悦,带着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炼功音乐、大法书籍,回到父母家,把大法的福音传给他们。父母都是善良的人,一听说大法讲真善忍,叫人做好人,简单舒缓的五套功法能祛病健身,他们的女儿又如此投入,也没有太多的过程,马上开始了学法炼功。

我在另一个城市上班,平时经常电话联系。爸爸说:“《转法轮》这本书说的太好了,如果人人都按书里讲的去做,这社会就太美好了!”妈妈说:“真神啊,我的高血压、动脉硬化、失眠都好了,脑子清清亮亮,浑身上下是劲儿,不知干点啥好。”我告诉他们要多看书,时时修炼心性,参加当地的集体炼功和小组学法,大家在一起能找到差距,提高的快。

父母当时都上班,还是单位部门的负责人,他们没有听从我的建议,只是在家看书炼功,也是持之以恒没有间断,这样一直到了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广播、电视、报纸对大法的诬蔑铺天盖地,父母没有动摇,他们经历过中共的历次运动,对中共的宣传早看透了。可是,看到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的抓捕、判刑、开除公职、酷刑“转化”,他们退缩了。六一零、单位、派出所、街道一次次逼迫我放弃大法,否则送洗脑班,开除工作,父母恐惧了。于是,他们开始软硬兼施“做我的工作”,要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我先停下来等等,形势好了,再炼。

几年的修炼实践,我已经深深知道大法的珍贵和他对生命意味着什么。这么珍贵的宇宙大法被邪恶抹黑诬陷,使众多生命对大法犯罪,从而失去未来,被宇宙的历史淘汰。在这么严肃的历史时刻,从大法中受益的我怎能停下来等待?几番冲突、理论、抗衡,父母不管我了。他们回家后,不再学法炼功了,每天对我在电话中嘱咐又嘱咐,告诉我中共整人不择手段,要我一定保护好自己。看到父母在大法中受益,又在中共迫害中轻易放弃,我很难过。同时也感到他们以前对大法的认识只是停留在感性上,没有从生命本性的一面真正理解什么是修炼,也因为他们几十年在人中形成的现代科学的框框、观念、定理、定义在障碍着他们得法。

每年过年,是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每到这时,我就把各种真相光盘、小册子、真相传单拿给父母看,希望他们了解真相,走出恐惧,从新回到修炼中。父亲比较随和,给什么看什么,自然而然明白了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讲真相、发传单、揭露迫害。我让他学法炼功,可他怕心很重,总是摇头;母亲什么也不看,她认为以前的修炼人应该与世无争,别人说什么做什么不动心,就是自己修好自己。而大法弟子冒着风险讲真相,告诉世人大法好,别被谎言欺骗,她就理解不了,修炼人为什么要做这个事?为什么要与中共“对着干”?另外母亲心里也怀有对中共邪党深深的恐惧。

二零零四年底,《大纪元时报》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这本书深刻揭露了共产党的邪教本质、流氓本性,揭开了共产党的真面目。父亲看了四遍,对书的作者敬佩不已,对书中的内容大加赞赏。他说书中讲的都是事实,有的他也亲身经历过,而且见解深刻、语言犀利,把共产党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了这书的人,从此不会再被共产党欺骗了,不会再上共产党的当了!父亲主动退了党,有时还帮我做资料。

二零零六年底,大纪元《解体党文化》发表了。父亲又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这本书打破了父亲的“无神论”观念,加深了他对修炼的理解。书中讲,“進化论”是一个漏洞百出的假说,建立在循环论证的逻辑基础上;進化论的“三大证据”之一的“胚胎重演率”是人有意假造的图片;進化论的核心——基因突变,在概率计算中结果约等于零;过渡物种的化石无处找寻;進化时间表混乱无序等等。迄今为止,進化论学说不能给人以信服的证据和验证方法,证明其正确性。相反,世界上大部份国家大部份人都是相信神的,包括很多著名的科学家,如爱因斯坦、牛顿等。父亲心悦诚服,進化论是个谎话。那么人不是猴子進化来的,是哪里来的?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一天晚上,父亲和我捧起了《转法轮》。这是他一九九九年后第一次学法。《转法轮》中写道:“在这个宇宙中,我们看人的生命,不是在常人社会中产生的。人的真正生命的产生,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1]“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1]“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1]一句句万古天机,师父在《转法轮》中无条件的开示给了人!

父亲猛然醒悟了,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是返本归真!父亲当即表示:“我要修大法,返本归真!”我看到了一个生命从无神论谎言中解脱出来,本性的一面苏醒后,对法的渴望、对修炼的坚定。没有迟疑,没有顾虑,马上开始学法、炼功、发正念,父亲又回到了大法中!这一回,父亲是真正得法了。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母亲当时还被各种因素障碍着,什么真相都不看。二零零七年,师父亲自指导的神韵晚会拉开了序幕,纯善纯美的艺术风格,把天国世界的壮观美好真实的展现在世人面前。晚会散发着正的能量,让人在观看歌舞的过程中,明白是非善恶,了解大法的美好、中共的邪恶。母亲一开始不看,后来看一点,再后来,母亲开始与我一起学法炼功了。

现在,我的父母都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着。母亲对法的理解经常让我刮目相看。有一次,她给我讲她对真、善、忍的理解,对万事万物都存在真善忍特性的理解,我内心震动不已,我感动于造物主的无量慈悲,感动于宇宙中万事万物的真善忍特性。

回首十多年来走过的路,有起有落,有苦有甜,因为中共邪党的干扰破坏,父母的得法经历也真的不容易!虽然在万载红尘中迷失了本性,忘记了生命的真正目地,但生在大法洪传之时,我们就是最幸运的!李洪志师父用洪大的慈悲、无量的智慧,在世间用各种方式启迪我们的本性,唤醒我们的真念,引领我们走上返本归真之路,给予我们生命的美好与永恒!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之心!

在大法洪传二十周年之际,愿天下所有善良的人都能听闻法轮佛法,踏上返本归真之路。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