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和证实法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师父说:“我说超出如来层次很高境界的佛多的是,那个魔算什么,相比之下很小很小。”[1]在修炼的路上,不管恶人、恶党怎样猖狂,我从来没把它放在眼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个幽灵附体的邪党,在真理和修炼大法的人面前什么也不是,别看它怎样咋呼,最终都逃不脱灭亡的下场。

一、找到真佛真法

我爷爷是修佛的,他有几位同伴在一起学法念经。我八、九岁时就听他们念经修炼,虽然不懂,但非常乐意听。爷爷就告诉我:未来佛来了,天下人都有福份了;未来佛还在天空立了一个梯子,那叫天梯,这天梯呀,软如棉,硬如钢。我问爷爷为什么会这样呢?爷爷告诉我说:相信神佛的人,好好修炼的人上天梯,那天梯就象钢铸的一样,你就上去了。那做坏事的人,不信神佛的人上天梯,那就象棉花条一样,就断了,是上不去的。爷爷还说:人哪,要憨厚憨厚,什么都有;精光精光(方言:太精明),什么都没有。我不理解啥意思。爷爷就说,遇事不与争,吃亏是福;精明能算计的人,越算越没有。

由于爷爷的开导,我从小就养成了与世无争的性格,什么事都能吃亏忍耐,也乐意帮助别人。我一直跟着爷爷修炼很多年,但身体不是很好。后来爷爷离开人世前跟我说:“你千万记住,未来佛就是真佛,下到世间手转大法轮,传真法,你可能赶上,一定不要错过。”

爷爷走后我一直在找爷爷说的那真法,也苦苦的在想:什么样是真法啊?用什么办法传啊?怎么才能找到啊?后来在社会上就陆续的出现了气功,我也去探听了几次,好象都不是修炼的事,不象爷爷说的那样。

九六年春天,有人告诉我说:你知道吗?现在传了一个新的功法,叫法轮功。我一听有“法轮”二字,二话没说就去找。当我找到时,师父的录像正讲到第五讲“法轮图形”,我一听“法轮”二字,心里象点燃了万盏明灯,那个亮啊,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眼圈湿了,没让眼泪流出来:可找到了!可找到了!这就是真法!我连续听了老师几遍录像讲法,然后告诉家人真佛、真法来了。

我请了《转法轮》,每天集体炼功学法,其乐无穷。听法期间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腰疼的只能趴在同修家被垛上听,几天后就好了。还有一次净化身体很猛,拉血、便血,整整四天四夜,女儿看我脸都白了,吓坏了,让我去看医生,我说不用,我就相信师父说的,这是净化身体,一点危险也没有。四天后,我身体上什么胃、心脏、胸骨、脑外伤后遗症全都正常了,十多年来身体再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师父一次就把我的身体彻底给净化了。

每天上班,做家务,家境困难,很苦很累,心情却非常高兴,因为我终于找到真佛真法了。

二、心性考验

有一天下雨了,我想我是修炼人了,做事要为别人着想,就拿着铁锹想把原来堵死的水沟通一通,好让院子里边的水流走。因为院里有好几家住户,免得他们出行困难,就在我家门口挖沟通水的时候,突然对面的邻居出来了,啥话没说,张口就骂我。他六十多岁了。这突如其来的骂声,我愣住了,怎么回事?这时师父的话在脑子中出现了:“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想到这没和他一般见识,就拄着铁锹站到我家房前听他骂。他把邻居都骂出来了。邻居们抱不平,说:你没长嘴呀?!你不会骂呀?!我就笑了。邻居看我这样都气的够呛。

下午太阳出来了,大家都到外边来坐着聊天,骂我那人的老伴也出来了,她往下坐时腰疼的非常厉害,我就问她怎么啦,她说腰疼,然后她说是不是避孕环没摘掉影响的。我说你六十多岁为什么还不摘掉呢?她说不知道到哪里去摘,又不好意思和儿女们说。我说别急,明天我领你去摘。第二天孩子上学后,我就打车领她把环摘掉了,她的腰也不疼了。这件事邻居们知道了,又气又怨,说:“你真没心没肺,昨天人家把你骂的那样,你今天还领他老婆摘环,就是骂你骂的轻了!”邻居的气不公我都明白,他们是同情我人老实。不论是同情也好,还是骂也好,我都一点没往心里去。这些都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常人怎么能理解得了修炼人呢?

我的表现让邻居很感动,并且告诉我他是脑血栓后遗症,每天要吃很多药,我就向他讲法轮功的美好和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的经过,他非常相信。从那时起每天早晨和我一起去炼功,也请了《转法轮》宝书。不长时间他告诉我现在不用吃药了,身体基本康复了。他大儿媳见到他的变化,也炼了法轮功。

三、一件神奇事

多年来有一个现象,就是耳朵后边的头里象有个活的东西,一到半夜就把我弄醒,又痒又疼,摸也摸不着,就用手在耳朵后边使劲往里按,折腾我好多年。

九六年的冬天,我学法炼功已有五六个月了。有一天早晨送孩子上学走后,天还没太亮,我就顺着炕沿躺下了。不一会就听有几个人進来了,我想起来看一看,可全身动不了。心里想门都锁上了,怎么还能進来人呢?

就看進来四个人,他们都戴着医帽、口罩,穿着白大褂,手里端着一个长方形盘子,里边放着刀子、镊子。他们站在我身边,其中一人拽着我的手,另一个人就用镊子从耳朵里往外夹东西,然后放到我的手心里,一共夹出了四个。那人用手指着我的手心说:你看,耳朵里边有这东西,能舒服吗?

听他一说,我赶紧往手心里看,只见那东西的颜色是黑褐色的,形状象螺丝钉,有一公分长,一头是尖的,一头是圆的,尖的那头还在动。我抬头想问他们这是啥东西,一抬头人都没有了,等再看手心时那东西也没了。

从那以后耳朵里再没痒过疼过。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也让我看见了另外空间那灵体的真实存在,同时我也更坚定了信师信法的决心。

四、证实法

每天早晨炼功时都有人推我一下,并说炼功了,从没有迟到过。就在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没有人推我,就睡过头了,没去炼功。第二天我又去时等了半天,不见人来,我就问旁边做买卖的人,今天怎么没人来炼功呢?那人说:“你还不知道吧?昨天警察带着枪把你们炼功的人抓的抓,赶的赶,全都弄走了,不允许再炼了。”

听到这我心里明白了,这是开始迫害了。我今年六十多岁了,也经历过邪党各种运动,这时电视每天二十四小时的诬陷、诽谤法轮功,怎么办?我好不容易盼到的真佛真法就这样的迫害不让修了?不行。我就去找辅导员没找到。翻开师父的书《转法轮》来读,读到第二讲“有所求的问题”时,师父说:“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这都过不去,你还修炼什么呢?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的去的。”[1]是啊,每次运动不管结果如何,不都过去了吗?只要我坚持到底也能过的去,但也不能任凭他们造谣说法轮功不好。

那时起我就开始见谁就讲法轮功的好,后来街道管治安的人看到我都绕开走,怕我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也开始做一些资料、传单什么的,每天晚上出去散发,有时滑倒,摔的仰面朝天,起来后什么事也没有,仰望天空一笑,继续往前走。我知道也感受的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看护着我,所以什么也不怕。

二零零零年底我和几个同修去北京上访,在省火车站,就被铁路警察把我们绑架到铁路警务室,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如果不是,那你就骂……”,我立刻大声说:“就凭你?头戴大盖帽,身上扛肩牌,叫我们骂人,凭什么?!如果你没招我没惹我,骂你行不行?”听我这样一说,他说:“那你们一定是炼法轮功的。”又把我们带到一个密室,问我们家庭住址。当时我不让别人回答,因他们的家庭情况和我不一样,会有很多麻烦,就把我的住址告诉了他。他拿起电话来核实,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对方说“不是”。事实上,我们当地全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他放下电话,笑着脸对我们说:“不好意思,我们干这个也没办法,上指下派。”我说:“那派你去杀人也干?你给我们恢复名誉。当着车站那么多的人把我们带走,我们做什么坏事了?”他一再道歉。我们上了火车继续往北京赶。

到北京后第二天早五点多钟做了一个梦,有四条大灰狗挡在西北门口不让我们進院,并凶恶的向我身上扑,而且院的周围都是深不见底的大沟,但我还是闯过了恶狗的追咬,進了院内。醒来后我悟到了梦的意思,来的时候听说十二月三十日统一到天安门,我们二十八日就到北京了。之后我和同修说:我不等了,今天就去天安门。我认识这是证实法,不是人多搞阵式。说完同修也决定和我一同去。到那一看方向,真的就从西北角進入天安门,当时就有四个穿黄大衣背枪的恶警就过来了,我没有一丝怕心,很坦然。其中一个恶警问我说:“你们到这儿来干什么?”我说:“这不是人民广场吗?那人民来不行吗?”他们很尴尬,就问我:“你们知道不知道法轮功?”我说:“知道啊,不但我们知道,全世界都知道。”又问:“你说法轮功好不好?”我说:“那当然好了,真好,不然全世界的人怎么都学呢,如果是黑社会,你给多少钱也不会去参加。”听我这样一说,挥手就把警车叫来了,把我们推上警车。在车内恶警开始搜身,见什么也没有,就问:“你们车票呢?”我揶揄的说:“我们也不知道到天安门来还抓人,还要火车票哇,我们把票扔掉了。”恶警听我这话气的够呛。过了一会儿又抓人来了,我就看俩恶警一对眼并摇了一下头,之后就把我们推下了警车。

五、讲真相救人

在劳教所里有个同修跟我说:她有个朋友认识“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的头,我就想出去后一定要找到这个人,给她讲真相,之后再找那个“六一零”的人讲真相,让他们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同时他也减少犯罪,弃恶从善。有了这一念,师父就给我安排了机会。那人家要用一个保姆,我就去了。

几天后我开始给女主人讲真相和法轮功的美好和神奇,被她丈夫知道了,就大闹起来。开始刁难我,用各种办法往外挤我离开她家,身心受了很大的屈辱。心里明白自己的目地,告诉自己要忍,不断的默念师父的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不管他们什么态度,甚至外人都是瞪我、损我,我还是用善心来对他们,耐心侍候病人,给他读法讲真相。

我的举动感动了他们,他们全都转变了态度。在第五十天的时候,那个女的终于得法了,而且痛哭流泪,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她丈夫主动拿出二千元钱做了一百本《江泽民其人》揭露邪恶。后来她向“六一零”那人讲了真相,那人也明白了,给了同修很多的帮助。那个女主人一修炼到现在,救度了大量的众生。

五十天后,我离开了他们家,又到处去讲真相:有官员,有各行各业的人士,包括碰到的和尚、居士,听了我讲真相后,大多数都走入了修炼。

要想写的体会太多了,在修炼、证实法这条路上,每走一步,都是一个神奇大法故事,每个故事里都包含了酸、甜、苦、辣,但是我们的心是光明的,是幸福,因为我们能和师父同在,和大法同在,每天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