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神论者到佛法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我于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姐姐是位教师,由于有病,经常请假不能给学生上课,心里很难过。朋友给她介绍《转法轮》,说如何好。她想如果真象朋友介绍的那样,那是她求之不得的。于是她集中精力阅读。她感觉越读越精神,两天就把书看完了。这时说话提不上气的感觉没了,上楼都不感觉累。她激动不已,自己就到公园找炼功点去了。几天后重返学校上课,能吃能喝精神头十足,从此与药“拜拜!”

自那以后,姐姐见谁都说大法好,特别是一见了我就叫我修炼。我那时受无神论的影响,对修炼根本没有认识,直到姐姐走入大法修炼四个月后我才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和邻居一起去公园炼功。炼功回来我们俩都感觉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一样轻,挺神奇。

晚上看师父讲法录像,听到师父说:“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过去有许多地方的学员给我写心得体会中提到这个问题说: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1]看完后我也急着要上厕所,心想:咦!这是真的,和老师讲的一样!

我也开始修炼了,每天除了上好班,做好家务外,就去参加集体炼功,学法,每天沐浴在幸福之中。原来的病,如:胃肠炎、肩周炎、颈椎病、手腕有蛋黄大的肌瘤、腱鞘炎、脑鸣、耳鸣、角膜炎、牙龈萎缩(牙齿痛起来象火烧,锥子钻一样痛)、咽炎、下肢静脉曲张且浮肿、脚气等等,所有这些都不知不觉消失了,上楼也不喘了,全身甭提有多轻松。同事都说我皮肤变白,脸上皱纹明显减少。

修心性

得法不久,一天在办公室打扫卫生,我把地面打扫干净,但是还没找到簸箕,我就把垃圾扫到门后边,一位同事的办公桌的桌腿旁,开玩笑的说:“我就放着了。”这位同事没说话,一会他把身后的大纸箱摔在地上,荣誉证书、玻璃、喷雾桶散落一地。我感到很难堪,笑着说:“某某,你生气了?我和你闹着玩的。”他不答话。停了一会,另一位同事拿着扫帚把垃圾扫了,我也去帮忙整理,之后我出去办事了。等我回来,原来整理好的东西又被他撒了一地,我感到非常尴尬,刚想发火,转念一想,修炼了,得忍。另一同事没再去扫,我也没去扫。

第二天晨炼和同修说了这件事。我说:“我是扫还是不扫?”同修说:“你自己悟吧。”我想:按照常人,我肯定不会去扫,现在我修炼“真、善、忍”了,得按照书上要求的做。

丈夫上有哥、姐,下有弟、妹。找对像时我就想,找中间的最好,老大干啥咱干啥,特别是赡养老人上。婆婆高血压,腿脚不灵便,又有精神分裂症,一年犯病一两次,犯病时骂人,到处跑。她还有尿失禁的毛病,有时一天要换两三次裤子,鞋子里都是尿,脚大多泡在尿湿的鞋里,自己受罪不说,走到哪里难闻的气就带到那里。婆婆的女儿也经常给换洗,可那也不能随时换洗啊。子女们都不愿与婆婆住一起。婆婆还有爱捡垃圾的毛病,什么东西都往家捡。

我得法后不久丈夫也走進大法来。我们对法渐渐有了较深的认识。师父要我们做好人。师父说:“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们是修炼人,想法不能与常人一样。我们就把婆婆接过来一起住。我们给婆婆铺床,拆洗被子,又买了地板革、便盆。虽然给她放了便盆,但大多都尿在地上。如果我们在家,就掀开被子给婆婆接大小便;她自己在家,有时还没来的及下床就尿在床上了。有时走不到厕所大便就拉在裤子里了,老远都能闻到一股臭气。我就给她清洗。做好饭给她端到面前,吃完再将碗收回来。那时丈夫失业,在家做点小生意,没有时间照顾婆婆。我一个人又照顾老人,又上班,还有两个小孩在读书,但每天学法炼功不耽误,天天很快乐。

婆家姐妹在一起聊天时说:“人家学大法的真不错!咱做女儿的都嫌脏,当儿媳妇的能做到这样,真不容易。”

也有委屈难过的时候,每当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子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再通过学法和同修交流,很快也就恢复过来了。

神迹

我从小受邪党灌输,原本是个无神论者,我母亲是基督徒,母亲用有神论教育我,我用从课本上学的那套与母亲辩论,自以为自己知道的是真理。自从走入修炼渐渐改变了观念,许多神迹也展现在我的面前,使我这个无神论者不得不相信大法的神奇。以下仅举几例。

1,师父喊我起床炼功

我到公园炼功的第一天是姐姐喊我一起去的。随后一连几天都听到姐姐喊我去炼功。有一天姐姐来晚了,我说这几天一直都是你喊我,今天你怎么来晚了?姐姐说我就喊了你一次。我说:“这几天听到都是你喊我的声音。”姐姐说,“是师父在喊你。”我觉得真有点不可思议。

2000年,有一段时间,一连几天我都在《转法轮》里看到用字组成的地球,还看到透明的钵盂,书里的每个标点都是闪光透亮的,就象天空中的星星一样,当时那种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2,亲戚的故事

得法几个月后,家里来了位远房亲戚,是拄着拐杖来的。我和姐姐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并教她学法炼功。当天晚上我本想参加集体学法,可因这一天实在太累,就不想去了,心想明天再去吧。然后我就拿起铁锁去锁门,怎么也锁不上。奇怪,平时按一下就能锁上,今天怎么了?要不还是去学吧,拿起书又放下,想想还是明天去吧。我又去锁门,一连按了几下还是锁不上。打开《转法轮》对着师父的法像在心里说:“师父啊,我今天真的很累,实在不想去了。”说完再去锁门,只轻轻按了一下就锁上了。

猛然醒悟,师父体谅我了,但是我不能原谅自己,于是又打开门去了学法点。刚好碰到亲戚和一同修学法出来,我把刚才的经过讲给他们,同修说:“到我家学去吧。”到同修家我们学习第二讲。学了不到一半,亲戚开始肚子痛,我俩告诉她,这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她刚开始在椅子上靠着,后来她站起来双手捂着肚子,问她想去厕所吗?她说不想去。学完法我们还在一起炼了两套功。

第二天参加集体炼功。炼完动功,同修对亲戚说试试看,能不能坐下炼静功。亲戚说我二十五年没坐过了,我的小腹部位有个碗口大的硬块。同修让她坐下盘腿,她一下就双盘上了。又教她打手印。她越坐越舒服,感动的她放声大哭。第一次坐了一个小时。原来昨晚她肚子疼就是师父在帮她清理肚子里的硬块呢。从此,她甩掉了拐杖,人也精神起来了,到哪都说大法好,是大法救了我。

3,儿子烫伤的膝盖几天就好了

不知为啥,儿子从小爱做饭。十岁那年夏天,一次做饭时不小心将一锅热汤倒入旺火炉内,蒸汽从炉子下方的封火口喷出来,正好烫在了膝盖上,当时他穿的是短裤。我赶紧用冷水给他冲洗烫伤的皮肤,儿子说很痛,女儿急着去取药,敷上药后虽然好些,但儿子还说很痛,烫伤处又红又肿。

我提议打点滴,儿子不同意。也是我悟性太差,我说打点滴好的快,就这样请来了医生给他打点滴。第一天不见好转,第二天又打了一天的点滴,反而更严重,表面结疤,但里面却化脓了,儿子自己把表面硬皮揭开一看里面全是脓水,我傻眼了,这可怎么办?我想到了师父,就说:咱不打点滴了,学法吧。儿子说好。我就拿出师父的《转法轮》读给儿子听。读了也就一个小时,再看儿子的膝盖,大吃一惊,脓水全干了,并从新结了疤。我说,儿子你看,师父给你调理好了!

那几天,我去上班,儿子在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回家后和儿子一起读法。几天后儿子的腿伤全好了,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

得法不忘救人

大法遭到残酷迫害不久,知道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特别告诉我们要给世人讲清真相救人。因为有怕心几次都是以第三者的角度给别人讲。

第一次给一个水果店的老板讲真相,边讲边流眼泪,老板也同情法轮功,说:共产党太坏了,人家炼功怎么了,也不妨碍你。我们卖水果的也不容易,他们那些人,高兴了吃你的拿你的,不高兴了把水果摊给你砸了。

第一次在我家公开讲三退,是给女儿的同学讲的。讲共产党的历次政治运动如何整人,六十多年来害死了8000万同胞;讲了贵州平塘县的“藏字石”;最后给她做了三退。由于有怕心,讲的还不是很大胆,她说我虽然不是太明白你的意思,但我知道你是对我好,我知道共产党太黑,退党对我好。女儿经常带同学到家里玩,带来一个我就劝退一个。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些是受邪党灌输的顽固不开窍,在我家就遇到两个这样的。一个是女儿的同学,给她讲为何三退,她就讲共产党的那套歪理和我辩论。后来这个学生到外地工作去了,有一次我女儿在外地遇到她,又劝她三退,她才退了。

再一个是儿子的同学,我给他讲三退,他说,我不信共产党,也不信法轮功。怎么讲就是不退。过了几个月第二次到我们家来玩,我继续给他讲,他表现的很麻木,不退。第三次来我家时,我不再给他讲三退。师父说:“我就是要你认清中共邪党,认清中共邪党之后我再告诉你法轮功是咋回事,一步步来没有关系。”[2]我只给他讲官场上的贪污腐败;讲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市场;讲环境污染,道德下滑;讲共产党的黑暗等。他也滔滔不绝的讲起来。又过些时候,第四次来我家,我给他拿了法轮功的资料看,他看后没说什么。第五次来我家,我再让他三退并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乐意的说“好,我退,我知道这是对我好!”

去年女儿装修房子,我劝干活的人三退。有时为了方便讲真相,就请他们在我家里吃饭。大部份都退了,但也有怎么讲都不退的。

也经常利用在商店购物的机会,给老板讲真相、发资料、光盘。

有时我们也打真相电话。刚开始怕心很重,拨通电话时很紧张。当拨通电话没人接或对方一听就挂时,心里很沮丧;而当对方认真听完时,又产生了欢喜心。我知道这些都是修炼人要去的心,师父说我们在纯净状态下做事才是最好的。

我也试着面对面讲真相。一次出去打真相电话,虽然也拨通了几个号码,对方不是听几秒就挂了,就是根本不听。我心情很是沮丧。刚走开没几步,对面来了一个人,我心想,一定要救了这个人!等走近了,看到对方是一个偏瘫的,大概五十多岁。我问他一些病情并安慰他后,就问:“你听过三退吗?”他说听过。又问:“是党员吗?”他说是。我说:“给你退了吧?”他说好。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让我用真名退。随后我又给了他真相光盘和护身符。我说:“你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后会有福报的。”他刚把光盘和护身符放兜里,对面来了一个人和他打招呼,他和那人打着招呼,高兴的走了。

我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很远。还有许多执着要加紧修去,更要认真学法,发好正念,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