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下心路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个不爱读书的人,但我从小又是听话的女孩。十八岁之前思想单一的我一直按照父母给我安排的路走--在学校读了十二年的书。只是没有一个老师的课吸引我,让我喜欢,没有一堂课我能全神贯注听完。我耐着性子,就着自己的一点小聪明熬到高中毕业。爸妈是希望我考上大学为他们争光的,我让他们失望了。

89年,我高中毕业时只有18岁就参加了工作。那时,我禁锢的思想一下打开:人生可以不读书?!太好了!我的思想活跃着:那人生该干什么?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人世间世事纷纷为什么?于是从那时起以后的几年里我一直思索着,翻阅大量书籍:老子、庄子、禅宗、民间传说,佛家一些经典甚至邪教马列的东西。

当时正处于气功高潮,我也接触过几种气功。在寻觅中尽管我和妈妈一起练了一种功法,尽管看了那些经典,可我却越来越郁闷,我的心空空的,我没有师父……

记得一天傍晚夕阳西下,我与妈妈外出散步,说到这个话题时又惆怅起来,我的心里发出一个深深的呼唤:“我的师父啊,您在那里?”我的目光随之移向那西边的一片红红的晚霞……真是师父的安排啊,不久后,九六年元宵节,我的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远道而来我家,特意捧来了《法轮功》,并执意要我们修炼法轮功。最让我激动开心的是,第一次倾听十四盘师父济南讲法录音时的情景。从那天下午开始听,连续十几小时一口气直至第二天凌晨,当时直觉的老师的声音好年轻啊,好动听啊,语言好幽默啊,我乐啊,乐啊,从开头笑到结尾。啊,我平生第一次领会到什么叫“上课是要聚精会神听讲”(这是上学时父母经常教导我的话)。最让我得意,最让我终生难忘的是:当第一次翻开《转法轮》时师尊的这一句话“我把所有的学员都当作弟子来带……”哈哈,我有师父了,我有师父了……我的心从此有了归宿,不再漂泊。我与妈妈,妹妹一同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修心

在工作环境中修心。修炼之初,有了大法作指导,在工作中为人处世有依据。我身边有一同事虽心眼不坏,却属于常人说的“刀子嘴”。当她刻薄的语言,暴躁的脾气不经意甩向我时,我立即想起师父的话,我做到“忍”,并和气善心相待,特地要增加自己容量。

做到“真”。十几年来我的工作是负责统计一种直接与员工工资有关的数据。在我之前的统计者,或玩弄这点小权在员工中拉帮结伙长自己势力,或弄虚作假改自己的数据以多捞取个人收入。自我接手后,对己对人把心摆正做到“真”,如实登记,赢得大家信任,赞誉。

去掉求名的心。我从前觉得自己对名看的很淡,因为我从小在学校就没有想当个什么班长、课代表之类的欲望,工作以后也如此。可随着修炼深入发现,没有当官的心并不等于没有求名的心。我二十八岁起当了部室主任,当时年轻,当同事叫我“某主任”时,我美滋滋的答应,心里也甜;当同事直呼我名时,我虽面不动声色,但内心颇为恼怒作烦。多少年后我才明白,我求名的心,爱面子的心、虚荣心原来是那么的重!

师尊如此伟大在讲法中却说:“人们叫我什么都行,你叫我名字,叫我老师,叫师父,什么都行,师父不挑。”(《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再看看我,真是惭愧啊!慢慢的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叫我了。

去掉“骄傲心”。工作中我业务熟,做事效率高,得到上司、同事认可,不知不觉有一种骄傲的心理,特别对那些业务平平却很会在领导面前来事之人,言语和心里都有一种轻慢。可是,是师父把满身罪业的我们从地狱捞起洗净的,师父对我们除了慈悲无半点嫌弃。我哪有资格去鄙视众生啊!渐渐的我去掉了自傲,慢慢领会着“慈悲”的内涵,学会善待众生。

总之,在工作中,我努力按照师父的要求修呀,做呀,在单位里赢得了一个好的口碑。

在家庭中修心。不知怎么在家里我却没有那么好的悟性了,我做得不好。我与丈夫是在炼功场上相识而走在一起的(他于九四年读大学时得法),这在外人看来多好的一对呀。恰恰相反,我们在外面遇不到矛盾却在家爆发。在单位我俩都能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在家里我们常常为谁该干什么家务事争执不休;在外面我俩能看淡金钱,在家里却为谁掌管家庭经济收入争论不止。那时我们真的忘了自己是修炼人。

我认为自己是“女主人”,“内当家”。他则认为他自己是堂堂大男儿,是当然的“一家之主”,争斗心、名利心、怕吃亏的心等等,尤其邪党文化中“男女平等”的流毒在我身上大暴露。慢慢随着学法的深入,我们学会在家中也要修炼,现在一切淡然了,一切和谐了。我们知道了我们走在一起是修炼,是更好的配合助师正法!我们将象师尊说的那样:“大法弟子一大部份随着那些天体来的,人人结了缘,一旦圆满回去之后啊,你们要再想见都是几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们要珍惜你们的这段缘份。”[1]

证实法中去“怕心”

记得2001年网站最早做“严正声明”时(因在那迫害最严酷时期修的不扎实,我们迫于高压对邪恶曾写下东西),当丈夫对我说,我们用真名写严正声明吧。我虽然轻轻点头,可是心里却吓得发抖,那几天我都关注着,怕邪恶找上门,一星期过去没有动静,我才缓过气来。

丈夫第一次晚上出去发资料,我在窗边站着,说是帮助发正念,其实我吓得大气不敢出,战战兢兢一直等到半夜,他回来后才塌下心来去睡觉。自己第一次贴不干胶时,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

第一次为同修送资料,我把装资料的袋子伪装成饮料箱,因为我总觉得旁人一眼就能看透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第一次劝同事“三退”,我一边讲,心一边怦怦直跳,满脸通红,真怕被说成“搞政治”……

一个个“怕心”实际是信师信法未达到真信。随着学法深入,我们知道了什么是“正念”。

十七年的修炼,曾走过弯路,磕磕碰碰,喜悦、苦涩、消沉、精進,交替着时隐时现,更多的是心灵上的敬仰与震撼。每当一遍遍阅读参加过师父传法班的同修们写的《忆师恩》时,我的身心仿佛也浸润在当年师父传法场上,被伟大师尊的无边法力震撼,也被伟大师尊的细微言行感动着,内心生出对师尊的无限敬仰!每当我读阅同修叙述个人修炼与证实法的文章,我常常被大法弟子勇猛精進之心震撼,也促進我要加紧跟上助师正法的步伐。正法的進程到最后的最后了,我和我地区的同修们也正努力精進着,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以报师恩!

合十

注:[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