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0月2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
  • 吉林省梅河口恶警造假病历勒索范祝田一家

  • 山东泰安刘法玲、杨成元夫妇遭受迫害的经历

  • 黑龙江桦川县法轮功学员秦绍云被迫害事实

  • 四川兴文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补充

  • 山东法轮功学员丁学花自述被迫害情况

  • 补充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简况

  • 吉林省梅河口恶警造假病历勒索范祝田一家

    二零零五年九月末,吉林省梅河口法轮功学员范祝田,因为给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送四本《转法轮》,被当地煤矿两个保安拦截,非法抄家。恶警制造假病历,勒索范祝田家人三万多元。最后,范祝田被非法劳教二年,所外执行。

    范祝田,男,一九四四年生,今年七十岁了,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二零零五年九月末,范祝田被当地煤矿二个保安拦截,其中有一个叫郑老大的,是保安大队的头。他们在检查出入人员时,怀疑范祝田的提包里面有铁,没有发现铁,却看到了那四本《转法轮》,范祝田当场被扣留在保卫科办公室。就是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保安大队,没有警衔,却伙同四个保安非法抄了范祝田的住宅。

    非法抄家时,这伙儿保安又抄走三本《转法轮》、条幅、真相资料、黄色绸缎布匹、家用电线电缆等个人财产。抄完家,这些人又把范祝田绑架到一井保卫科,呆了一会,又把他送到红梅镇公安分局。分局局长孟二,让一个姓董的警察做笔录,问这些东西从哪来的?谁给的?又逼着签字,范祝田不签,姓董的警察就说:“就这样吧,把你送到梅河口公安局。”第二天,将范祝田绑架到梅河口公安局。

    为了勒索家人钱财,警察与范祝田家人一起到防疫站检查,警察开出假的传染病病历,范祝田的家人被勒索了三万多元。真实的检查结果是:范祝田在未修炼前,患过乙型肝炎,这次检查后,发现乙型肝炎指标全部合格。

    最后,范祝田被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所外执行,这两年中,当地红梅镇公安分局局长孟二,曾经勒索过范祝田做买卖的女儿三千元钱,至于家人给其他恶警多少钱,范祝田就不得而知了。家人怕他着急,也不告诉他实情。


    山东泰安刘法玲、杨成元夫妇遭受迫害的经历

    山东泰安法轮功学员刘法玲、杨成元夫妇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十四年来,受到中共恶徒的长期监控、骚扰,多次被绑架,先后被劳教。杨成元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被迫害离世。

    刘法玲,女,今年七十岁,山东泰安市泰山区财源办事处更新村民。修炼前患有心脏病、关节炎、腰腿疼等多种疾病。一上楼就气喘吁吁,双脚一年四季不敢着凉水。进入大法修炼不长时间,各种疾病不翼而飞。

    杨成元,泰安市食品公司退休职工(如在世今年七十五岁),修炼前患有高血压、心脏病、骨质增生,嗜烟如命,瘦得皮包骨头。修炼大法后,诸病全无,戒了烟酒。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但无论邪恶怎样表现,他们夫妇两个就是坚定修炼大法,坚持反迫害、讲真相。

    “七•二零”后不久,杨成元在复印师父经文《我的一点感想》时,被去复印店巡查的恶警碰上。泰安市和泰山区六一零、公安局以为找到了重大线索,来了很多警车和恶警,把他绑架到迎胜派出所非法讯问。杨成元拒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们什么线索都没有得到。派出所指导员陈绪静负责处理此事,最后勒索了家人两千元,把他放回来。

    一九九九年下半年,杨成元被绑架到泰山区公安局行政拘留所迫害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底,杨成元在济宁市被恶警无辜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转入泰安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然后又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一个月后,因严重高血压被“所外执行”(在送杨成元去劳教所时,警察说是给他查病和在路上吃饭,向家人勒索两千元)。

    由于看守所和劳教所的持续迫害,杨成元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回来半年多的时间里,他瘦得皮包骨头,极度虚弱,街坊邻居看他那光景,都说他吃不了过年的饺子。可是连警察也没想到,他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硬是挺了过来。

    二零零零年七月,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刘化文带着刘峰等一帮恶警闯进刘法玲的家。楼上楼下的录相,抢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电视机、放像机、录音机、五百元钱。然后把刘法玲骗出门外,劫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秋,济宁市公安局、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区公安分局几十个恶警来到更新村委,把刘法玲叫去追查一盘师父经文录音带的来源。面对群恶,她毫无惧色,一口咬定不知道,只是给他们讲真相。泰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亓可银点着刘法玲的头叫她骂师父,企图让她背叛师父。她说我从小就不会骂人,并质问他为什么教人骂人学坏?最后邪恶没办法,只好散去,不再往下追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杨成元又被绑架到市看守所关押,几天后,因身体不好,放回家。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刚从看守所出来才三天的杨成元和另一法轮功学员抱着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弃恶扬善的正念,给泰山区公安分局送去了《镇压法轮功的后果》、《一个公安干警给江泽民的信》等真相材料。下午两点,二人又来到了泰安市政法委讲真相、发材料,领导不在,高主任接待并留下材料。二人又到市委给市委书记莫振奎送材料,未到地方,就被一辆110警车疾驰拦截,下来三名公安强行将他二人拖上车,带到岱宗坊派出所进行审讯。市公安局、泰山区公安分局、东关派出所、三里派出所等二十多名恶警将他们团团围住。泰山区公安分局赵副局长嗷嗷怪叫:“把他们铐起来,送看守所!”杨成元手举宪法,正义凛然的说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此,我们是按照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通过正常渠道向领导反映情况,我们没有错!凭什么铐我们?!”杨成元的正气震住了在场的人,没一个人敢动手。这时有一年轻公安凑上来胡说道:“这个宪法作废了!”杨成元说:“你说作废马上给我写个条!”那人不敢写,灰溜溜的躲到一边不敢露面。四时许,公安人员将杨成元带到三里派出所审讯,办理入所手续,抄家。

    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杨成元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先后被泰山区公安分局送市看守所关押。杨成元因身体不符合关押条件,看守所不收,又被绑架到一宾馆非法讯问一星期,家人被勒索两千元。

    二零零一年春,泰山区公安分局六一零人员开来两辆警车,把杨成元绑架到黄山头洗脑班迫害半个多月,被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上午八时许,泰山区公安分局一帮恶警驱车三辆,闯入杨成元家中骚扰。十时许,恶警要将杨成元带走,他拒不上车,高喊“法轮大法好”,并怒斥恶警的不法行为。这时围观的群众也都愤怒的说:你们放着坏人不抓,专抓好人,不让人过日子,你们这是干什么。恶警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雇佣一帮社会闲人将杨成元强行扭住抬上车,劫持到肥城洗脑班关押迫害。

    被安排长期监控刘法玲夫妇俩动向的一年轻警察,看到他们两人的品行、为人,说道:你们都是这么好的人,叫我监控您什么呢?后来他不愿意参与迫害法轮功,想改行,就调走了。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刘法玲在莱芜一山庄被莱芜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莱芜北埠看守所。家人送去的五百元生活费被恶警据为己有,一点儿也没给刘法玲使用。迫害一个月后,刘法玲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刘法玲受到长期的奴工迫害(缝制布熊猫、狗等动物玩具),早晨五点起,晚上干到十二点,有时到凌晨三点,使她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二零零八年初,刘法玲从劳教所黑窝回来,村里人悄悄告诉她:公安给你家里安了监控装置,出来进去的你注意点。

    刘法玲被恶警绑架时,已六十三岁。杨成元很为老伴同修的身体担心,加上这些年来,邪党恶徒长期监控、骚扰,三天两头的抄家抢物、抓人诈钱,使他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不久得了脑疾,生活不能自理,直到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参与迫害的有关人员:
    张树友:原泰安市公安局长
    赵建民:泰安市公安局副局长
    高荣国:泰安市公安局副局长
    亓可银:泰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副支队长
    周长平:泰安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大队长
    朱宗海:泰安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教导员
    王树春:原泰安市泰山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
    亓子海:原泰安市泰山区公安分局局长
    张继轩:原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
    刘化文:原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
    陈绪静:原泰山区公安分局迎胜派出所指导员


    黑龙江桦川县法轮功学员秦绍云被迫害事实

    秦绍云女士,原黑龙江省桦川县横头山镇中心小学校长,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中共人员抄家、骚扰、罚款、威胁,家无宁日,导致她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猝发心脏病,含冤离世。以下是秦绍云受迫害详情。

    秦绍云,家住黑龙江省桦川县横头山镇,退休前是横头山镇中心小学校长。长年的辛勤工作,使秦绍云积劳成疾,多种疾病缠身,再加之丈夫过世,和儿媳不睦,生活压力大,她的身体越来越糟,对生活失去信心。

    一九九九年四月,秦绍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身患的三十多种疾病不治而愈。她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从此家庭争吵声少了,笑声多了,她的儿媳高兴地对别人说:“我妈要不学法轮大法,我们家不会这样乐乐呵呵的,早就散了。将来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支持法轮大法。”

    就在秦绍云沐浴在修炼法轮大法的喜悦之中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派出所警察把秦绍云找去,以她在镇政府上班的儿子的工作为要挟,逼她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秦绍云和法轮功学员宋慧清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据秦绍云后来叙述,她们被劫持到一个当地派出所,和很多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关在大铁笼子里,警察疯狂折磨法轮功学员,穿着皮鞋踩在法轮功学员的脚上使劲碾,用手使劲掐法轮功学员的脖子,留下的手印清晰可见。法轮功学员们慈悲给警察讲真相,那些穿警服的人就说他们不是警察,是派出所花钱雇的,每人每天五十元钱。

    当晚,秦绍云和宋慧清被劫持到东城区看守所,她俩都拒绝说出姓名、住址。因为邪党当时有密令,哪个地方有法轮功学员进京,当地官员就官降三级。为了不给当地政府带来麻烦,很多法轮功学员都不说自己的姓名、住址。后来秦绍云和宋慧清被编号,分别被关押到监号。据秦绍云生前叙述,她当时绝食反迫害,遭到恶警的打骂,其中一恶警对她连踢带踹,边踢还边骂:“你这个死老太太。”警察逼着她吃饭,威胁不吃就拿大塑料管子灌食。后来又诱骗哄她说:“你说出你家在哪,我们不和你们当地联系,把你送上车你自己就回家了。”秦绍云就这样被骗出姓名、住址。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晚,秦绍云和宋慧清被桦川县驻京办事处不法人员带到驻京办事处,身上的五百元钱被警察贾友等抢走。一月二十八日,俩人被绑架到桦川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牢房阴暗潮湿,天棚成天滴水,被子都是湿漉漉的,吃的是发霉的窝头,白菜汤没油,碗底都是泥。桦川县公安局警察后来勒索秦绍云女儿数千元,威逼秦绍云在他们事先写好的“保证书”签名、摁手印,才放她回家。

    接着,单位邪党书记韩应发对她儿子进行处分,无理罚款五千元。

    二零零四年正月一天,桦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贾友等警察闯到秦绍云家骚扰,又逼秦绍云在他们写好的纸上签字,按手印。秦绍云质问贾友五百元钱的事,贾友听后灰溜溜地走了。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天,当地派出所副所长戴文明及桦川县国保大队的警察,闯到秦绍云家非法抄家,屋里屋外乱翻,连仓房和雪堆都翻了,还强行录像。她儿媳被吓得的腿都不好使了,好几天都不过劲。

    二零零七年五月的一天,横头山派出所所长戴文明带领户籍员于木春,先后两次闯到秦绍云家办的幼儿园骚扰,非法录像、照相,把幼儿园的孩子都给吓哭了。儿媳质问说:“你们干啥呀,我妈犯啥法了,做好人哪错,你们这样对待她,把孩子吓着你们要负责任。”警察才灰溜溜地走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份的一天,秦绍云去朋友家串门,被横头山镇教委人员宋加生、阚学武及中学校长项福才跟踪,项福才威胁:你还炼法轮功吗?政府对你们进行搜查,共产党说杀人就杀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恶人宋加生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材料,逼秦绍云签字。被秦绍云拒绝。

    在一次次的无理骚扰、恐吓中,正直、善良的秦绍云猝发心脏病,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含冤离世。


    四川兴文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补充

    ◇范元多,68岁,2004年12月被非法关押24天。
    ◇胡宗超,66岁,2007年9月被绑架拘留一月后强制送到乐山劳教所非法关押三年。
    ◇陈其宗,66岁,2007年9月被非法劳教三年(乐山)。
    ◇简代明,45岁,2007年9月被非法劳教两年(乐山)。
    ◇魏志强,40岁,2007年9月被非法劳教两年(乐山)。
    ◇康廷芬,64岁,2008年被非法批劳教三年半,非法关押在简阳养马河劳教所。
    ◇李玉芳,63岁,2008年被非法批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简阳养马河劳教所。
    ◇彭君,女,55岁,2007年9月被非法拘押一个月,后被强制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三年;2011年至2012年两次被绑架到宜宾洗脑班迫害。

    ◇李和勤,女,60岁,2004年12月被非法关押24天、2008年4月被绑架关押在兴文看守所一个月,后来又被强制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一年零九个月;2010年3月回家后又被送到洗脑班半个月。

    ◇刘启明,74岁,2000年8月被非法拘留15天;8、9月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年底又被拘留1个月;2001年1月至2002年2月被强制送绵阳劳教一年;2002年8月被非法拘留28天;2004年12月被拘留一个月;2005年被强制送到宜宾洗脑班,后来走脱,被单位扣发养老金6个月;2006年9月又被绑架到宜宾洗脑班15天;七年里被兴文县610人员、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10次,抢走录音机、大法书及资料等,并勒索二千元。

    参与迫害的“610”人员:孙文超、叶章学、叶腾、赵森伯、李奇、黄传武;中城镇政府:兰小容;社区段显峰等


    山东法轮功学员丁学花自述被迫害情况

    我叫丁学花,是山东法轮功学员,07年5月份因给小学生讲“红眼石狮子”的故事被抓,送往山东招远市岭南金矿“转化班”,是一处旧政府驻地。因我不“转化”受到各种迫害。宋绍昌和四五个恶人把我叫到二楼一间房里关好门窗,把我的两只胳膊绑上,围着胸部绑了几圈,还绑在脖子上(是捆绑刑,只有宋绍昌会系这扣,他还叫围观的四、五个恶人)他把我按倒在地趴着,用脚踩在我的后背,使劲用手拉绳子,被绑的我五脏像爆炸了似的,一口气也上不来。当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几个人,被用过此刑的都写了不修炼的保证。我被关押了一个月多,被送王村一大队劳教一年半。

    有一同修我不知她叫什么,也被上了此刑,我上厕所时走过关押她的门口,她站在床上和我说:她不炼了,被勒的上不来气。我从门上方的空里看到她的脖子被绳子勒的有半尺长血印,很可怕。


    补充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简况

    刘启明,74岁,2000年8月被非法拘留15天;8、9月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年底又被非法拘留1月;2001年1月至2002年2月被强制送绵阳非法劳教一年;2002年8月被非法拘留28天;2004年12月被非法拘留一月;2005年被强制送到宜宾洗脑班,后来走脱,被单位扣发养老金6个月;2006年9月,又被绑架到宜宾洗脑班15天;七年里,刘启明被兴文县610人员、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10次,抢走录音机、大法书及资料等,并勒索二千元。

    彭君,女,55岁,2007年9月被非法拘留一月,后被强制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2011年至2012年两次被绑架到宜宾洗脑班迫害。

    胡宗超,66岁,2007年9月被绑架拘留一月后,强制送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三年。

    陈其宗,66岁,2007年9月被强制送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三年。

    简代明,45岁,2007年9月被强制送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两年。

    魏志强,40岁,2007年9月被强制送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两年。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人;孙文超、赵森伯、赵学全、王均、叶章学、李奇、罗劲松、黄传武、中城镇社区兰小容;中城派出所所长:邓二娃、及警察社区:段显峰、丁微等。

    李和勤,女,60岁,2004年12月被非法关押24天;2008年4月被绑架关押在兴文看守所一个月,后来又被强制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一年零九个月;2010年3月回家后,又被送到洗脑班半个月。

    范元多,68岁,2004年12月被非法关押24天。
    参与迫害人员:孙文超、叶章学、赵森伯。

    康廷芬,64岁,2008年至2012年被邪恶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强制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迫害。

    李玉芳,63岁,2008年至2012年被邪恶非法判刑三年,被强制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迫害。

    参与迫害的610人员:孙文超、叶章学、叶腾、赵森伯、李奇、黄传武;中城镇政府:兰小容;社区段显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