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不断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我是96年6月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中来的。当时我还在单位领导岗位上,想退休后有个好的身体不用求人,想躲避人世间你争我夺是非复杂的关系;更想为了保持自己在常人中的“好名声”,抱着这些强烈的人心,执着,完全是为名为我为私的心。走入大法修炼后,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和教诲下,在法轮大法这部宇宙大法的修炼中,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发生了根本改变。使我这个满身业力,执着心强,为私的生命变成纯净为他美好的生命,下面仅举我在修炼中的几个方面来见证法轮大法是正法。

打破“无神论”转为“有神论”,认识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威力和美好。

初学法就体验到大法的超常现象

我从小受邪党文化无神论的教育,眼睛看不到的,书本上没有写的,我也认为不存在,还自认为学的是“实证科学”,自己是“实在”的。一進入大法修炼,那是全新的理念。师父讲的“真善忍”法理博大精深,深深的打入我的心中。全都是过去从未听过的。当时五套功法我还没有全炼,《转法轮》这本书还才请到手,我身体马上就出现“返老还童”、“清理内脏”的现象,书中那些修炼中将会遇到的情况,一件件的在自己身上大部份都表现出来。我当时觉得太奇怪了,这是一本什么书啊?!怎么书中写的什么,就会让看书人亲身体验有到什么感觉?真是太神奇了!后来学师父《悉尼法会讲法》才明白,领悟到师父讲法时,我震惊了!这种超常的现象居然在人间就能体验到,人间真的是有佛的!

通过学法使我越来越多的知道了更多超常的事。当时我的同修中也有不同的超常现象。几十年的无神论,党文化就在头脑中解体了,就相信神佛的存在。这是师父洪大慈悲,是大法强大的威力所致。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变化了,我明白了法轮大法就是“佛法”,我得法了,我要跟着师父好好修炼,珍惜这万载难逢的机缘。

祛病健身显奇效

自進入大法修炼以后,我的身体很快得到净化,原有的双腿骨质增生,胃肠系统,妇科,脑、肺等处的病症全部好了。我也亲眼看到我们炼功场上同修的变化,有开始坐的士车由儿女扶着来的,有开始坐都坐不直,竖不起身子的;什么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乙肝,癌症,脑中风,脑血栓后遗偏瘫症等等,包括一些现代难治的病,修炼一段时间后,大部份病症消失,少数没恢复的也减轻了症状,真是奇效!怎么不吃药,不打针,癌症病人不去化疗,就是每天学法炼功,修心性,就好了。这是医学上的奇迹,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

在2000年進京证实大法被公安、“610”非法拘留审讯时,我堂堂正正的对他们讲:“法轮功就是教人向善,做好人,没做坏事,祛病健身有奇效……我都是亲眼所见,我不能不相信我的眼睛。”他们无语回答。这就是大法的神通,威力和美好,他贯穿在整个修炼中。

学法修心,以“真善忍”为标准不断修去自身的人心和执着。

99年7•20以前我们大多数都是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我开始上了一段班,提前退休后,我就参与到大法工作中来了。(当辅导员)每天一早四点多钟起床后,我就背上机子去炼功点,我们集体炼功,学法,到四周去洪法,开交流法会等。我利用职务之便提供单位的会议室,礼堂等设施,组织集体学法,看讲法录像,教功;特别是98年到99年上半年我们大量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组织学法交流,对大家促進很大。个人也在其中不断提高,当时就遇到几件触动人心比较强的事。

一件就是原单位一单我经手的业务,数额1000多万元,当时是92年在经济特区办的,按当时那边政策允许得回扣,有人怀疑并举报了我,我已和检察机关详细讲清楚了,我并没有得。时隔一段我已得法了,公司和上级主管部门查帐时又翻出来,再次找我。我开始心里有怨言,最担心的是,这件事被人乱传,影响我的“名声”。这时师父的法点悟了我。师父讲:“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我悟到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发生,这不是来帮我去“名”的执著吗?!我是带着这个根本执著走入大法修炼来的,这不就是要我赶快放下来吗?我调整好心态,再不担心“名声”了,配合他们把账务搞清,他们以后也再不来找我了。

另一件就是我丈夫把厂里同事集资请他帮炒股票的钱炒空了(大约10多万元),当时也没有什么协议规定。为了还本钱,丈夫到亲戚中借。这样一笔钱,对我们这样的工薪家庭来说,是很大一笔数目,当然对家庭生活带来损失。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失与得的关系,我想,这可能是他生命中的因缘关系造成,我不能为此“利”和他吵。想到师父的法,我就无条件的放下心,没有责怪他,只是讲不要炒了。

还有一件就是我的大女婿那年过年前几天单位会餐,晚上酒后驾车压了人,被关在看守所可能要判刑。女儿直对我哭,我当时就对女儿讲:这是他不对,该赔偿的就要赔偿,至于他个人按情节态度该怎么样也要把心放下。后来单位出面,赔偿多一些,从轻处理没有判刑。我体会到这些都是来帮我过“名”“利”“情”关的。只要按师父法讲的去做没有过不去的关。

那段时间我和同修们一起觉得天天都在提高,对师父的法理理解就象剥洋葱一样一层又一层,每天都有新的领会。心性不断提高,境界也不断升华,人心和执著不断的去掉。大家都变得善良,宽容,平和,通过向内找矛盾也小了。整个修炼环境一片净土。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在常人社会体现的就是名利面前不争;工作勤勤恳恳;道德高尚没有任何恶习……促進了社会的道德文明。

不忘历史使命,把讲真相救众生作为己任,修在其中,不断在法上归正自己。

放下人心堂堂正正讲真相救人

99年7•20以后,因为有怕心,我躲在家中炼,各种牵扯让我走不出来。是师父慈悲的呵护和加持,2000年6月我和几个同修冲破邪恶的监控,冲破自己的“怕心”和人的观念,上京证实大法。从那以后我如一只扬帆的船,砍断了缆绳,义无反顾的堂堂正正的走入正法的洪流中。从北京回来后,我被非法拘留,被绑架到洗脑班,街道几十人次上门,做“转化”工作,骚扰、监视、跟踪不断,等等,我都从未动过心,因为我心中装了法,我就堂堂正正的出来证实法。开始我利用自己的环境讲法轮大法好的基本真相,后来《九评》出来,师父一系列经文反复讲救人要紧,我更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历史使命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世人”。我就从身边的亲人亲戚,同事同学,邻居,朋友讲起,到后来上门的和我出门办事和到公园等公共场所看到的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利用常人中的同学聚会,单位活动及结婚,生日等等多种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我把同学同事名字都排成册,包括后来送神韵晚会光碟尽量不漏掉(我还做得很不够,还有许多应该上门的都没有去,该讲的也没有讲)。

在讲真相中我去掉了很多人心,放下了一些常人的观念,最大的一个心就是“怕心”。开始我还觉得自己原来当个领导,修炼后又是义务辅导员,协调员,“目标大”要注意安全,有时就不敢讲。学习师父《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如果今天得法的不是你们而是别人,你们在那个环境中,你们在常人中,想一想,不可怜吗?而且那些遭受迫害最严重的中国人哪,那是旧势力对你们的干扰,才被迫害到这种程度,所以更应该去救度他们。”回想我自己如果不是师父慈悲让我得法,我不也会和他们一样吗?!他们明白的那一面不也是来得法的吗?有什么理由不该救他们呢?我修的就是真善忍,我就应该慈悲的对待这些生命。“怕心”是为我为私,旧宇宙的物质,去掉它,发好正念。以后“怕心”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碰到什么领导(不管他的职位)包括公安,派出所,610,社区等等,有机缘我就尽量的讲,有的不三退,也让他听到一些真相。在讲真相证实法中不断去掉自己人心执著。

在协调工作中不断放下自我,清除党文化毒素,圆容整体

由于自己在常人中的职务,我开始总觉得自己不适合做协调工作,觉得自己受邪党文化的影响比别人重,常人中的执著也比别人多,由于这颗“为我为私”的心,确实也让我在协调工作中有过不少教训。突出的就是把常人中的你对他错,是非分清看得重,平时喜欢强调自己的意见对,容易起显示心,争斗心等。有次两位同修因为一件小事产生矛盾,我站在常人角度强加评价,分出他们对错,无形中却伤害了同修。事后我才清醒,不应该插在常人中的事去用常人的理评价。有次我用常人中的理,党文化的话讲了一个老同修,他暴跳如雷,事后我才清醒,用常人的理和方式是无法解决修炼人的事。学了师父的《洪吟三》〈谁是谁非〉和〈少辩〉,我不断向内找,通过学法,我理解到整体配合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重要,理解“整体”的重要,我觉得自己当协调员还没有尽到责任,感到太惭愧,今后要多学法慈悲宽容对待同修,圆容整体。从此我就注意以法为师,遇到问题向内找,从法理上讲,考虑问题不再是专从个人角度考虑,而是也要考虑对方,都按法的要求做。当然我还做得很不够,还得進一步努力。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连续开了几处家庭资料小花,我也学会做一些大法工作,但我再不是过去的心态了,而是记住师父讲的“不是工作是修炼”(《精進要旨》),为了更多救度众生,我只是一个大法粒子应该起的作用。去掉显示心、做事心、名心私心,纯净、理智、稳妥地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自己要抓紧这正法最后的时间,牢记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使命,从法上不断归正自己,走正走好这条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