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七年七月份有幸得大法的,从得法之日起,我对大法的坚定从来没有动摇过。

由于家庭环境的影响,我从八岁就开始抽烟喝酒,打架斗殴,染上了坏的习惯,尤其对斗殴和吸烟上了瘾,一天不打不吸就憋的慌,在村里同龄人中小有名气。我当过五年兵,在部队因为能打架,就成了老乡们的老大,打架也没吃过亏,总之造了很多业,损了很多德。

九七年七月份,我去岳父家,由岳母介绍得了大法。当第一次看宝书《转法轮》时,从晚七点多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才读完这本宝书,看的过程中越看越觉得好,一点也不困,大法的丰富内涵深深的吸引了我,特别是书里面讲的修炼,唤起了我小时候心中的向往。再有就是看到书中师父的照片非常熟悉亲切,总觉得在哪见过,岳母教我们俩口子五套功法,反复做了几遍就学会了,到中午,师父就开始给我消业了,症状就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浑身每个地方都疼还伴有发烧。当时我不悟,吃了三片药压回去了。

神奇戒烟酒

原先我吸烟很凶,每天吸两包烟,还得加着烟叶抽,导致早晚咳嗽的很厉害,影响老婆孩子晚上休息。我曾经戒过好几次,但都失败了。读过《转法轮》几天后,我媳妇叫我就看师父讲的戒烟的那一段法,就能戒了。当时我心中还有点不信,看完以后我就抽根烟试试,刚吸了两口,就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上,摔的很疼,站起来后我还有点不服气,捡起烟就又准备抽,怕又被摔,就坐到了床上抽,刚抽了一口就晕倒在床上,感觉天旋地转动不了,过了会儿才坐起来。这次我彻底的信服了大法。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吸过一口烟。

我对酒也很有瘾,很能喝,白酒能喝二斤左右,啤酒能喝十几瓶都没事。读过《转法轮》几天后,我和村里几人去唐县西大洋水库玩,在饭店喝酒的时候想起大法中师父讲的戒酒的法,但当时我想我就喝点白酒和啤酒。回家的途中一直不断的往外吐酒,一直吐到快到我们村时才吐完,却没感觉不舒服,可是从此以后再闻到酒味就从心里烦的不行,就这样酒彻底戒了,再也没喝过。大法的威力再一次在我的身上体现。

不再好勇斗狠

以前,我对吃肉的执著是非常强的,一顿饭没肉都不行。学法时间不长,法的威力在我身上再一次显现,集市上我媳妇买了十元钱的肉,我看到心里就觉得恶心想吐,中午饭就没让我老婆放肉。第二天看见肉还是一点不想吃,就这样放了三天,肉没吃就臭了,扔了。从那以后就好长时间不吃肉了。现在见肉不恶心了,又能吃了,但不象以前那么香了。饭里有没有肉就无所谓了,原来师尊在《转法轮》里说的全都是真的,只要真心修炼,在你身上什么事情都会应验。

得法前,我特别好勇斗狠,打人是我的兴事,无论在什么场合,只要不随我心,就想动武,每次打过人后,心里非常舒服。每次赌博的时候只能赢不能输,输了就对赢的人找茬闹事,所以别人赢了,一般算账时不要我的钱。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自利、脾气暴躁、总干坏事的人。

得大法后,我打了人心里难受好长时间,和以前正好相反了。家里老人和我的弟兄们以及有些外人说我学大法后变傻了,原因是我不好勇斗狠了,不喝不抽不赌脾气变好了。这就是他们用常人的道德标准衡量说我傻了。我觉得只有法轮大法才能把我变好,别的什么也不行。

还有就是,我以前得过肾炎,得法后没几天就返了出来,师尊就从根里给我清除了。在真正得法这十几年中,我身体没闹过病,从来没有吃过一片药。这更是学大法的神奇之处,我真感到师父说的千真万确。

坚定信师信法

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以江鬼为首的邪党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我由于在大法中受了很多益处,对大法好的信念很坚定。九九年十月左右,我乡的政法委书记耿新旗一伙人把我绑架到乡政府大院,非法关押了我五天,其中也有外村的同修,这几天他们不给我们吃饭,男女同关在一个小房间,晚上不给开门去厕所。他们的目地就是让写不学不炼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由于我在村里当过副书记,他们都认识我,从书记到乡长好多人给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但我都把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告诉了他们,而且坚信到底。最后乡书记问我:“要党还是要法轮功?”我毫不犹豫就抛弃了这个邪党党员。他们的目地没达到,就勒索我家人1000元押金,村书记打了个保票才放了我,我出来以后才知道这些情况。我告诉了他们这样做是错误的,因为我没违法乱纪。后来村里开党员大会就把我给开除了。

二零零零年初,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回来后,被县公安局固店乡派出所、贾村乡派出所骗我到公安局,关進拘留所里。第二天,固店乡派出所副所长等几名恶警加上政法委书记六人对我实施了暴力逼供,用电棍电击,将我铐上大挂吊着,用椅子打腿,用拇指粗的螺纹钢棍打,打我的头后背胳膊、腿、脚踝骨,后背露出了骨头,脚骨青紫。由于师父的保护,我一点都没觉得疼,最后恶警们自编了一套“口供”,几个人强制拿着我的手按了手印。

再后来县委书记、县长找我谈话,我都告诉了他们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我在大法中受益及大法的神奇,江鬼是错的。在县拘留所迫害了一个多月,我也给拘留所的人讲了大法的美好,大部份人都支持大法,还有几个人跟着我炼功,说出去后找《转法轮》看。一个多月后,家人给我办了取保候审。出来一个多月后,县公安局又要抓捕我,我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之后每年都能从我县电视节目上看到非法通缉我,亲戚说网上也在通缉,弄的我有家不能回。

正念反制恶人

到了二零零二年夏天,贾村乡派出所所长恶警朱军乐和他小舅子乡政法委书记穆平军为首的一伙人从外地把我绑架回来,关到了县看守所,然后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保定劳教所这个黑窝里,以恶警大队长李大勇为首的犯罪团伙给我谈话,我就全告诉了他们大法师父最正,大法在我身上显现的神奇,以及我全家都受益了,后来李大勇和教导员刘城胜说:“你心里知道好就行了,口头上说声不学了就放你回家,在家里偷着学去呗。”由于当时执着马上回家,就按着他们说的答应了他们。就这样犯了很大的错误,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后来经过学法提高以后,知道上了恶人的当,马上写了严正声明给李大勇,并且告诉他们我学大法没犯法没犯罪,要求无条件释放,同时绝食抗议。恶警们因而对我实施了進一步的迫害:强迫灌食、关小单间、把电视音量放最大放诽谤大法及师父的录像,拿钢针扎手指、脚趾、腿和人中;捆绑手脚上手铐,双手双脚以大字铐在铁床,绑死人床等等洗脑和肢体迫害。这些酷刑折磨,丝毫都没动摇我对师父及大法的坚定正念。最后他们以失败告终。

二零零四年,恶警指使犹大打大法弟子,同修和我住一个房间,当时我就立即阻止了犹大,然后他就报告了大队长。结果李大勇领着全队的恶警到了我住的房间,進屋就指责我是干什么吃的,我说打人就是犯法的。然后他就指使四个恶警把我从床上抬到了没人住的房间,对我实施了暴力殴打,行凶的恶警是年轻的王磊和张磊,二人穿着军用皮鞋狠劲踢我的头部和胸部及腿部,踢得我浑身青紫,头部肿大五官变形。恶警施暴的时候我正念很足没有一点怕心,非常冷静的用师父教的“用正念反制恶人”(《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心想把疼痛转移到行恶者身上去,结果我始终都没感觉怎么疼。可两恶警嚷腿疼,第二天连足球都踢不了了,走路一条腿拐。我明白只要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大法的威力就会展现出来。

在医学上无法解释的事情

在黑窝里我被迫害的吐血、胃里留不住食,胃粘膜脱落,吐胆汁、血,长期被铐在床造成肌肉萎缩,保定252医院的医护人员对恶警们说,我的下肢一年也恢复不了正常。我出狱时骨瘦如柴,是被人搀着拄着拐棍出来的。回家后,我经过学法、炼功,几天时间,身体一切恢复正常。这是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大法的超常,在我的身上神奇的体现出来。

出狱后,我把师父所有的讲法学了一遍,然后开始讲真相救众生。在过程中采取了多种形式,写标语、挂横幅、发周报、光盘,在人民币上写真相,有当面给的,晚上发的,或白天发的。出去做生意走到哪写到哪,《九评》出来后,我无论在车上还是在外地打工,或是串亲访友,都讲真相、劝三退,告诉人们邪党假恶斗,法轮功修真善忍,天安门自焚伪案邪党的欺世谎言必讲。再就是讲我们是炎黄子孙,是神的儿女,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并不是猴子的后代马列子孙。一般人都乐意当神的后人,退出邪党的组织。我每次坐车都会给车内的所有众生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及邪恶因素,让他们正的一面早日明白大法真相,抹去邪党的兽印,选择美好的未来。

我的邻居,六十多岁了,身患绝症腰椎骨癌,不能坐立,到大医院花了几万也没治好,医生告诉家属:治不好了,拉回家吧。我认为,既然我们是邻居,应该缘份很大,必须得赶紧告诉她真相救她。这样就告诉了她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让她退了队,然后让她听了师父广州讲法,看了神韵晚会,结果她一天比一天好,不到半年她身体完全康复了,比以前还显的年轻了。因为大法的神奇,她的丈夫也支持大法,并且退了党。

我还有很多执著心需要修去,讲三退救人的人数跟精進的同修比起来还有一定的差距,离师父要求的还很远。以后我要在三件事上多下功夫,加大力度讲真相救人。不辜负恩师对我的苦度,更好的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履行自己的使命。

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