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济州岛景点讲真相劝三退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陆大法弟子。我来到韩国后,先后在韩国出入境管理局、济州岛向中国游客讲真相劝三退。在六年时间里,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我劝退了数以万计的中国人。今天想将我劝三退、救众生的修炼历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我以前在首尔出入境管理局前,向来办手续的中国人讲真相。后来,由于来济州岛旅游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那里需要懂中国语的同修讲真相。当时我想懂中国语的同修能来这里的不多,而且有的有家庭脱不开身,所以决定自己来这里做一段时间。

当初说心里话我也不想离开首尔,因为语言不通不方便,走路都很困难,又没有其他语言通的同修在一起。而且我的孩子就在首尔,如果我在首尔就可以得到孩子的照应。但是想到济州岛没有一位懂中国语的大法弟子,这么多中国游客怎么办呢?考虑了一段时间以后,最终还是决定来这里讲真相。

我一般从早晨三点半开始炼功,五套功法炼完后,赶紧吃点东西就去机场,从六点四十开始,大批中国游客就出来了,我这一天的讲真相也正式开始了。

从悄悄進行到堂堂正正

一开始讲真相的时候,说句笑话就象小偷似的,因为考虑到给整个旅游团讲真相,一旦有一个人起哄,他会将其他人也带起来,这个真相就讲不了了。所以为了不触动他们,只能趁他们一两个人去洗手间的时候,或者是几个人单独休息的时候,才过去讲真相劝三退。

后来发现游客来得也太多了,这样讲不行,还有大批游客听不到真相。这怎么能行?大法弟子是救人来了,又不是坏人,我为什么要象小偷似的?我要堂堂正正的给他们讲真相。从那以后,我就在机场大厅里大声给他们整体讲真相。

有一次机场警察告诉我让我小点声,因为韩国的文化礼节就是在公共场合说话很小声,怕影响别人。我就听他的,小声讲真相。结果有一天有个游客就告诉我:“你这么小声谁能听见?大点声让他们都听听。”我悟到,这不就是在点化我吗?所以,我又开始大声跟游客讲真相,警察明白真相以后也不再跟我说什么了。

给教育厅长劝三退

来旅游的中国人当中,经常遇到一些干部,我给他们讲真相后,他们不少人都说“我们知道怎么回事”,劝他们退党的时候,他们也不怕,很多人就说“行,行”。很容易就给他们劝退了。

有一次,我曾经给一个教育厅厅长退过党。起初我不知道他是教育厅长,帮他退党以后,他们一起来的人告诉我:“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们厅长。”

有一次我遇到一批县级的干部,我问他们以后,他们说各个县的干部来韩国开会。我跟他们讲,“入党是为了生活,退党是为了活命,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的常人工作要干好,你还要做一个好人。但是一个人要想有未来,就必须站在佛法一边,必须退出共产党,必须和它划清界限。”结果除了一两个人以外,其他人全都三退。

双手合十的小姑娘

师父告诉我们,众生都是有来头的。在讲真相中我深深体悟到了这一点。有一次,一个又瘦又小的小姑娘跟着她的妈妈来旅游,我问她“孩子,你戴红领巾了吗?”她说“奶奶,我戴了,我戴了。”我说那你退出来吧,多念“法轮大法好”,人类淘汰就没你的事了。她就用一双小手向我合十,鞠着躬说“行!行!谢谢!谢谢!”

我又给她旁边一个小孩讲真相时,那个小孩不听,一直在玩手机。这个小女孩就打他说:“你快退少先队!”这时小孩才反应过来,听我讲真相后也很痛快的退出了少先队。

也有带队的老师表现很邪恶的阻挡着我劝三退,我就跟他们讲共产党是什么,为什么要三退,有很多孩子听我讲真相后默默点头,这些人都愿意退团退队。有一次一个大一点的孩子说:“我二大爷就管(迫害)法轮功!”我说孩子,你回去告诉你二大爷,别迫害法轮功啊,善待大法弟子,你二大爷会有福报的。如果他继续迫害法轮功,将来对他的全家、对他的祖宗都非常不利。他说:“行,我回家就跟我二大爷说。”

还有一天,来了一大批孩子,他们有的还戴着红领巾。看到这些孩子,我急迫的想一定要救他们。当我劝退十几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带队的三个老师过来干扰。当时我坚定一念,首先要把邪恶解体。我就用颤抖的声音告诉他,我说老师哪,四川大地震死的孩子全死在共产党手里了(中共的豆腐渣工程),如果退出党团队,这些孩子面临大淘汰的时候就留下来了,你积积功德吧,救救这些孩子吧!我代表他们的爹妈谢谢你了!说完我给老师深深鞠了个躬。结果,三个老师听完后扭头就走了。然后我就一个一个,几乎把这些所有的孩子办了三退。他们走了以后,我特别后悔,因为没来得及帮那几个老师三退。

给六一零人员劝三退

有一次,一个人向我摆手让我过去。当时我想,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意思,你招呼我就是有缘。我给身边几个人三退后就过去了,其中一人说:“他们俩都是党员,你给他们退出来。”说完他就走了。我给这两人三退时,讲到中共“六一零”组织都有很多人纷纷退党。

其中一人指着刚离开的那个人说:“他就是管六一零的。”这个人回来后,我就告诉他:“不管你是干什么工作的,你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你知道吗,已经有很多六一零的负责人都纷纷退党。不管以前做错了什么,这件事没有结束,对你们每个人都是机会,你们今后一定要对大法弟子好,将功补过。”

说到这,那个人就开始脸红了。最后他们几个人都三退了。

还有一天,一个人对我说讲:“我就是抓法轮功的,你做的事,我回家跟我们的组织都说了,我们准备把你引渡回去。”我就笑了,我说:“你要抓我,你得先去跟朴槿惠商量,因为这里是韩国,我是韩国永久居民,归朴槿惠管。”他说:“那不行了。”

然后,我从头到尾给他讲真相,从法轮功是什么,共产党是什么,大法弟子是什么人,为什么劝三退。最后,我很严肃的告诉他:“你回国后,必须马上善待大法弟子,如果你再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你的祖宗都会下地狱的。你知道吗?这个丧良心的钱你千万不能挣。”

他有气无力的说:“共产党让我干,我就干呗。”我说:“你啥钱不能挣?为什么要挣这个钱?你回去必须赶快释放大法弟子,将来还可能将功补过。要不然的话,将来你的下场非常惨,你的祖宗、你的老婆孩子都会有麻烦!”

听到这里,他说:“那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临走的时候退了党,还跟我说:“谢谢你啊!”

正念对待恶人 慈悲讲真相

有一天,一个小伙子指着我对他们的同伴说:“这个老太太一天挣不少钱呢。”我就告诉他:“孩子,你记住了,如果有一个人说他是炼法轮功的,他发着法轮功的传单还说一天挣多少美金、多少港币,那这个人一定下地狱!因为他不是法轮功学员,他一定是共产党派進来迫害法的!他的祖宗都会跟着他下地狱!因为大法里是一片净土,我们一分钱都不挣。”说到这儿,别人都不吱声了,那个小伙子把舌头一伸,扭头就走了。

一次遇到一个小伙子给我照像,还告诉我:“老太太,你看我给你照的像。我回去研究研究你。”我说:“孩子呀,你可别研究我,江泽民研究我们这么多年,拿出全国人民四分之一的纳税钱来迫害法轮功,结果把自己和他的祖宗都研究到地狱去了,你再研究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孩子,我们不怕研究,这里边全是摄像,你把机场里的摄像打开看看,五十年以后都能调出来,我们不怕死,你还研究我们啥呀?”

遇到面相不善的人时,也照样要给他讲真相。我一般会先讲:“老哥(老弟)啊,我也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我今年七十岁了。我想问你退党了吗?”有些表现邪恶的一听这话就非常地恼怒,甚至破口大骂。

遇到这样的我就跟他说:“我今年七十岁了,我站到你的面前,不跟你要饭,也不跟你要水,我就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躲过大灾难,有个好的未来。”几句话,发自内心的慈悲就将那个邪恶的场化掉了,然后就能很顺利地劝他们三退,而且他们还会说:“谢谢你!谢谢你!”这种例子太多太多了。

给党委书记劝三退

有一次我给一位年轻人退党,我说小伙子,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他当时就炸了,并说了一大堆不三不四的话。我笑着看着他说:“孩子,我今年快七十岁了,我站你面前不要饭,也不要水,只希望你能在灾难来临时活下来,你想退就退,不想退就算了,干嘛对我那么凶呢?现在天灾人祸那么多你也知道。”

说到这儿他笑了。我说三退是你走向未来的唯一的路。他退了党,然后他往旁边一指说:“他是党委书记,你快给他退。”

我走过去笑着对这个党委书记说:“总理也是一个生命,要饭的也是一个生命,在灾难来临时,生命是平等的。”没说几句,那位书记就高兴的退了党,周围的十多个人一看党委书记都退了党,也都声明三退。

觉醒的呼声

中国游客一般是一批批组团来济州岛。劝退时,我根据情况,如果这批人都不退,我就跟着他们讲真相,从共产党斗地主开始,到斗资本家、四清、三反、文革、屠杀六四学生,到迫害法轮功。我说共产党从建党开始,一路就是靠杀戮走过来的。现在中共迫害异议人士、到毒食品害全国百姓,一直讲到四川大地震为什么那么多孩子死亡。我说这些孩子不是死于天灾而是死于人祸。

我告诉他们,“你们知道吗?十八大,坐在人民大会堂的全是外国人,他们的老婆、孩子、孙子、钱都在国外,他们手里好几个外国护照,他们能代表我们中国人什么?”

多数情况下,中国游客会认真的听着并且不住点头。有一次我讲到这里时,从导游到那一大批中国游客“哗哗”的给我鼓掌。那导游高喊:“好!好!”这时,我开始一个一个劝他们三退,一般情况下,这些中国游客大多数会同意三退。

有一次,我讲到这里时,一群年轻的中国游客不但声明三退,而且告诉我:“你们快打回去吧,灭了共产党,到时候我们会迎接你们!”当然我们完全是和平的,但是这句话反映了老百姓对中共的厌恶。

有一次对一群年轻的小伙子讲真相,我告诉他们为什么退党,其中一个小伙子说:“老太太呀,你不用讲,我们都知道共产党没有人性,现在百分之八十的老百姓站到你们一边。我们支持你们!”很多人不但三退,还说:“我最恨共产党,你给枪,我去打它!”这样的人太多太多。

我在出入境劝退三年,在济州岛劝退三年,有一段时间,二十天劝退六千多人,最多一天劝退四百二十人。

神奇的炼功音乐

每天讲真相要赶头班飞机,晚上还要送走末班飞机,一天下来确实觉得很累,前两年有同修开车送我,经常是晚上到家都十二点了,赶紧吃点东西,发正念,睡一两个小时。早上三点多起来炼功。

有一次感觉太累了,我看还有十分钟到点炼功,就求师父:“师父啊,请让我再睡十分钟再起来炼功吧。”结果到十分钟以后,炼功音乐自动响起来了,就听见很响亮的声音“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我一激灵就起来了。我深深体会到了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我。

我悟到,在劝三退的时候不是我在做,都是师父在做。因为我一旦感觉劝退效果不太好的时候,我就马上回头找自己,我哪一念不对?我哪个问题想得不对?哪句话说得不对?然后请师父加持我,众神加持我,让我一定多救众生!再去劝退的时候效果就非常好。所以我体悟到,我只是在人的这个层面跟众生讲真相,真正的事情是师父在做。

在几年坚持不懈的讲真相中,我体会到学法修心的重要,因为我知道,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中,我的正念、智慧、和对众生的慈悲,是从大法中修出来的。因此,在讲真相的空余时间,我每天必须挤出时间学法。只有坚持学法,才能保持正念,遇到矛盾才能真正向内找自己。我经常感觉到学法静心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好象進到法中去了,还有学法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非常的庞大,自己的空间场非常的大。

闯过心性关 共同升华

有一次我跟一位同修有点矛盾,她告诉我:“今天我们不去退党吧,我们在家好好交流交流。”我说:“同修啊,咱俩没什么矛盾,一切都在法中,一切都在法中解,咱们别影响救度众生,救人这么急,我不想坐在家里交流。如果想交流,等咱们退党结束了没事的时候再交流。你觉得心情不好你可以不去,但是我一定要去。”

结果那一天我在机场劝三退的时候,几乎一个不落问谁谁退,一小会儿的功夫劝退一百多人。

与同修过心性关最难的时候是我刚来济州岛那段时间,为了帮助济州岛讲真相,佛学会的同修帮助租了一套房子,我与当地的一位老年同修各住一个房间。一开始,因为路途太远,他开车送我往返机场讲真相。我们配合得很好,可是后来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因为这位同修有个暴脾气,经常发火,我们之间语言不通也没法交流,矛盾越来越大,他甚至不止一次让我回首尔。

当时我想,这里只有我一个会讲中国语的同修,我如果走了,每天来这么多中国人怎么办呀?谁去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呀?我走了也行,可是最难受的是师父,我不想让师父不高兴,不想让这些众生失去得救的机会。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那么苦的环境下还做得那么好,我这点心性关还过不去吗?一定能过去!

因语言不通,我们又不能交流,他见我不走,就用简单的中文给我写条子,让我回首尔。有一次,我把饭给他做好,端给他,用简单的韩国语告诉他,请他吃饭。他不但不吃,还大喊大叫地把门关上。

我一辈子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当时我实在忍受不下去了,我在心里说:“师父啊,我就是为了跟您回家,要不为了跟您回家,我不会在这儿呆着。”

到了最后,他都不让我用浴室洗澡。我每天在机场讲完真相,衣服、头发全都被汗水湿透了,我回家不洗澡怎么办?那时候,我就跟佛学会交流,我说我不去了,我在哪儿都能讲真相,我不去济州岛了。

其实,这个同修除了脾气不好,在其它方面都非常精進,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不做饭,经常是煮一锅土豆蘸着盐吃,或者煮泡面吃,对付着吃一点,然后就去讲真相。他每天晚上把我从机场送回家后,经常是晚上十一、二点了,接着再开车自己出去送报纸。在济州岛有一个学校有一百七、八十名学生,他向校领导讲真相后,校领导允许学生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改成学炼法轮功。在很多方面,我都应该向他学习。

后来经佛学会同修与他交流以后,我们之间的矛盾总算化解了,现在我俩配合得可好了。我讲真相,他发报纸,报纸发完了就帮我发正念。

这位同修也升华得很快,现在他也不发火了,见着谁都是笑呵呵的,集体学法交流的时候,他经常讲以前怎么脾气不好,做得怎么不对。虽然他语言不通不能对中国游客讲真相,但是他五天就能派发七千多份报纸。我们配合好了,讲真相效果也好了,在他的配合下,最近四十天左右我差不多劝退了一万人。

在这里,我发自内心感谢这位同修。因为我们共同闯过了这道心性关,能够继续配合起来讲真相救度众生。我也特别感谢佛学会的同修,从帮助租房子开始,是他们帮助开辟了更方便的讲真相条件,使我这个语言不通的老太太,能够专心讲真相劝三退。如果没有这些同修的配合帮助,我这个语言不通的老太太在这里可以说寸步难行,更别说救度众生了。

实际上,我做得远远不够,济州岛每天来好几千中国游客,而我一天也只能劝退二、三百人,我心里一直很难过也很着急,因为每天都有那么多可贵的中国人听不到我讲真相,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有得救的机会。我只有一念,尽自己最大能力,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以前最不愿意在公众场合讲话,可是今天作为一名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众生,让我讲多长时间我都愿意讲,也有话讲。给我的感觉是,游客多的时候,讲慢了都不行,影响救度众生。

每天在给各种人讲真相的过程中,我越讲越爱讲,特别是当众生明白真相、声明三退的时候,我发自内心为他们高兴,因为他们得救了。

以上是我讲真相劝三退的一部份修炼故事,如果有讲得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2013年美西国际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