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因果不虚 报应昭彰(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因果规律是宇宙的法则,天经地义。其实人无论做了什么都有报应,古语云“善因善报,恶因恶报”,天理在制约一切,人的所作所为、一思一念神明都在监察着,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有的人一听说因果之事,便会相信且愿听,从而自觉遵守道德。但也有些人,不信也不愿听,总以为自己做的什么事别人看不见,因不信报应肆意胡为而给自己造下无端罪业,因违背了天理、良知而导致恶报,古籍中记载了许多这方面的事例以警示后人,以下举其中几例。

(一)讪谤神佛 地狱受报

佛法广大无边,慈悲普度众生,一视同仁,教导人趋吉避凶,改过自新,弃恶从善,使人明了因果的道理,从根本上使人脱离轮回之苦,成就觉者,所谓“佛者,觉也”。人们感恩和恭敬还唯恐不及,怎么能够诽谤佛法和神佛呢?如果不敬和随意诽谤,罪业深重,报应是避免不了的,不仅会得到迅速消耗福寿的现世果报,还将会导致堕入地狱的严重后果。

唐朝太史令傅弈,不信佛法,想尽办法极力诽谤,轻视修行人,还把佛像拿来当砖瓦使用。唐高祖时他上疏提出废除佛教,唐高祖将其奏疏交给群臣讨论。中书令萧瑀说:“佛教屡朝兴盛,引善遏恶,冥助国家,理无废弃。佛,圣人也。傅弈此乃诽谤圣人目无礼法。”傅弈说:“西域之法,以三涂六道,蒙诱愚蠢,追既往之罪,窥将来之福,口诵梵言,以图偷免。不足为信。”萧瑀听完傅奕攻击佛教的话后合掌说:“地狱所设,正是为了这种人!”傅弈的上疏因多人反对未能通过。唐太宗即位后扶植佛教,弘扬佛法,傅弈再次上疏阻拦,很多大臣皆道:“佛在清静仁恕,济世度人,自古以来皆云三教至尊而不可毁,不可废。”唐太宗便传谕再有敢劝阻者,便以非圣无法论罪。

傅弈、傅仁均及薛赜,三人同为太史令。薛赜欠傅仁均五千钱还未还,傅仁均就亡故了。薛赜一次梦到了傅仁均,就问他说:“我以前欠你的钱,要付给谁呢?”傅仁均说:“可以付给泥犁人呀。”薛赜问:“谁是泥犁人?”傅仁均回答:“太史令傅弈就是泥犁人。”薛赜恍惚中又来到一个地方,那儿有很多是已故的人,薛赜就问:“佛经上说,造恶得罪、造善得福的报应之说,不晓得是否一定有?”亡者回答说:“当然有。”薛赜又问:“像傅弈这种人,生平不信佛法,死了会受什么报应?”亡者回答说:“善恶罪福一定是有的,至于傅弈,已经被发配到越州的泥犁地狱去了。”这时薛赜就醒了,嗟叹罪福这种事不可不信。第二天,薛赜就照梦中所言,把钱拿给傅弈,并把梦中之事告诉他。几天之后,傅弈就暴病而亡了。

(二)瞒心昧己 神明鉴察

宋代宣和年间,贾谋为诸路廉访使者,他贪财无行,诡诈百端。时遇靖康之乱,贾谋一家移居岭南德庆府,当时有个济南商知县,也来寄居府中。贾谋探知商家甚富,遂为其子贾成之娶了商家小姐。后来商知县病故,商妻独自一人抚养幼子,商小姐便时常回家照看。

一日,商妻在家,忽见来了一个差吏说:“本府中要排天中节,是合府富家大户金银器皿、绢缎绫罗,尽数关借一用,事毕一一付还。如有隐匿不肯者,即拿家属问罪,财物入官。有一张牒文在此。”商妻见了府牒不敢不信,但说道:“不敢自做主,还要去问问我家小姐。”于是立即差人到贾家去问,须臾,来回言道:“撞见贾廉访,他说:‘府间来借,怎好不与?你只如此回你家。我告诉贾成之他们便罢。’”商妻见说是贾谋教借与他,必是不妨,遂将家中物件悉交予这差吏,留下了牒文。几天后,商小姐回家看到物品多不在,忙问原因。商妻便说起这事并说贾谋说是该借的。商小姐忙回去问贾成之,贾成之又去问贾谋,贾谋道:“果然府中来借,怎好不借?只怕被别人狐假虎威诓的去,这个却保不得他。”贾成之遂与商妻取了那纸府牒到德庆府,府吏说是假造的,派人缉捕无果。商家因此失去了万金东西,家事自此消乏了。

其实赚去东西的正是贾谋。他假造府里关文,让人到商家设骗。因拐了许多器皿,拿出来怕人认得,只得自己来熔化,又没处倾成锭子,只做成一个圆饼,到铺中兑换钱钞。铺中见贾谋家多使用这种银饼,心里疑惑,三三两两传开去,就有人猜到商家失物这件事上,有的说:“他们只当一家,哪有此事。”有的说:“官宦人家,何不唤银匠倾销物件,却自己动手?必是碍人眼目的,出不得手。”十几年后,贾谋、贾成之先后身故。商家儿子商懋长大成人,商小姐便把家事托与商懋执料,贾谋昔年设心拐去的东西,到此仍还与商家用度了,商懋乐于助人,仗义疏财。

商懋有一次患伤寒症,梦中来到了阴间,见有一个公吏对他说:“汝数未该到此。今有一件公事,汝可到府中看一看。”商懋跟着他来到一个官府门前,看到两个差役正对一个头戴黑帽、颈荷铁枷的囚犯施风扇之刑,囚犯痛苦不堪,见了商懋喊道:“商家兄弟,认得我否?我乃贾谋。生前做的亏心事太多,今要一一结证。诸事还一时不能了结,得你到此,帮我了结一件吧。我昔年骗取你家财,阳世间偿还已差不多了,阴间未曾结得。多一件多受一样苦,今日烦你写一状,免我的风扇之苦吧。”商懋想道:“原来果然是贾谋。但如今他家家事由我来掌握,原来是前缘合当如此。如今我就递个结状解他这一桩公案吧。”就对贾谋说:“我愿供结状。”差役取来纸笔与商懋,商懋看那张纸时,原已写得有字。贾谋道:“只消您押个字就是了。”商懋提笔押了字,差役拿走状子,然后朝贾谋喝道:“快进去!”贾谋对着商懋大哭道:“今与您别了。不知几时得脱。好苦啊!”贾谋被带进去了。这时公吏又递给商懋几个文簿,商懋看到里面记载着境中某家,肯行好事,积有年数;某家惯做歹事;某家心地光明;某家外假虚名,存心不善,随人善恶细微,各彰报应。忽然后面有人一推,商懋一梦惊醒,醒来病已好了,忙向家人述说所见之事,都说可见“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商懋一家自此更加力行善事,敬信神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