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八年正月与大法和师父结缘。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听了二十分钟我明白了这是修炼不是气功,心境豁然开朗。

看完一讲时就感觉从手脚往出冒凉气,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心中无限感激师父。第八天我躺在炕上偶然一转头就看到窗户外南面的天上象大幕一样缓缓拉开,里面逐渐显露出花、草、还有人,都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景象,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晚上睡觉时,师父的法身来教我炼功,仔细纠正我的动作,特别是第五套功法教的最细。这个情景,连续七天在我的梦中出现。

喜得《转法轮》,爱不释手。尽管我原来不认字,但每天都坚持到学法点上学法,听同修们念,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认。在学法组学完一遍《转法轮》后,我已经认识许多字了。我看书时字都金光闪闪的。每当我看懂一段法的背后的法理时,就感到师父在给我灌顶,一阵热流通透全身。

得法当初,几乎每天都在消业。原来的病都翻出来,胃疼、后背疼、肩膀疼、腰疼、肝脏部位疼等等,学法知道这不是病,也不当回事,几分钟就好了。

我原来也是个自私自利的人,自从学法后就用法来衡量自己,做事为别人着想。薅稻地里的草时若扔到了人家的田里马上去捞出来,以前可不管它。也不再跟丈夫吵架了,再也没说过谎。修大法真让我变成了个好人了。

那些时候白天也跟大家一起去洪法,晚上一起学法炼功,整天都快快乐乐的。我知道了做人的真正意义。活的从没象现在这样有劲头证实法。“七二零”以后,邪恶疯狂迫害,黑云压顶,真是天塌下来似的。邪恶之徒三天两头来找碴,动不动还来抓。每次我都给他们讲大法如何好,我们遵照“真、善、忍”做人,我们做的是对的,没有错,坚决不跟他们走。有资料时,我和同修就去各个村子,各条街道发传单,贴不干胶,希望人们明白真相,不受蒙蔽。

九九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到了广场那里已戒严了,没能证实大法,回来后很懊悔。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五日我又去天安门证实法,碰到许多同修。我们正准备给世人讲真相,一群恶警蜂拥的围上来,都是些青壮年,疯狂的殴打我们,抡起拳头几下就将人打倒,用皮鞋狠狠的踹我们。我们正义斥责:警察怎么可以打人呢!其中一个女警就嚷着:“算了,算了。”意思是别打了。最后他们把我们拉走关進一个大铁笼子里。

第二天我被从北京劫持回长春,关進长春大广监狱,半个月后才回到家。

大队的人员紧跟着来到我家,让我写什么保证。我坚决不写,他们走了。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邪恶又将我从家绑架到长春铁北监狱关了七天,又转到北八里堡监狱关了八天。让我写保证书,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好处;让我背监规,我就背大法,就是坚信大法。

二零零二年小年前一天,邪恶又来抓我去洗脑班。有个满脸横肉的進屋就恶狠狠的问:“你就是某某?”我说:“是。”“就你炼法轮功?”我说:“是。”“国家都不让炼了,你还炼?”我说:“国家说没佛就没佛了?当年耶稣传法时犹太人还不相信呢,后来耶稣不照样复活了?”那人往后退了一步,又说:“给你五分钟,不走也得走。”我说:“我这是佛法修炼,你别迫害佛法和佛法修炼人。否则以后后悔来不及了!”邪恶们退出屋去。我脑中一片空白,只有“真、善、忍”几个字。我盘腿打坐,一遍一遍的念“真、善、忍”。后来他们走了。

过了几天他们又来了,進门就绑架我,我一边挣扎,一边讲大法好,心想:我是正的,说什么都不能跟他们走。挣脱不过,情急之下我一下子撞向墙,他们吓住了,不敢撕扯了。我义正词严的对他们说:“谁再拽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大法中明确规定修炼不许自杀,自杀是有罪的,但那时法理不清,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就错误的走极端)那些人害怕给自己惹麻烦就又都走了。

这些年来,邪恶对我的骚扰不下十次。后来知道大法弟子是有能力的,要用强大的正念抵制迫害。于是每次他们来时,我都发出一念:“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坚修大法十四年,从没向邪恶低过头。即使后来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我也从没放弃大法修炼。后来我放下了怕心,回到家继续修炼大法。

修心性

最近由于人心太重过了一个很大的病业关。一天突然感觉左侧头疼,开始没在意,第三天却发烧了,烧了五天,后来左眼竟然不会眨眼了,从左耳中往出渗血,听不到声音,嘴巴也歪了,左半边脸麻木不会动了,左侧头部象有一根大刺似的扎着疼,整个头昏沉沉的象个木头疙瘩,更是吃不了任何东西。我不停的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疼痛难忍时就背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还有《苦其心志》等等。

几天过后病业症状丝毫没有减轻,于是女儿(同修)将我接到她家与她切磋。女儿帮我悟到:是我人心太重招致的病业关。她给我读了“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2]我们虽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但这种病业的假相也警示了我的人心凡重。只有去掉各种执著心,病业假相才会消下去。我就和女儿一起找我的执著心的表现,找出名、利、情和私心的各种表现形式,如怕心、显示心、嫉妒心、争斗心、疑心、瞧不起人的心,一说就炸等等,等等各种人心,这些人心找出来后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决心在今后的修炼中修去它们。病业假相稍稍轻了些,由开始的卧床到自己能下地走了,可是还是疼痛难支。半个多月后,丈夫、儿子、女婿不断的劝我去医院,轮番轰炸,我都回绝了。心想:真修大法,就听师父的。我的一切师父说了算。面对长时间的拖延有时也会怀疑:自己真修不上去了吗?修得不好师父不要我了吗?难道非要上医院才好吗?

女儿看到我的消极状态,又将师父《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让我读。大法要我们正念正行,而自己正念不足,更有点养病的意味。病业的出现是假相,但这对修炼人是好事啊,要彻底改变人心。我坚持炼功,每天就是看书学法,顶多帮女儿打扫打扫卫生,洗洗衣服。情况好转了许多,能吃下饭了,头不那么疼了,可眼睛耳朵嘴还是老样子。

我决定回家,不能在这象养病似的。姐妹还有亲戚知道了都来劝我去医院看病。我就给他们讲,我是大法弟子,修炼是神奇,大法是超常的,要不是修炼,我这次很可能就死了,别看我现在这样,会好的。一旁的姨侄女惊奇的喊道:哎呀,姨,你的眼睛越来越大了,嘴正过来了!我一看真恢复了,持续了近一个月的病业假相彻底消失了!身体更加轻快。我的这段经历,让我那个一直抵触大法的小妹妹转变了态度,在照顾不爱睡觉的小孙子时,让孩子和她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看到从孩子的嘴里往外飘法轮!

大法是神奇的,修炼是严肃的。一个跟头让我看到了许多隐藏的人心,修炼就是去掉人心。以后我会牢记这次教训,任何时候也不可放松,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做好三件事。

救人仍迫在眉睫。恢复后,我立即融入正法洪流,认真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同样也是在修自己。

一点经历,一点感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