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九零后同修的心里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我一九九四年跟着妈妈得法。那时我才四岁,什么都不懂,就是个胆子很小的小女孩。极幸运的是,我跟着父母参加了师父在广州举办的最后一次讲法学习班。时至今日,当年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无论如何都无法忘怀。

小时候的事情大多都不太记得了,但有两件事,在母亲的回忆中我也找回了自己的记忆。第一件事是:广州学习班期间,一天晚上我们在广州所住的旅馆的平台上炼功,看到天上有好多大法轮在旋转,那是我第一次用肉眼看到法轮。虽然广州的夜晚灯火通明,但是我们一行人都清晰的看到了五色的法轮在天上旋啊旋。

第二件事是:讲法班的最后一天,当主办单位的负责人在会上说:再过几天,不到十天师父就要到国外去传法了。我突然哇哇大哭,边哭嘴里还边喊着:“我不要李老师走,我不要李老师走!”哭的那个伤心啊,爸妈怎么劝怎么哄都没用,就是哭,这让很多大人都很吃惊。记得当时我还在想:李老师要走了,大家都应该很伤心的哭啊,为什么没有几个人哭呢?而且我隐约的看见下面座位的一个阿姨也在小声哭泣。

至今每每回忆起这些经历都倍感亲切。

在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因为妈妈是辅导员,我一直都是被妈妈带着参加每天晚上的学法和每个星期的洪法,还有大型法会等等活动,妈妈也一直是按照师父的法理“真、善、忍”在教育我。可以说幼年的启蒙教育算是比较成功的,在我人生当中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法被迫害。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那些诬蔑大法的假新闻,爸爸居然被邪党的不良信息蒙蔽,也说了些诬蔑大法的话。妈妈与其争论,我在一旁也很愤怒、伤心的帮妈妈跟爸爸争吵,当时还收拾书包准备跟妈妈一起离开家,因为我们完全无法接受电视上诬蔑大法的谎言和爸爸对大法的态度。那时,只要一听到街坊邻里以及学校里同学、老师对大法诬蔑的话,我就很难过,很愤怒。

紧接着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妈妈自己去了北京证实大法,我伤心了,哭了,心里很郁闷,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不带我去北京?!随后因为妈妈去北京的事被恶党闹得好象太大太严重,或多或少对我也有所影响,但是妈妈一直对我说:妈妈做的都是最正的事情,你一定要支持我。所以我从很小开始就经常在家里劝爸爸,我对爸爸说,我觉得妈妈不在家的日子也没有那么难过,再说这也不是我妈妈的错,是那些迫害大法、诬蔑大法的邪恶的坏人的错。

后来,爸爸就不许我跟妈妈亲近和说话,每次跟妈妈说话都要偷偷的躲着爸爸,爸爸生怕妈妈带着我修炼法轮功。现在想想,当年爸爸的所为真的是在犯罪啊!严重的阻碍了我跟着妈妈学法炼功。使我热爱大法和师父的幼稚无邪的心受到了严重打击,也就没能打下坚实的信师信法的基础,导致我在成长的路上混入常人随波逐流,把自己当作常人一样生活,还觉得自己过的很好,分不清善恶好坏,放纵魔性,脾气越来越暴躁。

虽然没有好好的学法炼功,但是慈悲的师父一直都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弟子。从小学开始,每年暑假、寒假中差不多都在师父的安排下消业,身体上的各种不舒服,比如:右腿流脓流了二个月,发烧感冒症状的消业都是时有发生,全身上下长痘痘等。

最严重的一次消业是在高考结束之后的那个暑假。忽然脸上开始长红疙瘩,整个脸都肿了,后来红疙瘩发展到全身,特别是背后,那疙瘩长得很恶心很吓人,密密麻麻的。虽然看上去很严重,但是我每次消业,妈妈都会在我身边带着我学法,鼓励我撑下去,坚决不去医院,不吃药。我也知道是消业,所以无论多难受,我也要熬下去,每天跟着妈妈听师父讲法,晚上又疼又痒的睡不着,就爬起来打坐。由于我多年不炼功了,打坐也只能是单盘。

白天爸爸还总是缠着我跟妈妈闹,非要让我去医院,说一大堆不好听的话来威胁我们。我跟妈妈最终还是顶着他的压力熬过去了。

可是,我却总无法做到坚定实修,只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才跟着妈妈学法炼功,身体一好,马上就又混到常人中去污染自己。

大学期间我的情况越变越糟糕,因为搬出了家,住到学校宿舍,长期不跟妈妈联系,好的东西一点没接触,经不起诱惑的跟着同学们吃喝玩乐,什么通宵打游戏,谈恋爱,去酒吧,甚至抽烟、喝酒都能干了,只要是这个人世间不好的东西我差不多都接触了,并且还继续放纵魔性的享乐。

那时候正值妈妈在外流离失所,住在资料点做真相资料,妈妈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怎么接,妈妈实在放心不下,便叫我去她那儿住几天。就在我从妈妈那里回学校的途中,邪恶的警察绑架了我,还绑架了妈妈。资料点被毁。邪恶的警察逼迫我出卖妈妈,虽然当时我对邪恶的态度很差,也没有说出妈妈资料点的真实情况,但是那时候我的人心太多,正念不强,又有怕心,满心想的全是些跟男朋友之间的破烂事儿。导致最后邪恶问我是否修炼法轮功的时候,我说我没炼。当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真心后悔,还一直找借口说自己确实多年都不学法也不炼功了。

这些年来,我心里一直都有这个疙瘩,就是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慢慢的经过这二年的学法,随着对法理认识的不断提高,师父也经常在梦中点化我,说我还有一个问题,我觉得我应该要诚实的面对当年犯下的所有错误,否定自己在常人中所有不好行为,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在这里,我郑重声明:当年我的所有不好的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那些全部都不是我该做的,我要扎扎实实的学法、炼功和发正念,与妈妈一起共同精進,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之路。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小的修炼中的事情,我想,很多跟我差不多大的大法小弟子,小时候就得法,跟着父母一起修炼过的小同修们,很多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长大后混入这个肮脏的常人社会当中,无法自拔。我问过妈妈:小时候跟我一起玩的那些小同修们都到哪里去了,妈妈感到很无奈和遗憾的说,大多都不修炼了,或者不精進了。我很难过,因为我也有过同样的经历,我也知道这个花花世界的诱惑力有多大,它时时刻刻都有不好的东西往身上灌,真的是毁人啊!

我希望年轻的同修们能静下心来想一想,分清是非黑白和善恶,这个社会到底有什么是值得那么留恋的呢?金钱?爱情?欲望是填不满的,是空虚的。时间是不等人的,师父的正法進程飞快。机会只有一次,等你在人世中为了欲望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想要抓住最后机会的时候,只怕为时已晚矣。

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