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母亲脚崴骨断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今年二月,二妹来电话说,母亲一只脚崴了,肿得老高,去医院拍片子显示骨头断了,需做手术。手术定在下周一,要我那天回去。

我们如期到达医院,门诊室无人,二妹去找大夫,我们在诊室静候。不一会儿,進来大夫C,看了带去的片子,说:伤得不重,不需要做手术,回家静养个把月就会好的,注意脚不要着地,这么大年龄(八十岁),动了手术,也不会恢复的原来那么好,还得打石膏固定,会有许多不方便的。大妹咨询了一下,最后我们决定还是不动手术。这时,D大夫、二妹他们進来了,说这就去做手术,D是拍片那天的接诊大夫,我们讲了C的意见,D讪讪的解释了几句,没再坚持。

回家后,母亲的脚恢复得很好。

过后想想,那天的事有些叫人不解,有点巧:D大夫定了手术,诊室怎会无人?恰巧那会儿大夫C進了诊室,看了片子,改了方案,偶然?巧合?还是……冥冥中觉的背后有原因。是什么?假若我去不了,单是二妹她们去,会那样结果么?我去了后就……忽觉的心动,心一顿,猛悟到:是师父……?是师父安排了这一切!师父就在身边!一股暖流唰地通透全身,我屏住气,任由暖流从头到脚贯穿着,我感到了强大能量的加持。那一刻,我呼吸停止了,思维停止了……天地间一片沉寂。

七年前回去探家的一幕浮上脑际。

在那腥风血雨的恐怖岁月,同修们抛家舍业、流离失所,助师正法的使命一刻也不曾懈怠。印刷资料,散发、张贴、悬挂真相,有力的揭露了邪恶。邪恶也是歇斯底里的疯狂。一批批资料点被破坏了,一茬茬同修被绑架、被判重刑,十年、十二年……然而依然有同修坚定地走出来,坚定的兑现着自己的承诺和誓言。

那时,个把月我就得回家一趟。说“回家”,是跟邻居讲,其实就是去救人。把资料折叠、搭配、分装好,去散发、去张贴。发到农村、工厂、发到机关、学校,贴到大街小巷,贴到十字路口。去找同修交流、切磋。

每次回来,邻居问:老母亲身体还好吧?“好”,我爽快答应。还说什么呢?邪恶在害人、毁人,大法弟子就是要救人!这已是生命的意义和核心。他们哪里知道,从年初到八月,我回乡五、六趟,却一次也没有回家过,其中有两、三次从村头路过。

九月,我真的回了一次家。那次,在外面做完该做的,中途我回了家。踏進院门,满院绿色迎面扑来,郁郁葱葱,叠翠相映,庄重、静谧中透出恢弘大气,俨然一处仙境胜地。无花果枝叶繁茂,盎然相拥,似在传递着一个讯息:宅泰主安。

進到屋里,母亲迎出来。母亲面色光润,语调中气十足,少有的精神!母亲身体确实很好。

过后几年,每每想起来,我就禁不住内心的感激。“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师父不仅看护着弟子,连弟子的家人、老人也照看得这么好、这么精神!做儿子的顾不上,即使顾得上,天天不离左右,环绕膝旁,母亲会有这般好、这般精神么?我体悟到了“佛恩浩荡”的又一层内涵。

如今,师父化手术于无形,不知又为弟子解脱了多少。要不,陪床护理、伺前伺后,来来去去,个把月,医疗费搭去不说,一家人哪得安顿?全被手术拴住了,全累在上面了,忙得连点空儿都不会有。师父一挥手,免去了弟子陪床熬夜的劳顿之苦,赐予了弟子风平浪静的平安日子,无量佛恩!

看看身边那常人,纵是子孙成群、儿女绕膝,当疾病缠身、躺進医院的时候,他们的子女能做什么?又能做得了什么呢?伺前伺后、嘘寒问暖、忙里忙外,到头来,换回一把药单子,赚了个“孝顺”的好名声。名声再好,还有比这一切都不发生好吗?这就是人。修炼人与常人的差别就在于此。一切都不是求来的。

路是自己选择、自己走。对师、对法用什么心,就会有什么样的回报,宛如人照镜子。十多年,自己也是磕磕绊绊走过来的。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当麻烦事不断、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就找一找这颗心,看看心怎么用的,用到了哪儿,就会找到问题的根。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