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中看人的忠奸善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整个中国乌云密布,全国的公检法司、各个单位乃至居民委员会甚至每个家庭的成员都卷入到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之中,忠、奸、善、恶,每个人都扮演了一个角色,每个人都毫无掩饰的展示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上天记录下了每个人的一言一行,每个人也在或将在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并付出代价。

下面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人真事,截取几个镜头,也许会帮助看到此文的人分清正邪、善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九九九年十月,正是大法弟子为大法蒙冤大批進京上访的时候,我市为了阻止大法弟子上访,便把我单位七个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软禁起来,办洗脑班進行“转化”。一天,单位经理兼副书记看同修不“转化”,气急败坏的说:“不转化就把你们送進去(拘留、劳教),扒光衣服,头上套个塑料袋,叫你炼。”同修说:“你说的是法西斯还是共产党?我怎么觉得你说的象纳粹,象法西斯呀?”经理愕然,无言以对。

还有一天,一个副经理对我说:“上面不让炼就别炼了,跟共产党作对没好果子吃!”我说:“我们修真善忍处处要求自己做好人,没有和任何人做对呀!”他一听就火了:“做好人?这年头,整的就是你们这些好人!”说完,把门一摔,气哼哼的走了。我心里很酸痛,心想:整好人的人,他们又是些什么人呢?

还有一次,一个局领导来了,他不主管迫害法轮功,那天是出于关心,利用周日休息来看看我们。开始说的挺好,说着说着,共产党的那套党文化思想就来了,他说:“叫我是共产党,我也得把你们迫害下去,你们那么多人炼法轮功,人数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那还了得?”同修说,“我们修的法轮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我们不会危害任何人。他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为了政权,可以不择手段,这就是政治。”他完全让共产党的斗争哲学洗了脑了,哪有人的善恶理念了呢?我觉得他好可怜,这就是党培养和重用的局一级领导,叫这些人管理国家,真是国将不国、家也不家啊。

有一次,单位书记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找去,说每人写一篇揭露法轮功的材料交上来。回来后,我们当天就动手,写了大法的洪传、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理念,谈到耶稣的被害,谈到迫害好人的危害等等。第二天一早,我们就交上去了。书记很生气,我们又面对面的和他讲了大法真相。书记说:“你们宣传的都是迷信,哪有耶稣啊,那都是神话故事。”这就是共产党的书记,连耶稣的存在都不相信,共产党的无神论真是害死人了。

我也看到了很多善良的人。在洗脑班,每个大法弟子住的房间都安排一个同事一起居住,目地是监视行动,向领导汇报。有一个和我一起住的同事了解大法真相,对大法弟子特别好,每天从家里来时都带着瓜子、糖块、水果等东西给大法弟子吃,还说:多吃点水果,免得上火。我带了一本《转法轮》,晚上吃完饭我们几个就集体学法。一个负责看着我们的同事就给我们放风,有人来了就大声咳嗽或说话,我们就把书放起来,他们走了我们接着学。她还向我们询问大法的其它事情,我们都耐心的告诉了她,并教了她炼功动作。洗脑班结束了,他们看我们不“转化”,就把我们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有一个同事帮我们把《转法轮》的书珍藏了起来,我们回来后又还给了我们。

我丈夫和我的工作单位是属于一个局管辖,一次春游,大伙聚餐。一位退居二线的老局长和现任的一位副局长坐在了我丈夫的一左一右,说:今天咱俩就陪老刘喝酒了。我丈夫回家后跟我说:老婆子,刘某跟你借光了,今天两个局长陪着喝酒。我心里明白,这两个领导一定对法轮大法有好感,人家是用这种方式安慰我们的家人呢,因为那段时间我不是被叫去谈话,就是被劫持到洗脑班,要不就是被绑架到拘留所迫害,也是当时的一个小有名气的人了。善恶良莠,很多人心里还是有杆秤的。

为了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单位邪党组织准备开除我和另一位同修的党籍,并把所有不“转化”的同修开除工职。在选择大法还是选择共产党的问题上,我们选择了法轮大法。有的职工私下议论:看来这共产党可真是要完了,人家大法弟子要法轮功、不要共产党。可是开除我们公职的问题上,他们没有得逞。在职代会上,职工代表以多数票否决了公司领导的决议。我真为我们单位有善念的职工们高兴,他们的善举也为他们生命的永远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