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营口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九年九月七日我和女儿同修还有一名老年同修开自家车去杨运乡发资料和劝世人三退,被不明真相的奋英沟村的恶人举报,被原杨运乡派出所所长袁建辉和教导员栾忠品带领警察半路拦截,当夜就把我们三人带到杨运乡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宿,给我们戴上了手铐迫害,并扣押了我们的轿车。

第二天女儿和老年同修被放回家,我被劫持到营口看守所关押了共八十二天。

在营口看守所这个邪恶的黑窝里,我被迫害得几次休克,总是不停的打嗝,两天便血六次,狱警张莹莹和狱医知道情况既不给治疗也不放我走,便血期间我不能吃饭,一顿只能高价买两块小蛋糕吃,期间狱警唆使牢头任连娣看着我,逼我背监规,不准我打坐炼功,还罚站迫害。

这期间恶警还以预防疾病为由强迫给我们抽血(是不是为活摘器官而收集我们的血型不得而知),直到勒索我一万五千元钱(所长赵福顺伍千、狱医胡福耀一万元)才放我回家,并且扣押了两万元钱才把轿车返还给我们。出来时我胃疼腿疼都非常严重,走路都走不动了。

在我被关押期间,九月二十三日恶人又绑架了熊岳的孙丽、鲅鱼圈的余志红和滕文敏三位同修关进看守所里。孙丽从被关进去就不配合邪恶,不穿号服,不吃饭,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后,恶警强迫给孙丽灌食,孙丽走路都走不动了,恶警象拖小鸡似的拖拽孙丽,灌食回来孙丽非常痛苦;余志红进来后坚决不背监规,恶警张莹莹就迫害她让她整夜站着,第一天站到下半夜三点半时她受不了了,还不放过,就这样整夜整夜的站着;恶警刘欢迫害滕文敏不让她穿家里送进来的衣服,监室里阴森寒冷,她穿着单薄的衣服冻得很厉害。这都是我亲眼看到的。

十一月二十八日,鲅鱼圈的大法弟子姚强又再次被绑架关到看守所,和我关在一个监室,她坚决不背监规,张莹莹就罚她站班,我看她站了两个班,她进来两宿后我就出监了,所以以后的情况我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