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让枯枝发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一个不修炼的母亲通过儿子的修为,见证了佛法的神奇与超常,这位母亲开始坚信师父与大法好,大法净化了她的身体,解除了以往对大法的迷惑。她说,邪党再说什么,我也不相信了,我只信大法。

“那么通过在大法弟子的全力讲清真相中,有很多人真的认识到这一切,正念很足,那么我想这些人就不只是一个一般的认识大法的问题了,反过来他还可能去为大法去说公道话,那么他实际上已经为自己奠定了很好的未来生命的基础。”[1]以下是这位母亲的自述。

“是大法让枯枝发芽了”

我今年六十五岁,我没有修炼法轮功,但我的儿子是法轮功学员。

儿子第一次被绑架是关押在宝泉岭看守所,得到消息,我就乘车去了宝泉岭。因在看守所的人说还没到七天,所以不让看。我就跪在看守所大门外大哭:“我要见儿子,大法呀,你让我见到我的儿子吧,我一辈子相信大法。”结果出来几个恶警把我打了一顿。我还是连哭带喊,足足哭了两个半小时!

这时出来一个女警察,据说是大夫,走到我跟前对我说:“大娘,你跟我走吧。”她把我带到一个很远的地方,看四下无人,就跟我说:“我们所长没在家,去赶丧事去了,我把他的电话给你,你自己给他打电话吧。”我马上给所长打电话。

他姓曾,我说要见儿子,他说现在不行,我说我儿子不是坏人,没做过不好的事,他就是按照他的信仰去做一个好人。你不让我见,我就不回去!曾所长说,那你就去见吧。我说他们不让我见,曾所长又说,你去见吧,我给你联系。于是,我马上就去了看守所,出来个警察,后来知道是指导员,让我见到了儿子。

儿子他们正在绝食反迫害,被恶警灌盐,前胸也被恶警打的血肉模糊,恶警让他们自己找水喝。这一幕都被我看到了,我心痛的大哭!但是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儿子,去了那么多人,只有我见着了,是大法师父让我见着的!我终生不忘,从此我就坚信师父了。

有一次,我发高烧,孩子都不在身边,我就喊“法轮大法好!”心想大法师父呀,你快叫我好了吧,我永远相信大法。结果真的很快就好了,我就更相信大法了。

秋天,我去捡苞米,临走前,儿子对我说:“妈,咱可不能偷人家的。”我说:“我相信大法了,我一穗也不偷。”结果捡了四袋子,用自行车往家驮,前边放一袋,后边放三袋。回家的路上得过一个很大的坡,一般得半小时才能上去,那天我驮着那么多苞米,按理说是很难上去的,我就大声喊:“师父呀,我一穗也没偷,这都是我一穗一穗捡的,让我上去这个坡吧。”我不断的喊着,结果不知不觉中就上来了,也就三、四分钟的时间,简直太神奇了!我大声的喊着:谢谢大法师父,谢谢师父!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我正在打麻将,突然就晕过去了,但我心里明白,我有一个小护身符,我就拽着这个小牌说,大法呀,快帮帮我吧。因为我坚信大法,所以不一会儿就好了,又打了两圈麻将。可回到家里,又不行了,儿子把我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脑血栓!等全检查完后,医生说:“奇怪,你这脑栓怎么开了呢?”我好了,我真的好了,一直到现在什么病也没有。我带了两个护身符,一个是最原始的塑料的,一个是现在做的玻璃的。我把他们看的非常珍贵,一直带在身边。

我家要搬家,院子里有一棵李子树,已经十几年了,我非常喜欢,舍不得扔在老院子,就雇人把它挖到新居去了,谁看到了都说这棵树不能活了,我说大法一定能让它活。我每天都到李子树前说:“大法师父呀,叫这棵树活吧。”大约一个月的时间,这棵老树居然发出了新芽,我这个高兴啊,邻居们也都看到了,我告诉他们是大法给了这棵树生命。

我家还有一棵菊花,花开的很大,把花枝都压弯了,于是我就捡了一个去年给李子树剪枝的枝条,放在了花盆里,和那个被压弯的菊花枝条绑在一起,以便扶助菊花枝条。因为是十二月份,花都开始落了,可奇怪的是,这个干枯了一年的小李子树枝条,居然发出了新芽,多神奇呀!现在叶子已经长很大了,见到谁我就告诉他们:是大法让枯枝发芽了,千真万确呀!我现在每天都念大法好,身体硬朗,精神头好。

我儿子很忙,有时拿回传单没时间去发,我就早上四、五点钟去发,家家贴,我想,一旦被抓,我就告诉他们,我不是炼法轮功的,但是大法太好了。在我家出了这么多神奇的事,我就是要告诉别人要相信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