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水地区法轮功学员十四年被迫害案例综述(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天水地区包括秦州区、麦积区、武山县、张家川县、清水县、甘谷县、秦安县。本综述曝光天水地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骚扰、抄家、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的案例,统计截止到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

据网上曝光的材料统计,天水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七人,其中程桂兰、黄立志被恶警暴打而死,刘文瑜在劳教所经受多次非人折磨被迫害致死;杨克强恶犯狂打致精神失常;翟凤慈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身体残疾,或卧床不起、或行动不便,其中张润被迫害双目失明;被非法冤判劫持进监狱的三十人;被非法劳教的四十二人次;被迫流离失所十四人;被非法关押五百二十七人次;失去工作十九人;被恶警勒索的现金,共计五十万零七百零五元,不包括被搜去的存折和银行卡上的钱及电脑、书籍等物品。

中共恶警、恶徒每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伴随着非法抄家,每次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伴随着对家人的巨大伤害,对法轮功学员勒索钱财更是屡见不鲜,对每个法轮功学员更有不定期的骚扰、跟踪、监控、电话窃听,甚至在一些法轮功学员门口安装微型摄像头等等,无所不用其极。而实际被迫害的人数,远大于以下被曝光的案例。

一、被迫害致死案例

1.高级工程师程桂兰被暴打致死

程桂兰,女,六十三岁,天水市北道区核工业部二一三大队高级工程师。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拘留。二零零零年两会前被冯继堂等恶警非法关押在北道区看守所。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左右被劫持到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女子大队,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仅仅三天时间就被虐杀。

程桂兰
程桂兰

二零零二年九月,程桂兰被天水市北道区公安分局政保股六名恶警从家中非法强行绑架至公安分局。于九月二十五日送至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女子大队。大概下午一点左右进劳教所的大门,因程桂兰拒绝“转化”,坚信大法,王永红(二中队指导员)对程桂兰进行罚站,在刺骨的寒风中不许程桂兰添加衣服。不“转化”就不许睡觉就罚站。

二十六日,晚上六点吃完晚饭后,全中队突然集合,强迫法轮功学员听诬蔑大法的材料。程桂兰被马燕(吸毒人员)一脚压着腿,一手揪住头发,坐在队伍最前排。王永红主持念材料,并时时训斥程桂兰是否在听,让她抬起头。头发蓬乱的程桂兰遭受了面壁罚站,不许睡觉的非人折磨后,坐在地上直喘粗气。马燕揪着程桂兰的头发使劲将头往起拔。王永红得意的狞笑着。

又遭受了面壁罚站一夜一天的程桂兰,二十七日深夜,在王永红、段玲的指使下,几个值班的吸毒人员将程桂兰拉到二中队号室后面的监道里(围墙和号室之间的空地)进行殴打。直到夜里两点多,劳教所的大门突然打开,进来一辆白色的救护车。劳教所当时的王所长和田力科长等一行人在院子里叫嚣着,乱成一团。不一会,救护车驶出门外。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程桂兰的丈夫、孩子十月一日得到噩耗,劳教所恶警说程桂兰死于心肌梗塞。老伴去看时,程桂兰的腿部有大面积的青紫块及瘀血,上身有明显的青、红紫斑痕。家人提出拍照,被劳教所拒绝,也不允许将程桂兰遗体运回家乡,更不许亲自火化。最后,由甘肃省劳教二所匆匆火化。

2.尹永江长期被通缉吐血而死

尹永江,男,一九六三年出生,天水市法轮功学员。大家都叫他“扬善”。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多次被非法关押后被恶警非法通缉,长期颠沛流离。他曾以生命保护大法书籍,使警察受震慑而妥协。他为向世人讲清真相,四处奔走,呕心沥血。

尹永江
尹永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尹永江和几位同修踏上去北京的列车,要在天安门为大法鸣冤,完成喊出“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心愿。然而由于中共恶警的非法追捕,使尹永江在流离失所期间身体遭到严重摧残,二十七日上午十点,他在列车上开始吐血。二十七日晚十点半,他耗尽了全部的精力,还没有到天安门,还没完成心愿,就在北京与世长辞。去世时,他的兜里揣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

3.刘文瑜遭受酷刑折磨病痛而死

刘文瑜,女,五十三岁,天水市麦积区铁路医院退休职工。刘文瑜遭麦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冯继堂、武红霞等恶警四次非法关押、罚款四千元。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进安宁区的甘肃省第二劳教所迫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劳教所,刘文瑜绝食数次,恶警灌食数次。一次,恶警王永红、段玲、卜琪、卫生所长、杨姓狱医等给刘文瑜野蛮灌食,恶警指使四、五个吸毒犯压住刘文瑜的头部,手脚全被绑在椅子上,一人捏住刘文瑜的鼻子,一人用皮鞋刷子撬开嘴巴,牙被撬得流血不止,将橡胶管插入胃中,还要将管子在胃里搅动。连续灌食最长时间是十五天。多次被插管灌食,导致刘文瑜胃部大出血,身体十分虚弱。

在礼堂开会,有人诬蔑大法和师父,刘文瑜大喊:“还我师父清白”的口号,恶警对刘文瑜动用了一种酷刑叫“大背吊”。将双手反背身后,又将两手用铐子铐在一米八左右的床架最高处(上层),双脚离地一尺有余。汗珠一滴一滴的往下滚。也不知过了多久,汗珠不滴了,浑身、肩膀、手脚疼痛难忍。

刘文瑜为维护法轮功,常被恶警随意的关禁闭、戴铐子、罚站,连续多日不让睡觉。二十多天不分昼夜的站着下来,腿肿得象灌了铅似的,抬不起,也无法打弯。一次被恶警罚蹲背铐,蹲不下,腰直不起,二十天后,鞋子磨破,两脚肿胀。

各种酷刑折磨,使刘文瑜落下了胃出血、肝腹水、手腕麻木等多种病症。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麦积区公安分局冯继堂、武红霞等恶警又不断的登门骚扰。二零零四年二月,刘文瑜含冤离开人世。

4.玉泉观道士王生贵在拘留所身亡

王生贵,男,三十五岁,甘肃省天水市玉泉观道士。二零零零年底,警察因发现王生贵持有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将王生贵非法拘押于天水市秦城区戒烟所三个多月。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九日被遣送至其老家岷县,继续拘留在岷县拘留所。王生贵抗议非法关押,开始绝食,四十多天后,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在拘留所身亡。

5.黄立志遭恶警毒打伤重去世

黄立志,男,五十三岁,天水市甘谷县十里铺乡马务寺村法轮功学员。他北京上访回来后,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给公安部门,于二零零一年被当地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警察的残酷毒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警察怕承担责任,用警车直接将他送到家。由于伤势过重,两天后在家中去世。

6. 甘谷县电信局职工王桂英多次被骚扰、恐吓

王桂英,女,天水市甘谷县电信局退休职工。王桂英因坚定修炼,多次受到当地国安、派出所、610人员的骚扰、恐吓、威胁,于二零零四年去世。

7.苗玉兰迫害中离世

苗玉兰,四十七岁,天水市秦州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因传递真相资料,遭天水市公安恶警裴桂林、张保勇等不法人员绑架、抄家。后又遭中共人员长期上门骚扰,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二、典型迫害案例

1. 程小明被恶警冯继堂等人酷刑身心俱损

程小明,男,麦积区渭南镇程家庄人。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范庆彬送程小明去他姑家回来,在快到北道的上坡路上,被恶警构陷,打电话叫来麦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冯继堂。冯继堂一来,拳脚相加就把范庆彬打倒在地,几个人给范庆彬戴上背铐推进公安局的车里,把范庆彬、程小明和范庆彬的摩托车一起拉到麦积区公安分局。

在麦积区二十里铺南山一栋好像学校的临时租用的楼内,范庆彬和程小明被冯继堂等人用各种酷刑,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白天晚上不让睡觉。程小明被打致昏迷不醒,恶警仍不停手,致使程小明生命垂危。因程小明伤势过重,出现消化道大量出血、重度贫血、心功能衰竭、肾功能衰竭、呼吸功能衰竭等多脏器衰竭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冯继堂怕承担责任,于六月十一日将程小明转至兰州某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治疗。至七月二十六日,整整四十五天,花去医药费用近二十万元,程小明才脱离危险期。程小明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因伤残暂予监外执行。

由于伤情太重,程小明至今卧床不起,全身疼痛,极其虚弱。开庭时程小明躺在长椅上,四肢瘫痪,精神失常,失去语言功能,在场所有人包括公诉人,法官都看到了这一事实。律师和恶警相互勾结,对程小明还说:“你这么好的身体,冯继堂能把你打坏?不可能吧!”

2.杨克强被恶警非法关押三十三天判若两人

杨克强,男,六十多岁,天水市汽车运输总公司客运分公司职工。修炼前,杨克强患多种疾病:胃下垂,支气管扩张等。支气管扩张起来就吐血,三天两头住院,花了不少钱,整日离不开药。病痛的折磨使他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终日浑身无力。愁苦的他心烦意乱,萎靡不振。

自从修大法以后,不断的学法炼功,在很短的时间内,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无病的轻松。从此,精神焕发,心情舒畅,他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无论在家里、社会、工作单位都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在单位早来晚走,干活从来不挑,和同事和睦相处,与人为善,几年来经常受到领导和同事的赞扬。

大法被迫害,杨克强为了向人民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谎言,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他拿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了天水市政府门口,被秦城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抓捕,两天后被非法关押在吕二沟看守所。三十三天后,他们强迫家人交三千元的“保证金”(现金由股长裴桂林亲自收下),才放人。 杨克强一进家门就打闹起来。他疯疯癫癫的跑出跑进,见到刀、棍、绳就抢到手中,见到妻子就乱打乱骂。很显然,杨克强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了非人的迫害。

3.翟凤慈遭野蛮迫害腿部双膝变形、手变形

翟凤慈,女,五十多岁,天水市星火机床厂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为了维护大法,她先后两次进京请愿,遭多次非法关押、洗脑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女子大队一中队。在劳教所恶警常采用吊、打、罚、不让睡觉、干超时苦役等各种残酷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一次大会上,所长田力(由科长升为所长)公开诬陷大法和师父,翟凤慈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站起来高呼“法轮大法好”。田力气急败坏,指使犯人将法轮功学员打倒在地,全部戴上铐子。这次邪恶之徒使用更残酷的手段折磨,叫“蹲背式”。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蹲下,把胳膊背到身后,将两臂分别从左右两侧的床头空格处拉进去,胳膊之间的间距约二尺左右,将两手腕对铐在一起后,两手放置床面。床面(加上被褥子)高度距地面六十公分左右,这样造成人无法直腰、仰头,只能半蹲,靠脚尖的一点力量支撑全身。翟凤慈当时感觉肩膀就象被人掰断一样剧疼,全身不管哪儿一动,手铐就越扎进肉里,七天七夜,剧烈的疼痛几乎使她窒息。她双膝磨破(有时跪着坚持),鞋头半截磨开花,脚趾变形。她被折磨得呕吐、气息奄奄。

在最后一个星期里,不知劳教所的恶警给她强行灌的什么药,她吃啥吐啥,躺下起不来。中队长范依容(同音)还不时的在后半夜值班时找她“谈话”,翟凤慈已听不见说话声音,不时呕吐、休克。

翟凤慈的膝关节变形肿大,双手变形
翟凤慈的膝关节变形肿大,双手变形

在劳教所经历了两年零两个月的折磨,现在翟凤慈的双腿膝关节已变形肿大,双手变形,生活不能自理。

4.工程师王永明遭绑架、拘留、劳教、判刑

王永明,男,四十多岁,汉族, 原天水市北道区邮电局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王永明到甘肃省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元月四日,王永明去北京上访,劫持回来非法拘留到大年三十,罚款近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两会前,王永明又被北道公安局冯继堂一伙非法关押北道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北道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六月中旬,天水市北道区电信局派人把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书直接送到劳教所,逼迫王永明签字。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王永明被天水市秦城区法院诬判十一年重刑。二零零三年三月,被转到兰州监狱入监队。 二零零三年七月,被转到天水监狱。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零零五年三月两次遭电刑、关禁闭迫害。一次,王永明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给王永明戴上脚镣和手铐,用三、四根30万高压电棍同时电他,恶警们将电棍往他嘴里塞,电他的牙齿、舌头、头、脖子、手等部位。晚上几个恶徒拳脚相加,脚踢在手铐上,手铐钻进肉里,重拳打在心窝上痛得喘不过气来,抓着他的衣服把他往墙上撞,打累了过一阵又打,不让睡觉,只让站着,不让靠墙,一打盹就叫喊恐吓。被折磨了五天五夜后,关禁闭五十天,前几十天睡在地上,不许家人接见,并严密封锁消息。

二零零五年九月,恶警给他戴上脚镣,强迫每天从禁闭室走几十米的路到办公室。因戴的是小号脚镣,腿被磨烂了,每走一步钻心的疼,几十米的路如上刀山。第一天晚上伤口结疤,第二天又撕开……一天王永明不配合对他的迫害,警察指使恶犯抓着脚镣,倒拖着把王永明拖到办公室,王永明的头皮都被磨掉一块。晚上不给褥子,不让睡同关在禁闭室的犯人的褥子上,王永明只能睡在一条绒裤上,冰冷的水泥地上一会儿就又冻醒了,犯人为了整人,故意把地板拖得湿湿的,门窗大开让冻。王永明为了抗议迫害,开始绝食,警察指使七、八个犯人把他摁在地上,右膝关节都摁错位,留下后遗症。

5.唐琼被害腿部受伤又遭冤狱

唐琼,女,三十二岁,天水秦州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喜得佛法,自小虚弱的身体日渐强壮,心灵获得了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宁静、豁达与泰然。因坚信大法,讲真相,屡遭关押,被迫下岗。

二零零一年底,警察抢走了复印机、电脑、纸张和大法横幅及电视机。唐琼被绑架到公安局的刑警队,恶警董全子和张保勇对唐琼刑讯逼供。董全子用手铐把唐琼双手铐住往起提,张保勇拿马棒毒打唐琼,致唐琼左腿神经性损伤。在其后的几年内左腿麻木,无知觉。严重时左腿瘸了半年才恢复知觉。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天水市公安局原政保股股长闻大虎和政保警察雷建国弄虚作假,使唐琼被天水市秦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三月绑架至甘肃省女子监狱。

在监狱里,唐琼被加戴械具一次,禁闭、严管三次。每次冬天戴械具、禁闭、严管时,不给穿棉衣,每天只给喝凉水,吃皴皮馒头。禁闭、严管期间不准洗漱,连例假来了也不准洗。二零零五年,因为抵制邪恶,监区决定要第二次给唐琼加戴械具。唐琼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当时的值班队长先用电警棍电,然后几个人强行将唐琼按在小老虎凳上铐起来。唐琼绝食抗议。两天后,被送到劳改医院强行灌食。护士有乳胶管不用,特意挑了一根又粗又硬的橡胶管灌食。几天后,唐琼严重脱水。每次严管、禁闭迫害以后,邪党恶徒们还要封锁经济。半年之内不允许家属接见,也不允许家人往帐上打钱。监狱每月只给每个服刑人员五块钱零花钱也取消了。

6.一家人遭迫害 张润双目失明

张润,男,汉族,原天水市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水利局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因王梅英和丈夫张润向当地民众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公安局勒索二百元。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八日至十四日,邪党十六大前夕,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公安局将所有在册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十五天,期中包括王梅英、张润夫妇。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深夜,张家川县“610”、恶警马孝武带头,伙同多名民警,私闯民宅,非法搜查,绑架,至三月三十一日晚共绑架该县法轮功学员张润等十四人,并酷刑折磨。三人被刑拘,二人于六月二十二日被勒索五千元后释放。张润仍被非法关押。张润被超期关押十一个月(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至二零零五年二月五日) 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送往兰州市城关区(406号)大沙坪监狱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张润出狱,原工作单位“县水利局”拒收。张润在狱中惨遭迫害,患上严重眼疾,未得到及时救治,现已双目失明。由于张润与妻子不放弃修炼,被罚款总计两万五千元。

张润的女儿张小娥,女,三十多岁。被刑拘四个月后于二零零二年三月被非法关在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劳教二年。她被恶警王永红毒打,昏过去好几次,被打得青紫瘀血,伤口化脓,致使血、肉与裤子粘在一起难以脱下。又被背铐在铁床架上整整九天九夜不能站,不能坐,只能蹲着,几天下来,因两脚不停移动,两只鞋底都磨出大洞,有时偶尔单膝着地,被值班的吸毒犯看见一顿脚踢。此酷刑最长时间为十五天左右,因时间太长,结束背铐酷刑后,手臂会不由自主的向后背弯曲。因有时单膝轮换着地,膝盖处也留下了疤痕。张小娥因撕毁邪恶诽谤大法的画图,又被加期半年。陕西省宝鸡市恶警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将张小娥劫持到西安市女子劳教所(玄武路6号)非法劳教、“转化”洗脑。

7. 张彩琴屡遭关押迫害

张彩琴,女,五十四岁,家住甘谷县新兴镇七家庄。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张彩琴和其他几个同修进京护法。十二月三十一日,张彩琴被天安门广场上的恶警抓住厮打,并非法关押在广场派出所。二零零一年元月一日凌晨三点钟,张彩琴被送进北京海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期间,恶警拿一根长约一米的钢丝绳抽打张彩琴,用警棍电张彩琴的胸部,用铁锤砸双肩,并抢去了张彩琴的一千元钱及其它生活用品。

二零零一年二月(农历腊月二十八日),张彩琴被劫持回甘谷,非法关押在甘谷县看守所,拘押两月才回家。二零零一年农历七月五日,甘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非法侵入张彩琴的住宅,抢去大法书籍和炼功音乐带,非法拘禁于甘谷县看守所,三十七天后张彩琴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下旬,张彩琴在家中护理有病的老母亲时被甘谷县公安局恶警强行绑架关押。善良的老人因这突然降临的灾难,病情加重。二零零三年元月二日,张彩琴的母亲过世,元月七日送葬一回来,张彩琴就被甘谷县公安局两个恶警强行劫持,塞进警车拉到姚庄派出所。接着被国保恶大队长苟斌亚、恶警卢续芳构陷,非法拘禁于甘谷县戒毒所。二零零三年元月九日,张彩琴又被非法劫持到兰州市安宁区甘肃省劳教二所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上午,张彩琴、张晓明去六峰镇麦堆坪村发放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村民构陷,被甘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将张彩琴、张晓明绑架到甘谷县看守所。两人在遭遇邪党公检法机构五个月的非法审问、庭审、罗织罪名后,于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邪党甘谷县法院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在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

8.李春生遭酷刑折磨

李春生,男,汉族,五十四岁,原天水市麦积区贮木厂工人。家住天水市麦积区贮木厂家属院。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天水市麦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冯继堂带着两名恶警,将李春生绑架到国保大队,进行了长达四天四夜的非人折磨。白天进行无休止地侮辱、逼供。晚上,冯继堂亲自动手和另一恶警把李春生两手紧紧铐在一起,呈“苏秦背剑”状。每次紧铐长达一个多小时,使李春生疼痛难忍,全身汗水直流,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这样的酷刑每天都要进行两、三次。然后恶警把李春生的两手分开,分别铐在一个长条椅子上,上身只能往前倾,不能站直,也无法坐下。还逼迫李春生把脚后跟抬起,并用一根方木棍不停地狠狠抽打李春生的腰臀部及腿,在李春生的脚面上使劲踩搓,致使李春生的腰臀及腿严重瘀血、肿胀,整个变成了黑紫色,脚面严重挫伤(三个多月后伤势才愈)。深夜两点以后就给李春生再戴上脚镣。整夜不让睡觉,也根本无法睡觉。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李春生被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天水第三监狱迫害。在狱中,李春生遭遇“穿杠子”、“熬鹰”、关禁闭等酷刑折磨,被迫害得脱相,骨瘦如柴,面色苍白。期间被邪党无理开除。二零零九年过年前回家,还不断遭到骚扰。

9.牛瑞义被冤判,妻王芝兰遭多次关押、罚款迫害

牛瑞义、王芝兰均六十多岁,天水市甘谷县新兴镇七甲村人,牛瑞义是定西机务段职工。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芝兰和渭阳乡颉家村刘素云上京上访,被遣返,在甘谷看守所被非法拘禁一个月。二零零一年元月,王芝兰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再次去北京。被关押在北京枫(音)山招待所地下室,被搜去一百元钱。第二天欲将她关进男号室,王芝兰站在男号室门口,拼死不进去,不妥协,恶警只好将她另关一室。遣返甘谷后,在县看守所被非法拘禁一个月,勒索二百元释放,同时,又要一百元“伙食费”。

二零零一年八月,甘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姚庄派出所恶警闯入她家,抢走大法书籍、真相卡片等。强行将王芝兰带到新兴镇派出所非法拘禁。期间,警察将王芝兰的双手铐在椅子背后,不让大小便,尿了一裤,她不敢吃喝,开始绝食绝水。甘谷县公安局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尉仲明和国保大队长苟斌亚指使警察强行灌食。转入看守所后又遭野蛮灌食。尉仲明手里拿着撑口器,对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王慧说:“你看,来到这里边,这活的就能死,死的就能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恶警再一次诱骗王芝兰到公安局,被政保股苟斌亚直接送到戒毒所。她被逼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被尉仲明看见,用皮鞋猛踢她的脚,接着雨点般打王芝兰的脸,将王芝兰的头往墙上乱碰乱撞,气急败坏的叫骂。王芝兰被打掉了半个牙齿,关了十几天后欲被非法送去兰州劳教一年半。因体检是心脏病,劳教所不要,被送回甘谷戒毒所,一月后敲诈一千五百二十一元放回。

二零一零年元月二十一日十时,国保大队长苟斌亚带领一群恶警,非法侵入牛瑞义家,抢走电脑、打印机和大法书籍、现金六千零八十元。强行绑架牛瑞义、王芝兰夫妇,非法拘禁于甘谷县看守所。牛瑞义被非法秘密判刑九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天水第三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晚八时,甘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姚庄派出所、天水第三监狱一伙人扛着摄像机翻墙进入王芝兰家,边摄像边到处乱翻,抢去《转法轮(卷二)》一本。

十月十日、十一日,新兴镇政法委书记一行五人又闯到王芝兰家骚扰,逼其“转化”。十月十三日,新兴镇七甲村村委来人逼王芝兰按手印、“转化”。十月十七日,甘谷县政法委、公安局 武装部、新兴镇七甲村村委一帮人又来逼“转化”,王芝兰说:“我是最好的人,转到哪去?”

10.修大法张晓明获新生却遭冤狱迫害

张晓明,女,五十四岁,甘谷县大象山镇居民。二零零二年,张晓明患上结核性脓包,医生说不能手术,一开刀就没命了,她丈夫和儿子给她做了寿衣,张罗钱要买棺材。十多年的腿疼也使她行动不便。身上的创口一直流绿色的脓水,牛皮癣使全身从头到脚,没一块好皮,严重时剃光了头发,出门时得戴一个白布护士帽。真是度日如年,每天挣扎在死亡线上,生不如死。

二零零四年七月,张晓明幸遇法轮大法,从此她严格按照“真、善、忍”标准修心性,生活中亲身实践,做好人,与人为善,平时邻居有困难,她都主动帮忙。一直折磨困扰张晓明的顽疾也不翼而飞,她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和修大法后获得新生的喜悦。亲戚、朋友、邻里都从张晓明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张晓明被恶人构陷,遭甘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张小峰等非法抄家,从张晓明身上抢去一百一十元钱,连家中的数个鸡蛋也抢走。张晓明被劫持到甘谷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上午,张彩琴、张晓明去六峰镇麦堆坪村发放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甘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甘谷县看守所五个月,于二零一一年七月被邪党甘谷县法院非法判刑六年,被送往兰州市九州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

11.王灵芝惨遭冯继堂暴力精神崩溃

王灵芝,女,天水市麦积区中医院职工。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晚十点三十分左右,王灵芝因贴传单被道北派出所绑架。二十分钟后,麦积区国保大队恶警冯继堂来了,抬腿一脚踹在王灵芝的后腰上,差点把王灵芝踹倒在地。在国保大队办公室,冯继堂把王灵芝铐在床头上谩骂,疯狂的脱下皮鞋在王灵芝头部,耳部,乱打一通。王灵芝被打的晕头转向,耳鸣眼花,几近昏厥。冯继堂又将王灵芝反铐在走廊的栏杆上。不知过了多久,又把王灵芝拉到房间用木棍(木棍长约一米,粗约1.5寸)毒打,冯继堂嘴里还骂着说:“我今天要打死你!”木棍一连打断了两根。又拿来第三根木棍继续殴打。

十号晚上十点,冯继堂和李晓军强行脱去王灵芝的外衣,两个人把王灵芝压在床边用膝盖顶住王灵芝的腰,将王灵芝双手铐一起,呈“苏秦背剑”状,痛的王灵芝撕心裂肺,鼻涕眼泪流成一团,王灵芝感到生命到了极限。

十二日下午把王灵芝们送到麦积区看守所,检查王灵芝身体时,所长及在押人员(犯人)都看到王灵芝遍体鳞伤,头,耳,面,两腿,臀,两肩部,手腕都是青紫色,(伤势情况,看守所有记录)。入所后的当天晚上王灵芝浑身的伤开始剧痛,头昏,耳鸣,心慌,气短,脚肿的穿不上鞋,精神极度紧张,两腿哆嗦,无法站立行走,精神崩溃。随后,王灵芝又被天水市麦积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送入甘肃省女子监狱。

12.修大法身心健康,遭迫害生命垂危

毛秀兰,女,五十岁,甘谷县大石乡大石村谢庄法轮功学员。毛秀兰修炼不久,患有的心脏病、肠炎、鼻窦炎、耳鸣、左腿囊肿、浑身乏力、感冒不止等病症都不翼而飞。对八十多岁的婆婆尽孝道,洗头、洗脸、洗屎尿裤。婆婆吃馍时,她将外面的硬皮剥下自己吃,让婆婆吃软的,婆婆吃剩的她吃,从不嫌弃老人。她主动和以前发生过纠纷的冤家和好,经常帮助那些因丈夫外出打工、家务农活全抛给妻子和老人的家庭。她的所为为村人和邻居所称道。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甘谷县公安局国保苟斌亚、李治国、张晓峰等五个警察闯进毛秀兰家,抢走了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和现金一万余元。副局长蔚仲民揪住她的衣领暴打。晚上毛秀兰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狱警逼她脱去棉鞋,用钳子将她的衣服拉链夹断,冻了三天三夜。

二零一零年八月,甘谷县法院对毛秀兰非法判刑十二年,九月七日将她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十月份,负责监控毛秀兰的四个犯人将她关进女厕所毒打,用拖布塞住毛秀兰的嘴,揪着她的头发,将她整个头按进一直径为八十公分、高一米且盛满水的水桶里,用手压着毛秀兰的头来回淹,直到毛秀兰昏死,才罢手,毛秀兰瘫在地上。四个人用脚在毛秀兰的上身、腿上、腰部猛踹,提起来猛打耳光,她的脸被打肿,全身发抖,刚完几天的例假突然来潮。

在恶警的纵容下,包夹犯人常常不让毛秀兰上厕所。毛秀兰要上厕所,犯人咸德英就从毛秀兰的头顶向脖子灌冷水,朝她脸上吐唾沫,打得毛秀兰额头上都是肿起来的疙瘩。毛秀兰常被尿憋的全身胀痛,不能起身站立,腰痛,好像各肋骨都胀满了水,疼痛难忍。一次毛秀兰在厕所,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身旁的玻璃被打碎,她全身倒在玻璃碴上,手被划破,鲜血直流。

毛秀兰因遭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入狱后,突发心脏病两次,出现心律过快、血压高、心绞痛等病症。二零一零年十月中旬,毛秀兰被送医院抢救两、三天。狱方敲诈毛秀兰女儿八千元作为所谓押金后让毛秀兰“保外就医”。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毛秀兰回到家,先后有几百位乡亲来看她,好多人泣不成声,抓着她的手说:“这么好的人被抓走了,这是什么世道啊?”

13.高额罚款李义奎被迫流离失所

李义奎,男,六十多岁,原天水供电局职工。一九九五年七月修炼法轮大法,作为天水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的李义奎走乡串户,深入各乡镇,将法轮大法的美好弘扬给所有的有缘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李义奎和老伴陈菊花(已被迫害去世)、儿子李亚洲等人去兰州上访,被遣送回天水。当晚,被天水市麦积区国保大队长周继祖、副大队长冯继堂、警察裴俊青等人铐在楼梯栏杆上一夜。非法拘禁三天后转到派出所非法拘禁一个星期,每人勒索现金二百多元,全家共六百多元,副队长冯继堂把李义奎从一同修借来的一千五百元钱(在去兰州的车上已还给同修)重新向该同修要来给李义奎,再让大队长周继祖定为李义奎的“活动费”,从李义奎手中拿走没收,且未给任何手续。

二零零一年三月非法劳教两年,送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未能得逞。押回原地继续非法拘禁至五月底。期间被冯继堂劫持到医院检查,勒索五十元现金。放回家时又从李义奎儿子手中勒索八千多元“保证金”。

二零零二年七月份,冯继堂电话将李义奎从家中骗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拘禁一个星期。不让睡觉,被恶警冯继堂、武红霞、裴俊青暴打、将李义奎双手背铐成“苏秦背剑”状、悬空吊铐等迫害后被敲诈去一万元放回。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冯继堂、武红霞、裴俊青又将李义奎叫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勒索钱财,李义奎说没钱,冯继堂、武红霞、裴俊青又是一番酷刑后勒索去五千元才罢手。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冯继堂电话通知李义奎的单位将他送回麦积区公安局,又要勒索钱财,李义奎说没钱,被冯继堂和武红霞暴打一上午。李义奎在万般无奈之下,选择了离家出走。二零零五年,天水供电局开除了李义奎的公职。

14.非法窃听电话截取私人信件

李翠红,女,四十多岁,天水市麦积区(原北道区)马跑泉镇三十甸子附中教师。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去北京上访,李翠红被关押拘留,绝食六天后被冯继堂等向家人勒索一千余元放回。二零零零年邪党两会前,被绑架到道北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勒索二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四月,天水市北道区邮局、公安局相互串通,监视、窃听了李翠红家座机的电话。第二天一早,公安局恶警冯继堂、武红霞用不法手段,直接从邮局截取了李翠红发出的一封私人信件。恶警冯继堂、武红霞二人将李翠红从学校劫持到家中,强行抄家,并绑架到麦积区公安局非法逼供三天。期间冯继堂打的李翠红鼻青脸肿,鼻血直流。武红霞和一个姓魏的恶警又打她的手,冯继堂用一个粗木棒打她的腿,致使李翠红多处皮下出血、黑紫、双腿肿胀,行动不便。冯继堂一伙恶警再一次向李翠红父母勒索钱财放回。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七日,李翠红被非法劫持到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劳教二年。李翠红被恶警队长王永红背铐吊在高低床的最上层,上铐时脚下放一板凳,铐上后拿走,只能脚尖触地,痛苦万分。七天七夜,铐子深陷在李翠红腕部皮肉中,红肉、筋骨显露,双臂失去知觉,几个月生活不能自理,现在双手腕部还留有明显疤痕。

二零零六年九月,天水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史居平(现已遭报被判刑十二年)带头,天水市政法委、安全局、综治办,伙同麦积区街道、马跑泉三十甸子附中学校校长高双位等四十人左右,非法闯入李翠红家中,进行拍照、搜走所有大法资料,家中东西翻了个底朝天。当李翠红跟他们要搜查证时,一个人问史居平:“没搜查证怎么办?”史居平说:“赶快到最近的派出所办一个。”所谓的搜查证办来了,上面只有校长高双位的名字。在邪恶的迫害下,李翠红被迫流离失所。

15.老实厚道的张映堂遭受的迫害

张映堂,男,六十多岁,天水市麦积区马跑泉镇州十甸子村人。二零零零年正月派出所非法把张映堂送到麦积区拘留所关押半月。恶警周继祖、冯继堂到张映堂家去敲诈了二百元钱。八月份,张映堂又被勒索三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张映堂与妻子一同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到绑架,被警察劫持到八宝山派出所。恶警把张映堂关到铁笼子里,不能动弹。迫害三天三夜后,又把张映堂转到石景山区看守所关押十多天。北京冬天的天气,寒气逼人,恶警们扒光了张映堂的衣服,令其坐在冰冷的地上。

在天水市驻京办张映堂所带一千五百元现金被马建喜搜去。一下火车,张映堂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就被劫持到天水市麦积区看守所。一月后,其妻子被罚款一千元现金放出。张映堂等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到戒毒所洗脑班继续迫害。关押四个月后,冯继堂给张映堂罚款三千元放回。

二零零四年正月间,恶警冯继堂、裴俊青等人又闯入张映堂家,将其绑架到公安局行刑逼供,冯继堂拿着二尺长的木棍、裴俊青拿着中间穿有钢丝绳的胶皮管,恶狠狠地抽打张映堂,冯继堂手中的木棍被打断了,武红霞也拳打脚踢,打耳光。张映堂的脸、脖子、手心手背及全身到处都被打得青紫、肿胀。冯继堂等又把张映堂两手紧铐在一起,呈“苏秦背剑”状。疼得张映堂大声惨叫,汗水湿透了衣服。随后把张映堂吊铐水管子上,两脚离地,整个身体悬空吊打。又把张映堂拉到马跑泉镇去游街,那天正好是逢集,引得许多人驻足观看,对张映堂进行人身侮辱。一周后,把张映堂又送进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一月后武红霞收走了张映堂家属借来的二千元现金,不开收据,也不放人。

二零零九年,冯继堂带着恶警卜建辉、赵小军一伙又非法闯入张映堂家骚扰。

16.受学生欢迎的教师许存良和妻子遭受的迫害

许存良,男,五十岁,大专文化程度,张家川回族自治县一中化学教师。韩风娟女士,五十岁,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电影院职工。许存良一九九六年底喜得大法,在生活和教学工作中按大法法理指导自己,事事对照,严格要求自己,是单位有口皆碑的好人。在张家川镇中学一位英语教师敬佩法轮功学员的人品,由衷的说:“学法轮功的人真善良,全县教师都知道。”自二零零三年以来,曾先后四次荣获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教育局颁发的高考优秀辅导教师、年度优秀班主任等荣誉称号和高考化学学科三等奖等荣誉奖励。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县一中副校长王同堂、米文贵领着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国保大队长马孝武、王涛(许存良曾是王涛高中时的班主任),非法闯入许存良家,翻箱倒柜,抢去大法书籍、磁带等个人用品。第二天,马孝武、王涛、阎世杰从县一中把正给学生上课的许存良当着学生的面用绳子捆绑,从脚下绑到脖子处时,许存良晕倒,学生见状,吓得直哭。恶人又闯入其家中,将许存良的妻子韩风娟双手腕戴上手铐,双手铐在一起呈“苏秦背剑”状,绑架到张家川县公安局看守所,同时绑架来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赵建民、王安全、汪映生、张巧萍等,非法拘禁二十八天后,许存良被勒索五千一百四十元现金后放回。其妻韩风娟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勒索三千至五千元,第二天十二点前把钱都交上才放回。

在许存良被非法拘禁期间,师生们拿着礼品,端着饭去看守所看望。释放后第一天走进校园时,学生正在上操,看见许老师进来,立即鼓掌欢迎。

二零零二年八月,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以邪党十六大为由,将韩风娟、张巧萍、李建荣、赵春梅、张润、王梅英、马继武、洪振宇、南耀东等法轮功学员骗去,非法拘禁于县戒毒所十五日之久,后每人勒索一百四十元“生活费”放回。

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晚十时许,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马孝武带领该队王涛等一行七人闯入许存良、韩风娟家,抢去电脑显示器、主机、打印机、扫描仪、手机二部,大法经书数本,价值一万余元。将二人绑架关押。许存良被非法拘禁八十多天后,勒索五千六百元后释放。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韩风娟、何慧萍、王梅花三人被张棉派出所的蒋喜成和乡政府恶人跟踪构陷,被派出所所长刘望军等绑架、抄家,每人勒索一千元后放回。九月十九日晚十时许,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苏志雄带领警察马三长、马芳、黎阳等一行六人非法闯入韩风娟家,抢走光盘、MP5、一元真相币六十九张、大法书籍、台式电脑一台。将韩风娟非法拘禁三十八天后勒索五千七百六十元放回。

17.陈娇被逼迫从乡政府三楼跳下至今卧床不起

陈娇在某农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告发扭送至该乡政府,北道区公安分局恶警王××,用手腕粗细的木棒毒打陈娇数小时逼问资料来源,陈娇被逼迫从乡政府三楼跳下,至今卧床不起。

18.周亚明被逼从四楼政保股窗口跳下

周亚明,男,天水市秦城区人,轴承仪器厂职工。二零零零年二月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夏天,周亚明被秦城区政保股叫去,被逼迫从四楼政保股窗口跳下,摔落在一楼平房顶部,腰椎等部位严重受伤。周亚明现行动不便,需家人照顾生活。

19.郭光利被劳教所恶警酷刑殴打致残

郭光利,男,三十多岁,天水市省建五公司职工。二零零一年四月,郭光利被非法从家中带走并秘密关押,后被送往兰州市红古区平安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一年底因拒绝放弃修炼,影响了恶警的奖金,而遭到酷刑、殴打,一条腿被打伤,至今走路跛拐。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